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十三章 值夜者
    哒!

    克莱恩忍不住倒退了一步,一时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依旧在梦里。

    那人影取下黑色礼帽,幅度很小地鞠了一躬,低沉微笑道:

    “重新认识一下,值夜者,邓恩.史密斯。”

    值夜者?“正义”和“倒吊人”提过的黑夜女神教会非凡者队伍代号?克莱恩有所恍然,再联想之前,顿时脱口而出道:

    “你操纵梦境?你让我做了刚才那样的梦?”

    值夜者邓恩.史密斯将黑色礼帽重新戴上,遮掩住略高的发际线,灰色幽深的眼眸隐含着笑意道:

    “不,我只是进入你的梦里,做必要的引导。”

    他嗓音醇厚又柔和,不惊动别人美梦般回荡在黑暗微光的走廊上:

    “在梦里,虽然会有平时压抑的情绪和各种阴暗心理的放大呈现,让一切显得混乱、荒谬和疯狂,但真实依旧存在,依旧藏于其中。对我这种老手来说,所有都明显而容易看见,比起清醒的你,我更相信梦中的你。”

    这……正常人谁能控制自己的梦?要是我梦到一些地球上的东西,岂不是就被邓恩.史密斯发现了?克莱恩悚然一惊,对梦中的遭遇充满后怕。

    但他很快又品出些诡异,因为他记得自己在梦里很清醒,很理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简单而言,就是完全不像在做梦!

    所以,邓恩.史密斯只是“看到”了我想让他看见的内容?

    克莱恩念头急转,隐约有了点明悟。

    这是穿越自带的福利,比如本身灵的特殊,还是那“转运仪式”附加的影响?

    “所以,史密斯先生,你确信我真地遗失记忆了?”克莱恩组织了下语言反问道。

    邓恩.史密斯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深深看了他一眼:

    “你竟然对这种事情不感觉惊讶?”

    “我之前遇到的当事人哪怕刚做完梦,也不相信会有非凡之力,宁愿认为自己还未真地醒来。”

    克莱恩“嗯”了一声道:

    “也许是因为我在祈求着,期待着这样的力量来帮助我。”

    “很有趣的思考逻辑……或许你活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幸运。”邓恩没什么笑容地点头,“我现在可以确认你真地因为这次的事件遗失了部分记忆,尤其是关系事件本身的。”

    “那我可以回去了?”克莱恩内心长舒了一口气,试探着问道。

    邓恩单手插袋,缓步走了过来,周围的黑夜变得宁静而轻柔。

    “不,你还是得跟我去见一下‘专家’。”他嘴角礼貌性上翘。

    “为什么?”克莱恩脱口而出,忙又补充道,“你不相信自己对梦境的引导?”

    开什么玩笑,那“专家”要是擅长催眠、读心之类的能力,那我最大的秘密岂不是就暴露了?

    结果会怎样无法想象!

    “我一向谦虚,但有关梦境方面,还是有些信心的。”邓恩从容平静地回答,“不过,关键的、重要的事情,再确认一次也不错,更何况,她和我擅长的有很大不同,也许能帮助你恢复一定记忆。”

    不等克莱恩再说,他嗓音变沉:

    “毕竟你关系着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下落。”

    “什么?”克莱恩怔了一下。

    邓恩停在他的面前,灰色的眸子盯着他的双眼道:

    “现场没有那本第四纪遗留的笔记,整栋房屋里都没有,韦尔奇死了,娜娅死了,你是唯一的线索。”

    “……好吧。”克莱恩沉默片刻,吐了口气。

    笔记不见了……这还真是诡异啊!

    我之前竟然完全没去想那本第四纪笔记的下落!

    邓恩微不可见地点头,一边越过克莱恩,一边开口道:

    “你把门锁上,现在就和我去韦尔奇的住所,‘专家’在那里等着我们。”

    无声吸了口气,克莱恩心头打鼓,忐忑不安。

    他有心拒绝,甚至想要逃跑,但相信有了梦境的前车之辙,邓恩.史密斯肯定提高了戒备,而以正常人和非凡者的实力差距,强行去做不会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他身上肯定还有手枪……本身也应该是练习过很多次射击的那种……

    各种想法在脑海剧烈冲突,克莱恩最终还是选择认清现实:

    “好的。”

    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说不定我梦境里的那种特殊会再次起效……

    “那走吧。”邓恩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

    克莱恩转身跟了两步,忽然停止道:

    “史密斯先生,我……我想先去趟盥洗室。”

    我出来就是为了上厕所的啊……

    邓恩没有阻止,而是深深看了他一眼道:

    “没问题,克莱恩,相信我,在黑夜里,我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

    在黑夜里……克莱恩无声重复了这几个单词。

    他没鲁莽尝试,老老实实解决了小腹的憋胀,然后用凉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彻彻底底冷静了下来。

    换好衣帽,关上自家房门,克莱恩脚步轻柔地跟着邓恩走下阶梯,走向公寓门口。

    这样的平静里,邓恩.史密斯突然开口:

    “在梦的最后,你为什么想逃?你在害怕着什么?”

