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三章 雕刻
    拿着黄褐色纸张包裹的草药,博格达晕晕乎乎地离开了“罗森的民俗草药店”。

    等待有轨公共马车的时候,他霍然醒悟了过来:

    整整10镑就买了这么一包东西?

    这接近自己一个月的薪水了!

    要不是相信安娜和乔伊斯,自己根本不可能带这么多的现金去占卜俱乐部!

    难道莫雷蒂先生只收8便士占卜费用的背后,是和罗森草药店的黑心老板合作,以赚取更多的利润?这,这很像报纸上的经典诈骗案例啊!博格达联想前后,竟有点怀疑起克莱恩,甚至怀疑起乔伊斯和安娜。

    有轨公共马车停下,他看了看手中的草药,最终还是没能厚着脸皮返回,只能心情沉重地进入车厢。

    …………

    罗森的民俗草药店里。

    老板望着博格达的背影远去,忽地回头向堆放草药的后门位置喊了一声:

    “谢尔敏,今天开始不要再去收购草药了。”

    “为什么?老师,为什么?”一个顶着乱蓬蓬头发的清秀少年走了出来。

    老板笑了笑道:

    “这是第16个因为我的名气上门的顾客,再这样继续下去,我想值夜者、代罚者和机械之心都会注意到我,是时候考虑去别的城市了。”

    “那这家店铺需要转让吗?”谢尔敏恍然点头,关切地问了一句。

    老板嘿了一声道:

    “如果你想留下,可以做这家店铺的老板,在分辨草药、调配药剂方面,你的能力已经足够了,当然,你每个月利润的百分之五十记得存入我在贝克兰德银行的不记名户头。”

    “可是,我还没学会您真正擅长的东西。”谢尔敏既厌倦一个城市待不了一年的生活,又对老师擅长的神奇配方颇为不舍。

    老板坐到躺椅上,悠闲地摇晃着道:

    “那可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

    …………

    一杯黑绿色的沸腾液体出现于了博格达眼前,那臭袜子般的味道,那让人想要呕吐的颜色,都使得他深刻怀疑起今天的一举一动。

    刚流出来的公鸡血液被滴入了药剂,博格达的父亲忧虑地看着儿子道:

    “我认为手术是最好的选择。”

    不多的公鸡血在沸腾液体里翻滚了几下,消失不见,博格达深吸了一口气道:

    “如果这次的药剂再没有作用,我就考虑手术。”

    “主会庇佑你的。”博格达的父亲在胸口画了三角圣徽、

    等到沸腾的液体变凉,博格达抱着不能浪费10镑金钱的念头,右手一抬,眼睛一闭,脑袋一扬,咕噜咕噜将药剂全部喝完。

    带着些许血腥味的恶臭回荡于他的口腔,让他险些将刚才喝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这一晚,博格达发现自己吃坏了肚子,足足去了六次盥洗室,等到绯红之月快要消失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惊醒,因为梦到了公司老板的斥责。

    “幸好,幸好,我请了三天年假,不用赶着去公司。”博格达放松地吐了口气,忽然发现自己的精神相当好。

    这与过去几周的低沉状态形成了鲜明对比。

    博格达下意识伸手,按了按腹部右侧,只觉之前稍微用力就刺痛到无法忍受的区域变得正常,仅有普通的按压痛。

    “不会真有效果吧?那个药剂师明显是在唬弄人啊……”博格达又惊又喜又疑惑地翻身下床,活动起身体,只觉久违的健康感回来了。

    他沉思许久,自言自语道:

    “按照那位药师的吩咐,还要喝两次药剂,等到喝完,我就去医院再找一位内科医生看一看……”

    “那位药师好像没说一天喝几次药剂……”

    “……我还是觉得他有点像骗子……”

    …………

    黑荆棘安保公司的文职人员办公室内,克莱恩提前恳求,获得了一个无人打扰的环境。

    他拿着刻刀,抒发着灵性,认认真真地在两块银饰上雕琢咒文和象征符号。

    那是祈求避开厄难的赫密斯文,那是象征着黑夜女神,象征着厄难与恐惧女皇的两个神秘学符号。

    除此之外,克莱恩还添加了女神对应的灵数“7”和有关的魔法标识。

    另外,符咒和护身符的两面都必须进行雕刻,而每一面上布置哪些符号,哪些咒文,哪些标识,它们各自占据什么位置,有什么特殊的格式,则属于神秘学的进阶范畴,普通人之间流传的充满谬误。

