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偷窥
    “其他人自然在忙别的事情,就不劳封道友费心了。”萧晋寒淡淡的说道。

    “看来萧宫主此番机缘匪浅,想必收获颇丰。只是阁下平素俱是左拥右簇,如今孑然一人,倒让封某有些不习惯了。”封天都缓缓说道。

    “其实萧某人更喜欢独来独往,有时候少一些累赘,反而更容易施展拳脚,封道友不觉得吗?”萧晋寒冷冷的说道。

    “呵呵,封某人可不像萧晋寒这般潇洒,还是觉得人多一些,办起事来也相对方便一些。”封天都笑着说道。

    “贵宗果然人多势众。看样子,封道友莫非已打算将这太乙殿纳入伏凌宗的领地了?”萧晋寒瞟了远处南黎族,呼言道人等人一眼,话锋一转的说道。

    “萧宫主此言差矣,太乙殿本就是一处无主之地,自然任何人都可以来得。尤其是萧宫主一来,让封某觉得轻松多了。”封天都闻言,摇了摇头说道。

    萧晋寒淡淡一笑,朝着封天都身后几人看了一眼,然后转首看向白色玉璧,突然一抬手。

    “嗤啦”一声!

    一道白光从他掌心飞射而出,形成一支晶莹的长箭,射在了光罩之上。

    “啪嗒”一声!

    晶莹长箭应声碎裂,光罩只是表面微微闪动了两下,立刻便恢复原样。

    “好坚韧的禁制。”萧晋寒目光微闪,说道。

    “宫主,刚刚那些伏凌宗的人已经合力攻击过此禁制,但其却固如金汤,看来想要打开入口绝非易事。”欧阳奎山低声说道。

    萧晋寒听闻此话,神色不变,只是不置可否的微微点了点头。

    “宫主也不用担心,以属下的观察,这石壁上的白色光罩禁制原本有现在的两倍厚,不知为何却一直在缓缓变薄,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相信就会变得更薄,甚至消失,到时候或许便能将其破开。”欧阳奎山说道。

    “哦,当真?”萧晋寒神色一动,说道。

    “属下万万不敢撒谎。宫主明察秋毫,只要稍作观察,便可知晓。”欧阳奎山忙说道。

    萧晋寒闻言,深深的看了欧阳奎山一眼,见对方连忙低头垂首,便移开了目光,自顾自的走到一旁一块大石上,一甩衣摆的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起来。

    见此情形,封天都瞳孔微微一缩,随即便移开了目光,身后的伏凌宗等人也互望了几眼后,也纷纷就地盘膝而坐。

    在场其余人见此,也默默的在原地坐了下来。

    现场肃静一片,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小半个时辰。

    萧晋寒眼中白芒闪动,缓缓点头。

    石壁上的光罩禁制,确实比之前变得稀薄了一点。

    ……

    此时此刻,山谷远处,一个隐蔽的山洞之内,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并肩而立,一动不动,赫然正是韩立与金童。

    二者也不知动用了什么秘术,身上气息一丝一毫也没有散发出来,若是有人用神识扫过此处,就仿佛空空如也一般。

    韩立透过两块大石间的缝隙,朝着远处众人望去,目中蓝芒闪烁。

    远处石壁发出惊人异象时,他其实就在附近不远处,可以说他赶到的极早,只比欧阳奎山他们晚了一会而已。

    不过看到欧阳奎山等三人后,他立刻带着金童施展秘术躲藏了起来。

    “人越来越多了,听他们刚刚所言,这里是一处名为太乙殿的入口,太乙殿是什么地方?竟然能引得萧晋寒,封天都这些人如此勾心斗角的争夺。莫非……”韩立心中暗暗纳闷。

    此外,呼言道人和云霓也来到了这里,让他心中心中稍安。

    不管怎么说,呼言道人同他亦师亦友,这些时日他一直对其颇为担心,此刻看到其平安无事,他也就放心了几分。

    金童有些无聊的站在一旁,忽的张口丢了不知道一样什么东西进了嘴里,“咯噔”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将韩立吓了一大跳。

    “小心些,别发出声音,让那些人发现我们就麻烦了。”韩立面色微变,传音说道。

    幸好他们早有所备,掩盖了声音和气息,加上距离够远,萧晋寒等人又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石壁,神识再强都没法注意到这里。

    “一直躲在这里真是无聊,大叔,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金童噘嘴传音道。

    “再耐心等等。”韩立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些人和你有仇吗?”金童小眉毛一蹙,传音问道。

    “有一些,算是吧。”韩立不置可否的说道。

    “哪个是你的仇人?”金童磨拳搓掌,迈步便要冲出去。

    “先等一下,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只有两个,打起来未必是他们对手,二来那些人看起来也在勾心斗角,等真的禁制破开说不定他们自己就打起来了。”韩立急忙一把拉住金童,传音道。想来金童和渠灵一起太久本来就霸道的性格更甚了。

