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八章 业余爱好者
    听到克莱恩的问题,棕黄长发优雅盘起的漂亮女士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的表情,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道:

    “我们的会员可以自由地在俱乐部帮人占卜,并自己确定价格,我们只抽取很低比例的费用,您如果想占卜,可以看一下这份图册,上面有愿意替人占卜的会员的介绍和价格。”

    “不过,今天是周一的下午,我们绝大部分的会员都在上班,都在忙碌,只有不到五位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请克莱恩在接待厅靠窗位置的沙发坐下,然后于对面翻开图册,指出目前在俱乐部的会员:

    “海纳斯.凡森特,廷根有名的占卜者,常驻俱乐部的导师,擅长各种方式的占卜,每次收费4苏勒。”

    好贵……这都能让我和班森、梅丽莎吃两顿丰盛的晚餐了……克莱恩暗自咋舌,没做回答。

    那位发髻棕黄的女士见状,继续往后翻页,一一进行介绍:

    “……最后一位,格拉西斯,今年刚加入俱乐部的会员,掌握了塔罗占卜,每次收费2便士。”

    “先生,您想选择哪位?”

    克莱恩一点也没有客气地回答:

    “格拉西斯先生。”

    “……”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沉默了两秒道,“先生,我必须预先提醒您,格拉西斯先生只能算初学者。”

    “明白,我会对自己的决定负责。”克莱恩微笑点头。

    “……那请您跟着我。”漂亮女士起身,引着克莱恩进入接待厅旁边的大门。

    那里有一条不算太长的走廊,尽头是敞开的会议室,里面阳光充沛,有桌有椅,摆放着报纸、杂志、纸牌等事物,淡淡的咖啡香味从中飘出。

    距离会议室还有两间房的时候,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示意克莱恩停下,自己加快脚步,走入尽头,嗓音轻柔地喊了一声:

    “格拉西斯先生,有人找您占卜。”

    “我?”一道充满惊讶和疑惑的声音当即响起,伴随着椅子挪移的动静。

    “是的,您要使用哪间占卜房?”漂亮女士不带什么情绪地回答。

    “黄水晶房,我喜欢黄水晶。”格拉西斯出现在了会议室门边,好奇地望向等待于不远处的克莱恩。

    他是位三十来岁的男子,肤色较深,瞳孔呈暗绿色,头发淡黄而柔软,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马甲,胸口挂着副单片眼镜,气质颇为不错。

    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没有多说,打开了紧挨着会议室的“黄水晶”房。

    里面窗帘紧闭,光线昏暗,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神与灵的启示,获得准确的占卜结果。

    “你好,我是格拉西斯,我完全没想到你会挑选我来替你占卜。”格拉西斯以绅士的方式行礼,快步进入房间,坐到了长桌后面,“坦白地讲,我只是尝试着替人占卜,还没有丰富的经验,暂时来说,我并不是一位好的占卜者,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克莱恩还礼之后,跟着入内,反手关上了房门。

    他就着穿透帘布的光芒,微笑说道:

    “你真是位诚实的先生,但我是一个对本身选择非常坚持的人。”

    “请坐。”格拉西斯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想了几秒道,“占卜只是我的爱好,呵呵,人的一生时常会得到神灵的指点,而普通人却无法准确地解读主的意思,这就是占卜存在的意义,也是我加入这个俱乐部的原因。在这方面,我对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信心,我们就当接下来的占卜是一场交流,免费的交流,这个提议怎么样?给予俱乐部的费用,由我自己承担,才四分之一便士。”

    克莱恩没有说好,也没有摇头,转而笑道:

    “看得出来,您有份不错的、体面的工作。”

    说话的同时,他身体略微前倾,右手握拳抵住额头,轻敲了两下。

    “但这不能提高我占卜的准确性。”格拉西斯幽默回答,沉吟着问道,“你头疼?想占卜有关健康的问题?”

    “一点点,我希望占卜的是一件物品的下落。”克莱恩早就想好了说辞,身体缓缓后靠。

    在他的眼里,格拉西斯的身体气场清晰呈现,肺部的橘红色黯淡而稀薄,并且影响到了其余的亮度。

    这不属于疲惫的表现……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头。

    “寻找遗失的物品?”格拉西斯思索了几秒道,“那我们先进行一个简单的判定。”

    他将黑色桌面上那叠整整齐齐的塔罗牌推向了克莱恩:

    “平静下来,在心里回想那件物品,默念‘是否还能找到它’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洗牌和切牌。”

    “好的。”克莱恩其实并不记得那本古老笔记的样子,只能自行拓展了需要默念的问题:是否还能找到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

