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十一章 玄学型侦探
    昏暗的房间内铺着一层薄薄的淡红月纱,所有的事物都隐隐绰绰,不够分明。

    三位穿黑外套的男子分别熟睡于不同的地方,而那组小沙发上,克莱恩半融于黑夜般闭着眼睛,似乎也进入了沉眠。

    他的梦境是灰蒙扭曲的世界,时而闪过光华。

    最终,这些光华定格成了一副画面。

    那是阴森的角落,地面流淌有污水,黄褐色短发、白衬衣、棕马甲的男子靠躺于墙边,身边围着密密麻麻的灰色老鼠。

    这个男子的嘴唇被啃掉了一半,露出里面略黄的牙齿和腐烂的牙龈,他的鼻子只剩下血污,混杂着些许短毛,脸上一块又一块的血肉消失不见,清晰呈现出森然的白骨,一条条白色的、肥胖的蛆虫在各处钻进钻出,不断蠕动,而喉咙位置,似乎被某个野兽啃咬过,缺失了至少一半。

    克莱恩勉强辨认出这是泽瑞尔维克托李,他和伊恩给的那张黑白照片里成熟英俊的样子已没法等同起来。

    泽瑞尔已经死了,再过几天,估计会被啃得只剩骨头,甚至可能连骨头都不齐全……克莱恩脱离梦境,回忆着刚才看见的画面。

    过往的一次次经历,让他已经能较为平静地目睹类似的尸体。

    望着窗外的绯红之月,克莱恩思考了十来秒钟,决定尝试通灵,对沙发旁边的黑衣男子通灵。

    相应的“安曼达”纯露和“灵之眼”药水,他在前面几天的准备里,已分别配制了一瓶,至于宁静药剂,克莱恩并不需要,他本身就能在别人入侵梦境和强制通灵的时候保持冷静与理智。

    布置好简单的祭台,并让幽静安宁的香味发散开来,制造出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后,克莱恩向自己,向“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做出祈求。

    接着,他进入灰雾之上,用超过三分之二的灵性给予回应。

    “等我晋升序列7,类似的祈求应该也能像召唤和献祭仪式一样,略微撬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力量……”环视四周,克莱恩做着粗略的判断,并迅速返回了现实世界。

    他穿过宛若星空般的天地和混乱嘈杂的思维风暴,进入了目标男子的心智层面,看见对方虚幻的身影漂浮于半空。

    “谁派你们到泽瑞尔家的?”克莱恩望了一眼,沉声问道。

    那男子的虚影眼睛无神浑浑噩噩地回答道:

    “默尔索,默尔索派我来等待一个叫做伊恩的男孩。”

    他的心灵世界里光影随之变化,呈现出一个瘦削精悍肤色较深的男子,正是克莱恩之前在蒸汽地铁上遇到的追赶伊恩的那群人的首领。

    果然是他……克莱恩在回应祈求时消耗了太多的灵性,此时已开始感觉疲惫,忙抓紧时间问道:

    “又是谁指使默尔索的?”

    “不知道……他是我们兹曼格党的‘处刑人’,没谁能够指使他,除了老大。”那男子茫然说道。

    兹曼格……高原语里“勇士”对应的单词……伪历史学家真神秘学家的克莱恩脑袋忽地抽痛,身体不由自主就往着思维风暴外飞去。

    没用多久,他脱离了通灵状态,只觉脑袋空洞地抽搐着。

    他没有急着离开,有条不紊地收拾好材料和黄褐色短发,往外打开了凸肚窗的窗户,让阴冷的夜风吹拂入内,驱散着“安曼达”纯露和“灵之眼”药水的味道。

    这个过程里,克莱恩回到阳台位置,将大门从里面锁上,并擦拭了所有自身触碰过的地方。

    等到泽瑞尔的卧室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他才对着那三位依旧熟睡的男子按胸鞠躬,行了一礼。

    直起腰背,克莱恩戴好手套,一撑一跃,敏捷地翻到了凸肚窗外,并垫着脚尖,借助异常狭小的空间稳稳站住。

    他将竖直的插销往上抬起,用塔罗牌挡在底部,使用“小丑”的能力,感受着细节,调整着平衡。

    过了几秒,克莱恩缓慢抽回了那张塔罗牌,竖直的插销竟稳定在了原地,没有往下掉落。

    刷!

