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七十章 因果缘
    那团灵光在李元究脑海“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在其头顶缭绕盘旋。

    开头的三个大字灵光闪耀,赫然正是大衍诀。

    李元究眼睛一睁,随即身子僵直,脸上全是一片茫然之色,不多时便一翻白眼的昏迷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韩立挥手发出一股灵光,托起了李元究的身体,将其送入了破庙中。

    “你师父的身体我暂时借用一下,你我也算有缘,这大衍诀就算是给你的报酬吧。”他淡淡说了一声,然后身体飞射而出,朝着远处而去。

    说完此话,他挥手发出一股白光,托起了李元究的身体,正要将其送入破庙

    “咦,这身体……”他再次轻咦了一声。

    刚刚没仔细看,这李元究的身体也有些不凡,是一种颇为奇特的灵体,不过此刻似乎还没有觉醒。

    韩立略一用心探查,看向李元究的目光更加明亮起来。

    “罢了,难得碰到我和如此相像之人,再帮你一把,顺便了解一段因果吧。”他再次挥手打出一道灵光,没入李元究体内。

    灵光在其脑海之中一分为二,一团灵光再次“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为无数小字,赫然是一片功法。

    开头的四个大字灵光闪耀,却是“托天魔功”四个大字。

    此功法是韩立当年在人界时从蛮胡子那里学来,当日他承诺为蛮胡子寻找一个传人,免得托天魔功失传,不过之后他也没有找到合适人选,加上一直忙于突破化神期,倒是将此事暂且搁置在了一边,这些年也没能兑现这个诺言。

    这李元究的灵体资质,正适合这《托天魔功》。

    另一团灵光一闪浓缩起来,化为一个微不可查的光点,隐匿了起来。

    这光点之中是另一门功法,正是他在灵界时的主修功法《梵圣真魔功》,和《托天魔功》一脉相承。

    只是须等这李元究日后修炼到化神期,这个封印便会自动解开,再次助其一臂之力。

    不过修仙之途叵测难料,即便是有自己的这两部功法相助,能够在寿元将尽前一路修行突破,并且安然无恙的修至化神期,其可能性其实也微乎其微,更何况此子的资质并不怎么好了。

    只是这些,都不是韩立所能管得了的了。

    他看着这少年,心中有些感叹。

    自己和这少年不过一面之缘,却由于对方对于师父的一片赤诚,自己却……

    他摇了摇头,单手一挥,将李元究的身体送入破庙中。

    韩立转头朝着远处望去,手中掐诀,强大神识之力散发开来,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附近数十里内的天地灵气一阵波动,尽数汇聚而来,化为一团白云。

    这是他以前学过的一个秘术,能够以神识之力强行驱动天地灵气。

    此术对神念消耗很大,不过这具身体法力太过浅薄,而且老道身上也没有看到储物法器,应该是之前争斗中丢失了,若不用此秘术,飞行也做不到。

    韩立身体一晃,飘身飞了上去。

    白云微一翻滚,化为一道白光飞射而出,朝着远处迅疾无比的飞去,身下的群山立刻飞快倒退。

    李元究的事情都无关紧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探查清楚这里的情况,自己阴错阳差的被带至这里,冥冥之中应该有什么缘由的吧。

    思量间,他眼睛不断朝着下方扫视,同时神识也散发开来,感应着周围的情况。

    半晌后,韩立眉头微皱。

    下方的一座座山峰看起来很平常,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飞了一会,也并无什么特别的发现和收获。

    他抬头看向左前方,那真言宝轮虚影一直紧随他身旁,上面的时间道纹此刻已经熄灭了近半。

    韩立眉头微皱,手中掐诀,身下白云上灵光一浓,飞遁速度立刻加快了许多。

    又飞了片刻,他忽的轻咦一声,停了下来,朝着下方一处隐秘山谷落去。

    山谷最深处的一处山壁上,生长了一朵紫色巨花,足有磨盘大小,一片片肥厚花瓣,呈现出紫红色,看起来艳丽无比。

    花瓣之中还有一些淡红色的触手状东西,顶端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晶莹水珠,不知是何物,散发出浓郁的甘甜香气。

