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解剑
    “这是什么竹子,竟如此坚韧。”陆雨晴见此,有些惊讶的说道。

    “应该属于紫精竹一类,是世间木植之属当中最为坚韧的存在之一。”韩立沉吟着说道。

    说话间,他继续迈步而行,走上竹屋台阶,推开竹门,走了进去。

    竹屋内的陈设十分简单,外屋只有一张竹编的八仙桌,周围摆着四条长凳,里屋则只有七张单人睡的竹床。

    “韩大哥你看,这些床又窄又小,怎么看起来像是给孩子用的?”陆雨晴四下张望后,秀眉微蹙的说道。

    “相传,无生剑宗招收弟子极其严格,从不广开山门大量招收,而是由山上弟子下山游历,搜寻世间最一等的剑修胚子,带回山上从小培养,一切全凭机缘,绝不强求。此处多半就是那些弟子,幼时练习基本功的地方了吧。”韩立思索片刻说道。

    “原来如此,我曾经也在一本古籍上偶然看到过关于这个宗门的事迹,好像是说此宗人数十分稀少,极少在外走动,所以十分神秘。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陆雨晴若有所思的说道。

    “此宗弟子想要以师门身份下山行走,就必须修炼至金仙修为,否则便只能终其一生,老死于山门。其最鼎盛时,曾有‘一门七金仙,下山同游历’的美谈流传世间。不过时过境迁,如今这些事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韩立瞥了一眼竹楼外布满斑驳剑痕的青紫竹林,缓缓说道。

    “这些事,韩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陆雨晴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

    “说起来我也算是一名剑修,查阅古籍时自然会注意到这些。关于无生剑宗的传说还有很多,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便是他们门内的无生剑海。”韩立继续说道。

    “无生剑海……那又是什么?”陆雨晴问道,脸上现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韩立目光微闪,一边往竹楼外走,一边说道:

    “据说无生剑宗的开山祖师无生道人,有蓄剑之癖,不论是分生死的厮杀,还是分高低的切磋,获胜之后都会将对方的飞剑取走,带回山门剑池保存。之后其收下弟子,开枝散叶传承下来时,也都继承了这传统。其门下弟子后人行走仙域时,也会遍搜天下宝剑,带回宗门。久而久之,无生剑池也就变成了无生剑海……”

    出了这片竹林,两人继续沿着盘山路向上行走,最终停在了一架通天石梯前。

    石梯通体雪白,高不见顶,一直延伸向上通入了山腰上方的云海中。

    在其入口左侧,伫立着一块黑色巨石,上面刻着三个古篆大字“解剑石”。

    韩立走上前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就发现“解剑石”三字下方,还刻有两行白色小字,上书:

    “真仙折腰御不飞,世间万剑尽低眉”

    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无法言语的英锐之气,仿若一笔一划都由一道剑气所构成,成字后欲脱石而出,锋芒尽显,与之前的门口“无生剑宗”显然出于同一人之手。

    “这前一句是说真仙到此都无法御空飞行,我倒能理解,可这后一句是什么意思,看得我有些糊涂了。”陆雨晴站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无生剑宗本就是剑修圣地,门内剑海存储的仙剑何其之多?世间又有多少剑能比得上这里?想来尽低眉便是这个意思了吧。不过这解剑石……解剑……”韩立思索了片刻,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头顶上方的云海之中忽然传来一声巨震,一道金色光晕从云海中荡漾而出,扩散向四面八方。

    韩立闻声,目光骤然一紧,仰头朝峰顶方向望去。

    “怎么了,韩大哥?”陆雨晴见状,心知出了变故,连忙问道。

    “这片云海之上似乎开启了什么禁制,我与本命飞剑的感应再次中断了……”韩立眉头紧蹙,低声说了一句。

    说罢,他便身形一转,足尖在第一级石阶上轻巧一踩,身形几乎贴着石梯的斜面直掠而上,一下就越过数百级。

    陆雨晴见状,也如法炮制,追随着他飞身而上。

    石梯越往山顶上去,沿途的湿气就变得越加浓重起来,等他们向上掠出数百丈后,周围浓重的水汽已经凝结成了一片云雾,将周围整个笼罩了起来。

    两人身形穿行于云山雾海之中,目力可见的范围十分有限,神识感应似乎也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这雾气有些不对劲,我的灵目尚且看不通透,你小心些。”韩立嘱咐了一声,便在体外放出一层护体青光,加速朝上赶去。

