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胆的想法
    面对“莫名的熟悉感”,其他序列9的非凡者也许会竭力回想,也许会忽视遗忘,但占卜家不同,克莱恩直接结束仪式,解除掉灵性之墙,翻找出纸张,书写下占卜语句:

    “刚才熟悉感的来源。”

    紧接着,他坐到卧室的床边,一边拿着纸张,一边默念语句。

    七遍之后,他眼眸转深,借助冥想,进入沉眠,与自身灵性“对话”。

    模糊扭曲的世界里,克莱恩看见了一辆马车,看见了一位穿灰白长裙的年轻女士。

    这位姑娘黑发柔顺,脸蛋较圆,气质温文而甜美,身体在不正常的颤抖。

    画面闪烁,克莱恩又看到了这位年轻美貌的姑娘,她置身地下交易市场,蹲姿粗鲁地与人交谈着什么。

    梦境飞快褪色,克莱恩苏醒过来,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镜中呈现的形象感觉熟悉。

    他在现实里见过对方!

    “第一次遇见是在水仙花街,属于铁十字街的附近区域,而当晚队长他们正在铁十字下街追捕‘教唆者’特里斯……两者之间看来确实有一定关联……”克莱恩沉思了几十秒,又布置仪式,祈求女神,将印象里的敌人形象描绘了出来。

    邓恩等人一直安静等待,没有随意插言,直到此时,才凑拢过来,审视画像。

    “你曾经见过她?”邓恩开口问道。

    克莱恩微微颔首,语言简洁地回答:

    “是的,你们追捕‘教唆者’的当晚,我在水仙花街的公共马车站点遇见了她,那属于铁十字街的附近。”

    “那她大概率就是刚才的敌人,教唆者的同伙。”邓恩仿佛在思考般点头。

    这个时候,伦纳德突然咦了一声:

    “你们难道不觉得画像熟悉吗?她和‘教唆者’特里斯很像啊!”

    克莱恩怔了怔,立刻将目光投向纸张,重新审视那位年轻女士的画像。

    “嗯,确实很相似,脸蛋较圆,眼睛狭长,气质温文……”他越看越觉得伦纳德的话语很有道理,只是“教唆者”特里斯的五官组合起来依旧平凡,那位年轻女士却足以称得上美貌。

    克莱恩抬起脑袋,望了伦纳德一眼,发现对方给自己做了个挑眉的暗示。

    什么意思?他一阵茫然和迷惑。

    邓恩.史密斯思索着猜道:

    “或许她是‘教唆者’的姐妹,同样加入了灵知会,或者魔女教派。”

    见克莱恩与自己毫无默契,伦纳德暗自叹息,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想法?”邓恩开口问道。

    伦纳德非常直接地陈述道:

    “我怀疑这个人就是‘教唆者’特里斯!”

    “什么?”弗莱诧异脱口。

    邓恩则微皱眉头道:

    “你的意思是,‘教唆者’特里斯其实是女性,或者说刚才那位是假扮成女性的男子,不,从梦境的接触来看,我确认她是女性。”

    克莱恩毕竟见过太多的脑洞和种种匪夷所思的情节,又看了眼画像后,立刻有了另外的猜测:

    “难道‘教唆者’特里斯变成了女性?”

    这样一来,很多细节就能够得到解释了,比如特里斯的线索为什么会突然断掉,哪怕占卜,也找不到丝毫痕迹,因为目标对象已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唯一的问题是,他怎么会一下变成女性,似乎还挺轻松的样子……变成后的“女装大佬”长相竟然还不错,不,按住良心讲,是相当不错……克莱恩思绪发散地想着。

    伦纳德欣慰地点了下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想法,这可以完美解释‘教唆者’特里斯突然失踪的事情,也符合魔女教派的上层都是女性的特点。”

    “……”邓恩和弗莱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哪怕他们见过不少的怪物,见过不少神奇的事情,类似的变化也还是初次遇到!

    “你的意思是,魔女教派的高层有不少女士曾经是男性?”邓恩反问了一句,不等待回答,又自顾自说道,“确实有一定可能……这也许就是他们,不,她们序列魔药的特点。”

    克莱恩听得下体一阵发凉,觉得魔女序列的魔药简直太坑了!

    “希望‘占卜家’序列不要有这种坑爹的魔药……不,肯定不会,一个是魔女途径,听名称就知道不对……可是,我不知道‘占卜家’对应的序列1是什么啊……”他下意识地向女神祈祷起来。

    “魔药还能完成这种事情?”弗莱依旧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伦纳德摊手笑道:

    “即使中低序列的魔药,也能让人发生神奇的变化,毕竟都曾经源于造物主。”

    这时,邓恩侧头望向克莱恩:“你尝试着占卜一下目标现在的位置。”

    “好的。”克莱恩来到那堆凌乱摆放的裙子前,感觉非常复杂地拿了一件,铺至地毯上。

    他将手杖杵于上面,边回想着目标的容貌特征和相应信息,边默念起占卜语句:

    “特里斯,不,特莉丝的下落”。

    “特莉丝的下落。”

    ……

    七遍之后,克莱恩的眼眸由褐变黑,四周突然有风打旋。

    他的左手脱离了杖头,让那根镶银的黑色手杖出现摇晃。

    摇摇晃晃之中,手杖未能倾倒下去,重新稳在了原地。

    “有干扰……”克莱恩沉声说道。

    有干扰就说明本身的方向没有错!

