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谈崩
    “事到如今,还想走,当我泥捏的吗?”麟九心中正是怒火中烧,自是不肯罢休,口中大喝一声。

    他话音刚落,双手捻出一张金色仙符来,在空中一抖。

    “嗤啦”一声!

    仙符顿时燃起一道金焰,化作一片光芒将麟九整个人全都笼罩了进去。

    其身影一阵模糊,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

    韩立神识稍稍一扫,便发现其瞬间移动的距离,竟然达到了数千里,硬是将那红衣女子拦了下来。

    他抬眼看了一下那消瘦老者遁走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之色。

    下一刻,他将重水真轮召回体内,周身之上“滋滋”作响,一缕缕银色电光浮现而出。

    紧接着,一道道碗口粗的电弧狂而出,瞬间凝成一个方圆丈许的雷电光阵,将其身影笼罩其中,一闪而逝。

    数万里外,雷暴海洋幽深的海域上空,消瘦老者浑身笼罩在朦胧光芒中,一边御空飞行,一边口里还骂骂咧咧道:

    “倒霉,真是倒霉透顶!这么两个硬茬怎么就偏偏给老夫给碰到了,再不走人,只怕命都要交代在那里了!谁说的色字头上一把刀,这贪字头上分明也是刀嘛……”

    就在这时,老者突然眉头紧皱,先是身形一个急停,继而向后倒掠开去千丈。

    只见其前方高空之中,响起一阵剧烈轰鸣声,密密麻麻的电弧从虚空中浮现而出,凝成了一个直径数丈的圆形法阵。

    一声霹雳声中,无数电弧剧烈闪动,电光尽数收敛,从中现出一道人影来,正是韩立。

    “这位道友,在下已经决心远离此处,不再掺和此事。大家既同为无常盟盟友,能否通融通融,放在下安然离去?”老者姿态放得极低,开口说道。

    “我们素无仇怨,自然也不想打生打死。不过道友方才可是差点杀了我的同伴,此事总不能就凭阁下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此翻过吧。不应该留下点什么吗?”韩立也不着急动手,笑眯眯的说道。

    “那依道友之见,应当如何?”消瘦老者眉头一挑,开口问道。

    “我没感知错的话,道友身上应该有一株三万年份的荼灵花吧?”韩立笑着问道。

    先前在初遇到这三人时,他就凭借强大神识从老者身上感应到了此物的气息,心里已经打定注意要弄到手,毕竟荼灵花蕊可是在道丹丹方上榜上有名的。

    消瘦老者闻听此言,眼中神色顿时一变,显得有几分阴沉起来。

    他的身上的确有一株荼灵花,而且是活株,由于无法放入储物镯内,加上他得到后没多久便被召集来执行此次任务,便被他暂时以特殊玉盒装了起来收在了怀中。

    可他早就已经在玉盒之上加过了数道封印,按说是不会被人感知到的,为何眼前此人会知道?难道此人的神识竟比金仙还强?

    老者想到这一点,心头顿时一紧,随即又觉得不可能。

    方才战斗之中,此人流露出来的气息分明最多也就在真仙境中期左右,绝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神识之力,多办是身上有某种特殊法宝,能够感知到灵药罢了。

    老者一念及此,又放出神识四下一扫,确认没有其他人在附近后,一身雄浑气势瞬间暴涨开来,口中冷笑一声说道:“想要荼灵花,道友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些,真当老夫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拿捏吗?”

    韩立心中冷笑,之前他们三人之中,修为最高的根本不是那魁梧男子,也不是身怀秘术的丰腴妇人,反而是这隐藏极深,最为奸猾的消瘦老者。

    从此人见到自己后,并未直接动手,而是打算放低姿态避战的举动,便可看出其生存之道,根本不在乎什么脸面,只看重利益。

    若是对方真愿意舍弃那荼灵花,自己自然也不愿无端徒增杀戮,但如今既然谈不拢,他心中自然也立刻有了决断。

    此处没有第二个人在场,自己实力稳压空手的情况下,空手而归可不是自己的风格。

    他目光一闪过后,双手一掐法诀,背后乌光大作,重水真轮重新滴溜溜的旋转着浮现而出。

    只见其双手猛然一挥,重水真轮立即乌光大作,从身后飞掠而起,急速旋转着朝老者呼啸砸去。

    真轮表面一圈圈的道纹亮起,所过之处,虚空泛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黑色涟漪,几乎将小半个天空都砸裂开一般。

    消瘦老者见状,双手一张,一只三色圆环凭空浮现,在半空中一阵闪动,化作一片迷蒙环影,朝着重水真轮之上缠了上去。

    然而,重水真轮之沉重远超老者想象,其所附带之巨大冲击力所向披靡,黑光流转之下,直接将三色环影层层撕碎,“铛”的一声砸在了圆环本体之上。

    一股沛然无比的巨力袭来,三色圆环顿时砰然碎裂!

