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八月
    时间平稳流逝,廷根送走了夏天的尾巴,来到八月中旬,气温稳定在了二十六七摄氏度。

    哗啦!

    克莱恩猛然从浴缸内站起,迈步而出,带来滴滴水珠的洒落。

    他赤身裸体地立在那里,低头望向自身腹部,稍一用力,就看见了块块肌肉的线条清晰勾勒。

    这是他这段时日坚持训练的成果,除此之外,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

    而就在今天,他的格斗老师高文开始教导他基础的拳击步法和发力技巧。

    啪,啪,啪,克莱恩光光的脚板踩在盥洗室地上,时而前滑,时而急退,时而右闪,并伴随挥拳和格挡的动作。

    呼,他停了下来,欣喜地吐了口气,拿过旁边的毛巾,擦拭起自身。

    接触疯人院医生达斯特.古德里安之后的两周多里,克莱恩仿佛摆脱了巧合,离开了总是碰到超凡事件的怪圈,生活变得平稳,按部就班地领着薪水,深入研究神秘学,练习射击和格斗,移植开发新的菜式,与哥哥班森妹妹梅丽莎一件一件积攒体面的餐具和摆设,向队长邓恩、队友伦纳德等人请教过去的非凡案件,以及到俱乐部帮人占卜,并严格遵循本身总结出来的守则。

    这让他的心灵变得安定,如果不是夜深人静时还会思念地球,如果不是红烟囱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如果不是厄运布偶传递的图案偶尔会出现于梦境里,他都要开始习惯并眷念现在的生活了。

    在此期间,“塔罗会”召集了三次,克莱恩并未得到新的罗塞尔日记,但据“正义”介绍,她新认识了两位非凡者,正在自然地接触她们,等到进入相应圈子,应该就能交易到更多的罗塞尔日记了。

    而“倒吊人”也表示自身已经返回陆地,正在处理一些事务,只要空闲下来,立刻就着手寻找。

    另外,“正义”感觉她新认识的两位非凡者都是值得发展的对象,比如,各有不错的明面身份掩护,各有一定的、不类同的资源渠道,各有各的坚持和特点,不是那种会随意出卖机密的人,唯一的问题是,都只有序列9,不太适合“塔罗会”这种高端严格的隐秘组织。

    高端的组织?我感觉更像传销……当时的“愚者”克莱恩只想掩面长叹,对“正义”小姐的自我感觉良好竟找不到语言来应对,只能答应让她对那两位非凡者做进一步的观察。

    当然,“正义”也不是最开始那位天真浪漫的少女了,她谨慎地没提两位非凡者的姓名和特点,害怕“倒吊人”据此查到本身。

    “正义小姐说她清晰感受到魔药消化的迹象了,也许再有三四周,她就能完成‘观众’的扮演……‘读心者’的配方得提上日程了……”擦干净身体的克莱恩将毛巾放到一旁,边穿贴身衣物,边想着前天“塔罗会”上的事情。

    这近二十天里,他只约达斯特.古德里安医生见过一面,本着欲速不达的想法,只聊了聊对方的状态,问了问心理炼金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而“正义”消化魔药的速度,让他不得不提前琢磨怎么从达斯特那里得到序列8“读心者”配方。

    一颗一颗扣好衬衣纽扣,克莱恩又拿起另一块干毛巾,用它包住头部,吸收短发上的水分。

    和“正义”相比,他消化“占卜家”魔药的速度只快不慢,到这周,冥想和灵视状态时已经没再出现听见不该听见声音,看见不该看见场景的事情了。

    反过毛巾,克莱恩又擦了擦头发,抬头望向门口,无声自语道:

    “我总结的‘占卜家守则’确实有效,下周……下周应该就能彻底消化掉魔药了……‘小丑’配方里的霍纳奇斯灰山羊独角结晶和人脸玫瑰还不知道去哪里弄……也许可以学戴莉女士,提交特别申请……但那样肯定会被上层关注……我现在只想猥琐发育……极光会在警察部门发展的信徒也被找到了,但还是不知道Z先生是谁……”

    “亨利说这周结束前能完成‘红烟囱’委托……我的私房钱恢复到7镑出头了,不用担心怎么支付尾款……”

    “他之前给的部分房屋和住客资料暂时看不出问题,我又没空一个个排查……”

    “也许可以先看哪栋有红烟囱的房屋最近更换了住客?”

