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困龙之斗
    巨大头颅朝着高空中猛地一扬,下方连着的躯体表面乌光大作,也从岩浆湖中绷起,蜿蜒扭动地朝着高空扶摇而上。

    众人最先看到的那座“拱桥”,也随之扭动着朝高空而去。

    待其彻底飞入苍穹之后,所有人这才看清了其真正面目,这巨大头颅的主人,赫然是一条身长足有万丈,身绕黑焰的漆黑巨龙。

    其头生两根尖锐如棘的弯角,闪烁着森森黑光,庞然身躯盘旋在高空中,周遭黑烟弥漫,几乎将整个天幕都遮蔽,以白玉峰为中心的大片区域骤然间变得昏暗一片。

    更令人惊异的是,那巨龙面目古怪异常,并非龙首,竟似是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人族脸孔。

    往西数千里之外的高空中,熊山等十数名副道主遥遥看到这一幕,纷纷面色一变。

    他们这些人中,在烛龙道待的时间最短的也有十余万年了,何曾听说过白玉峰下有这样一头举世难见的凶兽?

    “莫非这便是……烛龙?”熊山双目圆睁,口中喃喃说道。

    “难不成往日来自山脉各处地底深处的异响,就是其弄出来的?”另一名副道主惊疑道。

    “应该不会错了,多年前我曾深入地下火脉采取赤炎火精时,就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气息,当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与此兽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一名瘦高老者一抚手掌,恍然说道。

    “可此兽的脸为何……”

    “这脸孔不是百里道主吗?”

    望元峰上。

    韩立遥望那头异兽,脑海之中迅速闪过曾在古书上看到的,关于蛮荒古兽烛龙的描述,的确与眼前这头遮天异兽的种种特征都颇为吻合。

    只是在一些细微处,稍有些差异。

    就比如,对烛龙脸的描述,书上只说“略似人面,上覆鳞甲”,可眼前这烛龙的脸,与百里炎这位烛龙道第一道主,起码有七八分相似。

    “莫非……此兽是百里道主的真身?”韩立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

    但转念之间,他就又否决了这个想法。

    眼前这头人面龙身的古怪巨龙,双目并无瞳孔,只有深不可测的滚滚黑炎,显然不是什么具有强大灵智的存在,即便是与百里道主有关,也更有可能是其分身。

    并且不知为何,这头巨大烛龙现身之后,他神魂深处就感到了一种极其排斥的感觉,他发现此龙身上的黑焰之中,似乎蕴含着浓重至极的煞气。

    其强烈程度,前所未见。

    与此同时,白玉峰以北数千里之外的虚空中,悬浮着一朵蓝色巨花。

    巨花上方,洛青海身后,原本镇定自若的苍流宫众人脸上也满是震惊之色,一个个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洛青海此刻也从金色大椅上站了起来,目光死死盯着远处那头遮天蔽日的黑色巨龙。

    半晌后,他才缓缓开口道:

    “我原本只当你闭关是为了延缓五衰之劫,想不到你竟已另辟蹊径,渡过了这第五衰。可惜,可惜……若再给你万载光阴,这区区北寒仙宫,又能奈你何?”

    “师尊,我们如今这是……”在其身后,那名长相清秀,宛若少女的男子上前几步道。

    “你们都好好看着,这可是万载难逢的机缘。此番仙宫即便得逞,恐怕也……嘿嘿……”

    洛青海嘿嘿一声,返身坐回了大椅之上,仰头朝天幕深处的那处战场方向望去。

    在那里,百里炎浑身裹着七彩光弧,一手握着一柄赤红仙剑,一手抓着一块八角形火红圆镜,正与萧晋寒相隔数百丈之遥的对峙着。

    在他的四周围,方圆两三千丈范围内,笼罩着一层近乎透明的半球形禁制光幕。

    禁制之上白光流溢,到处都浮现着一枚枚雪片状的奇特符纹,上面有森然寒气不断溢出。

    以雪莺为首的十余名仙宫修士,此刻正分散围在光幕外围,手中都各自握着一枚白色玉玦,在仙灵力的催动之下,绽放着莹白的光芒。

    这他们当中有过半乃是金仙境修士,余下之人也都是真仙后期修士,虽看似将百里炎困在此处,但却并未占什么上风。

    “百里炎,难怪天庭会将你视作心腹大患,你的确不简单。”萧晋寒单手提剑,远远瞥了一眼横空出世的烛龙,对百里炎说道。

    “修为能到你我这个层次之人,又有谁是简单的?”百里炎冷笑道。

    “不管怎么说,今日我们是来对了,否则万年后,恐怕就是你百里炎来找上我们北寒仙宫了,届时,我可不认为有能力对付得了一名太乙玉仙。”萧晋寒淡淡说道。

    “那就试试吧。”百里炎不紧不慢的说道。

    ……

    白玉峰上空。

    伴随着一声震天嘶鸣声响起,烛龙庞大的身躯蜿蜒扭动着,朝高空中升腾而去,似是要飞往百里炎所在的那片虚空。

    眼看着其庞大身躯就要穿入高空云层之中时,下方早已经破碎不堪的大地却是轰然一震,上面浮现出一道巨大的法阵虚影,亮起一片耀眼金光。

    只见七根金色巨柱从烛龙四周蓦然升起,数息之间便暴涨至万丈之高,上面金龙缠绕,符文密布,不断映出摄人心魂的堂堂金光。

    金色巨柱顶端之上,还各自站立了一名仙宫金仙,手掐法诀,口诵密咒,催动着大阵。

    之前被呼言道人一剑穿身的古杰此刻也位列其中,驻守着一根金色巨柱。

    与此同时,烛龙头顶上方高空中,那名身着粉红宫装的女子身影突然浮现而出,身前仍旧悬浮着那架白色古琴。

    “起!”

