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七十三章灭门
    “轰轰”的两声巨响。

    随着金毛巨猿巨拳砸下,黑色光幕一阵波纹荡漾,被击打处有两个明显的深凹,甚至发出了“吱吱”的刺耳声响。

    “哪里来的孽畜,好恐怖的力气!”

    “此獠似乎和传闻中的真灵山岳巨猿颇为相似,莫非……”

    “不管怎么说,这大胆妖孽敢来我堂堂天鬼宗撒野,势必将其拿下,以儆效尤!”

    以虬髯大汉付长老为首的七八名合体修士看到大阵外的金毛巨猿,先是一怔,继而一番神色各异的猜测后,纷纷祭起法宝朝着巨猿飞掠而去。

    卢长老正要飞身上前,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色,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而如他一般没有出动的,除了天鬼宗宗主外,还有一名驼背老者,一位美艳女子和一个独眼巨汉。

    这四人,正是当日在魔焰谷中,联手引九天魔焰对付韩立之人,此刻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震惊。

    与此同时,天鬼宗各处山峰皆有大量遁光闪现,几乎所有长老弟子都从各处府邸飞出,落在附近峰顶或是广场上,疑惑观望起来。

    金毛巨猿对于冲来之人视若无睹,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口中一声怒吼,双拳金光狂闪之下,对着黑色光幕一阵挥拳狂击。

    “轰隆隆”一阵惊天巨响!

    黑色光幕一阵剧烈颤抖,扭曲变形,并马上不堪重负的发出撕裂之声,寸寸碎裂起来。

    巨猿庞大身形蓦然穿过大阵破碎之处,朝着一座山峰峰顶坠落而去,而从祭幽峰冲过来的那几名合体期长老,此时也已正面迎了上来。

    冲在最前的付长老一声怒吼,周身顿时涌出滚滚猩红血雾,将他整个人笼罩了进去,迅速凝聚成了一个五六十丈高的血甲巨鬼。

    其双手握着一柄鲜血淋漓的开山巨斧,冲着巨猿当头劈下。

    巨斧锋刃过处,两侧凭空浮现出一道道血色漩涡,从中传出一阵阵强大的吸引之力,似乎可将周围一切事物吸引拉扯至斧刃之下。

    而紧随血色巨人之后,数道颜色各异,形状不同的鬼道法宝,或携滚滚黑雾,或掀起一道涛涛血河,遮蔽了大半个天幕,朝着巨猿气势汹汹的扑来。

    刹时间,天空中阴风怒号,血气浓重,犹如万鬼哭号,阴魂索命之声此起彼伏,让附近数百丈空间温度骤然下降。

    金毛巨猿鼻中发出一声低嗤,下坠之势不减,一只手臂高高抬起,冲着下方的血河鬼雾一巴掌扇了过去。

    “呼啦”一声!

    一股无法言喻的强大气浪,如同一堵百丈高墙一般,以摧枯拉朽之势朝着下方推进下来。

    付长老所化血甲巨人首当其冲,血色巨斧轰然砸在这股气浪之中,没有半点迟滞,直接崩碎了开来。

    紧接着,其巨大身躯就像是撞在了巨石之上,先是半边身子塌陷下去,而后整个人都化作一团血光,直接爆裂开来。

    在其后方的阴云血雾,尚未接触气浪,便被一股股无形巨力吹拂得散开大半,隐匿其中的骨剑、骷髅、血环等法宝,无一例外,全都如同爆竹一般“砰砰”炸裂,化为了粉碎。

    半空中连续不断,传来声声哀鸣,本命法宝被毁之下,有数道人影口中鲜血喷出,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其余之人,也是顿时大惊,慌忙之下朝后方逃离而去。

    下一刻,金色巨猿庞大身躯如一颗陨石般从高处直落而下,重重砸落在一座山峰之上,周围大地猛然一震,滚滚烟尘升腾而起,半座山峰随即坍塌。

    距离山峰较近之处,惊呼之声不断,数百道流光掠起,急速向四面八方飞遁而去。

    这时,半空中一片混乱的血光内,一个数寸高的元婴小人突然疾射而出,其容貌与那付长老十分相似,脸色神情却是惊恐万分,作势就要朝远方遁走。

    然而,其身上才堪堪亮起光芒,身旁就有一道肥硕身影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赫然是阖山道人!

    他面无表情地一掌拍了下去,那元婴小人顿觉四周空气一紧,接着连一声哀嚎也没来得及发出,就化作一团红光,砰然炸裂开来。

    祭幽峰上,天鬼宗宗主看到七八位合体期长老联手一击,却被那巨猿一巴掌破开,本就已心神巨震了,此刻再看到突然出现的阖山道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异常。

    “阖山前辈,你这是在做什么?”他强自镇定,扬声问道。

    阖山道人遥遥望了一眼金毛巨猿,随后才转过头来,摇了摇头颅的说道:“石宗主,实不相瞒,贵宗的两位大乘长老都已死在了韩前辈手中。天鬼宗,完了。”