    “对对。”

    金童先是一喜,想了想后忽然又说道:“要是他们不自己打起来,我们就等着他们分开了,我们再追杀上去,本仙女聪不聪明”。

    “金童真是聪明。”韩立摸了下金童的头,说道。

    “好吧,就再勉为其难,耐心的等一下吧。”金童拍了拍手,坐了下来,用两条胳膊枕着脑袋。

    韩立轻呼一口气,继续朝着远处望去。

    转眼间,又是数个时辰过去,金童却是不知不觉睡着了。

    石壁上的光罩禁制上白光闪烁,此刻只剩下薄薄一层。

    这段时间内,没有其他人来此,而包括萧晋寒,封天都在内的所有人此刻都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白色石壁。

    石壁上白色光罩轻轻闪烁,仍旧在一点一滴的缓缓变薄。

    不少人开始面露紧张之色,体内提起体内仙灵力,只等光罩禁制减弱到最低,便立刻发出雷霆一击。

    准备的同时,在场众人更是互相戒备。

    “师兄,禁制已经变得很薄,集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应该可以破解,是否立刻出手?”封天都身旁,齐天霄嘴唇微动,传音说道。

    “再等一会,等禁制变到最弱时再说。而且我们不能光顾着禁制,更要小心萧晋寒。”封天都沉声传言。

    “是,师兄放心。”齐天霄眼中精光一闪,缓缓点头。

    远处山洞内,韩立也目光闪闪盯着白色石壁,眼中蓝芒闪动,眼神忽的一动。

    就在此刻,已经稀薄到仿佛一张白纸的白色光罩,忽的一闪,上面浮现出无数道白色纤细光丝,疯狂跳动,白色光罩突然开始变厚。

    众人眼见此景,面色大变,不约而同悍然出手。

    萧晋寒手一挥,一道刺目白光从其手中电射而出,看起来似乎是一根尖锥模样的仙器。

    一道道白色闪电在尖锥仙器上跳动,发出刺耳的呜呜怪啸和雷电轰鸣之声,狠狠刺向白色光罩上。

    欧阳奎山三人大喝出声,也各自祭出了一柄金色飞剑,剑柄上有一个兽头吞口,似龙非龙,似兽非兽。

    剑身两面,一面铭刻着山河图案,另一面铭刻浩瀚星空。

    三柄飞剑呈现出品字形,绽放出耀眼无比的剑光,凝聚在一起,劈向了白色光罩之上。

    南黎族的古稀老者和鹤发老妪手一抬,手中两个金色拐杖立刻点射而出。

    骇人金光从两根拐杖上爆发而出,一闪化为两头数十丈长的金龙,全身金光闪亮,仿佛黄金铸造一般,散发出锋利无比的气息,打向白色光罩上。

    呼言道人和云霓也各自祭出了仙器,却是一柄赤红飞剑和一面蓝色飞轮,品阶似乎一般,但也各自散发出冲天光芒,迎风暴涨数倍的狠狠斩向了光罩。

    不过在场所有人之中,还是伏凌宗的发动的攻击威势最为惊人。

    只见伏凌宗所有人此刻站成一圈,虽然稀稀疏疏,不成体统,却隐含玄妙,看起来是一个法阵。

    所有人身上黑光大放,随即一凝,化为一根根粗大黑色光束,仿佛一条条黑色大蟒一般,彼此连接在一起,最后尽数汇聚到了封天都身上。

    封天都身躯猛地涨大几分,皮肉都鼓胀起来,上面浮现出一道道粗大青筋,仿佛蚯蚓一般蠕动。

    他散发出的气息大涨,一下盖过了在场所有人,让萧晋寒面色也不觉微微一变。

    结果其深吸了一口气后,口中飞快念念有词,身体赫然飞快变化,皮肤变得青黑干枯,头发也变得枯黄无比,瞬间又化为一具干尸形状。

    “哗啦啦”

    一连串响亮的锁链碰撞声从封天都体内传出,随即其身前虚空中黑光连闪,一道道粗大的黑色锁链浮现而出,足有数十根之多,密密麻麻,宛如触须般上下卷动。

    每一根锁链之上,都有无数米粒大小的黑色符文缭绕,闪动间,散发出一股股令人心惊的宏大法则波动。

    远处山洞内,韩立双瞳微微一缩。

    虽然相距颇远,但他还是清晰感受到了封天都唤出的那些黑色锁链所散发出的气息,赫然和他手中的那两根隔元法链一模一样。

    “难道此人乃是……”他目光一闪,口中喃喃一声,心中已然明白。

    (下午有事,忘语今天只能一更了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