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百七十章 迁怒
    封谦之望着那些突然出现,并闪动着电芒的圆球,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妙之感从心头浮现。

    他心中念头转动间,急忙双手连挥,周身宝光大作,竟是一口气祭出了七八样灵光熠熠的护身法宝来,一层层的光罩在体外浮现。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首先炸响,紧接着便是一连串连续不绝的巨响。

    二十余颗重水纹雷就如同鞭炮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爆炸开来。

    一圈圈狂暴的银色电弧从中绽放开来,扩散向四面八方,顿时就将方圆近千丈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封谦之身上宝甲释放出来的密集符文刚一闪现,就立即湮灭消失,与其他所有护身宝物一起,同时被一轮巨大无比的黑色骄阳所吞没了进去。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狂暴气浪,一波波的朝四面八方涌去,将虚空压缩得层层坍缩,浮现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黑色裂纹来。

    下方赤红色的海域也是波涛崩碎,海水蒸腾,冒起阵阵淡红色的水汽。

    整个海面在这一瞬间,都被一股重压压迫着陷下去一个大坑,周围的海水卷起数十丈高的滔天赤浪,朝着中间倒卷而下,笼罩着这片海域的蓝色空间,也经受不住这股巨力的压迫,轰然崩碎开来。

    这惊人动静直至数息后,才逐渐敛去。

    随着空气中的震荡平息,下方那座小岛只剩下几处零星的碎岩露出海面,周围余波未平的海面卷动着一波波的巨浪。

    在某块碎岩石上,封姓老者浑身血污的躺在那里,身上宝甲完全破碎,身边还散落着许多防护法宝的残片,虽是重伤,竟并未陨落。

    韩立身影在千丈之外突然浮现,目光朝着下方水域一扫,顿时锁定在了老者身上

    封姓老者此刻却同样抬头望向韩立,目光中却满是怨毒之意。

    韩立充满杀意的一声冷哼后,正要飞身而下。

    就在此时,其周围虚空中突然青光一闪,五道一般无二的方磐身影突然浮现,手中刀光一震,身形在半空中一阵交错,朝他笼罩而来。

    只见五道黑色刀光相融之下,顿时变得如梦幻一般不真实起来,层层叠叠直刺他的心脏而来。

    韩立见此,身形猛然加速下坠几分。

    “砰”的一声!

    迅雷般刀光落在其右背部,顿时真极之膜碎裂,鲜血狂溅下,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来。

    韩立身形借着这股巨力加速冲封姓老者而去的同时,手腕轻轻一抖,一枚龙眼大小的圆珠立即从其手中抛飞而出,朝老者头顶滚落了下去。

    封谦之此刻心中是叫苦不迭,他一身防护法宝已经尽数崩毁,此刻又身受重伤,一时之间难以避让,眼看那枚圆珠之上又有雷光亮起,眼中顿时露出一抹绝然之色来。

    千钧一发之际,其单手一拍头顶,天灵盖泛起一片金光,一名浑身金光凝实的金色小人一跃而出,一闪之下就要瞬移遁走。

    然而,随着一声震天轰鸣炸响,那枚韩立花了大价钱购来的重水雷珠竟毫无征兆的爆裂了开来。

    一团大如山岳的黑色骄阳陡然凭空出现,数百条百丈余长的青紫雷电在其中浮现而出,当中透露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法则之力。

    只听一阵“噼啪”之声炸响,道道青紫雷鞭仿佛握在天神手中一般,肆意鞭挞向四面八方,封谦之的元婴小人与肉身一起被卷入其中,顿时灰飞烟灭。

    可就在这时,一道青光却突然从其爆裂开的肉身中急速飞出,以瞬移般的速度一闪而逝,瞬间就没入了正在奋力远离爆炸区域的韩立体内。

    就在韩立击杀封谦之的这片刻工夫,方磐却不进反退了一段距离,身前不知何时浮现出一条黑色锁链,表面一圈圈黑色符文缭绕不已。

    紧接着,他目光一闪之下,身形连闪的直奔韩立追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

    那轮巨大的黑色骄阳再次爆炸开来,化为一大片黑色霞光,朝周围急速扩张而开。

    韩立与方磐堪堪飞出了黑色霞光笼罩的范围,却仍是难以避免地受到了些许波及,身形皆是有些不稳地向高空中冲去。

    方磐周身青光大作,脚步在虚空连点数次,身形以一种不合常理地闪动之姿,断断续续地消失又浮现,竟是快一步追上了韩立。

    其手腕一道,掌心中乌光大亮,黑雾缠绕的漆黑锁链“嗖”的一下飞射而出,直奔韩立小腹而去。

    韩立心中一紧,想要躲避却是根本来不及,猛一张口,喷出数团精血,围着身体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了大片血雾。

    嗤啦一声!