    声音不大,但听在天鬼宗宗主及周围合体期修士耳中,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震撼。

    卢长老等四人面上顿时露出惨然之色。

    方才他们就已在巨猿身上,感应到了一股熟悉气息,现在听阖山道人这么一说,确认那凶悍如上古真灵的金毛巨猿就是韩立,自然也就知道其所言非虚了。

    卢长老深吸了一口气,嘴唇微微翕动,却是向石宗主传音起来。

    石宗主面上先是露出些许挣扎之色,最后还是暗自一咬牙,冲半空中的阖山道人恭敬施了一礼,开口说道:

    “阖山前辈,既然天鬼宗已注定无法留存,我等与其白白赴死,不如就此归降,日后愿意为韩前辈效犬马之劳。”

    “嘿嘿,效力一事,有我境元观就足够了。至于韩前辈的怒火,就由你们天鬼宗来好好承受吧。”阖山道人目露一丝古怪之色,嘿嘿一声道。

    说罢,其袖袍一抖,一口桃木古剑一飞而出,一颤之下腾空飞起,迎风狂涨为一柄十余丈长的巨大光剑,表面无数玄奥符文一阵缭绕,通体爆发出一团刺目金芒来。

    接着,巨剑化为一道金虹,朝着石宗主等人一斩而去。

    周围虚空一阵震荡,竟硬生生的被斩出一条奇长的漆黑裂缝来!

    石宗主等五人顿时大惊,身形朝数个方向倒射之余,身上各色光芒纷纷亮起,挥手之间,便祭出了不少防御手段。

    在几人说话间,金色巨猿已身形一跃的出现在一座巨峰之前,口中一声咆哮,高高扬起双拳,如同擂鼓一般重重砸向山壁。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地表山岩顿时寸寸龟裂,蔓延起一片如同蛛网般的密集裂隙。

    紧接着,整座山峰猛然一震,随即轰然塌陷下去,一道道如同黄龙般的烟尘从中滚滚升起。

    这时,一道高大人影忽然从烟尘中一闪而出,悬停在了半空中,正是恢复了人形的韩立。

    他目光向四周飞快一扫,只见到处都有遁光亮起,几乎所有天鬼宗长老和弟子,都在四散逃离这里。

    而远处的祭幽峰上,更是光芒频闪爆鸣不断,阖山道人似乎正与天鬼宗宗主等数名合体修士在激烈交锋,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韩立双目微眯,口中喃喃了一句,猛然张口一喷。

    一团银色火球立即激射而出,“噗”的一声,幻化成了一只尺许大的银色火鸟。

    这时,韩立手上法诀一掐,并指冲火鸟一点而去。

    银色火鸟猛地扬首,发出一声清鸣,身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狂涨起来,转眼间化为了小山般巨大,双翅一扬下,冲向了下方一片密集建筑。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巨大火鸟径直撞入建筑群落的中心处,爆裂而开,顿时化作一片火海,将之吞没了进去。

    韩立见此,身形忽的一转,朝着数百里外的另一座山峰方向飞了过去。

    他早已从阖山道人那里得知,那座峰名为藏幽峰,乃是天鬼宗最重要的几座山峰之一,藏经阁和丹器殿正是坐落在其上。

    ……

    数日后。

    冷焰宗,圣火峰后山紫竹林海内的院落中。

    司马镜明正手中握着一块传讯法盘,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以他修行无尽岁月才有的养气功夫,本来不应有如此表现,但他此时却是实在有些按捺不住。

    这时,其身前墙壁上挂着画轴,忽然有光芒亮起,冷焰老祖的身影浮现而出。

    “恭迎老祖。”司马镜明见状,立即收住脚,冲其躬身一拜。

    “怎么,那件事有结果了?”冷焰老祖淡然问道。

    “启禀老祖,是有一桩天大的喜事。”司马镜明眼中散发着奕奕光彩,立即说道。

    冷焰老祖闻言,眉头微微一簇,却没有开口说话。

    司马镜明立即明白过来,自己喜不自胜,有些失态了。

    他连忙告罪一声,正色道:“老祖恕罪,就在今日,那位韩前辈突然传讯过来,说天鬼宗已从灵寰界除名,让本宗去接管之前被天鬼宗掌控的部分国境和宗门势力,说算是补偿之前宗门典籍被毁的损失。”

    “部分……那境元观呢?”冷焰老祖闻言,脸上却没有明显喜色,而是冷静问道。

    “这个韩前辈倒没有提及,不过根据传回来的消息看,境元观虽然折损不轻,但似乎并没有如天鬼宗一般,遭遇灭门之祸。”司马镜明思量片刻后答道。

    冷焰老祖听罢,眉头微微蹙起,沉吟良久后才喃喃道:

    “原以为他能拼得一死,令两大宗门蒙受巨大损失,却没想到他竟仅凭借一己之力,不仅重创了境元观,竟还一口气荡平了天鬼宗,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他了。”

    “老祖,经此一事后,我们冷焰宗定能扬眉吐气,一跃成为灵寰界第一宗门了。”司马镜明忍不住说道。

    “切不可得意忘形,密切注意境元观动向。对了,我记得此人还有一个妹妹在我们宗门,日后一定要好生优待,不可怠慢丝毫。另外,门内所有与他相关之人,都要倾斜资源加以扶持,尽量交好。”冷焰老祖如此提醒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