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动一下试试?
    眼见剑光游龙浩浩荡荡奔涌而至,云霓嘴唇微动,口中一阵轻声吟唱,双目之中的粉红之色,逐渐转为淡金之色,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高空之中的那幅巨大画卷内,近千名赤足女子身上五彩衣衫逐渐朦胧虚化,变作了一身身金色甲胄,其手中操持着的琵琶、琴瑟等乐器,也都变作了镇妖瓶、降魔杵等法器。

    原本传荡而出令人沉醉的靡靡之音,也转化为了漫天梵音。

    只是顷刻间,整个画卷之上金光灿烂,给人一种宝相庄严的堂堂之气。

    “法女翔天,阵杀万灵!”云霓眼中金光浓郁,口中大声斥道。

    其一语既出,巨大画卷之上的金甲法女,尽数脱离画卷飞舞而出,在半空各处悬停,结成了一座金光流溢的巨大法阵。

    法阵之上,凝聚出一尊高达千丈的天女法相,其面容与云霓有七分相似,只是少了些许妩媚之色。

    其身着金色甲胄,手持一柄凝如实质的金色法剑,朝着挎剑男子的剑光游龙一剑斩击而去。

    呼啦一声!

    漫天金光云气在金色法剑的引动之下纷纷朝其狂涌而去,与雪白剑光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高空之中,轰鸣不断,漫天金光炸裂开来,将原本的漆黑乌云全都染成了淡金之色,阵阵狂风四处吹卷,雪白游龙肆意吟啸。

    下方主岛广场之上,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声势浩大的一幕给震惊到了,纷纷停下手中战事,不约而同地仰头朝天上望去。

    略一僵持片刻后,一条条雪白游龙终究还是冲破了金光,涌入了那尊金色法相之内。

    “轰隆隆”

    一阵滚雷之声响起,金色法相顿时从中央分裂开来,与雪白游龙同时崩裂,炸成了一片星辉般的细碎光芒。

    只听一道如同断锦裂帛的“哧啦”声响起。

    高空中那道已经空无一物的巨大画卷,顿时从中央撕裂开来,在金光剧烈闪动之中急速缩小,化作两截画轴朝下方飘落下来。

    云霓心口一闷,强忍住那口涌到喉头鲜血,将断裂的画轴收了回来。

    此时,白奉义也已经赶到了她的身边,连忙迎上去,关切问道:“师傅,你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云霓苦笑一声,冲其摆了摆手。

    白奉义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也是神色一黯,心中叹了口气。

    她知道师傅尽力了,圣傀门是真的保不住了。

    不过到了此刻,她反而心中一松,释然开来,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笑意,开口说道:“师傅,带上素媛离开吧……徒儿今生能得你这样的师傅,已经了然无憾了。”

    云霓神色黯然,张了张口,终究说不出别的话来,只得与她相携着朝广场上飞落了下去。

    高空之中,挎剑男子见状,神色略微一松,转回身对疤面男子说道:

    “多谢。”

    “陆机道友,重銮那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突然离开了主岛,已经出了我的神识感知范围。”疤面男子摆了摆手,话锋一转的说道。

    “他是你找来的人,总不至于是临时起意,夺走了那具不完整的仙傀儡吧?”陆机神色微微一变,目光直视着他,开口问道。

    “应该不是,他那一脉师承向来对傀儡之术不感兴趣,可能是有别的事情。总之,之后我自会联系他,将那具仙傀儡给你拿回来。”疤面男子说道。

    “最好如此……眼下还是先将这圣傀门彻底解决掉吧。”陆机冷淡说道。

    云霓两人方一落回广场,无常盟剩余的众人就立即围了上来。

    “麟三道友,虽说你是此次任务的首领之人,事到如今,你若还要以任务二字压着我们,强留我们在这里陪葬,那么就别怪我们临阵抗命了。”其中一人立即说道。

    他没有采用传音秘术,而是就那么大声喊了出来,引得周围一圈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我等能力战至今,也算仁至义尽了。”

    “是啊,此事即便是到盟中监察司,我等也是占理的。”

    其余无常盟众人见状,也立即出声附和。

    云霓先是看了一眼,站在白奉义身旁的白素媛,而后又从无常盟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开口说道:“此次任务已经完结,你们现在可以自行离去了。”

    说罢,她取出一枚枚储物戒,分发给了众人。

    这些人拿到报酬之后,略微探查一番后,各个眼露惊喜之色,接着除了白素媛和麟九外,纷纷化为一道遁光,飞离而去。

    十方楼众人和青甲兵卒不知为何,并未出手拦截。

    广场之上,很快就只剩下了云霓几人,和圣傀门的一众残兵败将。

    麟九目光在云霓和白素媛之间游移片刻,显得有几分迟疑。

    “你也走吧。”云霓叹息一声,对其说道。

    麟九沉默片刻之后,冲其一抱拳,飞遁而起,化作一道虹光,长掠而去。

    ……

    距离圣傀门主岛数万里之外,雷暴海洋上的一片空旷海域上。

    天边突然雷鸣电闪,白光骤起。

    顿时雷鸣声大响!

