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赐予”与“献祭”(第二更求推荐票月票)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赐予”与“献祭”(第二更求推荐票月票)

    黄褐色的羊皮纸上,略显扭曲和张牙舞爪的中文写道:

    “8月2日,这潭水比我想象得还深,历史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啊。”

    “8月5日,今天见识到了高序列强者的实力,简直可怕,他们在某一方面已经发生了质变,变得像是神灵,难怪一直用‘半神半人’来描述他们,嗯,我觉得称呼‘神话生物’可能更加恰当。”

    “8月6日,让人感觉奇怪的事情,为什么七大教会对待魔药会有那样诡异的态度,在中低序列阶段,他们不仅给予获得晋升者主要材料,还慷慨地分享配方,演示配制药水的过程,如果有对应的仪式,必然也会详细讲解,而在高序列阶段,他们只提供成品的魔药。”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在主要材料相对容易搜集且制作过程较为简单的中低序列阶段,不是应该保密配方,直接调制魔药给目标吗?到了高序列,由于主要材料难以获得,不是应该分享配方,让有希望晋升的成员主动去寻找吗?”

    “这里面肯定隐藏着我还不知道秘密。”

    “8月9日,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感觉不是太好,我亲手开启的工业革命,亲手铸就的蒸汽与机械时代,将成为邪神降生的温床?”

    什么意思?邪神降生的温床?克莱恩微皱眉头,食指轻缓地敲击起古老长桌的边缘。

    “愚者”先生遇到难题了?能让他为难的事情肯定涉及很高的层次……奥黛丽望着被浓郁灰雾笼罩的首领,从对方的肢体语言里解读出了他当前的某些状态。

    确实在疑惑高层次问题的克莱恩想了一阵,没有得到答案,开始考虑起用占卜来寻求启示的可能:

    嗯,只靠这么单纯这么简单的两句话,要占卜出实质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我又不是预言家……直接占卜“邪神降生的温床”?感觉在作大死……邪神未必有永恒烈阳那么恐怖,但能力也许更加诡异,说不定顺藤摸瓜就找到了我……而且也没办法占卜这样尝试有多大危险,因为一旦涉及到神灵,占卜有没有危险本身都会带来危险……

    先记住这个问题,多观察多思考……

    魔药的事情上,教会的安排确实透着不少诡异,不知道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也许等“通灵者”,不,应该是“死灵导师”戴莉成为大主教或者高级执事,进入教会的核心层面,我能获得一定的暗示……

    罗塞尔说得真让人有点向往高序列强者的风采啊……

    一个个想法闪过,克莱恩停止轻敲古老长桌边缘的动作,望了望“正义”、“倒吊人”和“太阳”道:

    “你们可以自由交流了。”

    “倒吊人”阿尔杰当即开口道:

    “‘愚者’先生,‘正义’小姐,我新获得了一份情报,‘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潜入贝克兰德是为了完成一件困难的任务,他或许会在那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制造骇人听闻的惨案,另外,我还知道这件事情涉及一件非常重要的物品,能帮助齐林格斯很快成为高序列强者的物品。”

    “很快成为高序列强者?他就不怕失控吗?”奥黛丽抓住对方描述的重点,摆出“观众”的姿态,疑惑反问道。

    齐林格斯才是序列6的“风眷者”,距离序列4还隔着一个序列5。

    阿尔杰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坦然回答道:

    “所以那件物品才非常重要。”

    “当然,这都是我的推测,我收到的情报是这样的:齐林格斯认为,一旦他完成委托,拿到那件物品,他很快就能与‘五海之王’纳斯特等人并称,让海盗里的‘四王’变成‘五王’,让七位海盗将军减少至六位。”

    “普通人或许不清楚,但作为非凡者,我们应该都知道,海盗里的‘四王’要么直接是高序列强者,要么在超凡船只和神奇物品的配合下,拥有高序列的战力,齐林格斯要想获得承认,与他们等同,必然也要有着接近的水准,所以我才那样推测。”

    我只知道“五海之王”纳斯特是序列4的强者,不清楚他的魔药名称……克莱恩安静听着,没有轻易表态。

    “太阳”戴里克伯格虽然完全弄不懂“倒吊人”描述的事件,根本不知道谁是谁,但他依旧听得很专注,只觉世界在自己眼前呈现出了一扇新的大门。

    海盗?他们生活的地方有书本上宣称的海洋?那和白银之城周围的环境有很大区别啊……他们似乎从来不担心诅咒的问题,不担心黑暗之物的侵袭……真是让人非常好奇……嗯,“愚者”先生叮嘱过,不要随意询问别人的秘密,那是不礼貌的行为……戴里克沉默地想着,来回审视起“倒吊人”和“正义”。

    “你的推测很合理,当然,那也可能是一件能媲美高序列强者的神奇物品。正义”奥黛丽浅笑回应道。

    “倒吊人”望了眼高踞于浓郁灰雾里的“愚者”,斟酌了一下,看着“正义”强调道:

