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阳光猛烈
    微弱的光芒从高处的狭小彩窗照入,让莫尔斯教堂内的昏暗多了几分可见。

    克莱恩膝放礼帽,腿倚手杖,安静地坐在过道左侧第一排的椅子上,目视着前方的圣坛。

    那里没有供奉雕像,仅仅有一枚巨大的黑暗圣徽,其深黑为底,璀璨点缀,簇拥着刚好一半的绯红之月。

    圣徽后方的墙壁上,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孔洞,外界的阳光照射进来,凝聚为纯净的、微缩的亮点,它们与周围近乎黑夜的环境连通,化身为了崇高的星空。

    不管黑夜女神,还是永恒烈阳、风暴之主,所有正统的神灵都未曾留下具体的形象,供奉的、崇拜的只能是祂们的象征……这似乎就是“不可直视神”的另一种表现……克莱恩任由自己的思绪发散,没急切地趁独自看守封印物“3—0782”的机会制造“阳炎符咒”。

    他认为这种事情必须谨慎,必须耐心,必须等待,最开始十几分钟内,伦纳德和科恩黎随时可能进来提醒某些注意事项。

    极端安静的氛围里,时间飞快流逝,克莱恩忽地回过神来,拿出有枝蔓花纹的银色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

    过去二十分钟了……他无声低语了一句,将半高丝绸礼帽和黑色镶银手杖放到旁边,起身走至圣坛附近相对隐蔽的角落。

    他先是正对着圣坛侧方,可一看见那枚巨大的黑暗圣徽和仿佛夜空投影般的神圣景象,就莫名地觉得心虚和不自在,于是转了过去,背对圣坛。

    紧接着,克莱恩取下戴在黑色燕尾服内侧的封印物“3—0782”,弯腰将这枚暗金色泽的古朴徽章放到了地上。

    看了眼那充满抽象意味的“太阳”符号,克莱恩又拿出一小节混合了檀香的蜡烛,将它摆放于封印物“3—0782”的正下方。

    这是他从“永恒烈阳”那里“学”到的二元仪式法:用与神灵密切相关的物品来直接象征祂,用蜡烛代表自己。

    吸了口气,缓和了下略显紧绷的情绪,克莱恩又一件一件地拿出仪式需要的物品,包括一把刻刀,两枚薄薄的金片,黑边太阳花、金边太阳花、白边太阳花混合萃取的“太阳”精油,金手柑粉末,以及迷迭香粉末。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熟稔地用仪式银匕引导灵性流淌,绕着简陋的“祭坛”转了一圈,制造出无形的、密封的墙壁。

    他蹲了下去,放好银匕,伸出右手,有灵性摩擦的方式点燃了象征自己的蜡烛。

    摇曳而昏黄的光芒里,克莱恩拿起“太阳”精油,往烛火滴了一滴。

    腾得一下,虚幻的迷雾蔓延,带着些许阳光的味道。

    燃烧好金手柑和迷迭香的粉末后,克莱恩拿着刻刀和金片,站了起来,后退一步,用古赫密斯语诵念道:

    “永恒烈阳的血液。”

    “您是不灭之光,是秩序的化身,是契约之神,是商业的守护者。”

    ……

    不灭之光,秩序化身,契约之神,商业守护者,都是“永恒烈阳”尊名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永恒烈阳的血液”这个前缀,仪式就必须获得神灵的回应才能继续,那样一来,克莱恩怀疑“永恒烈阳”会认出自己就是那个直视祂的不敬者,到时候,伦纳德和科恩黎进来只会看见一堆黑色的灰烬。

    而且,仪式必须用古赫密斯语这个直接来源于自然的祭祀语言,只有无保护但效果出众的它才能让咒文绕过“永恒烈阳”,指向“变异的太阳圣徽”。

    与此同时,因为是在窃取神灵的力量,克莱恩没法提前占卜事情是否会顺利,他认为那将让自己再次直面神灵,所以,只能悬着一颗心,谨慎地念出后续咒文:

    “我向您祈求;”

    “祈求您赐予我力量;”

    “赐予我完成阳炎符咒的力量。”

    “永恒烈阳的血液啊,请将你的力量传递给我的符咒……”

    “金手柑啊,属于太阳领域的草药,请将你的力量传递给我的符咒……”

    ……

    随着咒文接近尾声,克莱恩突然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

    那枚暗金色的古朴徽章绽放出了炽烈的光芒,就像降临于大地之上的太阳。

    克莱恩顿时陷入了极端的炎热里,头发飞速变烫,似乎即将燃烧起来。

    他的双脚仿佛赤裸着踩在了正午阳光照射后的黄沙之上,脸庞和身体则被四面八方吹拂来的滚滚烈风一次又一次地冲刷打磨。

    这个瞬间,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将那燃烧般的力量引导并抒发出去,否则,他将变成人肉蜡烛。

    几乎不需要思考,克莱恩抬起双手,在思绪滚烫如同热粥的情况下,依靠灵性与烈风的配合,遵循着本能的记忆和仪式的引导,开始用刻刀在金片正反两面绘制象征符号、对应灵数、魔法标识和古老咒文。

    教堂之外,伦纳德正站在阴影里,躲避着午后的直射。

    忽然,他发现阳光一下猛烈了起来,就像七月初最炎热的那段日子一样。

    他眯起眼睛,望向天空,只见那蓝色的“幕布”没有一丝云彩,没有一点尘埃,澄静得让人赞叹。

    “奇怪的天气。”另一边的科恩黎也注意到了阳光的变化。

    伦纳德正待低笑回应,忽然侧了侧脑袋。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审视般望向了教堂。

    “幸亏罗珊不在这里,否则她会抱怨阳光晒黑了她的皮肤。”伦纳德收回视线,含笑说道。

    炽烈的阳光仅仅维持了几分钟就逐渐暗淡了下去,一切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教堂内部,克莱恩的刻刀正落下最后一笔。

