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飞剑问道 > 第七篇 第二十六章 一招毙命
    秦云微微点头。

    这一方天地,没有妖魔鬼怪,自然就是人族内部争斗。

    楚国、燕国、魏国,三国之间明争暗斗,修行者宗派自然也斗的厉害,名列楚国八大宗派之一的‘周山剑派’最近数十年正处于低谷期,能名列‘地榜’的仅仅只有前任掌门冯擎苍!而之前年仅三十就跨入先天的冰霜剑‘孟一秋’是很受周山剑派看重的,都是内定的下任掌门人选,众长老都寄希望于孟一秋重振周山剑派。

    哪想……

    孟一秋痴迷于一女子就罢了,还身中剧毒前途尽毁!还连累的冯擎苍都毙命。

    堂堂楚国八大宗派之一,竟然一个名列地榜的都没有!这是有史以来都没有过的,也是前所未有的虚弱期。

    如今,灾祸果然降临。

    “他们正在上山。”一位青袍长老俯瞰山下,冷然说道。

    “冯师弟身死,血刀宫以为我周山剑派好欺负。”旁边有一长老眼中也满是怒意。

    “孟一秋,冯师弟就是为你报仇才丢了性命。若是冯师弟还在,血刀宫岂敢放肆?”

    “这场灾祸,你难辞其咎!”

    有两位长老接连怒视秦云。

    恨铁不成钢!甚至厌恶!

    “我难辞其咎?”秦云感觉到周围长老对自己的怒意。

    “若是山门被踏平,你就是我周山剑派的罪人。”

    “孟一秋,你都已经身中剧毒,等会儿拼死一战赎罪吧。”

    “赎罪?他实力只剩下一两成,拼命又有何用?”

    长老们都说道。

    “好了。”掌门左堂皱眉喝道,“如今是宗门生死关头,当齐心迎敌。”

    整个宗派和秦云关系最近的,一个是如父亲般的前任掌门冯擎苍,一个是大师兄左堂。

    “我们岂会怕他血刀宫。”

    “我周山剑派数千弟子,可不是他血刀宫能灭的。”

    “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周围长老、真传弟子们也眼红。

    “他们到了。”

    左堂说道,大家都安静下来,很多长老、弟子都有些心焦。毕竟如今宗派面临这等大灾祸,甚至可能就是宗门覆灭。想到此,不少长老弟子都看向了那个身形消瘦的青年‘孟一秋’。

    仅仅一个呼吸功夫。

    只见众多流光飞窜,山路崎岖也如履平地,常人都看不清他们的身形。一时间上百身影都出现在了山顶,他们中最弱的都是后天炼气十二层圆满,在天下间都算是一流高手了!为首的十五位更是个个气息汹涌澎湃,尽皆都是先天强者。

    秦云都看着暗暗赞叹,这世界的先天虚丹境,个个可至少都是天道意境级。论战力,都是三五招就能斩杀白虎大妖的,实力都是公冶丙这种层次。

    “哈哈哈……”

    为首的一位披着黑袍,灰白头发的老者笑声如雷声轰鸣,响彻天地,“冯老鬼已死,你们周山剑派以为还能阻挡我等?若是识趣的,就乖乖投降,我魏国也自然善待诸位。若是冥顽不灵,哼哼,明年今天,就是诸位的忌日了。”

    “左堂小子,那数千弟子结成的剑阵对我等而言都是笑话!方兄一人便能灭你数千弟子的剑阵了。”

    “傅老头,可还认识我曲苍?”

    一个个先天境强者接连开口。

    周山剑派的掌门左堂以及五位长老、众多真传们个个脸色大变。

    “什么,十五位先天高手?苍山三凶,南海曲老怪都来了?”

    “血刀宫这次是太上长老‘饮魔刀’方臣书亲自出马,更邀请了一些先天散修,他们如今足足十五位先天境。方臣书更是名列地榜的强者,都能飞天遁地,他能在高空杀戮我们的弟子,我们数千弟子的剑阵却无法伤到他。”

    “我们才六位先天境,他们十五位,差距太大了。”

    “掌门,现在怎么办?”

    认识到彼此差距,周山剑派众长老、真传们都急了。

    秦云在旁边无奈:“左堂以及五位长老,再算上我,应该是七名先天境。看来孟一秋身中剧毒,他们都没算在内了。”

    “速速做出决断。”灰白头发老者‘方臣书’身体直接悬浮起来,一股恐怖凶戾气息弥漫开来,整个天地都在微微震颤,他冰冷扫过眼前周山剑派众人,“若是顽抗,今日你们几个先天境,恐怕大半得死,运气好,或许能逃走一两个。你们觉得,你们有那等好运气?”

