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四十六章 画像
    呕!呕!

    克莱恩蹲在那里,难以遏制地呕吐着,因为没吃早餐,很快就吐光了存货。

    这时,一个很像卷烟盒子的锡铁色方形小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失去瓶塞的口部散发出类似于烟草、消毒水、薄荷叶等混杂的味道,让克莱恩的鼻子霍然发呛,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浓烈的恶臭依旧缭绕于四周,但克莱恩再不觉得反胃,呕吐很快停止。

    他顺着那锡铁色方形小壶往上,看见了一只苍白不像活人的手,看见了黑色风衣的袖管,看见了气质冰冷阴暗的“收尸人”弗莱。

    “谢谢。”克莱恩彻底缓了过来,以手撑膝,重新站起。

    弗莱没有表情地点了点头:

    “习惯就好了。”

    他将锡铁小壶的瓶口塞好,放入口袋里,转身走向了那具高度腐烂的老妇人尸体,在没戴手套的情况下,直接开始了检查,而邓恩.史密斯和伦纳德.米切尔正绕着房间漫步,时不时触碰一下桌面和报刊。

    老尼尔则捏着鼻子,立在门外,瓮声瓮气地抱怨道:

    “太恶心了,我这个月要申请补贴!”

    邓恩回过头来,边用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摸了下壁炉旁边的墙灰,边望向克莱恩道:

    “这里熟悉吗?”

    克莱恩屏住呼吸,于脑海勾勒出自身银白怀表的样子,使身心都宁静了下来。

    本就处于灵视状态的他立刻就有了不同的感受,眼前霍然闪过了一副来自记忆最深处的画面:

    壁炉,摇椅,桌子,报纸,锈迹斑斑的门上铁钉,镶嵌着白银的锡罐……

    这画面昏沉阴暗,就像地球上的纪录片,但更加模糊,更为虚幻。

    它迅速与克莱恩眼前所见的一切重叠,那似曾相识、似乎来过的感觉明显呈现,虚幻又飘忽的嘶喊又一次穿透无形的壁垒而来:

    “霍纳奇斯……弗雷格拉……霍纳奇斯……弗雷格拉……霍纳奇斯……弗雷格拉……”

    “有一点点熟悉。”克莱恩如实回答,脑袋有些刺痛,只好赶紧在眉心轻敲了两下。

    霍纳奇斯……原主日记里出现过的霍纳奇斯山脉?

    那是从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里解读出的内容……

    刚才的耳语和以前某次很像,都涉及了霍纳奇斯这个名词……这,这是在引诱吗?

    克莱恩悚然一惊,不敢再深思,怕自己步入失控的轨道。

    邓恩微微点头,走到橱柜前方,忽地伸手,拉开了上面的木门。

    内中的面包长上了霉菌,旁边僵死着七八只灰色的、绒毛发硬的老鼠。

    “伦纳德,你下楼去找巡逻的警察,弄清楚这里的情况。”邓恩吩咐起队员。

    “好的。”伦纳德转身离开了屋子。

    邓恩随即打开两间卧室的门,仔细搜查了一遍。

    等他确认没有发现线索,以及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后,“收尸人”弗莱直起腰腿,用随身携带的白色手帕擦拭着双手道:

    “死亡超过5天,没有外伤,也没有超凡力量造成的显著影响,具体原因必须等待进一步的检查。”

    “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邓恩转头望向老尼尔和克莱恩。

    早脱离灵视状态的两人同时摇头。

    “除了有个死人,这里一切正常,不,刚开始有无形的力量密封了房间,你知道的,我们使用仪式魔法时,常常有相仿的操作。”老尼尔想了几秒,补充说道。

    邓恩正要开口,忽然望向了门外,过了几秒,克莱恩和老尼尔才察觉到什么,转身看着楼梯拐角。

    又过几秒,细微的脚步声逐渐变大,伦纳德和一位警员走了上来。

    这位警员闻到恶臭,脸色微变,当即配合特别行动部的“同事”敲开二楼住户的门,大致问清楚了三楼的情况。

    片刻之后,戴着银色二V肩章的他看着摇椅上的死尸道:

    “凯蒂.斯蒂芬娜.比伯,55岁到60岁之间,寡妇,和儿子瑞尔.比伯共同租住在这里超过十年。”

    “她的丈夫生前是位珠宝匠人,她的儿子大概30岁,没有妻子,继承了他父亲的事业,周薪1镑15苏勒左右,据他们的邻居讲,已经超过一周没遇到他们了。”

    描述到这里,克莱恩已知道接下来的重点在什么地方:

    失踪的,更准确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瑞尔.比伯!

