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漫游者克莱恩
    九月初的廷根,天气已经从凉爽变得微冷,但下午三四点的阳光,依旧让人感觉温暖。

    克莱恩穿过灵性之墙和凸肚窗窗户,漂浮于卧室之外的半空,俯视着水仙花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马车。

    就在这时,一位穿灰蓝色工人衣物的男子突地抬头,望了过来。

    克莱恩吓了一跳,想就地躲藏,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遮掩。

    转了一圈,见没有别的办法,他试图钻回家中,但眼角余光扫过,却看到刚才那名男子的目光仅是扫过二楼的窗户,始终追随着一只麻雀移动,最终遗憾地被甩掉。

    在廷根市区,偶尔还能看见鸟类。

    呼……我都忘了,普通人根本看不到我……克莱恩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适应当前的状态。

    心中有了底气,他降低了飞行高度,临近还算宽阔的街道,就那样漂浮在行人们的头顶。

    距离一拉近,克莱恩立刻就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略等于灵视,不需要再额外开启,只是有范围的限制。

    另外,除了气场和情绪颜色,他还隐约察觉到了每个行人灵魂的存在,朦朦胧胧,虚幻透明。

    如今状态的我似乎可以直接穿过肉身,攻击灵魂……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头。

    他盘旋了一圈,准备试验极限速度,于是向着铁十字街竭力飞行。

    没过多久,他停了下来,已回到了原本居住的那个公寓外面。

    应该有上辈子普通汽车的速度,正常跑高速的那种……可惜啊,还不能自由进出灵界,否则就完美了……不过,如果在灵界里迷路,后果据说会非常严重……克莱恩刚做完自我评估,就感觉情绪变得低落,灰暗,有着说不出的压抑。

    他环视四周,只见这里笼罩着正常人无法看到的、阳光难以驱散的暗色,残留的麻木、绝望、痛苦等情绪层层叠合,宛若实质。

    “和我上次晋升‘占卜家’后,用灵感体验到的一样,铁十字街中街和下街始终没有变过……不知多少年才能累积出这样的压抑和灰暗……”克莱恩想起之前,叹息着拔高身影,飞到了三层楼的位置。

    在这里,他终于感受到了阳光,摆脱了低落的情绪。

    克莱恩沿着下街飞行,时不时就能看见衣物破烂、表情麻木、营养不良的居民,甚至还遇到了两起正常死亡的事件,都属于长期饥饿,身体欠佳,忽然染病的类型。

    这里每个月不知道会痛苦着逝去多少人,然而,破产的农民和南大陆涌来的前奴隶们,很快就会填补他们的位置……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改换方向,往南区飞去。

    那里是廷根市的工业地带,钢铁厂、铅白工厂、陶瓷工厂、印刷工厂、金属制作工厂、机械制造工厂等你挨着我,我挨着你。

    飞着飞着,克莱恩就看见了高高耸立的烟囱式铁炉,看见了弥漫的尘埃,看见了仅比下街好一点的浓重灰暗。

    这里充斥着疲惫、疼痛、悲观、麻木等情绪,三十多岁的工人属于少数派。

    就在克莱恩要降低高度,仔细观察这片区域时,他忽地感觉到虚弱,从内到外的虚弱。

    “我的灵性无法再支撑这种状态了……”克莱恩心中一惊,先是急着返回家中,旋即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可能。

    我是被“召唤”出来的,结束“召唤”,也就自然返回了!他静下心灵,仔细感应着本身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不出意外地发现无穷高又无穷近般的某个地方与自己有着微妙的联系。

    顺着这种联系,克莱恩紧紧包裹住“阳炎符咒”,给予出结束“召唤”的强烈意念。

    庞大又恐怖的吸力传来,他透明至近乎无形的身影随之一跃,消失在了物质世界。

    …………

    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寂静弥漫,虚幻静止的深红星辰无有闪烁,克莱恩重又出现在了巨人居所般的巍峨宫殿内,出现在了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上首。

    整个流程就是这样了……而且……克莱恩眸现惊喜地望向自家灵体,只见里面包裹着一枚温暖而纯净的薄薄金片。

    “阳炎符咒!”

    我果然用自己“召唤”自己的方式将现实物质带入了灰雾之上!他难掩笑容地拿出符咒,反复把玩,确认这不是具现出来的虚拟产品。

    克莱恩站了起来,踌躇满志地踱了几步,满是期待地想道:

    “果然,材料和物品也是能进入这片神秘空间的!”

    “只要能找对办法!”