    消瘦老者受到反噬,身躯猛然一震,脸上也泛起一阵潮红,其手掌在虚空中一抓,一杆长逾两丈的杏黄大旗便被他抓在了手中。

    只见那旗面之上绘有一片茫茫大漠,上悬三轮圆日,从中传出阵阵酷烈气息。

    老者向前跨出一步,双手紧握旗杆,猛然一挥,整面大旗飞卷而出。

    “哗啦啦”

    旗面一阵翻卷,一片黄濛濛的沙尘从中滚滚涌出,铺天盖地的向韩立侵袭而来,很快就将方圆近万丈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韩立双眼微眯,眼中蓝光闪动,却依旧无法看清周围事物,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沙尘暴给吞没了进去,一时间不但视物不清,就连神识感应也受到了不少影响,甚至连消瘦老者的方位都察觉不到了。

    “嘿嘿,尝尝老夫的三日锁关!”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忽然响起老者声音。

    韩立刚一转过身,就见三团白晃晃的圆形光团从前方急掠而至,成三足鼎立之势围绕在了他的周围,从中释放处炽烈无比的热浪,不断侵袭向他。

    他眉头一蹙,脚步抬起,正欲向前跨出,却突然发现身形一紧,整个人竟无法动弹分毫了。

    俯身去看时,却见两条小腿之上,不知何时竟悄无声息地结上了一层白色结晶,如同冰晶一样将他冻结了起来。

    紧接着,他的肩膀,胸膛和手臂等位置,也开始出现了白色结晶,飞快朝四周蔓延而开。

    他细看之下,发现这些竟是一粒粒细微的晶沙,在三轮圆日的烧灼下,化成了这些半透明的结晶,很快就蔓延到了他的脖颈处,将他的身躯完全禁锢了起来。

    韩立虽惊未乱,周身之上青光流转,正要趁势冲开结晶,眼神却突然一闪,就见那消瘦老者的身影从旁突然闪现,手中握着一把幽绿匕首,朝他眉心刺来。

    他冷哼一声,双目之中忽然有金色光芒亮起,一股强大的神识之力释放而出,瞬间将周围方圆百里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消瘦老者已经冲至身前,却看到韩立的双目瞳孔之中,突然有一圈细小至极的符文浮现而出,心中顿觉不妙,身体下意识的放缓了一瞬。

    “天地净明!”只听一道如同黄钟大吕般的洪亮声音,从韩立口中响起。

    周围这方天地顿时像是被仙人下了敕令一般,黄沙尽敛,风波尽平,就连原本悬浮在高空中的阴云也消失不见,整片天空彻底恢复了平静。

    “怎么会……”

    消瘦老者双目圆睁,口中震惊叫道,整个人身子急速后掠,与韩立拉开了距离。

    “天火,降!”韩立口中又是一声言咒。

    只见高空之中一道白虹斜掠而至落在了他的身上,化为了一片银色火焰,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了其中。

    “这不可能……言出法随,就是金仙也无法做到,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花,你拿去也罢。”消瘦老者此时的震惊已经转为了惊恐,身形飞快倒退之际,口中急切叫道。

    “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晚了些吗?雷落!”韩立冷笑一声,口中再次传出一声暴喝。

    下一霎,九天之上,风云骤起,一团乌云漩涡凭空浮现,里面电光频闪,传出阵阵轰鸣之声。

    “咔嚓”

    只听一声霹雳声响,一道水缸粗细的蓝色雷电贯穿天幕,朝着消瘦老者砸落而下。

    老者心中大凛下,连忙身形疾遁,闪向一旁。

    然而,他这一下才堪堪避让开来,高空中就又接连不断有雷声响起,一道道粗壮雷柱如同落雨一般,不断砸落下来,将他所有活动余地都笼罩了进去。

    消瘦老者心神震动过巨,已经全无交战之心了,其身形贴着一道道雷电在高空中不断闪躲避让,双指之间已经夹出了一张金色符箓,打算以秘符遁离此处。

    可就在这时,韩立的身影却是从原地一个模糊,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瞬,他就凭空出现在了老者身后,手臂之上金鳞翻起,一记手刀贯穿了老者的心脏。

    随着韩立眼中的金光逐渐敛去,神识收敛而回,满布周围天地间的蓝色雷电尽数消散,却露出了原本黄沙漫天的景象。

    “居然是幻术……”消瘦老者口中苦笑一声,眼中神采逐渐黯淡下来。

    可紧接着,其眉心之处忽然有金光透出,一股强大波动从中传递而出。

    老者倒也狠辣,自觉无法逃脱下,竟是要自爆元婴。

    韩立眼中寒光一闪,穿入老者体内的手臂之上,顿时银光大作,响起一阵霹雳之声。

    一道银色雷电直冲而上,径直将消瘦老者的元婴搅成了碎片,老者的身躯终于彻底瘫软的坠落而下,不再有半点异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