    “还有,你们真准备好赴死了?你们死了,你们的妻妾可就成了别人的玩物了,你们的子女又怎么办?你们背后都有各自家族吧,你们完了,家族怕也就完了。”

    方臣书笑着。

    周山剑派的掌门左堂、长老们、真传弟子们,部分心中开始犹豫起来。

    死亡,有大恐怖。

    “只要投靠我魏国,荣华富贵样样都有,你们依旧高高在上。”方臣书笑道,“一边是身死族灭一切成空,一边是荣华富贵妻妾成群,你们应该知道怎么选的。”

    “方臣书!”掌门左堂喝道,“我等都是周山剑派弟子,生是周山剑派的人,死是周山剑派的鬼。宁死也不做那背叛宗派背叛祖师的小人。而且想要杀我等,就得做好被我等反杀的准备。”

    “哈哈,左堂,你想死,周山剑派其他弟子可不一定想死。”方臣书说道,“愿意投降的,无需公开说,传音告知我即可。再给你们三个呼吸时间。”

    “三……”

    “二……”

    “哈哈,已有三位长老选择投靠我魏国。”方臣书哈哈笑道。

    顿时长老们一个个彼此相视,真传弟子以及后面众多弟子们都有些人心惶惶。

    “他是在故意挑拨。”顿时有长老喊道。

    “我可没挑拨。”方臣书笑眯眯,对方若是顽抗,强行灭杀他们也会有损失的。如今各种挑拨也是为了等会儿损失降到最低。

    ……

    左堂眼睛都泛红,他刚继任掌门没多久,自然不愿看着宗派覆灭。

    不甘心,真不甘心。可没办法!

    “等会儿我会缠住方臣书,诸位长老都分散开逃命去吧,我只求今后,诸位长老能够重建我周山剑派。”左堂却是传音给诸位,“一秋,你便和我一同联手,我师兄弟二人联手也能缠住方臣书一时。”

    “掌门。”

    “掌门不可。”其他长老们都焦急。

    “我意已决。”掌门左堂胖乎乎的,平常脾气挺好,此刻却是做好赴死准备,他心中清楚真的要长老们死拼,怕很可能会有投降的。既然如此还是让他们逃命去吧,尽量保存周山剑派元气。

    秦云也有些动容。

    孟一秋在宗派最亲近的两人,一个是师父冯擎苍,一个是大师兄左堂,他自然不会看着左堂去死。

    “我既然降临身为孟一秋,就代孟一秋做些事吧,算是还这肉身一份因果。孟一秋的师父冯擎苍怕也希望周山剑派能够兴盛下去吧。”秦云当即迈步上前,仅仅数步就走到了最前面,一时间周山剑派众人都一愣看向秦云。血刀宫一方的人马也都有些错愕看着秦云。

    “一秋。”掌门左堂连上前。

    秦云却伸手拦住,笑看着掌门左堂:“师兄,无需你出手,我一人足以对付他们。”

    左堂错愕。

    五位长老也惊愕,这个身中剧毒实力只剩下一两成的孟一秋,说一人足以对付他们?开什么玩笑?得了失心疯么?

    “哈哈哈,哈哈哈……”血刀宫这边却传来笑声,正是一位血刀宫一位长老,先天强者‘公羊蚕’,公羊蚕不屑笑道,“孟一秋,你吹什么大气,我等都懒得对付你。不杀你,过些时日你都会毒发身亡。我们都心慈的很,容你多活些时日。”

    “无需理会他。”方臣书却声音轰隆,冷然道,“周山剑派诸位,现在有三位长老投靠我魏国,其他的看来是要顽抗了?既然如此,诸位,杀!”

    顿时一群先天强者们率先杀出。

    秦云却是瞬间拔出腰间的一柄神剑,剑犹如冰晶,乃周山剑派赫赫有名的神剑——冰霜剑!

    嗖!

    当先一个前冲,主动迎接向那杀来的一大群先天强者们,最先和秦云碰上的正是那位公羊蚕。

    “既然你找死,便送你一程。”公羊蚕狞笑着诡异一刀划过。

    秦云前冲瞬间挥剑收剑。

    身体非常巧的避开了对方的一刀,秦云看似简单的一剑,却恰好刺入公羊蚕的眉心。

    二者交错而过。

    公羊蚕踉跄走了几步,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一,一招?”他眉心处却出现了一道红痕,有血迹渗透。跟着身体软倒在地,溅起了灰尘。

    先天境强者‘公羊蚕’,一招毙命。

    “小心!”周围先天强者们个个眼观四方,也注意到公羊蚕一招毙命,个个仿佛寒冬腊月被一桶冷水浇在头上,尽皆一个激灵。

    “小心孟一秋!”原本从容的方臣书更是脸色大变,连传音怒喝。

    ——

    番茄将‘洪九’‘尘霜姑娘’的图片也发到公共微信了,大家搜‘我吃西红柿’或者‘fanqie34’,就能加番茄公共微信,看到图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