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零一章 意外的线索
    豪尔斯街区,占卜俱乐部。

    克莱恩按了下头顶的半高丝绸礼帽,沿着楼梯,一步步走向大门。

    他不再是往常的正装打扮,而是白衬衣配浅马甲,外面套了件及膝的黑色薄风衣,整个人平添了几分精悍的气质。

    这套便于战斗的衣物只花费了他1镑,包含在内侧缝制一个个小口袋的手工补贴,和燕尾服正装相比,便宜得让人想要流泪。

    摸了摸腋下枪袋内的左轮和内侧小口袋里的一个个金属小瓶,克莱恩掏出那张画像,走入了占卜俱乐部。

    没有意外,他看见了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安洁莉卡。

    “下午好,莫雷蒂先生,我原本以为您要隔几天才来。”安洁莉卡先是一怔,旋即勾勒出灿烂的笑容。

    克莱恩摘下帽子,轻叹一声道:

    “下午好,安洁莉卡小姐,我中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海纳斯.凡森特先生,梦见了和他有关的一些事情,你知道的,作为一名占卜师,绝对不能忽视每一个梦境,那或许就是神灵的启示。”

    被充满神棍气质的话语迷惑,安洁莉卡若有所思点头,好奇问道:

    “您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海纳斯.凡森特在和这个人争执。”克莱恩将手中叠好的纸张递了过去。

    趁安洁莉卡埋头展开画像的机会,他捏了捏眉心,注视起对方的情绪颜色。

    “这个人……”安洁莉卡看着仿佛照片般的画像,陷入了沉思。

    而在克莱恩眼中,她的情绪气场呈现“思考蓝”,属于正常的反应。

    “这个人……”安洁莉卡又低语了一句,缓缓抬头道,“我见过他。”

    克莱恩精神一振,当即反问道:

    “什么时候?”

    “我想不起具体的日期,应该有一个月了,当时我看见他将凡森特先生送到门口,低声交谈着什么,因为他浓密杂乱的眉毛,因为凡森特先生少见的笑容,我印象非常深刻。”安洁莉卡边回忆边描述道,“对,他有双灰蓝色的眼眸,头发就和他那个年纪的大部分男士一样,没剩下多少。”

    “之后,或者之前,你还有没有见过他?”克莱恩温和问道。

    安洁莉卡摇了摇头:

    “没有,肯定没有,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姓名是什么,老实说,如果不是您,我会怀疑拿出这张画像的人是调查凡森特先生死因的警察,呵,您获得什么启示,我都不会感觉奇怪,您是一位真正的占卜家。”

    很抱歉,我就是一个警察……克莱恩无声吐槽了一句,叹了口气道:

    “真正的占卜家会明白自身的渺小,命运的伟大,我们永远只能看见模糊的一角,永远只能获得启示而不是答案,必须时刻反省,保持敬畏,谨慎解读,不能把自身看成掌握了命运的智者。”

    用总结的方式说完这段时间的心得体会,克莱恩突然发现自身的灵视清晰了几分,隐约间甚至能分辨出安洁莉卡气场颜色的某些细节。

    这个瞬间,他就像近视患者戴上了度数合适的眼镜。

    这……我的“占卜家”魔药开始出现明显的消化迹象了?克莱恩怔在那里,一时竟不敢相信。

    “没想到您这样的占卜家还能一直保持对命运的畏惧,真是让人敬佩啊。”安洁莉卡诚恳说道。

    她在俱乐部见过太多太多刚学会几种占卜方法就宣称要窥视真相、改变命运的人。

    克莱恩收回视线,低笑道:

    “知道的越多,越能明白自身的渺小。”

    说话的同时,他审视完自身状态和过往经历,大致把握到“扮演法”的精髓是“做出符合魔药名称的行为,明悟暗藏的规律,并以此严格要求自己”。

    只有这样,才能调整身、心、灵的状态,贴近魔药内残余的精神,逐渐消化它。

    别人对“占卜家”身份的认可,只是表面的因素,它之所以能让自身感觉灵性变得轻盈,是因为这种反馈强化了本身对某些占卜行为的确认,而这些行为共同构成了能让魔药消化的“占卜家守则”。

    “帮助别人解读启示,引导他们往好的方向前行,但又必须时刻保持对命运的敬畏,不膨胀,不自大,不盲信本身的解读……这就是我目前总结出来的规律,也是接下来‘扮演’的精髓,如果确实能继续有效,那我用不了半年,或许两三个月,或许两三周,就可以彻底消化掉魔药。”

    “……刚才的征兆非常明显,难怪那位神秘的查拉图先生说,魔药被彻底消化的时候,非凡者本人能清晰体会到,不用别人教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就像现在,虽然我的灵视有提高一点,但我非常清楚,这只是消化的节点,而非终点。”

    想到这里,克莱恩忍不住又感谢起那位燕尾服小丑,他用生命教育了自己!

