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百章三十章 追兵
    “这是什么灵藤?被保护的如此严密,看来曾经应该是很珍贵的宝物,不过可惜似乎很多年前就已失去了生机,应该是培育失败吧。”陆雨晴叹了口气,说道。

    “哼,这叫人算不如天算,那个先我们来此的人,也没能拿到这东西。”冷焰老祖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对于二人的交谈,韩立只是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目光在枯藤上下游走不停。

    但随即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死死盯着此物,眼中更泛起一丝蓝光。

    “韩大哥,怎么了?”陆雨晴见此,面露诧异之色。

    韩立没有回答,纵身飞了下去。

    陆雨晴急忙也跟了上去,冷焰老祖眼中异色一闪,也立刻跟上。

    韩立身形落在了蔓藤旁边,托起一截枯藤,仔细打量,眼中蓝光却越来越明亮。

    “唉……”

    他忽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极为懊恼的神色,放下了手中的枯藤。

    冷焰老祖和陆雨晴满心疑窦,各自托起一截枯藤仔细一看,神色均是微微一动。

    这些枯藤之上隐约能看到一些弯曲花纹,似字非字,似画非画,和银蝌文,金篆文有些相似,却更加玄妙,仿佛天地大道的化身一般。

    这些图案非常淡,若非拿到眼前,他们绝对发现不了。

    “这是……玄天之纹!”冷焰老祖倒吸一口凉气,缓缓说道。

    “不会错的,这种蕴含大道气息的花纹,只有传说中天地诞生的玄天之物上才会出现。这枯藤恐怕是一件玄天仙藤,只是上面的玄天之物被人摘走,自动枯萎,变成这样。”陆雨晴苦笑着说道。

    韩立一指点出,指向枯藤上的一个地方。

    冷焰老祖和陆雨晴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枯藤那里有一个细小的断口,虽然已经因为蔓藤枯萎,而变得不明显,细看之下还是能看得出来。

    这断口,明显是有什么东西被摘下后形成的。

    “果然,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陆雨晴也叹了口气。

    玄天之物可以炼制先天仙器,何等珍贵,只差那么一点,却和三人失之交臂了。

    冷焰老祖也露出极为懊恼之色,恨恨顿了顿足。

    “算了,已经被人取走,那也无可奈何。看来我们的运气还差了一些。”韩立淡淡说道。

    就在此刻,石坛顶端黄影一闪,那两个道兵飞了进来,手中拿着两个鼓鼓的储物袋。

    外面的雷泽息土,基本都被收了进去。

    韩立伸手接过两个储物袋,再一挥手将两个道兵收起,正要再说什么。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药园上空的星辰禁制闪烁颤动起来,剧烈波动,发出巨大震动之声。

    韩立三人一惊,抬头望天。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股可怖攻击打在星辰禁制上,还只恢复了少许威能的禁制上浮现出无数裂纹,然后猛然碎裂。

    “哈哈哈!好浓郁的灵药气息,这里绝对就是药园无疑。”一个大笑之声从上面传来,听声音正是血寒。

    冷焰老祖面色一白,两手立刻掐诀,口中飞快诵念咒语。

    同时他体表光芒一闪,整个人瞬间融入了地面,消失不见。

    韩立眼见此景,眉头微皱,也立刻掐诀施法,两手一搓。

    一股幽光笼罩住他和陆雨晴的身体,二人也瞬间消失。

    星辰禁制碎裂开来,化为无数流光飘散。

    几乎就在韩立三人施展秘术藏匿后没多久,一群修士飞射而下,正是血寒和其他那些鬼泣宗修士。

    血寒方一站稳身形,目光便朝着下方望去,脸上笑容顿时一僵,飞射而下的身形停在了半空。

    其他人也都是一样,愣在了那里。

    园内各处药田哪里还能看到一根灵草,连草根也被人挖走,甚至培植灵草的灵土,也被人刮去了一层,到处都是一片狼藉,若不是这里的格局,怕是根本看不出是一处灵药园。

    “该死,被人捷足先登了!”血寒身旁,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恨声说道。

    其他人神情看起来也都不好看。

    血寒脸色更是难看无比之极,眉宇间积蓄着滚滚怒火。

    其他人看到血寒的脸色,顿时都小心沉默下去。

    “别都傻站在这里,四处看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血寒长吐一口气,脸上怒火稍敛,说道。

    其他人急忙答应一声,各自散开,在药园内搜寻。

    血寒站在半空没有动,目光朝着药园各处望去,神识也扩散开去。

    药园角落的一块大石后面,一团虚影悬浮于此。

    虚影之中站着两个模糊身影,正是韩立和陆雨晴。

    韩立神情郑重,口中念念有词,十指飞快掐诀,一道道法诀飞射而出。

    幽光轻轻波动,缓缓和虚空融为一体。

    血寒等人的神识从这里扫过,没有停留分毫,显然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韩立面色略微一松,不过手上动作丝毫没有放松,仍在不断掐诀施法。