    乌黑锁链一闪之下,射入了血雾之中。

    而几乎在锁链没入的同一时间,血雾翻滚之下,一道血影从中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千里外的天边,再一闪后,便消失不见了。

    血雾溃散而开,那道锁链竟也是消失无踪了。

    ……

    十余万里外,一片幽蓝色海域上空,突然电芒大作,浑身血污的韩立从中踉跄而出,身形一个不稳,差点坠落到了海水之中。

    此刻的他脸色比先前更加苍白了。

    连续一个多月的逃遁,再加上方才情急下催动了这血影遁,可着实让其伤了不少元气。

    他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服下一枚归元丹后,脸色才缓和几分,继而双目一闭,将神识探入了丹田内。

    果不其然,此刻在其元婴之上,再次出现了四道十分眼熟的黑色锁链,表面幽芒闪动,并有一缕缕黑色雾气缭绕。

    见此情形,他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

    所幸自己反应及时,这诡异锁链并施展完全,若是再给对方给封印住了元婴,自己可是麻烦大了。

    即便如此,其体内的仙灵力还是给封印了一半。

    但紧接着,他眉头一皱。

    在自己的元婴下方,有一道忽明忽暗的黑光悬浮其中,正是之前从锦袍老者陨落前从残躯上射出的那道。

    这并非是什么厉害的禁制后手,而应该是某种神魂标记。

    若是给他足够时间,自可将之全部消除,但如今对方显然不会给他这么多时间。

    有些耐人寻味的是,这道黑光上流露出的气息,却并非源于那锦袍老者,而是来源于那黑衣青年。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面上突然异色一闪,抬首朝前方海域扫了一眼。

    略一沉吟后,他身上遁光一起的朝着海域深处飞驰而去。

    大约一炷香的工夫后,其身形停在了一片海域上方,眼中露出些许疑惑之色来。

    在他的神识探查下,附近近十余万里的海域竟是出奇的平静,深海之内普通游鱼倒是不少,但妖兽却是寥寥无几。

    一念及此,他身上遁光骤然一亮,朝着那深水妖兽所在的海域,疾掠而去,同时收敛起息,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块石头般,悄无声息的没入了海面,朝着海底沉去。

    与此同时,韩立庞大的神识散发而出,笼罩住了体内的印记之上,一层层的将其包裹起来,尽可能的压制其与外界的联系。

    在韩立沉入海底没过多久,半空中青光一闪,方磐的身影凭空出现。

    他闭目感应了一下,朝着下方海域望去。

    虽然他留下的那道神魂印记被什么力量给压制了,但他还是能隐约感应到一些。

    见此情形,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整个人蓦然化为一道青虹,直冲入了海面,朝着海底迅疾潜去。

    以他的遁速,眨眼间便到了海底。

    四周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他目光四下飞快一扫,随后落在了数百丈外,一块看似平平无奇的百丈巨石之上,二话不说的冲了过去,手中黑光一闪,一道数百丈长的黑色刀光凭空出现,冲巨石狠狠斩去。

    刀光所过之处,整个海面被劈成了两半。

    “轰”的一声!

    刀光落在巨石之上,却没有如预料般将之劈开,让方磐微微一怔,

    而巨石后方,韩立身形却蓦的化为一道黑光,朝着后方倒射而出,嘴角还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浅笑。

    “嗖”“嗖”两声!

    两道身影从方磐体内一左一右的浮现而出,手中黑色长刀一颤,两道刀光一左一右的朝韩立所在,交叉一劈。

    一个十字形的黑色刀芒,在惊人寒芒闪动间斩向了韩立,所过之处,引得海水沸腾。

    韩立似乎早有准备,鳞片密布的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铿的一声巨响!

    其身形在一股巨力之下,被狠狠震飞了出去。

    就在此刻,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整个海底地震般晃动了起来。

    远处海底地面轰的一声炸裂开来,无数碎石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一个小山般的巨大黑影从地下缓缓冒出,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

    而之前那座看似不起眼的黑色巨石,赫然是对方体表的一个肉疙瘩。

    方磐心中顿时一惊,追杀韩立的举动一顿。

    而韩立此刻,却冲着方磐咧嘴一笑,接着身形一晃的潜入了附近一道海沟之中,不见了身影,甚至连气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磐暗道一声不好,身上耀眼青光立刻消散,正欲收敛气息。

    结果那突然浮现的巨大黑影中绿光一闪,浮现出一双巨大而碧绿的眼珠,死死地盯住了方磐,里面绿色火焰跳动,带着一股可怖的杀意。

    方磐心中咯噔一下,涌现出一股许久未有的畏惧。

    此刻他已经看清那黑影的全貌,俨然是一头巨大无比的紫黑色章鱼,足有逾千丈大小,体表长满一个个如巨石般的黑色疙瘩,八条布满紫黑色鳞片的粗大触手,仿佛恶魔之手般狂舞不止,搅得附近海水一阵剧烈翻滚。

    绿色眼睛下方裂开一条缝隙,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大洞,隐约能看到白森森的牙齿,任谁都明白一旦被吞进去,绝无活路。

    “真仙境后期!”方磐瞳孔微微一缩,口中喃喃自语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