    他先关上了没有插销的那半扇窗户,接着闪了过去,右手猛地往内一推,将另外半扇合拢。

    这个动作速度之快,让插销直到有震动才往下掉落,精准地插入了配套的铁孔里。

    哐当!难以消除的声音响起,就像有劲风拍到了玻璃表面。

    克莱恩知道卧室内的三位男子将缓慢醒来,不再耽搁,直接跳向了街道。

    二楼的高度对现在的他来说,不会有一点危险,只是落地的时候没法再保持无声,同样制造出了不算明显的动静。

    克莱恩快速离开附近,离开了蔷薇长街,但没有直接乘坐出租马车返回乔伍德区明斯克街。

    他拐了几个弯,向着紧邻的东区行去。

    阴冷的夜晚,风凉飕飕地刺入骨头,克莱恩打了个寒颤,决定以后的行动得加件毛衣,决定接下来几天去购买木炭,让壁炉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

    不知过了多久,没带地图的他凭借直觉,进入了贝克兰德东区。

    这里的煤气路灯很少,远远地才能看到那么一两盏,要不是今晚乌云未曾遮蔽红月,克莱恩相信很多路段都会漆黑到根本看不清。

    走着走着,他忽地看见前方深沉的昏暗里出现了一双双眼睛,有一道道佝偻的身影相继凸显。

    他们从模糊的远处摇晃而来,沉默,无声。

    活尸?克莱恩猛地停顿,探手握住“安魂符咒”和塔罗纸牌,并迅速开启了灵视。

    他看到了不健康很虚弱的气场颜色,也看到了那一道道身影的模样。

    这些都是活人,正常的活人,只是表情麻木,眼神空洞,动作无力,有男有女。

    差不多过凌晨了,他们怎么还在街上走……克莱恩疑惑戒备地靠向一边,从街沿越过了这群人,但很快,他又遇到了第二波,第三波,同样的麻木中蕴含着痛苦。

    他微皱起眉头,正要上去询问,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喝骂声:

    “起来!都给我起来!”

    “你们这些婊子养的!”

    “街道和公园不是给你们这些家伙睡觉的地方!”

    ……克莱恩怔了怔,脑海里旋即冒出“济贫法”相应的单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自身也有过同样的遭遇。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加快脚步,往着他位于东区黑棕榈街的那个一居室房屋行去。

    在那里,他睡了两个小时,初步恢复了灵性,然后再次出门,折了根枯萎的树枝作为“卜杖”。

    “泽瑞尔尸体的位置。”

    “泽瑞尔尸体的位置。”

    ……

    一次次占卜中,借助黄褐色短发的一次次占卜中,克莱恩走了许久,走到了东区一角,那里有个下水道入口。

    12年前那场大瘟疫后,鲁恩王国逐步在首都建立起了先进的下水道系统,一举超越了因蒂斯共和国的“罗塞尔遗产”。

    移开盖子,克莱恩屏住呼吸,沿着竖直的金属阶梯往下爬去。

    因为不是特制的衣物,没用多少口袋,无法带太多的物品,他舍弃了从弗莱那里学来的“克拉格之油”,提神醒脑排除异味的“克拉格之油”,此时分外地后悔。

    十来秒后,克莱恩双脚着地,感受到了地面的黏稠。

    肮脏的感觉刺激得他手臂和身体都冒出了细密的疙瘩,但他只能强行忍耐着,继续向前行走,在空荡安静的下水道内向前行走。

    前方出现岔路,其中一条相对隐蔽,有浓浓的比其他地方更加恶心的臭味飘出。

    克莱恩拐了过去,一直走到尽头,便看见了密密麻麻的灵性光点和气场颜色。

    无需使用蜡烛,他开启了灵视的眼睛里,直接映照出了阴森的角落,映照出了那具腐烂的、被啃得破破烂烂的尸体。

    这与他在梦境占卜里见到的画面一模一样。

    吱!

    灰色的密密麻麻的老鼠们四散奔逃,但也有部分留在原地,不肯离去,舍不得食物。

    确认是泽瑞尔后,克莱恩只犹豫了一下便快速布置起通灵仪式。

    嗯……如果伊恩的描述没有问题,泽瑞尔死亡也就几天,“通灵”应该能收获一定的、粗浅的信息……他颇有自信地想道。

    呜!

    随着风的打旋,随着灵性之墙的建立,老鼠们全部逃走了,克莱恩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仪式,就像之前那样。

    “泽瑞尔的死因。”

    “泽瑞尔的死因。”

    ……

    一遍遍低诵里,克莱恩眼眸转黑,不见了瞳孔,不见了眼白,迅速就借助冥想,进入了梦境。

    可是,那一片雾蒙蒙的虚幻世界里,什么也没有呈现。

    克莱恩睁开双眼,微皱眉头地做出判断:

    “通灵失败……”

    “有人‘处理’过泽瑞尔的灵……”

    “这件事情有非凡者参与啊。”

    “伪装成泽瑞尔,让一位位侦探都未能识破,也从侧面证明了这点。”

    沉思一阵,克莱恩做出了决定,那就是到此为止,不再深入掺合,反正他的委托算是超额完成了。

    “让伊恩报警去。”他低语一句,收起材料,解除掉灵性之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