    就在此时,身处半空的血寒目光忽的一凝,看向药园深处的石坛,单手一挥。

    一股黑光飞射而出,一闪的没入了石坛,很快飞射而出,里面包裹着那株枯藤,落在他的身前。

    其他人四处搜寻,都没有什么发现,眼见血寒此举,都飞了过去。

    “这是……玄天仙藤!”血寒看着枯藤,身体豁然一震,口中说道。

    “玄天仙藤?看着上面的纹路,确实很有可能!该死,这上面的玄天之宝也被那贼子摘走了!”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面色一变,怒道。

    “大人,这里的灵草还有这玄天之宝,肯定是冷焰那几个人取走的。好在这幽寒宫并不大,而且看这里的情形,那人应该刚刚离开没有多久,我们快去追,应该可以追的上。”另一个高瘦道士立刻说道。

    “没错!”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大石之后的黑影中,韩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只要血寒他们离开,他便可趁机神不知鬼不觉的逃掉。

    其实他倒不是真的忌惮这血寒,以他如今的实力,即便不能力敌,设法自保逃离自问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但如此一来陆雨晴此女可就保不住了,他对于此女身上的地图还是颇感兴趣的。

    血寒听了周围人之言,缓缓抬起头,目光朝着药园各处望去,手中忽的掐诀一挥。

    一团黑光从他手中飞射而出,飞射到了半空。

    黑光仿佛活物一般蠕动了片刻,然后哗啦一下膨胀开来,化为一张黑色大网,罩在了药园上空。

    虚影之中,韩立面色一沉。

    “大人?”那高瘦道士疑惑的说道。

    “不错,采走灵草和玄天之宝的人可能没有走远,但是也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此刻还藏在这里。任何可能都不能放过,那件玄天之物一定要夺过来!”血寒眼中闪过一丝炙热光芒。

    毕竟若能拥有一件玄天之物所炼制的仙器,其实力便能大增,这样一来,他在所属势力中的话语权就会更大,甚至有可能凌驾于某些人之上。

    “可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啊?”黄脸中年男子皱眉说道。

    “可能是他们施展了什么秘术,隐匿了踪迹,让我们没有探查出来而已。大人说的没错,任何一点细节都不能放过。”高瘦道士目光四下转动的说道。

    “确实有此种可能。”黄脸中年男子听闻此话,点了点头。

    血寒没有理会周围之人的议论,冷笑一声,口中念念有词。

    一团银光从他身上飞射而出,却是一个洁白无瑕的白色小塔,有半尺高,上面铭刻了一道道玄奥纹路。

    “紫薇塔!”高瘦道士眼睛一亮。

    白色小塔飞快变大,转眼间化为一人多高,上面的纹路尽数亮了起来,滴溜溜旋转。

    一圈圈耀眼的白色波纹从塔上浮现,然后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虚空顿时泛起水波般的涟漪,天地灵气也震颤起来,似乎和这些白色波纹产生了共鸣一般。

    白色波纹很快弥漫整个药园,韩立二人所在之处也被白色波纹波及。

    两人身周的幽光顿时颤动不已,赫然从虚空之中缓缓显现而出,二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韩立神情一变,口中咒语更急,两手车轮般掐诀。

    但是无论他如何施法,也无法阻挡二人身影的显现。

    就在此刻,药园的另一个角落浮现出一团幽光,随即一声闷响,幽光碎裂开来,显现出冷焰老祖的身影,脸上满是惊慌。

    “冷焰,果然是你。”血寒看着冷焰老祖,眼中寒光一闪。

    冷焰老祖身体一抖,眼中浮现出一丝绝望,目光忽的朝着周围望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背叛之人的下场,只有死路一天,杀了他。”血寒淡淡说道。

    鬼泣宗众人答应一声,尽数朝着冷焰老祖扑去。

    最前面的两人正是那个高瘦道士和黄脸中年男子。

    高瘦道士两手一挥,一团团青色光团飞射而出,里面闪烁着一道道青色雷电,冲冷焰老祖疾射而去。

    黄脸中年男子体表血光大放,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血色光柱。

    一个巨大鬼物虚影在血色光柱中浮现而出,大口朝着冷焰老祖猛地噬下。

    “骨焰散人!净明真人……你们这两个贼子……”冷焰老祖体表星光大放,朝着后面飞逃,口中厉声喝道。

    他话未说完,一道道灵宝光芒已经轰然而至,将他的身影淹没在了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