    “不过,这种方式较为复杂,需要周转一下才能达到目标,而且总是被成员‘召唤’,会损害‘愚者’的形象,只有我自己可以用一用,或者了解更多以后,设计一个召唤‘愚者眷属’但也同样指向我的咒文……”

    “……我是不是天生苦力啊,咒文为什么非得指向我自己,到时候,完全能弄个类似信使但又更加特殊的‘眷属’出来,由它进行材料的接收和给予……”

    克莱恩思绪纷呈,有了一个又一个的主意,但限于实力和知识水平,暂时都无法实现。

    虚弱变得更加严重,克莱恩不敢再逗留,用灵性包裹住自身,模拟出坠入灰雾的感受。

    转眼之间,他回到了卧室,看见了从帘布缝隙里照进来的灿烂阳光。

    他审视了下自身,确认那枚“阳炎符咒”没有被带出来,留在了灰雾之上。

    “等我好好休息一下,到凌晨再重复之前的召唤仪式,把‘阳炎符咒’拿回现实世界……哎,如果刚才那种状态能维持得久一点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更快地排查有红烟囱的房屋,可惜,目前还不行,刚飞行一阵,排查几家,恐怕就得返回灰雾之上,休息个半天,效率同样低下。”克莱恩走到书桌前,熄灭了那根静静燃烧的蜡烛。

    收拾好物品,他没立刻解除灵性之墙,而是坐了下来,翻出纸笔,开始写信,给阿兹克先生的信!

    写完“尊敬的先生”这个抬头,斟酌了几分钟,克莱恩落笔道:

    “……我最近收到一个情报,七位海盗将军之一的‘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潜入了贝克兰德,他身怀一件叫做‘蠕动的饥饿’的神奇物品,这可以提供类似‘牧羊人’的能力,而‘牧羊人’是吞噬役使不同灵魂,并对应获得一种能力的序列5非凡者,据说,他们同时放牧的灵魂数量有限,但可以替换……”

    “……齐林格斯有着许多种非凡能力,我并不知道他想在贝克兰德做什么……情报显示,这可能涉及一件非常重要非常神奇的物品,足以让齐林格斯成为高序列强者,或者媲美高序列强者的物品……”

    克莱恩借助虚构的情报来源大致描述了齐林格斯的事情,反正他相信阿兹克先生不可能去找值夜者队长一级的人物求证。

    在这里,他并没有直接请求帮助,状似随口提到,让对方小心。

    不管之后会不会让阿兹克先生帮忙,先铺垫一下不会错!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样才显得不突兀!克莱恩缓缓吐了口气,开始书写信件的主要内容:

    “那位幕后黑手还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我依旧没找到相关的线索。”

    “我贸然联系您,主要是想向您请教‘献祭仪式’的知识,我在最近的某个任务里,遇到了类似的事情……”

    有了“太阳”的描述,再得到阿兹克先生的回答做对照……我应该就能尝试“献祭仪式”了,而反过来就是“赐予”……这会比自己“召唤”自己的仪式更适合材料和物品的交换……嗯,希望阿兹克先生记起了这方面的知识……克莱恩微微点头,放下钢笔,没有署名。

    铜哨只有那么一个,他肯定阿兹克先生不会弄错寄信者。

    所以,克莱恩小心为上,不留姓名。

    折好信纸,望了眼三米左右的层高,他略有点犹豫地从床上拿起了铜哨。

    正好,让它蹲着收信!克莱恩在心中强调了一句,抬起右手,将铜哨放至嘴边,鼓起腮帮子,狠狠吹了口气。

    铜哨没有发出声音,但克莱恩敏锐感觉到周围瞬间变得阴冷。

    他开启灵视,看见书桌之上有一根又一根泛着朦胧光泽的白骨喷泉般涌出,越涌越高。

    这些白骨很快聚合成了一只虚幻而庞大的怪物,它的脑袋钻入灵性之墙内,不知伸到了哪里。

    望着眼前的白骨大腿和身躯,望着垂下的手臂,张开的右掌,克莱恩嘴角抽动了一下,将折好的信纸往上扔出。

    白骨巨掌一扫,稳稳握住了那封信。

    这时,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再次拿起铜哨,吹了一下。

    怪物刹那崩解,化成一根根白骨落到书桌之上,并虚幻钻入,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解除掉灵性之墙,在忽然刮起的风里,蹒跚着走向衣帽架,将铜哨放回了原处。

    然后,他快步奔到床边,一头栽倒。

    他的身体刚刚触碰到柔软的床铺,整个人就已经昏睡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