    此时此刻,克莱恩右手边放着不少雕废了的材料——通过反复的练习,确认自己已熟练掌握,他才敢于为哥哥班森和妹妹梅丽莎制作护身符。

    精神沉淀,灵性自他的刻刀尖端喷薄外涌,在银饰表面勾勒出了“7”这个数字。

    银饰另外一面的咒文和符号,他已雕刻完毕,就等待着这一面收尾。

    当最后一刀落下,所有的灵性串连在了一起,克莱恩忽然感觉到房间内有奇怪的、磅礴的、恐怖的力量在涌动。

    涌动很快消失,银饰两面的咒文在克莱恩的“灵视”中完全组合成了整体,散发出宁静而平和的黑色。

    他放下刻刀,摩挲着“圆形”和一“竖”构成的银饰,只觉触感温润里带着几分清凉。

    “好了!”他欣喜地将之前制作好的护身符与刚完成的这块共同收入衣服口袋,打算等机会送给哥哥班森和妹妹梅丽莎。

    ——由非凡者制作的这种护身符具备一定的效果,能让佩戴者不知不觉避开相当程度的厄难,但不会太过夸张,而且,灵性会一点点流失,除非使用了高阶的仪式魔法,祈求完整地固化,否则一年的使用期就是极限了,而高阶的仪式魔法对灵性有着可怕的要求,非克莱恩目前能够承担。

    到时候再重新用灵性勾勒一遍……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开始收拾凌乱的桌子。

    他暂时没有为自身制作物品,因为这种等级的护身符对他效果有限,所以,他的目标是更进一步掌握符咒学后,配合仪式魔法,制作几个用特殊音节开启的符咒防身。

    做完收尾工作,克莱恩刚走出文职人员办公室,准备上交报废的材料,就看见队长邓恩一身黑色风衣地过来。

    邓恩幽邃的灰眸一扫,嘴角上翘道:

    “克莱恩,圣堂已经批复,你是我们的正式成员了。”

    “真的?这太好了!”克莱恩半真半假地表现了惊喜。

    邓恩微笑点头道:

    “你现在就可以去补领这周的薪水3镑,之后每周4.5镑,直到预支的费用还清。”

    “对了,我提过值夜者的仪式吗?”

    “每一位正式的值夜者都必须去独立完成一个任务,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同伴的认可。考虑到你之前的出色表现,我认为可以用被委托的普通任务代替,到了那个时候,我再正式向廷根市所有值夜者介绍你。”

    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好的!”

    3镑加报销的7镑,再添置一套正装完全没有问题了!

    而且还有相当多的剩余!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等到任务……

    克莱恩这一等就等到了周日,等到了赛琳娜的生日晚宴。

    …………

    换好正装,用刷子和手帕清理了半高丝绸礼帽,克莱恩照了照镜子,非常满意地走入一楼。

    而这个时候,梅丽莎正在上下打量班森的衣物。

    “有问题吗?”班森扬了扬手杖,被妹妹的目光瞧得有点心虚。

    他自我审视了一番,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问题,已经穿得足够体面。

    梅丽莎收回视线,表情严肃地说道:

    “班森,你这是很旧的正装了。”

    “今天的生日晚宴会有不少出色的小姐和女士参加,我认为你这样的穿着是对她们的不尊重。”

    克莱恩本来充满疑问,可听到梅丽莎的强调后,顿时醒悟过来,笑呵呵凑上去道:

    “我和班森的身材差不多,他可以穿我另外的那套燕尾服。”

    他已经向哥哥和妹妹交代过新买了一套正装的事情,说是检查某些文物时,衣服被挂刺弄坏了,于是,公司慷慨地进行了赔偿,当然,他隐瞒了“升职加薪”的事情,怕吓到梅丽莎和班森,打算等半年再告诉他们。

    这样的解释听得班森和梅丽莎非常羡慕,觉得黑荆棘安保公司真是难以挑剔的雇主。

    “没有这个必要吧?”班森依旧没弄清楚状况地反问道。

    “不,非常有必要。”克莱恩推着班森的肩膀走向了楼梯,“我的那套燕尾服就挂在衣帽架上。”

    目送完班森一脸茫然地上楼,克莱恩转身对梅丽莎笑道:

    “你希望班森能借助赛琳娜生日晚宴的机会,与某位小姐开始一段美好的感情?”

    他这段时间看了不少报纸和杂志,知道贵族和中产阶级的宴会往往都有相亲的作用。

    梅丽莎认真点头道:

    “是的,班森为了我们,已经错过太多。”

    妹,你怎么活出了妈妈的感觉……克莱恩看着梅丽莎,忽然摇头失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