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剑海
    “轰”的一声巨响!

    漫天的金色剑光穿透了四周的滚滚浓雾,如瀑布垂落而下,纷纷砸在了重水真轮之上。

    一阵骤雨疾落的“叮咚”声响,从两人头顶上方不断传来。

    韩立瞳孔一缩,单手一掐法诀,暴喝一声“疾”。

    只听“嗡”的一声响。

    重水真轮上的水之道纹光芒一亮,一片乌黑光芒顿时从轮身之上爆发开来,数十股黑色重水从光芒中冲出,在半空中相互缠绕,扭结成一道巨大的重水漩涡。

    金色剑光落入漩涡之中,没有丝毫可以反抗的余地,就被生生绞成了碎片。

    “去!”韩立口中一声暴喝,手掌骤然一挥。

    重水真轮忽的缩小到了寻常盾牌大小,在一阵呼啸声中,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极长的黑色光弧,射向了一名木质傀儡。

    那傀儡身形未动,一手掐诀按住剑身,在剑体之外凝成了一道宽刃光剑,朝着重水真轮格挡了上去。

    眼看两者即将对撞在一起时,韩立突然手指在虚空中一勾,重水真轮便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绕过了光剑,砸在了傀儡头颅上。

    只听“啪”的一声响。

    傀儡头颅内涌出一片重水乌光,径直炸裂了开来,其残余身躯则像是瞬间被抽掉了所有力量,朝着旁边一歪,摔倒了下去。

    其手中那柄金色长剑,却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一般,光芒一亮,化作一道飞虹,朝着山顶飞射而去。

    周围其他傀儡对于这一幕视而不见,纷纷手持长剑,朝着韩立两人杀了过来。

    “没时间浪费在这里了……”

    韩立眉头紧蹙,手掌一招,重水真轮立即飞射而回,悬在他手掌之上,旋转不停。

    他体内真言宝轮暗暗逆转,时间流速的改变,令他身形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通天石梯之上,一道连续的残影倏忽之间闪过,又骤然急停了下来。

    紧接着,便有一阵连续的爆裂之声响起。

    剩余的六具傀儡中,已经有四具身首分离,倒在了地上,其手中的四柄长剑,也如之前那柄一样,在一股无形之力吸引下飞射向了山顶。

    韩立身形一晃之下,重新站稳之后,面色微微有些发白,口中轻喘着粗气,手上重水真轮转动的速度,也逐渐减慢了下来。

    同时催动重水真轮和真言宝轮,对于仙元力的消耗实在太大,饶是现在的他,也没办法驱用太长时间。

    陆雨晴原本还正与两具傀儡对峙,一眨眼间就发现对手已经被击败,不由一怔,当看到韩立后,面色一松。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忽然从山顶传来,整座山峰都随之猛然一震。

    韩立神色不由微变,仰头朝上方望去。

    “韩大哥,事不宜迟,你先赶去那边设法取回飞剑。这里就交给我了,我有办法应付……”陆雨晴忽然说道。

    “那就多谢了,小心。”韩立闻言,略一犹豫后,还是说道。

    说罢,他便足尖一点台阶,身形再次爆掠向上,很快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眼见韩立离开,剩余的两名傀儡刚想追上去,就被陆雨晴身形一闪,挡在了前面。

    此时,她的神色变得有几分古怪,姣好的面容上出现了一种过往从来没有过的神情,看起来有几分冷漠,又有几分迷惘,而她的双眸之中也似乎白雾升腾,显得有些湿润模糊。

    她手腕一转,将那柄青色羽扇收了起来,掌心之中取而代之地出现了一柄银白长剑,样式普通,显然不是什么仙家灵宝,品级比那青色羽扇差了许多。

    “怎么忽然觉得用剑也挺不错的……”陆雨晴看着手中长剑,喃喃自语道。

    她的语气并非调侃,而似乎是真的有些疑惑,仿佛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想要用剑?

    ……

    冲出云雾遮蔽的范围之后,山上景象豁然开朗,韩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处在半山腰上,身前那道通天石梯依旧延伸向上,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一路再往上去,倒是风平浪静,再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等到了峰顶之后,韩立沿着脚下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山道,一直朝着峰顶中心走去,远远就看到了一片道观样式的建筑,掩映在一丛丛青翠如玉般的绿竹后。

    道观面积并不大,看起来也不过三进院落,但白墙黑瓦之间辅以各式砖雕图案,颇有几分古拙质朴的味道。

    韩立此刻自然是无暇欣赏这些,在探查发现道观之内并无禁制后,便径直推开了道观的黑色大门,一路闯了进去。

    道观内的陈设很是简陋,前两进院落的十几个大殿,除了少数供奉着一些说不清根脚的神像外,其余大都空着。

    当中也有两间似乎是丹房,屋内正中摆着早已经熄了炉火的丹炉,两旁则立着一些架子,上面摆放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