    重复之中,他熟练地完成了洗牌和切牌。

    格拉西斯从最上面捻起一张,横着推到了克莱恩面前:

    “将它顺时针转成竖直,然后翻开,如果是逆位,也就是牌上的图案倒着朝向你,就表示那件物品找不回来了,如果是正位,那我们继续后面的占卜,寻找它的具体下落。”

    克莱恩按照提示,将横放的牌顺时间转为了竖直。

    他捻住这张塔罗牌的边缘,将它翻了过来。

    这是一张图案倒放的、逆位的牌。

    “很遗憾。”格拉西斯叹了口气。

    克莱恩没有做出回应,因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那张塔罗牌上。

    这张逆位牌上的图案是穿华丽衣物、戴绚烂头饰的“愚者”!

    又是“愚者”?不会这么巧吧……按照“倒吊人”和老尼尔的说法,占卜是灵性与灵界,与更高层次的“我”沟通的结果,塔罗牌只是方便解读“象征性启示”的工具,理论上来说,用什么占卜物品都无所谓,都不影响结果……克莱恩微皱起眉头,考虑了一阵道:

    “我能占卜那件物品是否已经被别人得到了吗?”

    “完全可以,按照刚才同样的方式,重新来一遍。”格拉西斯兴致浓厚地点头。

    克莱恩重新洗牌、切牌,并默想着问题。

    抽牌,横放,顺时针转成竖直,他表情认真地做完了准备。

    吸了口气,克莱恩伸出手去,翻开了那张塔罗牌。

    千万不要又是“愚者”啊……

    祈祷的心情里,他忽地放松下来,因为牌面呈现为“星星”,逆位!

    “看来那件物品还没有被别人捡到。”格拉西斯微笑解读道。

    克莱恩点了点头,抬起右手,思考般轻敲了眉心两下,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两枚有暗黄铜泽的便士,推给了格拉西斯。

    “我不是说免费吗?”格拉西斯眉头一皱道。

    克莱恩笑笑起身:

    “这是对占卜的尊重。”

    “好吧,感谢你的慷慨。”格拉西斯站起伸手。

    握了握手,克莱恩退后两步,转过身体,走向门口,拧动了把手。

    即将出去时,他忽地回头,“嗯”了一声道:

    “格拉西斯先生,我建议你尽快看一下医生,主要是肺部的问题。”

    “为什么?”格拉西斯愕然反问。

    这是不满意占卜的结果,在诅咒我吗?

    克莱恩想了想道:

    “这是从脸色上看出来的症状,你,嗯,你眉心发黑。”

    “眉心发黑……”格拉西斯还是初次听见类似的描述。

    克莱恩没再解释,笑笑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木门。

    “他是位无照医生,还是乡野药师?”格拉西斯好笑摇头,顺手拿起了占卜用银镜。

    他仔细一瞧,发现自己的眉心确实发黑。

    不过这是环境的问题,穿透窗帘的黯淡光芒下,他何止眉心发黑,整张脸都是发黑的!

    “一个不那么让人喜欢的玩笑。”格拉西斯低语了一句。

    他不太放心地给自己占卜了健康,确认没什么问题。

    …………

    离开占卜俱乐部时,克莱恩对将来已经多了一个规划。

    那就是尽快攒钱,缴纳年费,成为俱乐部的一员,从而开始扮演所谓的“占卜家”。

    为什么不自己单干,是由于暂时没资源,没渠道,又不可能去站街做摊贩,毕竟好歹是个体面人,要脸的。

    过了几分钟,他等到了公共马车,花费2便士,抵达了不算太远的佐特兰街。

    推开“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大门,他没看见熟悉的棕发女孩,只发现那位有诗人气质、黑发绿瞳的伦纳德.米切尔坐在接待台后方。

    “下午好,罗珊呢?”克莱恩脱帽行礼后问道。

    伦纳德微笑着指了指隔断门:

    “她今晚轮值武器库。”

    不等克莱恩再问,伦纳德仿佛在思考什么问题般道:

    “克莱恩,我有件事情一直很疑惑。”

    “什么事情。”克莱恩一脸茫然。

    伦纳德站了起来,语气舒缓地笑道:

    “为什么韦尔奇和娜娅是当场自杀,而你是回到家里?”

    “应该是那未知的存在想让我将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带走,隐藏起来。”克莱恩说着公认的推测。

    伦纳德踱了几步,忽地转身直视着克莱恩的双眼:

    “如果让你们自杀是为了灭口,抹去线索,那为什么不直接让你当场毁掉那本笔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