    白光一闪,云团在紫色巨花前停了下来。

    韩立看向巨花,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之色。

    此物内蕴灵光,显然也是一株灵草,而且散发出的气息,和他的那株血晶藕很是相似。

    紫色奇花迎风而立,轻轻随风招展。

    韩立微一沉吟,屈指一弹,一缕劲风打在巨花之上。

    紫色巨花猛地一震,花瓣中那些触手立刻电射而出,赫然极长,交织化为一张大网,闪电般朝着韩立当头罩下。

    韩立眉梢一挑,以他的修为自然不会中招。

    白云上光芒一闪,闪电般朝着后面倒飞而出,让巨花的触手抓了个空。

    这些触手凌空挥舞,花瓣蠕动,好像一张大嘴,甚至发出吱吱的轻响,听起来颇为恼怒的样子。

    挥舞了一阵,这些触手飞快缩了进去,没入茂盛花瓣中。

    紫色花瓣也停止动弹,化为了先前的样子。

    韩立眼见此景,眉梢一挑,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此花虽然奇特,不过也只是一株颇为罕见的灵草而已。

    他没有在这里多停,很快飞出山谷,继续朝着前面飞去。

    韩立脸上很快露出惊讶之色,越往前飞去,山脉中那种紫色巨花竟然多了起来,不时便能看到一两株,竟然没有人去采摘。

    他心中疑惑之下,却没有再停下探查,只是手中加速掐诀,使得飞遁速度又提升了几分。

    从宝轮虚影上的道纹来看,时间似乎不多了。

    又飞了一会,韩立神色忽的一变,露出惊喜之色。

    白云往前疾驰了一阵,在一座山坳前停了下来。

    山坳之中赫然耸立了一座座建筑,亭台楼阁比比皆是,各处灵光闪烁,布下了许多禁制,还有一些遁光在各处飞驰而过,却是一处宗门所在。

    韩立眉梢一挑,从凌云子老道的记忆中了解到,这个宗门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铁兽门。

    他心中念头转动,口中飞快念念有词,两手掐诀。

    嗡!

    韩立的神识蜂拥而出,化为一圈圈无形波纹,包裹住了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也汇聚而来。

    他的身上灵光一起,身形赫然化为透明状,然后朝着下方飞射而去,很快落入了宗门一处广场上。

    他一边翻找着凌云子老道的记忆,同时转首朝着右手边一座山峰望去。

    山峰上耸立了一座青色阁楼建筑,周围灵光闪耀,几乎是所有建筑中最为明亮的。

    那里是铁兽门的藏典阁,里面收藏着各种功法典籍,还有其他一些书籍,是韩立目前最需要的。

    他身形一晃,朝着那里飞射而出,很快落在了阁楼之前,停了下来。

    韩立神识在阁楼周围的禁制上一扫,眉头一皱。

    这禁制并不算多么高明,若是他真身在此,无论是悄悄潜入,还是破解禁制都轻而易举。

    但他此刻体内法力实在稀薄,虽然神识强大,用来破解禁制上却没有什么大用。

    就在此刻,远处光芒闪动,伴随着破空声传来,一道遁光从远处飞射而来,落在藏殿阁前。

    遁光敛去后,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结丹初期修为。

    此人五官还算端正,只是两只眉毛高高吊着,给人一种傲慢之感。

    韩立隐身在一旁,眼见竟然此景,心中微微一动。

    不过等他看清来人容貌,身体忽的莫名一颤,一股极重的怨念从心底不可遏制的涌出。

    这披发男子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前些时日将凌云子老道打成重伤的那个长老之子。

    凌云子老道虽然已经陨落,但躯体看到此人后,体内残留的一些意念仍然对其仇恨不已。

    “放心吧,我借用你的身体,自然会给你了解一些心愿。”韩立目光冰冷的扫了披发男子一眼,心底冷笑一声。

    披发男子心中猛然间一个激灵,泛起一股寒意,急忙朝着周围望去。

    然而周围却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他似乎还不放心,又放出神识来回扫了数遍,依旧没有丝毫发现。

    “真是活见鬼了!”

    他眉头皱起,口中嘟囔了一句,然后手一抬,一道青色符箓射出禁制之中,口中傲慢的喝道:“快些打开禁制,我奉掌门之命,来取一件东西!”

    禁制之中出现一个灰发老者,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脸上露出温和笑容,笑道:“原来是王执事,请稍等,我这便打开禁制。”

    说着,他取出一块令牌,发出一道光芒。

    禁制光幕顿时霞光闪烁,轰鸣声中,缓缓出现一道裂缝。

    “就不能快一些,真是磨磨蹭蹭!”

    披发男子哼了一声,身形飞射而入,看也不看灰发老者一眼,朝着里面而去。

    灰发老者脸色一沉,随即很快舒展开来,手中令牌一挥。

    禁制光幕上灵光一闪,弥合如初。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裂缝弥合的瞬间,一道透明人影也同样飞了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