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墓志铭
    “我们是守护者,也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

    邓恩的话语回荡在老尼尔的房屋内,回荡在露出腐蚀痕迹的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之间,回荡在克莱恩的脑海与心灵中。

    之前从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能让他比现在对那句话更印象深刻。

    他觉得自己也许一生都无法忘记这种感受,哪怕将来回到地球。

    几乎凝固般的气氛里,邓恩走向老尼尔的“尸体”,半蹲了下来,从黑色风衣上侧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的手帕,覆盖在那对暗红的、晶莹的、痛苦的眼珠上。

    就在这时,克莱恩眼角余光看见钢琴的按键停止了自行的跳跃,那里隐约浮现出一道近乎透明的身影。

    这……早在门外就开启了灵视的克莱恩一下怔住。

    他之前竟然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奇怪的“灵”!

    是受到了老尼尔精神的干扰还是被他失控后自带的能力影响?克莱恩看着那道接近无形的身影飞快蒸发,彻底消失在了自己眼中,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沉重压抑的感受里,他听见队长吩咐道:

    “你们仔细搜索老尼尔的家,寻找可能存在的线索。”

    “好的。”克莱恩刚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弄得呆了几秒,那是如此的沙哑,如此的低沉,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样。

    “好的。”洛耀跟着出声回答。

    她的嗓音状况和我差不多……两个鼻孔都被堵塞了一样……克莱恩望了眼这位从来没什么表情的女性队友,仿佛第一次认识她。

    他将手杖放入门厅的伞架上,绕过封印物“3—0611”,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入客厅,上到二楼,一间卧室一间卧室地寻找线索。

    老尼尔会定时请短期雇工来清理房间,所以这里并没有大部分单身汉特有的杂乱,一切整齐有序,似乎存在着一位真正的女主人。

    半个小时后,克莱恩在老尼尔的卧室书架上找到了一些手稿,上面凌乱记载着某些奇特的、诡异的仪式:

    “生命炼成。”

    “需要的材料包括:精灵之泉(苏尼亚岛金色泉)的泉水100毫升,星水晶50克,黄金半磅,燃素5克,赤铁矿30克……以及大量的活人鲜血。”

    在活人鲜血的下方,老尼尔注释了一句:

    “可以考虑抽取我自己的,一次一次积攒,用仪式魔法保存。”

    可以考虑抽取我自己的……克莱恩闭了下眼睛,手指将草稿捏得皱了起来。

    …………

    周四上午九点,月亮时,拉斐尔墓园。

    克莱恩穿着纯黑的正装和衬衣,拿着镶银的手杖,安静地立在墓园的一角。

    他的胸前口袋位置,塞了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手帕,掌中则握着把肃穆清幽的深眠花。

    此时,邓恩、弗莱、伦纳德和科恩黎抬着装有老尼尔“尸体”的黑色棺材一步一步走到了墓碑前方,沉默着将它放入挖好的墓坑里。

    看着黄褐色的泥土一铲一铲地往下覆盖,身穿黑色长裙,头戴白色小花的罗珊小声抽泣了起来:

    “谁能告诉我,这都是真的吗?”

    “为什么要失控,为什么要服用魔药,为什么要成为超凡者,为什么要有怨魂为什么要有怪物,为什么不能有更加安全的办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克莱恩默然听着,直到老尼尔的棺材被泥土掩盖,直到他存在的痕迹都深埋于墓**。

    “愿女神庇佑你。”他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然后上前几步,弯腰将手中的那束深眠花放到了墓碑前。

    “愿女神庇佑你。”邓恩和弗莱等人同时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

    克莱恩抬起头,直起腰,看见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老尼尔戴着他那顶古典的黑色软帽,裸露于外的头发斑驳花白,眼角和嘴边皱纹深重,暗红的眼眸略显浑浊。

    他是那样的平静,不再有悲伤,不再有痛苦,不再有恐惧。

    照片的下方铭刻着一行墓志铭,这来自于老尼尔在最近日记里写下的内容:

    “如果不能拯救她,那就去陪伴她。”

    上午的凉风徐徐吹过,拉斐尔墓园的清冷、安静和默然感染着在场每一个人。

    …………

    中午时分,克莱恩拿着队长签字的单子,走向了武器库。

    他推开半掩的门,看见留着浓密黑须的布莱特坐在桌子后方。

    克莱恩明显怔了一下,接着才将申领单递过去:

    “五十发普通子弹。”

    说话的同时,他目光扫过了桌上那个镶银锡罐,鼻端仿佛闻到了香浓的手磨咖啡味道,耳畔似乎又听见了那些隐含笑意的话语:

    “可为什么要等到有了额外的钱再去?你可以写申请给邓恩,让他批准费用啊!”

    ……

    布莱特看了眼克莱恩的表情,叹息道:

    “我能猜到你的感受,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老尼尔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可能是队长营造的一场梦境。”

    “这或许就是很多值夜者的宿命。”克莱恩苦笑回道。

    经过这件事情,他心底对隐瞒“扮演法”的教会高层多了不少失望与怨恨。

    “希望这样的悲剧越来越少,愿女神庇佑你们。”布莱特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拿着申领单,起身走进了后方的武器库。

    …………

    砰!砰!砰!

    火药的味道弥漫于周围,克莱恩发泄般地射击着面前的靶子,直到黄铜子弹消耗完毕,他才收拾自己,乘坐无轨公共马车来到格斗老师高文的家中。

    他自虐般地进行着一组又一组的练习,直到被高文叫停。

    “格斗练习不是用来伤害自己的。”高文用略显浑浊的暗绿色眼眸盯着克莱恩,沉声说道。

    “抱歉,老师,我今天情绪不太好。”克莱恩吐了口气,略微解释了一句。

    “出了什么事情?”高文平淡不见波澜地问道。

    克莱恩想了想,简略回答道:

    “我有位朋友突然去世。”

    高文沉默了几秒,抬手摸了下开始斑驳的金色鬓角,语气飘忽地说道:

    “我曾经在五分钟内失去了325位朋友,其中,至少有10位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那种。”

    克莱恩有所恍然地叹息道:“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高文瞄了他一眼,忽地自嘲一笑道:

    “最残酷的是,我永远没办法为他们报仇,没办法完成他们的心愿,永远没有办法。”

    “而你,还有这样的机会,虽然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的机会。”

    克莱恩默然一阵,忽地吸了口气,打起精神道:

    “谢谢您,老师。”

    高文轻轻颔首,不见什么表情地说道:

    “休息10分钟,然后将之前的练习重做十组。”

    “……”克莱恩一下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

    …………

    周五上午,值夜者娱乐室内。

    克莱恩、西迦特昂和弗莱分别坐在圆桌四周,但并没有玩牌,一个看报纸翻杂志,一个望着凸肚窗外发呆,一个拿着钢笔,想要书写什么,却迟迟落不到纸上。

    房间内是那样的安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玩笑,气氛近乎沉凝。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放下报纸,打算将注意力集中到各种资料的阅读上。

    就在这个时候,邓恩史密斯敲门进来,环视一圈道:

    “克莱恩,你出来一下。”

    什么事情?克莱恩隐有些预感地站起身,跟着走出了娱乐室。

    邓恩立到通往地底的阶梯口,转身望了他一眼道:

    “圣堂的人来了。”

    考查我的人来了?克莱恩的精神一下紧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