    那本古老的笔记很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有瑞尔.比伯的照片吗?”邓恩望向警员,他扮演的是位高级督察。

    不过这也不能叫假扮,因为警察部门的档案上,他确实是高级督察,薪水与补贴都是按照这个来的,当然,不包含教会那部分。

    警员略显紧张地摇头道:

    “不知道……必须回分局寻找一下,正常来说,我们不可能给每个家伙都留下照片。”

    “我明白了,你继续去询问一楼的住户,详细询问。”邓恩下了命令。

    看着那名警员,他关上大门,转头对老尼尔道:

    “接下来交给你了,否则就要让这里的住户安眠,从他们的梦境里寻找瑞尔.比伯的模样了,嗯,我不是太信任根据口述完成的绘图。”

    老尼尔点了点头,从那身黑色古典长袍的腰间暗袋里取出几个拇指大小的瓶子,将里面的液体按照一定顺序洒向了四周。

    紧接着,他又捻出一把粉末,绕着自身洒了一圈。

    奇怪的、刺鼻的味道蒸腾散发,并未受到房间内恶臭的影响,而克莱恩却突然感觉老尼尔身周多了一圈无形的力量,将他与环境、与自己等人分隔开来的力量,就像这间房屋之前的状态。

    老尼尔半闭住眼睛,嘴巴翕动,念起了低沉而含糊的咒文,克莱恩一下没准备好,只隐约听见了“我祈求女神的力量”,“我期待黑夜的眷顾”……

    呜!突然刮动的风从窗户钻入,吹起了那些粉末。

    克莱恩心头忽地一震,皮肤上的疙瘩全部凸了出来,只觉某种难以描述的、让人不敢直视的、极端恐怖的“味道”迅速弥漫。

    他的脑袋有所混乱,又紧绷着无法放松,就如同做了一套高难度数学题后的状态。

    突然,老尼尔的眼睛睁开,眼眸一片漆黑。

    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根吸水钢笔,就着桌上的废纸,刷刷刷画了起来,动作快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克莱恩凝目望去,只见一张深眼窝、高鼻梁的面孔迅速呈现了出来。

    等到天然卷的短发完成,老尼尔在画像下方书写了一行单词:

    “黑色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嘴巴左侧有颗全瓷假牙。”

    啪嗒!老尼尔手中的钢笔倒于纸上,他的身体随之抽搐了几下。

    “这就是房间内残留的瑞尔.比伯模样。”眼眸颜色很快恢复正常的老尼尔低语着说了一句。

    然后,他回到刚才的位置,缓慢地原处转了一圈,那种无形的、间隔的力量顿时消散,化做一阵微风吹开。

    “赞美女神。”老尼尔在胸口连点了四下,凑成了绯红之月的形状。

    克莱恩的精神放松了下来,观察得更加仔细,发现瑞尔.比伯的五官没什么特殊,气质也相当平和,只是鼻子两侧的法令纹明显下垂。

    “我试一试能不能用卜杖寻物法。”他拿起那张画像,翻找出卧室内的男性衣物,将它们都铺于地上。

    邓恩、伦纳德和老尼尔都没有阻止,看着他将镶银的黑色手杖杵在衣物和画像之上,“收尸人”弗莱一如既往的沉默。

    褐色转黑,克莱恩目光深幽地完成默念,松开了手掌。

    黑色手杖安静屹立,就像插入了地板。

    “瑞尔.比伯的位置。”克莱恩于心中再次默念。

    呜的风声里,那手杖倒了下去,可倒的过程中,它一直改变着方向,最终变成了绕支点小幅度旋转。

    在没有任何外在力量帮助的情况下,这根镶银的黑色手杖又重新站稳了。

    克莱恩试了几次,都是同样的结局,只能对着邓恩和老尼尔摇了摇头。

    有诡异的力量干扰了自己的“占卜”……

    邓恩将黑色手套取下,对伦纳德和克莱恩道:

    “你们拿着瑞尔.比伯的画像去询问这里的住户,做最后的确认,接着以谋杀母亲的名义通缉他。”

    “好的。”克莱恩握住手杖,弯腰拾取了那副画像。

    等到邻居们都确认画像上的人确实是瑞尔.比伯,邓恩让伦纳德和警员去警局完成手续,自己则和弗莱前往廷根市的几处酒吧,通过地下渠道找人。

    克莱恩和老尼尔坐公共马车返回了黑荆棘安保公司,这时还不到八点,罗珊尚未抵达。

    关上大门,克莱恩侧头看向老尼尔,半是疑惑半是请教地问道:

    “为什么我,我会将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送到瑞尔.比伯家里?”

    这与韦尔奇住所到铁十字街完全不是一个方向。

    老尼尔走到沙发位置,呵呵笑道:

    “这不是非常明显吗?你们不知道是触动了笔记内的力量,还是好奇做了它描述的某些仪式,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诡异存在,而这力量,这存在的目的是将笔记送给瑞尔.比伯,并且断掉所有线索,不让任何人发现。”

    “于是,除了被挑中的你,韦尔奇和娜娅都当场自杀了,你,坦白地讲,我现在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能活下来。”

    “我也不知道……”克莱恩跟随坐下,故意苦笑着回答,“您对事情经过的猜测,我也想到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把笔记给瑞尔.比伯。”

    老尼尔摊手道:

    “或许他的出生灵数符合要求,也或许他是安提哥努斯家族仅存的后裔,总之,有太多的可能……那本笔记为什么会被卖到我们廷根市,应该也有类似的原因。”

    “我认为是后裔这种。”克莱恩一下恍然,旋即叹息道,“可惜我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瑞尔.比伯和那本笔记都不见了。”

    老尼尔笑了笑道:

    “这是邓恩需要烦恼的问题,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克莱恩疑惑皱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