    其玉指猛然一拨琴弦,口中娇喝一声。

    八根金色巨柱之上,顿时响起一阵奇异的佛国梵音,其上缠绕着的八头巨大金龙,在一阵“铿锵”声中,头颅忽然扭动了一下,竟然“活了”过来。

    “嗷……”

    一阵此起彼伏的龙吟之声响起,八头金色蟠龙从巨柱上猛然窜射而出,张牙舞爪地猛扑而上,一头扎进黑色火焰之中,朝着烛龙身上撕咬而去。

    黑焰之中,八头金龙身躯扭转,顺着烛龙身躯缠绕而上,巨口大张,猛然咬了下去。

    金龙尖齿猛然咬合,虽未能穿透烛龙鳞甲,却死死扣在了其身躯之上。

    “吼!”

    烛龙猛然一震,发出一声震天咆哮,身躯剧烈扭动,疯狂挣扎起来。

    其巨大的身躯,带动着缠绕在他身上的金龙剧烈摇晃起来,不断撞击在金色巨柱上,发出声声震天轰鸣。

    然而,金色巨柱仿佛生根于大地,根本岿然不动。

    其上所蕴含的束缚之力,犹胜之前的困住百里炎的金鳞锁龙阵,故而烛龙根本无法挣脱。

    卢越双目一凝,身形立即冲天而起,化作一道耀眼金芒射入高空。

    其单手一挥,掌心之中立即浮现出一把黑色的牛角大弓。

    此弓造型简易,仿佛是一根山间乌木随意弯折制成,表面没有什么装饰图纹,甚至连符文都没有刻画,只是反射着幽幽黑光,看起来十分古朴。

    卢越目光望向还在挣扎不已的烛龙,向前跨出一个弓步,双臂一展,一手扣住弓弦,向后缓缓拉去。

    只见其双臂之上肌肉鼓胀,震颤不已,显得十分吃力。

    而那弓身也是一点点缓慢地向后弯曲,逐渐由弦月之状朝着满月转变。

    待整根弓弦紧紧贴在他的脸上时,他握弓和拉弦的双手之间,开始亮起丝丝缕缕的银色光芒,彼此相互纠缠凝聚,化作一根银光熠熠的细长箭矢,瞄准向了烛龙头部。

    卢越的手指被弓弦割裂,渗出丝丝血迹,却都被大弓银光闪动之下尽数吸收,没有半点滴落,而他则一身气息内敛,始始终纹丝不动,引而不发。

    与此同时,箭尖之上有一点米粒银光凝聚而出,初始时若有若无,片刻之后则变得越来越凝实,从上传出阵阵奇异的法则波动。

    烛龙庞然身躯被束缚下,虽疯狂扭动却仍无法挣脱,变得暴怒之极。

    其头颅猛然转回,巨口一张,黑色火焰汹涌而出,朝着身上的那些金色蟠龙烧灼而去。

    滚滚黑焰汹涌而出,瞬间就将那些金色蟠龙淹没了进去。

    相比烛龙身上缭绕的黑焰,其口中喷出的烈焰温度更高,蕴含的煞气更盛。

    只是片刻,就将那八头金龙烧灼得金光黯淡,身躯萎缩,看起来就仿佛是要熔化了一般。

    而立身在金色巨柱上的八人,只觉得周围酷热难耐,浑身血液流速都仿佛加快了数倍,心头也是烦闷无比,仿佛身处于炼狱炙烤之中。

    “噗……”

    终于一名金仙初期修士忍耐不住,张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与其相邻不远的古杰,因为之前那一剑受伤不轻,此刻也是身形一颤,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两人持阵不稳,使得整个法阵都随之震动,显得摇摇欲坠起来。

    眼看周围石柱就要支撑不住时,虬髯大汉董桀突然身形一晃的出现在半空中,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咒,身上黑光大作下,身躯竟然暴涨至千丈之高。

    其手中握着一柄开天巨斧,凌空飞跃而至,朝着烛龙脖颈之上斩落了下去。

    斧刃之上镌刻的一连串符纹乌光大作,从中传来阵阵强烈地撕扯之力,竟然将虚空都引得微微有些变形。

    眼看其就要破开黑焰,砍在烛龙脖颈上时,异变突起。

    烛龙头顶之上,忽然有一道赤红火光闪电般急速射出,在半空中飞快涨大,瞬间就变作一柄数百丈长的赤红巨剑,一下斩在了巨斧锋刃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