    “嗯,这是个思路。”

    ……

    静坐二三十秒,他穿上灰黑色长裤,戴好领结,扣稳枪袋,将换下来的骑士练习服丢入洗衣筐,开门走出了盥洗室——他刚结束周三下午的格斗训练没多久,还在老师高文的家里。

    “您好,莫雷蒂先生。”高文的杂活女仆刚好路过,忙躬身行了一礼。

    克莱恩微微点头,指着凌乱湿漉的盥洗室道:

    “麻烦你清理一下。”

    “这是我的职责,衣物会由浆洗女工处理,她六点过来。”杂活女仆低着头回答。

    浆洗女工不包吃住,给的报酬也很低,所以她们不会只受雇于一家,往往都承揽了附近好些居住者的衣物,或者每天匆匆忙忙地赶场,洗完一家立刻去另外一家,或者全部搜集至家里一起处理,依次送回,只有这样,她们才能勉强生存。

    克莱恩没再多言,来到客厅,向坐在摇椅上的主人告辞。

    他看见两鬓发白的高文没什么生气地颔首,双腿之上铺着条浅褐色的毛毯,手里则拿着份《阿霍瓦晚报》。

    克莱恩知道眼前这位沐浴着西斜阳光的男士其实刚五十出头,但暮气沉沉得仿佛已八九十岁。

    平时的格斗训练里,高文也保持着沉默,只在该指点时开口,绝对不多说不闲聊,克莱恩则由于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缺乏主动攀谈的欲望,所以双方的关系到现在依旧冷淡。

    “看高文老师的演示,他的力量还是相当惊人的,步伐也足够敏捷,打我三个估计都不成问题……他有警察厅给的薪水,在廷根郊区的乡村里还买了片土地,可以收取固定的地租……他雇佣着一位厨师,一位杂活女仆,一个浆洗女工……在地球上的大吃货国,有这样身家的五六十岁先生早满世界旅游去了……”

    克莱恩将视线从高文身上收回,暗自摇了摇头,然后来到衣帽架旁,取下了自己的半高丝绸礼帽和黑色薄风衣。

    穿戴齐整,他拿上手杖,走出房屋,沿着两侧长有杂草的石板道路靠近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铁栅栏外停着一辆双轮马车,站着一个熟悉的男士。

    “伦纳德?”克莱恩疑惑地望着头发肆意凌乱的值夜者队友,低声自语了一句。

    伦纳德身穿白衬衣、黑长裤和无扣皮靴,手里正旋转着自己的帽子,看见克莱恩出来,含笑开口道:

    “惊喜吗?”

    只有惊,没有喜……克莱恩无视了对方的不正经,盯着这名假诗人的绿眸道:

    “有什么事情?”

    伦纳德将帽子戴上道:

    “队长让你配合我和弗莱,我们路上再详细说。”

    “好的。”克莱恩跟着对方进入了马车车厢。

    等到两边风景后掠,伦纳德拿起旁边的公文袋,丢向了对面。

    克莱恩稳稳接住,取出文件,仔细翻阅起来。

    “8月11日晚上11点,西区济贫院内,破产的索尔斯企图纵火,制造惨案,但最终只烧死了自己……”

    “8月11日晚上10点,码头工人齐德跳入塔索克河,结束了贫穷的生命……”

    “8月11日晚上8点,铁十字街下街以糊制火柴盒为生的劳维斯太太突发疾病死亡……”

    ……

    看到前面两件事情的时候,克莱恩一阵疑惑,认为类似的死亡事件实在太普通太常见了,不仅不该引起值夜者重视,就连警察部门也得避免警力的浪费。

    可往下看去,他渐渐皱起了眉头。

    翻了两页,他猛然抬首,望向伦纳德道:

    “这未免太多了吧?”

    当正常的死亡事件多到让人惊骇的程度时,就很难称得上正常了。

    伦纳德难得正经地点头道:

    “过去两周内的死亡事件是正常值的五倍。”

    “廷根市警察总局统计数据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赶紧将事情移交给了我们,移交给了代罚者和机械之心。”

    “虽然这些死亡事件初步核实都没有问题,但队长认为我们必须重新查一遍,而这就可能需要占卜或者仪式魔法的辅助了。”

    克莱恩恍然道:

    “我明白了。”

    伦纳德打了个响指道:

    “我,你和弗莱一组,他在铁十字街下街等我们,西迦、洛耀和老尼尔一组,调查北区的相应事件,队长留在安保公司内,应对意外。”

    “嗯。”克莱恩郑重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问道,“我能先回一趟家,留一张纸条吗?”

    他得告诉哥哥和妹妹自己今晚有事,不在家用餐。

    伦纳德笑了起来:

    “没有问题,刚好顺路。”

    克莱恩这才定下心,再次翻阅那些死亡事件,试图从不同的死法不同的名字不同的时间点里找到关联。

    看着看着,他油然想道:

    这就是我成为值夜者后的第一次集体任务?

    PS:关于昨天的一个情节,在不剧透的情况下说两句,如果是我要强制安排克莱恩不开启灵视,以便错过观察,那我会用更柔和更不让人难受的方式,比如开启了灵视,但什么也没发现,或者只是小的精神问题,这样后面要解释也有足够的理由。

    那么,为什么要强调来不及和忘记呢,为什么呢?

    好歹对我有点信心啊,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