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小城
    韩立只觉四周一片灰雾蒙蒙,接着身下突然一空,忍不住朝前一个跌跄,脚步先是一虚,继而重新落实。

    他只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一层迷蒙烟瘴,不知不觉中,整个人就出现在了另一处空间中。

    他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模糊的视线才慢慢恢复,看清了脚下石板地面上的青苔。

    直起身后,韩立往身旁一看,发现只有自己一人,金童,渠灵及陆雨晴都没有跟进来,不由眉头一蹙,轻叹了口气。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与自己失散这么多年的噬金仙金童,竟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却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救了自己一命,让他心头没来由的一暖。

    毕竟来到真仙界后,与人界灵界一样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除了当年初入灵寰界时的小狐狸柳乐儿,这么多年来,他再也未感受到如此被人真正关心的感觉了。

    当然,这也与他过去一直将金童当做自己半个孩子来看待有关吧。

    显然在这两千余年里,金童应该也得到了某种机缘,实力大增,竟可以与一名金仙后期的强者对峙如此之久,但韩立心里清楚,其绝非渠灵的对手,此女手段不少,对于法则之力的操控更远非自己可比,还有那只诡异的玄天葫芦。

    如今也只能寄托于金童能够转危为安了,哪怕是暂时的投降屈从也好,从此前的情形来看,金童之前似乎便是被这渠灵收作了灵宠。

    倘若金童有个三长两短,等他日自己进阶金仙之后,定会找上门去,让渠灵此女付出应有的代价。

    至于陆雨晴此女,不知从何时起,他总觉得此女有些怪异,具体是哪里,他一时也说不上来。

    不过此女与自己不过萍水相逢,此次进入冥寒仙府也算是合作关系,所以说不上有多少交情,此番招惹上渠灵,虽然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但此女既然选择跟随自己,以便能寻求更大的机缘,此类风险自然也是无法避免的。

    如今自己莫名其妙被吸入了这里,面对渠灵的怒火,只能让其自求多福吧。

    韩立将心中念头暂时抛在一边,目光转动,朝着四周扫视而去。

    这一看之下,他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座老宅庭院当中,四周围尽是颓圮的院墙和坍塌的房屋,上面生满了墨绿色青苔和杂草,也不知已经荒废了多久。

    不过,当其目光转向庭院后方时,他的眉头却不禁一挑,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只见身后那座并不算太高大的房舍右上角,一块块屋脊瓦片悬浮高空,呈现出崩散之状,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无形力量给禁锢住了一样,似乎仍保持着崩毁时的状态。

    韩立心念一动,双目之中蓝光一闪,神识外放而出,朝其上探查了过去。

    半晌后,他身形无声无息的高跃而起,落在了屋脊之上,伸手轻轻一抓,就将一块悬浮在空中的黑色瓦片拿了出来,而其余瓦砾和屋脊碎石依旧保持原状,不受任何影响。

    惊奇之余,站在屋脊高处的韩立,目光朝着院落之外望了过去,目之所见尽是些倾倒坍塌的屋舍建筑,密密麻麻的残垣断壁,一直向着四面八方绵延开数十里开外。

    在这些建筑之中,到处可见如这座院落一样的古怪景象,那些残损的亭台楼阁虽然崩裂成了无数碎片,但却没有散落一地,就仿佛被定格在了崩塌的瞬间,保持着烟尘四起悬而未落的状态。

    韩立略一沉吟后,双目缓缓阖上,磅礴如海的神识之力随即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此处区域与之前那片红土荒原不同,神识不受任何禁锢,能够随意探查。

    然而,只是片刻之后,他的双目就突然睁了开来,瞳孔之中蓝色光芒尽数敛去,神色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这究竟是……”他沉吟半晌,却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片区域面积之小,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他的神识只是稍稍延展开来,就已经将此处通扫一遍,方圆不过百里,神念尽头处,全是些空间壁障。