    刚才那位女士大概率就是“教唆者”特里斯,不,特莉丝!

    见此情状,邓恩微不可见地点头道:

    “不愧是上个纪元就活跃于大陆舞台的魔女教派……”

    因为特里斯变成了特莉丝,他判断对方不是灵知会的成员,属于魔女教派。

    环视一圈,邓恩叹了口气道:“我们可以从别的地方追查,比如这些衣裙的来源,比如这栋房屋的主人,并让警察部门派出人手排查蒸汽列车站和码头。”

    这些确实能查出线索,但那样一来,特莉丝就有充裕的时间远离廷根了……嗯,回家到灰雾之上再试一试……克莱恩对特莉丝这种一言不合就搞大规模杀伤性惨案的家伙充满戒备,恨不得立刻找到,当场处决。

    “伦纳德,你去警察部门,召集人手来处理后续,克莱恩,你可以回家休息了……”说到这里,邓恩揉了下太阳穴,停顿几秒,半是考查半是指导地望着克莱恩道,“如果让你来指挥,刚才的事情你会怎么处理?假设你的队员有我、伦纳德和弗莱。”

    克莱恩皱起眉头,思考了十几秒道:

    “我会先用占卜的方法确认仪式是否会在短时间内生效,答案如果是否定,就先监视,不靠拢,然后派人通知警察部门,通知附近的驻守部队,调集至少五门火炮过来,对这栋房屋做覆盖式的轰炸,直接把祭台轰平,把特莉丝藏身的地方轰平。”

    “她要么躲在里面被活生生炸死,要么冒着炮火潜逃,而这很容易就暴露身影,事先我则会让队长你们分别把守住不同方位……”

    他越说越是兴奋,觉得这个办法简单有效,粗暴干脆,非常安全,非常稳妥!

    邓恩、伦纳德和弗莱听得齐齐陷入了呆滞,好半天没人说话。

    “额,队长,这个办法不好吗?”兴奋的克莱恩看见对方的反应,心里顿时有点打鼓。

    邓恩默然几秒道:

    “不,这个办法很好,只不过需要追加一个前提,那就是确认祭台被暴力破坏会不会造成更加严重的结果……哎,我们当值夜者久了,很多时候已经习惯依赖自己,依赖非凡能力,依赖相应的枪械,也习惯不让普通人接触超凡事件……”

    好吧,我一直是火力覆盖的忠实拥护者……克莱恩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

    深沉的夜色里,克莱恩和伦纳德走了差不多五百米才看到公共马车站点。

    等待片刻,他们返回了铁十字街,一个去附近警察局,一个向水仙花街进发。

    抵达自家门外后,克莱恩整理了下衣物,确认没什么古怪才掏出钥匙,打开大门。

    客厅内,梅丽莎和班森就着还算明亮的煤气灯光芒,一个做着作业,一个阅读书籍,安静而温馨。

    班森白天在外面东奔西跑,累得不行,回家还能坚持学习,真是个有毅力的人啊……我就不行,我现在只想躺下……克莱恩瞄了兄长一眼,含笑抬手,无声打了个招呼。

    班森笑笑道:

    “我现在明白丰厚的薪水也是有代价的。”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代价,有收获就得有付出。”克莱恩边说边将手杖放在了门边的架子上。

    “这句话罗塞尔大帝似乎说过?”梅丽莎停下钢笔,抬起脑袋。

    廷根市技术学院和大学、公学不同,每年暑假只有七月末八月初的两周,等到最炎热的阶段过去,立刻就恢复上课。

    “是吗?我不知道……”克莱恩表情略显僵硬地回答。

    他一边摘下帽子,一边往楼梯走去,打算尽快去灰雾之上占卜特莉丝的下落。

    突然,他听见了自己肚子发出的咕噜声,感受到了强烈的饥饿。

    “啊对,我还没吃晚餐……可是,我留下的纸条上有说明,安保公司会提供工作餐,不用给我留菜……队长真是的,忘记这件事情了……”克莱恩的表情变幻了几下,想要假装自己已经吃饱。

    就在这时,梅丽莎侧头望了他一眼,指了指厨房道:

    “给你留了一块小羊排,一份蔬菜浓汤,面包也还剩好几条。”

    说完,她埋下脑袋,重新将目光投向课本,自言自语般低声道:

    “我感觉工作餐不会太好,会让人失去胃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