    韩立只是扫了一眼,也无暇分辨其是否还能使用,只是大袖一卷,就将其全都收了起来。

    道观最后一重院落,距离前边很远,中间有一条白石板铺成的宽阔神道。

    韩立沿着神道一路向内,缓步而行,来到了最里面的一座大殿前。

    大殿门外,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具木质傀儡,与他之前在山腰处遇到的一模一样。

    韩立目光四下一扫,旋即注意到,大殿门窗和檐下的木椽上,到处都镌刻着复杂繁密的符纹,显然是一种颇为不凡的防御禁制。

    不过此刻都已经遭到了破坏,许多阵眼关键处的符文上都裂有剑痕,上面还有丝丝缕缕的剑气残留,显然也是不久前才被破坏。

    大殿门楣正中,挂着一块巨大的黑色匾额,上以金漆篆写着三个大字“祖师堂”。

    仙家门阀的祖师堂,与下界的祖师堂称谓一样,实际上却大有不同。

    下界的祖师堂中,往往用以供养门内先辈祖师的牌位,而仙界修士因为寿元实在太长,祖师堂中除了少数先祖牌位之外,则大多供养着历代祖师留在门中的镇宗之物。

    这镇宗之物,并不一定是什么顶厉害的仙家法宝,而大多都是这些师门长辈在门中修行过程中,常常随身携带的贴身之物。

    这类物件受宗门香火侵染时日最长,与宗门联系也最为紧密,故而成为了许多仙家掌门和长老一类,最喜欢留在祖师堂中的物件。

    祖师堂是一门香火传承之地,往往最聚宗门气运,传闻中常有供养的镇宗之物,因受香火气运长期侵染,而自行通灵的说法。

    一些福泽深厚的宗门后辈,在祖师堂敬拜先师之时,便偶尔会遇到镇宗之物自行择主的情况,往往便能因此得福,一鸣惊人。

    无生剑宗的祖师堂内,陈设十分简单,两旁摆着两排长明灯,里面的灯油已尽,灯火也已经熄灭,正中位置则由高到低,呈梯田状摆着四层供桌。

    “按每一层为一代来算,这无生剑宗也才只传承了不过四代而已……”韩立喃喃一声,心中对此也不禁有些许意外。

    不过当他一想到他们招收弟子的方式,也就释然了。

    韩立目光扫过之后,发现除了二层和三层供桌上,散乱地摆着几个牌位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些紫檀木做的托盘,全都空空如也。

    韩立目光在最高那层供桌上停留了片刻,上面没有无生道人的排位,只摆着一个稍长些的紫檀托盘。

    “看来无生剑宗覆灭之际,无生道人还并未作古……”

    结果就在他沉吟之际,祖师堂后方却突然传来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叮当之声。

    那声音并不大,却有一种奇异的穿透力,一直传递到这里,他并未用心倾听,便可听得一清二楚。

    他心中一动,立即出了祖师堂,沿着后院的一条青石小径,往后山方向赶去。

    走了约莫半刻钟,韩立来到了一片倾斜向下的广袤山坡前,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脚边,竖着一块半人高的黑色石头,很不起眼,上面以古篆字体写着两个大字:

    “劍海”

    韩立站在山坡边缘,向着下方望去,就见一片青色草甸之中,隐隐有光芒反射,再一仔细观瞧,不禁眉头上挑,口中不觉发出一声惊呼。

    只见下方茂密青翠的青草丛中,无以计数的飞剑倒竖其中,样式颜色不一,但大都剑尖指天,如同青草一般在山风中轻轻摇曳,相互碰撞中响起阵阵清脆声响。

    这些飞剑之中,既有纤细如同缝衣针般的小型飞剑,也有宽大如门板一样的阔刃巨剑,既有蜿蜒如蛇的弯曲长剑,亦有笔直单刃的古怪长剑……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它们也不知在这剑海之中存放了多少万年,其中竟无一把残损锈蚀,无一例外,全都闪烁着令人目眩的灵光。

    韩立目光逡巡,在剑海之中扫视半晌,终于目光一顿,落在了一柄宽刃巨剑旁。

    在那里,他赫然看到了自己的青竹蜂云剑,七十二柄整齐划一的排列,正随着其他飞剑的频率,轻轻摇曳着。

    然而,当他以心神呼唤时,青竹蜂云剑摆动的频率顿时就有些凌乱起来,似乎是在回应着他,但却似乎被一股无形力量压制着,始终没有朝他这边飞来。

    韩立见此,心中一动。

    但见其单手一扬,“嗤啦”一声,一截衣衫飞荡而起,在一股柔和青光包裹下,无声无息的越过了那块黑色石头,进入了剑海范围,四周围顿时有一层肉眼难辨的细密光影浮游而过。

    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那截衣衫就在光影之中分崩离析,化为了齑粉。

    韩立见状,停下了动作,眉头一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