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九十五章 “祈求者”(第三更求推荐票)

第九十五章 “祈求者”(第三更求推荐票)

    “祈求?”

    克莱恩精神一振,按照上次窥视“倒吊人”的办法,让本身灵性蔓延,触碰向那团深红。

    他的眼前顿时浮现出模糊而扭曲的画面,只隐约能看见一位棕黄色头发的少年双膝着地,面对着一个纯净的水晶球。

    那位少年穿着的黑色紧身衣物,与鲁恩王国的流行趋势截然不同,也和克莱恩从杂志上看见的弗萨克帝国、因蒂斯共和国等外国的传统服装存在较大区别。

    他周围环境昏暗,桌椅陈旧,时不时被乍现的光芒照亮,但克莱恩却听不到雷霆轰鸣和雨水滴落的声音。

    画面中,那位少年双手交握着抵住额头,身体前弓,正不断祈求着什么,厚实的嗓音嗡嗡嗡缭绕于克莱恩耳畔。

    克莱恩专注倾听,却发现了一个让他尴尬的事实:

    他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那是一门他从未接触过的语言!

    ……作为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我竟然不懂“外语”……克莱恩自嘲一笑,不甘心地又仔细分辨了一阵,比当初考英语听力还要认真。

    这么听着听着,他逐渐察觉到一个问题:

    对方的语言虽然不属于自己学过的任何一门,但却很接近古弗萨克语,有类同迹象!

    “父亲……母亲……这两个单词应该是这个意思吧?和古弗萨克语很像,但又有一定不同……”克莱恩皱起眉头,陷入了思考,“古弗萨克语是第四纪人类的通用语,是当代所有语言的源头,而且它本身也是在逐步变迁的……我现在根本没办法确定啊……”

    他听了又听,从语法构造等方面排除了鲁恩语、弗萨克语和因蒂斯语等当代语言。

    “是古弗萨克语在漫长历史里的一个变种?就像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上书写的文字?”克莱恩手指连敲青铜长桌边缘,微不可见颔首道,“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古弗萨克也不是凭空产生的,它由巨人语衍变而来……北边的弗萨克帝国一直号称自己的国民有巨人血脉……这也许是古老年代里的巨人语……”

    到了这一步,知识储备不够的克莱恩只好暂停,将灵性收回,不再注视,不再倾听。

    他没打算立刻就将那位祈求的少年拉入灰雾之上,准备先弄懂对方在说什么。

    当然,于此之前,会经常观察,做基本的“考核”。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在恢弘的灰雾神殿里向后一靠。

    他用灵性包裹住自己,模拟出下坠的感觉。

    …………

    “复习”完罗塞尔日记,克莱恩换好正装,出门前往占卜俱乐部。

    薪水翻倍的他依旧选择乘坐公共马车,只是奢侈地照顾了一把温蒂太太的生意,花费1.5便士买了杯甜冰茶,以驱散午后的炎热。

    到了豪尔斯街区,克莱恩将纸杯丢入垃圾桶内,一步步抵达二楼。

    进门之前,他捏了捏眉心,提前开启了灵视。

    刚迈步走入接待大厅,克莱恩立刻感受到这里洋溢着淡淡的悲伤。

    漂亮的接待女郎安洁莉卡坐在那里,目光涣散,眼眶隐有发红。

    “悲伤总会过去的。”克莱恩来到安洁莉卡面前,温和沉稳地开口。

    安洁莉卡猛地抬头,略显茫然地呢喃道:

    “莫雷蒂先生……”

    很快,她清醒过来,诧异问道:

    “您,您知道凡森特先生的事情了?”

    “啊对,我忘记了您是一位出色的占卜师。”

    克莱恩配合着叹息道:

    “我只能占卜出模糊的情况……凡森特先生究竟遭遇了什么?”

    “老板告诉我们,凡森特先生在睡梦中突发心脏疾病,安详地离开了人世。”安洁莉卡说着说着就带上了几分哭腔,“他是一位和蔼的、客气的、真正的绅士,他是很多会员的精神导师,他,他还那么年轻……”

    “很抱歉让你更加悲伤。”克莱恩没多做安慰,缓步走向了会议室。

    安洁莉卡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和鼻子,然后望向克莱恩的背影,拔高声音道:

    “莫雷蒂先生,您要喝什么?”

