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白家老祖
    片刻之后,韩立三人飞至一座圆形岛屿上空,朝着下方落了下去。

    圆岛的面积不大,方圆只有数百里的样子,岛上除了几座矮山和一个小湖泊外,并没有多少植被,显得有些荒芜。

    在那些矮山上和湖泊边,还能看到一些分布稀疏的朱红色建筑。

    岛屿中央区域的地表看起来有些凹凸不平,到处都分布着一条条丈许宽的凹槽,彼此相互联结成一片完整图纹,而在正中处,则伫立着一座白色圆塔,高约百来丈,外围同样镌刻着密集的符纹。

    白须老者引着韩立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圆塔前。

    圆塔四周有约莫百余名修士,分成三队,交替巡逻警戒着,见到白须老者时,纷纷停下脚步,朝其施礼。

    在圆塔的入口处,亮着一层半透明的光幕,同样设有禁制,在白须老者取出一面圣傀门令牌,从中飞出一道白光之后,禁制才自行撤去,放三人走了进去。

    进入圆塔之内,韩立才发觉这塔内的空间,竟然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大上一些。

    塔内整体中空,四周围的墙壁之上,镌刻着十数团巨大的水滴状的符纹,每一个符纹正中,皆镶嵌着一枚蓝汪汪的晶莹灵石,品质都在高阶以上。

    而墙壁上的所有纹路连接而下,全都通向了地面中央处的一座半人高的方形石台,上面镌刻着控制法阵的阵盘,正亮着一层柔和的白光。

    围绕着石台周围,紧贴着墙壁处,摆放着八座低矮石台,上面各盘膝坐着一名大乘期修士,全都处于闭目调息状态,对三人出现在此处,全都无动于衷。

    在石台旁边,还站着一名樵夫模样的青年,似乎是个大乘期修士,正眉头紧蹙地盯着阵盘,显得有些失神,感应到韩立等人进塔,才回过神来,问道:

    “褚长老,你不是负责驻守后山禁地,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齐长老,这二位道友是副门主请来的帮手,会和你一起驻守此处,我奉命将他们带过来。”白须老者答道。

    “知道了。”樵夫模样的男子点了点头,说道。

    白须老者便告辞一声,先行离去了。

    “在下齐珩,不知二位前辈怎么称呼?”齐姓长老冲韩立二人行了一礼,问道。

    “麟九。”麟九指了指自己面具的眉心,道。

    “蛟十五。”韩立淡淡答道。

    他的目光其实已经在这个樵夫模样的齐长老身上打量了许久,心里一直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却又不甚明显,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了是否曾经见过。

    一番寒暄过后,三人都没什么聊天的兴致,就听齐珩说道:

    “两位前辈,岛上的小湖那边有些临时洞府,两位可自去休息落脚。在此驻留期间,两位在岛上的活动不会受到任何限制,只是需要注意不要触碰到一些禁制就好。在下还要盯着这边的,就不带两位过去了。”

    韩立两人闻言,便告辞一声,出了圆塔,一起去了小湖那边。

    出于各自考虑,他们二人挑选的洞府相隔稍远,一个在小湖西侧,一个则在小湖东侧。

    东侧这边林木稍微密集一些,一座朱墙黑瓦的三进院落就坐落在此处,韩立来到院落门前,就见大门上镌刻着道道符纹,显然也是有禁制的。

    不过,想到之前齐珩说过不会有任何限制,他便径直走上台阶,抬掌往门扉上按去。

    果然,门扉上光芒一亮,便“吱呀”一声朝内打了开来。

    进入院内,韩立就看到里面的陈设与寻常世俗并无太大区别,不过在一些细微之处,却总能找到一些小型的法阵符纹。

    比如,院落中央处的石桌下方就有一座小型的涤尘法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行发动一次,能够将院内落下的枯枝败叶和泥土尘埃尽数吸纳,清扫干净。

    而在厅堂之上,还立着一男一女两名侍从,看起来年纪都不大,长得皮肤细腻唇红齿白,十分讨喜,但韩立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只是傀儡,而并非活人。