    陆雨晴紧跟在他身后,双目之中闪烁着幽深光芒,忽然神色一变,大声提醒道:“韩大哥,小心……”

    结果她的话音未落,韩立头顶上方的浓雾中,就有两道金色剑光相互交错,如同剪刀一般从上方斩落下来。

    韩立目光一凝,看清剑光的主人,竟是两个身材高大,四肢细长的木质傀儡。

    其心中念头电转之下,身形不退反进,在间不容发之际,从两道剑光下方一滑而过,直接蹿了过去。

    站稳之后,他的身形霍然一转,五指并拢朝前一挥,手掌上立即涌出一层青光,如同一柄青色长刀般朝着傀儡劈砍了过去。

    只见那两个傀儡身形不动,头颅去忽然向后转过一百八十度,诡异的迎向了韩立。

    与此同时,其握剑的手部关节也同时一转,其中一人手里的长剑“锵”的一声挡住了韩立的手刀,另一人则持剑点刺,直突他的心口。

    韩立足尖点地,身形忙向石梯上方退去,心中却是暗暗有些惊讶。

    这两个傀儡身上气息全无,看不出究竟是何等层次,可其手中的长剑却着实厉害的紧,上面裹着的那层金光,一击之下就能将他手上的青光刀刃打成粉碎。

    紧接着,他头顶上方忽然又有数道剑光,相互交织成一片金色剑网,朝着他斩落而下。

    韩立抬起一拳,朝着上方猛然砸出。

    拳端之上一道青光迸射而出,与金色剑网轰然对撞,拳影青光径直被切割开来。

    韩立心中一动,手掌再次一挥。

    一道乌光从其袖间飞旋而出,滴溜溜一转,便来到了他的头顶上方。

    只见那道飞旋乌光骤然大作,瞬间放大,变作了一个方圆丈许的黑色真轮,如同磨盘一样挡在了他的头顶。

    金色剑网斩落而下,看似威势不俗,可在其接触到重水真轮上的乌光时,顿时如同冰雪落入火焰中,瞬间消融了开来。

    就在此时,在韩立四周,五道剑光一闪,凭空又多出来了五个和之前一幕一样的木制傀儡。

    这五具傀儡刚一出现,之前出现的两名木质傀儡,就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手中长剑一挺,就朝着韩立直刺而来。

    然而,还不等他们的剑尖递将过来,便有两道青色旋风从下方追了上来,分别将两人裹了进去,扯向了下方。

    韩立移目望去,却见是陆雨晴手持一柄灵光大作的青色羽扇,舞动间,掀起阵阵青风,困住了他们。

    他目光微微一闪,手掌一招,朝着前方一挥。

    头顶上方的重水真轮立即呼啸之声大作,飞旋着朝正前方的那具傀儡撞击了过去。

    那傀儡反应也不慢,一手像是掐了一个剑诀,另一手则握着长剑向下一刺。

    其手中剑锋之上,金色光芒大作,一道巨大的金光剑影从中迸射而出,狠狠撞击在了重水真轮之上。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金光剑影没有任何環转的余地,直接化为了一片金色微尘,而持剑傀儡的身躯则也被重水真轮上反震而出乌光吞没,碾压成了粉碎。

    在吞噬过了二层重水之后,如今的重水真轮威力已经不可同往日而语了。

    周围另外四名持剑傀儡见状,头颅生硬地转向韩立,其眉心位置的一个奇异符文同时亮起金色光芒,单手掐出一个古怪剑诀,剑尖猛地冲天一指。

    韩立眉头一蹙,仰头朝上空望去,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笼罩着他们二人的云雾上方,亮起阵阵模糊光芒,一闪一闪地就仿佛暴雨降下前闷雷滚动的天空。

    “陆姑娘,快过来……”他连忙招呼一声。

    陆雨晴闻声,没有任何犹豫,一挥手中羽扇打出两道旋风,将那两个傀儡隔开,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韩立身边。

    她才刚刚进入重水真轮下方,云雾之中就响起一声震天轰鸣。

    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从云雾深处倾轧而下,里面裹挟着的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与之前韩立飞身上山时所遇到的如出一辙。

    若说之前在山下遇到的云海剑阵,只是为了压服四方,不虚真仙强行御空,那么这里的金色剑阵便单纯是为了灭杀敌人,故而此处剑光中蕴含的锋锐之气远超之前。

    非但如此,此时落下的剑光中,似乎还隐隐有些金属性法则之力的波动存在,所以韩立才不敢轻视,提前将陆雨晴唤了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