    如果没有他,自己或许还需要在占卜俱乐部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通过一次次或好或坏的案例总结出“占卜家守则”,开始严格的“扮演”。

    “莫雷蒂先生,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您是一位哲学家。”听到克莱恩的回答,安洁莉卡叹息说道。

    “在我的圈子里,哲学家是骂人的词语。”克莱恩的心情变得不错。

    说完,他行了一礼,戴好帽子,告辞出门。

    虽然安洁莉卡并不知道画像上那位先生的姓名和身份,但克莱恩一点也不沮丧,这样的收获已经足够让他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

    佐特兰街36号,黑荆棘安保公司内。

    邓恩灰眸深邃地看着手中画像道:

    “你想用排查的方式找到这个人?”

    “是的。”克莱恩早就组织好了语言,“队长,我之前不是说过要到占卜俱乐部观察会员们对海纳斯.凡森特突然死亡的反应吗?昨天我没有发现,但今天意外知道了画像上的人曾经和海纳斯.凡森特共同出现过,并且秘密交谈着什么,我刚才翻了小队的调查记录,发现没有记载类似的人。”

    他的描述没有任何问题,哪怕邓恩.史密斯现在拿着画像去占卜俱乐部,也会从安洁莉卡那里得到证实。

    邓恩将视线从画像上移开,笑笑道:

    “看来那笔经费没有浪费。”

    ……队长,你不是记忆不好吗,怎么这个时候记起了经费的事情……克莱恩保持着微笑,没有说话。

    “这是你画的?”邓恩随意问了一句。

    “嗯,我借助仪式魔法画出来的。”克莱恩用百分之百的真话回答道。

    当然,说真话和说全部真话是两回事情。

    邓恩轻轻颔首道:

    “你让老尼尔多弄几份,我等下就让科恩黎和洛耀他们去追查,并请警察部门协助,如果这条线索确实有用,你又立下功劳了。”

    “女神庇佑着我们。”克莱恩在胸口点了四下,态度异常虔诚。

    对他来说,邓恩他们能查出画像上那位先生的姓名和身份就足够了,他可以在灰雾之上占卜下落!

    …………

    出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处于休息日的克莱恩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乘坐公共马车前往码头区,抵达了“恶龙酒吧”门口。

    他考虑过了,虽然“占卜家”缺乏直接的克敌手段,没有快速施展的法术,但战斗分成许多类型,并不是所有都属于遭遇战,只要有充分准备的时间,“占卜家”同样能使用仪式魔法来对付敌人,就像他在赛琳娜家解决魔镜占卜事件一样。

    而这就意味着,“占卜家”最好还是随身携带些草药、精油和小蜡烛等物品,免得需要的时候拿不出材料,只能等死,毕竟不是谁都像赛琳娜一样,在自己家里放了一堆神秘学物品,刚好能够用上。

    至于申请下来的那些,克莱恩练习的太频繁,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他衣服内侧的一个个小口袋里正装着剩余的部分。

    他摸了下口袋内的纸币,推开“恶龙酒吧”的沉重大门,迈步走了进去。

    此时正处于下午,酒吧内的顾客并不多,没有狗抓老鼠比赛,没有拳击的较量,显得相当冷清,不够热闹。

    克莱恩望了眼喝酒打牌的两桌客人,准备走向那间通往地下交易市场的桌球室。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位身材魁梧、披着破旧海军军官外套的老者出来。

    “你是老尼尔上次带来的朋友?”那位褐发乱糟糟,浑身散发着浓郁酒味的蓝眼老者打量了克莱恩一眼,笑呵呵开口道。

    克莱恩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脱帽行礼道:

    “是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老尼尔应该向你提过我,我是这里的老板斯维因。”蓝眼老者胳膊粗壮,肌肉结实,很有军官的气质。

    前廷根市“代罚者”小队队长……据说曾经还当过皇家海军……克莱恩礼貌回应道:

    “是的。”

    “如果你临时缺钱,可以来找我。”斯维因笑着提了一句,准备走向吧台。

    就在这时,克莱恩心中一动,连忙喊道:

    “等一下,斯维因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请教你。”

    斯维因停住脚步,半转过身,笑呵呵说道:

    “你和你们,嗯,你们头儿真像。”

    不,我没有记忆问题……克莱恩嘴角动了动,直截了当地掏出那张画像道:

    “你有没有见过这位先生?”

    他刚才忽然想到,赛琳娜应该是被海纳斯.凡森特领进这个地下交易市场的,连带着让伊丽莎白也知道了恶龙酒吧,那么,画像上这位和海纳斯.凡森特有一定关系的先生会不会也曾经来过这里?

    斯维因仔细看了一眼,肯定回答道:

    “我记得他,他来问过我,问有没有霍纳奇斯主峰相关的文献和物品。”

    霍纳奇斯主峰相关的文献和物品?克莱恩愣了一下,突然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自己在德维尔图书馆借阅霍纳奇斯主峰相关的期刊杂志时,管理员随口提了一句,说有人刚刚归还,所以他记得很清楚,不需要再翻卡片确认是否存在。

    难道在我之前借阅那些期刊杂志的就是画像上这位先生?

    见证了安提哥努斯笔记交易过程的这位先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