    “我刚才的描述有两个重点,一是齐林格斯会在贝克兰德待很长一段时间,二是涉及一件非常重要也可能非常神奇的物品。”

    所以,“愚者”先生,您不心动吗?您有充裕的时间让您的眷者到贝克兰德……阿尔杰默默在内心补了一句,但他不敢直接这么说,只能委婉地点一下。

    “倒吊人”先生,你不必反复强调,我听得懂你想表达的意思……但是,我的实力不支持我掺合这件事情,而且我也没办法擅自离开廷根……克莱恩后靠住椅背,颇为无奈地想着。

    不说眷者,我倒是能找到两个较为强力的非凡者帮忙……

    一个是已经晋升了序列6的戴莉,但我不可能向她说明所有的情况,顶多提一句,收到线报,“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潜入了贝克兰德,居住在某某某街道,打算做什么什么事情,那样一来,戴莉很可能会直接调动值夜者的力量,让事情变得非常混乱非常麻烦……到了最后,如果你们依旧没能找到帮手,嗯,可以这么试一下,避免惨案的发生……

    另外一个是阿兹克先生,但我不可能向他透露“愚者”的身份,要想请他掺合到齐林格斯的事情里,缺乏足够且正当的理由……

    一个个想法闪过,克莱恩平缓开口道:

    “我知道了。”

    见愚者依旧没有表态,依旧不重视齐林格斯的事情,“倒吊人”阿尔杰暗叹一声,收敛起失落,开始与“正义”小姐交流这一周的调查结果。

    “……总之,我们初步锁定了齐林格斯的大致活动范围,即将开始更进一步的寻找。”奥黛丽先简单阐述了具体的情况,然后带着一种我在做大事做正经事的心态道,“我们需要更多的情报,重点是齐林格斯的爱好与习惯。”

    “倒吊人”阿尔杰边回忆边说道:

    “他非常喜欢吃鱼,尤其是海洋里的鱼,切片生吃……”

    “他爱喝烈酒,看不起香槟和红葡萄酒等……”

    “一旦上岸,他总是会找女人发泄,而他强壮的身体让单独的一个女人无法满足他……”

    “他习惯用冷兵器,排斥热武器。”

    “他很难长时间脱离水,我的意思是,他隔几天就要游一次泳或者潜一次水。”

    ……

    奥黛丽一一记住,在脑海里勾勒并丰满了那个叫做齐林格斯的角色。

    “希望能够成功,合作愉快。”安静听完,她浅笑开口道。

    “合作愉快。”阿尔杰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在贝克兰德很有能量的“正义”小姐。

    他们交流之中,克莱恩看似在认真倾听,实则思绪发散地想到了之前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太阳”希望得到材料,该怎么给付对方的问题。

    神秘学已经能够勉强及格的他,习惯性就往仪式魔法领域寻找起解决问题的思路,这属于前面成功累积出来的路径依赖。

    “……之前翻值夜者内部资料,看到过女神赐予信徒圣物的记载,嗯,不少涉及邪神和恶魔的祭祀仪式里,也有物品降临的描述……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在回应祈求的时候,‘赐予’对方物品,以此完成材料的给付……”

    “之前的尝试里,我暂时只能回应包含图像和声音的意念……但这不意味着永远只能这样……等我晋升序列8并稳定下来,或许会有新的变化……”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点,我是否能将真实的材料或者物品带入灰雾之上?嗯……额……啊对,那些涉及邪神和恶魔的祭祀仪式,往往包含了‘献祭’环节!我是否可以考虑自己‘献祭’事物给自己?”

    “这样一来,也许真可以将现实的材料和物品带入灰雾之上……”

    “如果尝试能够成功,我就可以直接从‘正义’、‘太阳’和‘倒吊人’那里得到物品与材料,然后自己‘赐予’自己……”

    “嗯,‘献祭’属于较为高级的仪式,我暂时还接触不到……”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尽快提升自己!”

    克莱恩收回思绪,继续用高深的姿态听着三位成员交流,听着他们从齐林格斯的事情一直讨论到某些怪物的特点。

    差不多之后,他微笑道:

    “今天就到这里吧。”

    “遵从您的意愿。太阳”戴里克和“正义”、“倒吊人”同时起身道。

    切断与三位成员的联系之后,克莱恩也飞快坠入灰雾,离开了那片神秘空间。

    回到卧室,他解除掉灵性之墙,拉开凸肚窗的帘布,让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

    “这一周有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接受考查,晋升序列8,二是制作出‘阳炎符咒’,它的威能甚至会超过序列7,序列6……”克莱恩望着外面的街道,充满期待地想着,“明天,明天应该就能收到阿兹克先生弄出来的灵异事件的报告了!”

    ps:第二更送上,求推荐票月票~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