    随着那个象征“光”的魔法标识完成,金片正反面的灵性霍然连成了一个整体,并内敛至金属的最里面。

    不,这更接近于神性了……克莱恩终于摆脱了滚烫和炽热,清醒地审视起掌中那两枚“阳炎符咒”。

    它们表面的黄金色泽已变得暗淡,花纹古朴而复杂,温暖润泽的感觉正一点点渗出,渗入克莱恩的皮肤。

    “不错,我总算有较为厉害的底牌了。”克莱恩无声感叹道。

    他为“阳炎符咒”设置的开启咒文是古赫密斯语里的“光”。

    我要光,就有光……他自我调侃了一句,将“阳炎符咒”收入另一个口袋,没和“沉眠安魂”和“梦境”符咒放在一块,因为那样会对后者造成影响,让它们的效果能够维持的时限减少。

    “嗯,‘阳炎符咒’的威能最少可以保存一年,甚至更久。”克莱恩收敛思绪,将目光望向了地上那枚“变异的太阳圣徽”。

    见它表面没有变化,温暖与纯净的感受也依旧同化着周围,克莱恩彻底松了口气,飞快进行完仪式的收尾,解除掉灵性之墙。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检查自己,发现贴身的衬衣几乎湿透了,脸部尽是汗水,头发边缘略有卷曲。

    还好,还好……克莱恩欣慰叹息,收好物品,回到了原本的座位,累得坐着就睡了过去,直到被脚步声惊醒。

    他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摸了摸“阳炎符咒”,确认它是否还存在。

    “你的状态不是太好?”进入教堂的伦纳德开口问道。

    克莱恩揉了下两边额角,起身笑道:

    “因为快接近极限了。”

    他拿出银色怀表,按开看了一眼又道:“正好,轮到你看守封印物‘3—0782’了。”

    话音未落,克莱恩就取下了“变异的太阳圣徽”,坦然递给了伦纳德。

    目送他走出教堂后,伦纳德收敛住吊儿郎当的姿态,专注而认真地审视起封印物“3—0782”,表情渐渐变得迷茫,透出明显的困惑。

    轮流看守完毕,三位值夜者踏上了回程的道路。

    在此之前,他们让斯迈尔教士随时注意小镇的状况,一旦再有疑似闹鬼的事情发生,立刻往圣赛琳娜教堂拍电报。

    晚上七点二十分,他们终于抵达佐特兰街,上交了封印物“3—0782”。

    确认队长没发现异常后,克莱恩心情愉快地离开黑荆棘安保公司,抢在八点前回到家中。

    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忽地看见了一道陌生的人影。

    这是位明显不到二十的少女,穿着灰白色的陈旧衣裙,正在努力地擦拭餐厅。

    她黑发棕瞳,眼睛较小,鼻子不够挺,五官非常普通。

    谁?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明白这可能是来试做家务的杂活女仆。

    这时,班森放低报纸,望向弟弟,微笑开口道:

    “不让雇员准时下班的公司总是让人厌恶。”

    “但它给予的薪水能抚平这种创伤。”克莱恩笑着回应道。

    等“正义”小姐的300镑到账,就把薪水提升到每周6镑的事情告诉班森和梅丽莎,让他们不用太担心家庭财政情况……克莱恩边想边靠好手杖,取下礼帽,走向客厅,压低嗓音道:

    “你们选择好了?”

    他昨天用那三位杂活女仆的资料占卜过,得到都适合的结论,于是将决定的权利交给了哥哥和妹妹。

    “是的,贝拉,周薪5苏勒,非常愿意也有那个能力学习烹饪,她希望以后能够成为家庭女厨师,那样她的周薪将翻倍,她的父亲是廷根市钢铁联合厂的工人,母亲是洗衣女工。”班森轻笑回答道,“当然,让我和梅丽莎做出决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其他两位女仆都信仰风暴之主,只有她是女神的信徒,我个人是不排斥风暴之主信徒的,但梅丽莎有点不喜欢。”

    梅丽莎的态度不是不喜欢,更准确的描述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鲁迅说的!克莱恩回忆着妹妹一直以来的表现,脸上露出了笑容。

    班森没再多说,放下报纸,站起身道: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们就享用晚餐吧。”

    …………

    第二天,克莱恩心情非常好地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上午好。”罗珊左右看了一眼道,“老尼尔生病了,我们中午去探望他怎么样?”

    “老尼尔生病了?”克莱恩诧异反问道。

    不会是弄止泻的仪式造成了严重便秘吧?

    嗯,从他隐约知道了“扮演法”后的表现来看,突然生病也是有可能的……年纪大了,精神一脆弱,身体就多半会跟着出状况……

    罗珊用力点头道:

    “是的,他找了人来向队长请假。”

    克莱恩微微颔首道:“那我们中午就去探望他,哎,说起来,老尼尔也很可怜,妻子过世得早,孩子也不知道在哪个城市忙碌,生病之后只能孤独地、无助地躺在家里。”

    他这是回想起了第一次去老尼尔家里的事情。

    听到克莱恩的感叹,罗珊睁大了眼睛,愕然反问道:

    “老尼尔什么时候结过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