    “红茶。”比起咖啡,克莱恩更喜欢这个,虽然感觉也并不怎么样。

    相对而言,他更喜欢姜啤,更喜欢甜冰茶,只不过作为一名绅士,正式场合不该像个小孩子……

    因为周一的缘故,会议室内只有五六名会员,在克莱恩的灵视里,他们的情绪颜色各自不同,有的真切悲伤,真的略微黯淡,有的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都很正常……正常的反应。”克莱恩微不可见颔首,拿着手杖,随意找了个位置。

    他正要顺手关闭灵视,忽然看见安洁莉卡进来,走向了自己。

    “莫雷蒂先生,有顾客找您,嗯,是上次那位。”这位漂亮的女士压低嗓音道。

    “你还记得他?”克莱恩含笑反问。

    嗯,不知道那位先生有没有按照我的提示买到神奇的药剂……不知道他是否还需要手术……

    安洁莉卡抿了抿嘴道:

    “愿意在俱乐部等待一个下午的求卜者只有他一位。”

    克莱恩握住手杖,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地走向外面。

    在接待大厅,他看见了上次来占卜的先生,也看见对方肝部的气场颜色恢复了正常,整体的协调同样如此。

    “恭喜你,健康的滋味是如此美好。”克莱恩微笑伸手。

    博格达先是一愣,旋即同时探出双手,牢牢握住了克莱恩的右掌:

    “莫雷蒂先生,您果然能‘看’出我的情况!”

    “是的,我痊愈了!医生询问了一次又一次,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依旧不敢相信我就这样痊愈了!”

    听着博格达欣喜若狂的陈述,克莱恩冷静地确定了一件事情:

    罗森民俗草药店的那位药师绝对是非凡者!

    面前这位先生的肝部疾病有多么严重,那是自己亲眼看见的,他能在几天内被治好,已经超过草药和医术的力量范畴了,唯有非凡可以解释!

    再加上格拉西斯的事情,答案只剩下一个。

    “我要向神忏悔,我竟然怀疑您,怀疑那位神奇的药师。”博格达握着克莱恩的手不肯松开,一直絮絮叨叨地表达着惭愧和感激,“……那10镑花得太有价值了,它买回了我的生命!”

    什么?10镑?你为神奇的药剂花费了10镑?而你给我的占卜费用才8便士……才8便士……8便士……便士……克莱恩听得差点呆滞。

    这时,博格达松开双手,笑容满面地退后一步,恭敬行礼道:

    “我今天是来表达感激的,谢谢您,莫雷蒂大师,您为我指明了方向,挽救了我的生命。”

    “这是你付钱占卜来的结果,不需要感谢任何人。”克莱恩略微扬头,忧郁地看着墙壁与天花板的交界线,回答得很有神棍风范。

    “您是一位真正的占卜家。”博格达赞叹道,“我接下来还要去弗拉德街感谢那位药师,并购买他推荐的那种药剂。”

    “你不是已经痊愈了吗?”克莱恩很好地隐藏住了自己的诧异。

    博格达环视四周,见漂亮的接待女士没有注意这边,于是低笑道:

    “那是添加了木乃伊粉的草药,可以熬制出让男人和女人都满意的药剂……我之前不相信那位药师,现在一点也不怀疑了。”

    ……还有这种药剂?克莱恩一时竟觉得那位药师是个骗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将对面的先生推入了火炕。

    他上下审视了博格达几眼,确认对方的气场颜色没有任何问题。

    “木乃伊粉?”克莱恩谨慎地抓住一个词语反问道。

    “对,木乃伊粉,我请教过朋友了,他说贝克兰德的贵族们一直在疯狂追逐着这种东西。这种用木乃伊磨成的粉末能让男人在床上给出完美的表现,虽然它很恶心,听起来很肮脏,但这是真正的贵族材料……”博格达详细解释道,眼神里充满了迫切。

    木乃伊?尸体制成的木乃伊?用它磨成的粉末?克莱恩听得瞠目结舌,差点当场吐给博格达看。

    那些贵族会玩……他正要劝阻对方时,之前患了肺病的格拉西斯刚好入门,听见了博格达后面的描述。

    “是的,非常有效,我推荐你去弗拉德街‘罗森的民俗草药店’,罗森先生的秘传配方非常有效!”格拉西斯摘下单片眼镜,颇感兴趣地靠拢过来,压低嗓音推荐道,“我的体验非常,非常,非常完美。”

    “你也知道?我正要去罗森先生的民俗草药店。”博格达彻底放心了。

    又寒暄几句,他迫不及待离开了占卜俱乐部。

    而克莱恩一直还残留着些许呆滞。

    等到下午五点二十分,他戴上半高丝绸礼帽,拿好镶银的黑色手杖,直接乘车前往了弗拉德街,打算先暗中观察那位叫做罗森.达克威德的药师,然后决定是否要报告队长。

    …………

    弗拉德街18号。

    克莱恩立在草药店外面,看见大门紧闭且贴着转让的布告。

    “……很警觉嘛……”他无声低语了一句。

    这样一来,他就不需要为难,不需要观察了。

    PS:第三更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