    一道水缸粗细的雷电光柱从天而降,猛然轰入了下方的海面之上,直打得海水剧烈翻腾,巨浪涌动,升起大片大片的白色水雾。

    紧接着,一道人影便从雷光之中闪现而出,凭空站在了水面之上。

    此人身材高大,脸上覆盖着一张青色牛首面具,正是韩立。

    只见他双目之中光芒一闪,神识骤然放开,将周围方圆万里之内的海域都笼罩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难道是我猜错了,他竟然没能追上来?不对……”韩立喃喃自语了几句,接着眉头微微一蹙,朝前方某处望去。

    只见其身前百里外的海面之上,虚空泛起阵阵涟漪,接着一团黑色雾气凭空而生,飞旋而上,重銮的身影从中逐渐凝聚了出来。

    韩立见状,嘴角微微一扯,双手一掐法诀,四周雷电光芒再起,身形消失在了雷阵中央。

    重銮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笑意,身形也再次虚化,从原地消失不见。

    ……

    广场之上,圣傀门残存下来的不足千人,几乎每一个身上都带着些伤势,脸上皆是哀容满布,眼中已经没有多少对生的渴望了。

    在他们心中,已经做好了和主岛一起沉入海底的准备。

    “师傅,你们也走吧。”白奉义深深看了一眼白素媛,开口说道。

    “老祖……”白素媛眼角闪烁起,晶莹光芒,喃喃叫道。

    “跟着师傅好好修行,修为境界不到时,不要想着报仇之事。”白奉义叹息一声,将手臂上的储物镯褪了下来,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叮嘱道。

    “素媛谨记老祖教诲……”白素媛沉默片刻后,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你当真不肯跟我们一起走?若只是带上你们二人,我拼着损耗万年修为,他们决计挡不住我。”云霓眉头紧蹙着,传音给白奉义。

    后者却只是朝她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云霓见她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强求,一手牵过白素媛,身上遁光一亮,便要飞遁离去。

    “别人可以走,你不能走!”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声音暴喝响起。

    云霓目光一凛,循声望去,只见那名挎剑男子与疤面男子从十方楼修士后方走了过来,所过之处人群自动分开,为他们让出来一条宽敞的通道。

    “怎么,就凭你,想留住妾身?”云霓冷笑一声,看向挎剑男子,不无讥讽道。

    挎剑男子闻言,眼中没有丝毫神色变化,平静说道:“看得出来,你与圣傀门关系匪浅,一旦放你离去,日后必成后患。”

    疤面男子原本并不赞同与一名金仙进行生死之战,可在听到陆机这番话后,心念一转,也立即下定决心要将云霓击杀于此。

    他虽然明白,即使是他们二人联手,想要真正杀死一名金仙也并不容易,但他更不想日后时时刻刻,要担忧警惕一名金仙的报复。

    尤其,是这样一位实力不俗的金仙。

    “原来是连妾身的性命都想要留下,看来是真的对妾身情根深种了,呵呵……可惜呀,妾身早就已经有了意中人,今日是必须走了。”云霓幻化出的面容妩媚一笑,抬手轻捋了一下鬓角青丝,顿时展露出万种风情。

    那些混杂在青甲豆兵中的十方楼修士,一个个神色恍惚,面上露出痴迷之色。

    “呔……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使用魅惑之术!”疤面男子口中一声暴喝,斥道。

    这一声喝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十方楼众人耳中,让众人纷纷打了一个激灵,立时清醒了过来,当即不敢再将目光望向云霓,心中后怕不已。

    若不是疤面男子那一声惊动神魂的低斥,他们只怕在悄无声息之间,就会被那名女子控制,成为她的牵线傀儡。

    “没奈何,只怪你们的人数太多,妾身也只好想办法从你们那里借点人手。”云霓轻笑一声,开口说道。

    她表面看起来轻松,心中却已经盘算着,要激发那极损修为的秘术了。

    “师傅,我们为你缠住他们,你们只管离去。”白奉义目光微凝,开口说道。

    “哈哈……就凭你们这点残兵败将,真是大言不惭!”疤面男子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捧腹的笑话,放肆大笑道。

    未等白奉义说些什么,就听苍穹之上,忽然响起一道极为洪亮的声音:

    “你且动她们一下试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