    从品质等级来看,能作为侍从,这两具傀儡自然不会是什么高级品类,但其制作之上却也的确有些独到之处,令韩立在观察之后,也不禁为这些巧思抚掌赞叹。

    在傀儡之术上,韩立本就有不浅的造诣,但毕竟都是在灵界时所学来的,仙界的傀儡在制作材料和工艺上,均与灵界有很大的不同,他倒是可以趁此机会,多了解一下了。

    毕竟,想要将蟹道人修复如初,光凭原先的傀儡之术,多半是不够的。

    ……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年有余。

    在此期间,圣傀门倒是风平浪静,敌人始终没有出现,不过整个宗门依旧一副如临大敌模样,防御态势没有丝毫减弱,不过无常盟众人心理却都起了些变化。

    小岛湖泊旁,韩立与麟九并肩而行,沿着湖边的小路,朝旁边的矮山上走去。

    “蛟十五道友,整整两年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说不定这次任务就要出人意料的轻松完成了。”麟九笑着说道,语气轻松。

    “若能这般平静渡过剩下的时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韩立抬头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也笑着回道。

    这两年以来,他将这座小岛上的山山水水几乎跑了个遍,暗地里将隐藏在每一处法阵和傀儡都找了出来,仔细查看过了好几遍。

    后来也时不时地去到圆塔那边,观察塔身内外的符纹,一来二去和齐珩倒是越来越熟,两人偶尔还会讨论一些傀儡之术方面的内容。

    齐珩虽然修为不高,但在傀儡之术上见识不浅,与韩立也是相谈甚欢,不过对于宗门一些秘术秘事,却是守口如瓶,没有半点透露。

    与此同时,圣傀门主岛上的一间密室之内。

    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副门主,正坐在一张石椅旁,她此刻已去掉了面纱的脸庞精致美艳,眸中流露着几分柔和之色。

    在其身前坐着一人,却正是白素媛,此刻的她脸上并没有戴那张兔首面具,而是以真容相对。

    “素媛,并非是我狠心不管家族死活,实是有不得已苦衷。当年离开烛龙道,离开古云大陆之后,我就断绝了与那里的一切联系,这么多年来再未踏足过那里一步。”宫装女子语气中,带有一丝歉意的说道。

    “既然断了所有联系,为何又要派人来找我?”白素媛面无表情,冷淡说道。

    虽然明知眼前的女子,正是她的先祖白奉义,可她就是无法与之亲近起来,一想到当年爷爷为了救她离开,惨遭天魔杀害,她就始终无法释怀。

    若是眼前之人当年没有失踪,或者能够回去照拂家族一二,后来那些惨事或许就不会发生,爷爷也就不用死了。

    “此事其实怪不得奉义,当年的事是一笔糊涂账,我作为她的师傅,应该要负主要责任。”这时,一直背对着两人站在一旁的麟三,转过身来,叹息一声说道。

    她的脸上同样没有戴赤狐面具,露出的面容五官如画,眉梢隐含风情,眼眸内有媚意,却正是烛龙道十三位金仙道主之一的云霓。

    “师傅……”

    “师尊……”

    白奉义与白素媛两人同时开口叫道。

    “傻徒儿,当年你以为自己离开之后,就能成全我们两人,却不知那家伙不但是个负心汉,还是个胆小鬼,这次我要他同来帮你,他却说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不敢来见你。”云霓苦笑一声,说道。

    “这倒的确像是他的作风……”白奉义闻言,轻笑一声,喃喃说道。

    “师尊,你们说的是什么人?”白素媛忍不住问道。

    “以前是个白衣胜雪的俊朗仙人,现在……不过是个邋里邋遢的老酒鬼罢了,不提也罢,说了就来气……”云霓眼角露出一抹不甚明显的笑意,骂道。

    “明明气愤其所作所为,一想到那人却还是忍不住眉眼弯弯,师傅果然还是这般样子,一点都没变。”白奉义看着这一幕,心中叹息。

    “话说,已经过去两年有余了,那边一直都没有动静,会不会是起了什么变化?”云霓轻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的问道:

    “两年前得到的消息很可靠,不会有假,对方蛰伏时间越长,只怕后面来势就会越凶猛。”白奉义眉头微蹙,说道。

    “若是他们恰好到一年之后再来犯的话,即使是通过无常盟,恐怕也没办法再聚集来这么多真仙境修士了,届时你该如何?”云霓又问道。

    “那时门主也应该可以赶回来了。以他的修为,加上那具仙傀儡,即使没有无常盟的帮助,我们也应该能够应付这次危机。”白奉义如此说道。

    云霓闻言,微微颔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突然神色一变。

    紧接着,就有一道雷暴之声轰然炸响,整间密室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云霓与白奉义对视一眼,抬掌在脸上一抹,赤狐面具重新覆盖而上,白素媛见状,也立即取出面具戴上,三人同时冲出了密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