    按常理来说,他能够进入此处,便说明这里与外界绝非完全隔离,至少应该是有空间薄弱之处存在,只要找到了这处所在,他便能必要时破开空间壁障,回到了原来的区域。

    然而,方才一番神识探查,他却并未发现有任何空间波动较大,或是空间壁障不太稳固的地方存在。

    韩立眉头紧蹙,单手一掐法诀,背后一阵金光喷涌而出,真言宝轮从中缓缓浮现。

    随着其手中动作变化,真言宝轮上的十数团半透明的时间道纹接连亮起,悬立正中的那枚巨大金目便随之转动起来,从中射出一道道犹如实质的金色光线。

    既然以神识无法探查出禁制法阵或者隐藏空间入口,韩立便只好动用真实之眼探查起来。

    他飞身来到半空中,催动着金色巨目,将视线落在了自己最开始出现的那片庭院中央。

    金色光线之下,庭院石板上空空如也,没有丝毫异样。

    韩立视线缓缓移动,从地面石板来到院中石桌,继而移动到墙边枯树,再到两院偏房,皆是一片平和,没有丝毫变化。

    直到真实之眼的视线,移动到那座维持着崩塌状态的房屋上时,濛濛金光中才起了一丝变化,那里崩塌的屋顶竟然在一片翻涌金光下,恢复了原状。

    “咦,奇怪!莫非这间房屋竟然蕴含有时间法则之力?”韩立眉头顿时上挑,惊讶不已。

    不等他上前查看仔细,才堪堪修复的房屋虚影,就开始频频闪动,影像始终无法稳定。

    韩立收起真言宝轮,落身在了大殿前,先是将整个大殿外侧查看了一番,又进入大殿内仔细搜索了一阵,并未发现是什么蕴含有时间法则之力的事物。

    “这就怪了,难道是因为其中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太过薄弱,所以无法探查?应该不至于吧。”韩立心中疑窦丛生,喃喃自语道。

    沉吟片刻后,他双目之中精光一闪,真言宝轮再次浮现而出,身形飘飞而起,离开了这座院落,朝着其他区域飞掠而去。

    从高空俯瞰下去,这片区域的建筑虽然破败,但整体分布十分规整,与世俗都城中的市坊格局基本一致,故而韩立便根据城中纵横交错的道路,对整座城池分区进行探查。

    从东边的外围坊间开始,他一路往西而去,沿途中对一些保持坍塌状态的建筑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查看,每次以真实之眼查看时,其都能模模糊糊地映出原本完好时候的影像,但也都和之前那座府邸一样,无法稳定。

    好似这整座城市中,处处都有微弱的时间法则波动,但都达不到能让人感知到的程度。

    不到半日时间,韩立就将东南西北四大区域的坊市查了个遍,结果皆是一无所获。

    等到了傍晚,天边的那轮日头逐渐变得火红一片,开始朝着西山下落了下去。

    城南,一处荒草丛生的府邸园林中,伫立着一座九层高的黑色木塔,塔身上多有烧焦痕迹,严重倾斜向了一方,看起来就好似随时会坍塌一样。

    韩立一手扶着塔尖上的铁架,站在塔顶的黑色瓦片上,眺望向远方的落日。

    在其身旁,站着身穿一袭黄袍的蟹道人,神色平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蟹道友,这城中布局,可有什么门道?”韩立目光微敛,开口问道。

    “此城区域分布,虽然暗合九宫数术,但也只是寻常城池构筑的规制,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至于暗地里是否有什么特殊布置,光是这样看,也看不出来什么。”蟹道人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蟹道友你,代为查探一番,看看是否有什么隐藏起来的机关法阵?”韩立闻言,思量片刻后说道。

    蟹道人默然点了点头,身形从木塔之上一闪而逝,消失无踪了。

    韩立看着落日的余晖逐渐消失,双目忽然一闪,整个人化作一道青光,爆射了出去。

    然而,才不过瞬息之后,高空中就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只见城池边缘的虚空之中,一道青光骤然一闪,一个青色身影被一层无形壁障重重一弹,跌落了下来。

    身影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韩立了。

    不过,不瞪其坠落在地,身上青光就骤然一亮,又朝着另一个方向直冲而去……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数日。

    这片废墟城池正中的一座私宅园林中,有一片野草茂盛的青翠密林,林中四处散布着一座座与成人等高的嶙峋怪石,颜色幽暗,表面生满了滑腻的青苔。

    林间的蜿蜒小路上,一青一黄两道人影并肩而行,朝着密林中央走来。

    “城中密室禁制不少,但大多数都十分粗浅,根本没有值得探寻的价值。只有此处不太一样,不管是林中布置,还是那处密纹,都显得非同寻常。”蟹道人一边引路,一边说道。

    “能让蟹道友称上一声非同寻常,那此处就极有可能是秘境出口了……”韩立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期待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