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章 解读象征
    “‘小丑’魔药的线索。”

    ……

    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上首,克莱恩反复读了几遍“占卜语句”,往后一靠,进入沉眠。

    他的周围很快变得安宁而寂静,“眼”中所见飘渺又朦胧,无数扭曲的、难以辨认的画面在这里飞快闪过,就像清晨柔嫩花瓣上的一滴滴露水。

    渐渐的,克莱恩把握住了自身灵性,找回了一定的知觉。

    他看见面前有一个壁炉,壁炉前方是一把摇椅,摇椅上坐着位穿黑白相间长裙的老妇人。

    虽然对方低着头,看不到样子,但克莱恩发自内心地觉得她就是一个老太太,并且相当笃定。

    老妇人正对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桌上有报纸,有镶嵌着白银的锡罐。

    “这是……”感觉场景异常熟悉的克莱恩很快辨认出了眼前所见:

    这是瑞尔.比伯和他母亲的住处!

    是自己第一次现场看到“巨人观”的地方!

    “这里有‘小丑’魔药的线索?”克莱恩的想法刚刚闪过,周围的场景就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座灰白色的仓库,它藏在相同建筑的最里侧;

    它里面散布着一根又一根白森森的骨头,有几团被巨石压扁般的血肉烂泥;

    仓库的正中央是一团拳头大小的灰白事物,它表面布满沟壑,给人柔软有质的感觉,仿佛活生生挖出来的大脑。

    克莱恩刚认出这是什么地方,刚想起那是什么东西,眼中画面就如同水上倒影被搅动般扭曲破碎了,衍化出新的朦胧景象:

    赤裸的身体躺在铺着白布的长条桌上,身前漂浮着一个带有些许蓝色的血球。

    克莱恩顿时皱起眉头,泛了嘀咕:

    “刚才是瑞尔.比伯藏身的地方和他的残留物,现在是燕尾服小丑手腕烙印化成的东西?”

    就在他试图推测这些画面究竟象征着什么的时候,场景的变幻陡然加剧:

    大理石茶几,一主二副格局的皮制沙发组合,高悬于天花板上的吊灯;

    黑发褐瞳、有书卷气质的克莱恩.莫雷蒂,身材圆滚滚、皮肤白皙的富态男子,戴着薄纱手套,容颜娇美的年轻女士;

    褐发浓密刚硬、根根竖立的黑袍中年男士,身材圆滚滚、皮肤白皙的富态男子,眉毛杂乱、棕发稀疏、眼眸灰蓝的半百老头,以及放在他们之间圆桌上的一本深黑色笔记,气息古老而悠远的笔记。

    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

    克莱恩霍然坐直,梦境再无丝毫残留。

    望着恢弘神殿之外的无垠灰雾和深红星辰,他又是惊愕又是疑惑地想道:

    “我是在占卜‘小丑’魔药的线索啊……怎么会冒出来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

    “我想想,我想想,那个身材圆滚滚的家伙是韦尔奇,对,韦尔奇,购买到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引发了后续一系列事件的倒霉鬼……戴着薄纱手套,容貌娇美的年轻女士是娜娅……”

    “我想起来了,那张大理石茶几和皮制沙发的组合是韦尔奇住所的标志,我在那里见到了‘通灵者’戴莉。”

    “也就是说,我刚才看见了韦尔奇住所的客厅,看见了原主和两位同学讨论笔记的场景。”

    克莱恩心绪沉淀,恢复冷静,手指有节律地敲动着青铜长桌边缘:

    “那最后一幅画面又代表着什么呢?出现了笔记,出现了韦尔奇,难道是他购买那件‘古物’时的场景?”

    “在场的另外两人,有一个很眼熟啊,那位穿黑色古典长袍的中年男士好像在哪里见过……刺猬般的褐发,浓重的黑眼圈……对,我知道他是谁了,海纳斯.凡森特,占卜俱乐部的海纳斯.凡森特,因赛琳娜偷学了秘密咒文,被队长潜入梦境,‘安详’死去的海纳斯.凡森特!”

    “嘶,那本笔记是他卖给韦尔奇的?”

    “绕了一圈,竟然这么连上了,世界还真是小啊,不,廷根真小!仔细想想,真有这个可能,海纳斯.凡森特不是普通的占卜师,明显深入了神秘领域,得到了某位古老邪神的注视,他有渠道有能力有机会获得密修会偶然外泄的笔记……”

    “难怪队长他们一直没查到韦尔奇是从哪里买到笔记的,因为方向完全错误了,他们在试图排查古物市场……后来有了笔记的具体下落,更是放弃了这方面的尝试。”

    “可惜啊,海纳斯.凡森特刚死没多久,否则肯定能从他那里查到一些笔记有关的东西……作为一名深入了神秘领域的人,他应该研究过那本笔记……他的死,还真是巧了!”