    克莱恩心念如电,边思索边回答道:

    “我不记得在韦尔奇家做过什么,也不记得有没有直接造成他和娜娅的死亡,我怕最后真地证实是我,我不敢去赌这个,不如逃跑,去南大陆开始新的人生。”

    “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邓恩推开公寓的门,让半夜的凉风吹散了里面的闷热。

    他不怕克莱恩逃走,自顾自先上了马车,那是克莱恩在梦中见过的那辆,四轮,单马,车夫,厢体侧面绘刻有“双剑交叉、簇拥王冠”的警察系统标志。

    克莱恩跟着进入,发现里面铺着厚厚的地毯,弥漫着让人身心宁静的香薰味道。

    随意坐下,他找着话题,试图打探出更多的情况:

    “史密斯先生,如果,我是说如果,‘专家’证实了我真地遗忘了那部分记忆,也没有别的证据能证明我是加害者,而不是受害者,那事情就算结束了?”

    “理论上是这样,我们会从别的途径去找那本笔记,只要还存在,就能被发现。当然,在这个之前,我们会确认你身上没有诅咒,没有遗留的恶灵味道,没有对应的心理问题,能平安地、健康地迎接将来的人生。”邓恩.史密斯露出一抹笑容,略显古怪的笑容。

    克莱恩敏锐捕捉到这点,顾不得松气,连忙追问道:

    “理论上?”

    “是的,仅仅只是理论上。在这个领域,总是充满了扭曲的、违背常理的、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邓恩看着克莱恩的双眼道,“它们的持续,它们的结束,有的时候,不是我们能够预见和控制的。”

    “比如?”克莱恩一时竟有点恐惧。

    几乎无人的街道上,马车飞快行驶,邓恩拿出烟斗嗅了下味道:

    “当我们以为事情结束,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的时候,它会以让人恐惧的、惊悚的方式再次降临。”

    “前几年,我们处理过一个邪教的案子,他们组织信徒以自杀的方式完成活祭,取悦邪神,其中一位信徒被选中后,求生的本能战胜了愚蠢,战胜了异信,战胜了迷幻药,偷偷跑到警察局报案。”

    “事情被转交给我们处理,一个很小的任务,因为那个邪教没有非凡者,所祭祀的神灵更是他们头目随便想出来的,为了敛财,为了享受,泯灭了人性。”

    “我们只用了两名队员,再加上警察的配合,就顺利解决了这个邪教,没有一个漏网。而那位报案者,我们也确认他没有恶灵遗留的味道,没有诅咒的缠绕,更加没有心理障碍,没有人格问题,没有其他奇怪的痕迹。”

    “之后,他的职业有了不错的发展,娶了很好的妻子,生了一男一女,一切的阴影看起来都远离了他,往昔的恐怖和血腥似乎也完全消散了。”

    说到这里,邓恩.史密斯笑了笑道:

    “但就在今年三月份,财务状况良好,夫妻感情深厚,孩子聪明可爱的他死了,自己把自己掐死在了办公室里。”

    马车车窗外的绯红月光照入,披洒在邓恩.史密斯身上。

    这一刻,他看似自嘲的笑容竟让克莱恩觉得瘆人,说不出的瘆人。

    “自己把自己掐死了……”克莱恩无声吸了口凉气,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凄惨结局。

    哪怕躲过了一劫,也只是逃得了一时?

    有什么办法能彻底解决?

    让自身成为非凡者来对抗?

    车厢归于沉默,克莱恩无数想法涌现,又纷纷落下。

    这样难言的安静里,马车行驶了很久,行驶得很快。

    就在克莱恩下定决心,打算厚着脸皮请教邓恩.史密斯,看有什么解决办法时,马车停了下来。

    “史密斯先生,韦尔奇的住所到了。”车夫的声音传入两人耳朵。

    “我们下去吧。”邓恩理了理到膝盖位置的黑色风衣,“呵,我提前介绍介绍,‘专家’对外伪装的身份是阿霍瓦郡最知名的通灵者。”

    克莱恩收敛住别的想法,好奇问道:

    “那她实际上的身份呢?”

    邓恩半转身体,回过头来,灰眸深邃道:

    “真正的‘通灵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