    “不过在场还有一个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他或许也知道不少事情。”

    克莱恩轻敲桌缘的手指停顿下来,将刚才“梦境占卜”里看见的画面全部过了一遍:

    “瑞尔.比伯的家;瑞尔.比伯的藏身处;瑞尔.比伯的残留物;燕尾服小丑手腕烙印化成的东西;韦尔奇的家;韦尔奇、娜娅和原主交流的场景;韦尔奇、海纳斯.凡森特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合影’……嘿,除了燕尾服小丑的烙印,其他全部与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直接相关!”

    “可我占卜的是‘小丑’魔药的线索啊……这不科学,不,这不神秘学!”

    在成为“占卜家”后,克莱恩曾经试过占卜韦尔奇从哪里买到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但当时没考虑到灰雾之上的特殊,未能获得启示,而现在,他占卜另外一件事情的时候,竟状似偶然地带出了真相。

    冷静了十几秒,克莱恩结合罗塞尔日记的内容,开始尝试着解读刚才的梦境:

    “第一种可能,查拉图,或者说密修会,在寻找和追逐安提哥努斯家族的遗物,所以这个梦境的象征意义是,借助安提哥努斯家族有关的事情,引诱密修会出现,从而获得‘小丑’魔药的配方。”

    “第二种可能,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里直接就记载了‘小丑’魔药的配方……查拉图家族在寻找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残留痕迹,说明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渊源,或许是朋友,或许是敌人,所以,安提哥努斯家族掌握了对方部分序列就很正常了,朋友不必说,敌人更是最了解彼此的存在……”

    “但第二种象征解释没办法和燕尾服小丑的烙印之物联系起来,哎,我倒希望是第二种,等圣堂找专家解读完笔记,我就可以没有风险地获得‘小丑’魔药了。”

    “目前看来,第一种解释的可能最大,但作为占卜家的直觉告诉我,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象征意义。”

    想到这里,克莱恩揉了揉额头,对占卜家的局限突然深有感触。

    除非是面对很简单,很直观的象征,否则占卜家的解读都必须小心翼翼,如同走在深渊边缘,走在薄冰湖面,一旦解读失误,或是没能解读出最关键的意思,燕尾服小丑就是活生生的、血淋淋的例子!

    这个瞬间,克莱恩有种自身把握到了占卜家真谛的幻觉,似乎只差那临门一脚,他就能彻底消化掉魔药了。

    “感谢你用生命提点我……赞美女神!”他低语一句,在胸前画了个绯红之月。

    紧接着,他又占卜了阿兹克是否善意和是否为厉害非凡者的事情,都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这时,连续的占卜和处于灰雾之上的消耗,让克莱恩开始感觉疲惫,他不得不停止思绪的发散,敲定之后要做的关键事情:

    “尽快找到和韦尔奇、海纳斯.凡森特、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出现于同一副画面的老者!”

    “这可以先从占卜俱乐部着手。”

    “有事没事多往阿兹克先生那里跑,嗯,他或许是中序列的生命学派成员,但这缺乏某些信息,没法占卜……”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让面前陡然具现的羊皮纸上凸显出那位眉毛杂乱、棕发稀疏、眼眸灰蓝的半百老者画像。

    这就是韦尔奇和海纳斯.凡森特交易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时在场的第三个人!

    看着画像,克莱恩突然陷入了为难:

    “……我不会画画啊,小学的美术课上,我一直是老师批判的对象。”

    “用仪式魔法,像老尼尔那样?可这是向女神祈求啊……事情则借助了灰雾之上的特殊……要是被神灵发现端倪,我就没法做人了!”

    “等一下,或许我可以向自己祈求!传递画面和传递声音差不多嘛……虽然我暂时没法撬动灰雾之上的神秘力量,但这种小事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有了思路的克莱恩立刻蔓延灵性,包裹自身,模拟出下坠的感觉。

    回到卧室,他随手点亮煤气灯就低声“祈求”了起来: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你给予启示,祈求你让我描绘出所见的画面。”

    念完这几句咒文,克莱恩没洒精油,没烧草药,没有借助它们的力量。

    向自己祈求就是这么随便!

    耳畔忽有呢喃,他看见手背上浮现出了那四个构成正方形的黑点。

    逆时针走了四步,边走边念咒文,克莱恩重又穿透疯狂,穿透狂乱,回到了灰雾之上。

    这一次,他没有发现哪颗深红星辰在收缩和膨胀,但注意到青铜长桌最上首那张高背椅的后面,由部分“无瞳之眼”和部分“扭曲之线”构成的古怪符号在闪烁微弱光芒,荡起虚幻祈求。

    克莱恩侧耳听了一下,确认无误后重新具现出“第三个人”的画像,按照回应祈求的方式,将它投向了那流淌的微光。

    做完这一切,他立刻脱离灰雾之上的神秘世界,返回了自己的卧室。

    刚有站稳,克莱恩眼前立刻就浮现出那张画像,并感觉有虚幻而微弱的力量加身。

    他拿起钢笔,找了张白纸,给予出表达的意愿。

    让克莱恩惊奇的是,自己的右手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飞快描绘着线条。

    没过多久,他就看见了栩栩如生的“第三人”画像。

    写下发色、瞳色等特点,右手轻微抽搐的克莱恩长舒了口气。

    他眼前所见的“幻景”正在飞快消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