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五十九章 借星台
    数日之后,出云峰山腰,一处洞府花园中。

    一名肌肤胜雪,容貌秀美的宫装少女,正落后半步的跟在一名身材高大的白衣美妇身后,缓缓而行。

    她们不是别人,正是余梦寒和古韵月师徒二人。

    “如今回想你当初所言,这位韩长老的身份来历还真是个谜。当初一路行来,为师观其种种举止言行,本已做了最大预测,想不到还是大大低估了他。”古韵月苦笑一声,说道。

    “也不知,我何年何月才能达到他那样的层次。”余梦寒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眼中露出一丝向往之色。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以有限之生求问仙道,本就属逆天之举。不仅要看资质,更多的是机缘造化,这也是为何光筑基这一步,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达成,更何况后面的凝结金丹了。为师修行至今已五百余载春秋,处在元婴中期已百年有余,他日进阶化神境或还有一线希望,更高一阶的炼虚则是渺茫之极。至于那距仙途仅一步之遥的大乘之境,自然是想也不敢想了。”古韵月脚步一停,抬头望天,略微有些失神道。

    余梦寒闻言,心神也有些激荡,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黯然之色。

    美妇收回视线看向宫装女子,摇头笑道:

    “师父受限于资质,若无特别机缘,成就多半也就如此了。倒是梦寒你,身负灵体体质,悟性又极高,入门短短两年就已筑基成功,如无意外,未来成就必定在为师之上,未必不能达到炼虚以上的层次。”

    “多赖师尊悉心教导,不惜赐下许多珍贵丹药,梦寒感激不尽。”余梦寒由衷说道。

    “托韩长老的福,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无需担心丹药资源的问题了。”古韵月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余梦寒闻言,美眸顿时一亮。

    “话说回来,这两年间,师父还曾拜访过韩长老一次,可如今他的洞府区域已经被划归成了门中禁地,以后怕是再想登门就根本不可能了。”古韵月说罢,叹了一口气,神色间多有一些遗憾。

    ……

    没过多久,冷焰宗出云峰上突然收了一名散修作为外门弟子,其资质平平,年纪已不轻,却只有结丹期,根本不复合招收条件,故而一时间在弟子之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直到后来众人得知,这人名为白石,竟与那位韩长老有些故旧,此事才逐渐平息下去,并开始不断有人,甚至修为远超于其的他峰长老,向其示好起来。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匆匆又过月余。

    作为境元观主峰的敬天峰后山,有一泓碧如翡翠的椭圆形水潭,潭中灵气浓郁,氤氲出一层白色浓雾,浮在水面之上,当中不时有一尾尾金灿灿的肥硕鲤鱼跃出水面。

    潭边的岩石和草地上,则有十数只神采奕奕的丹顶仙鹤交颈嬉戏,啄食地上散乱生长的灵草,不时仰头欢鸣几声。

    “嗖”的一声!

    一道紫色遁光忽然从高空中一闪而至,降落在了潭边。

    光芒淡去,现出一名头戴金冠,身着紫底金纹道袍的高大男子,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脸上蓄着三缕黑色长须,颇有几分神仙风采。

    其刚一落定,略微打量了一下身旁的鹤群,便将目光移向水潭另一边,那面长满苔藓的青黑石壁。

    只见他袖中手掌一翻,一枚传音符便“嗖”的一下,射出他的袖口,飞入了那面石壁中,隐没不见。

    片刻之后,石壁上一层淡金光幕悠然浮现,从中露出一道一人高的洞口。

    紫袍道士没有犹豫,身形一闪,便飞入了洞口之中。

    石壁之内,是一间面积十分宽广的石室。

    室内正中有三层高台,每一层上都刻满了玄妙图纹,上面还密密麻麻地摆着一盏盏造型奇异的黄色明灯,彼此之间构成了一个奇异大阵,从中传出阵阵惊人的灵力波动。

    高台最高层中央,一名身着金黄宽袍,坦露着胸怀的肥胖男子盘坐于蒲团上,远远望去就仿佛一座小型肉山。

    “太上大长老,今日冷焰宗那边送来消息,称那位韩长老想要借用我们观中的聚星台修炼,并承诺将报以厚利。我们是否……”紫袍道士冲着“肉山”施了一礼,恭敬说道。

    形如肉山的金袍男子,脸上肥肉一颤,没有回答,反而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之前让你安排调查此人身份来历之事,如何了?”

    声音异常洪亮,在石室之中“嗡嗡”回荡。

    “只知此人两年前突然出现在丰国,后来没多久就进入了冷焰宗成为一名外门长老,不过期间一直颇为低调,未传出丝毫异常,以至于我们埋在冷焰宗中暗子,也是在天鬼宗出事之后,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的。”紫袍道士沉吟着答道。

    “罢了,我若是司马镜明那个老狐狸,肯定也会严密封锁此人消息。最近天鬼宗那边动向如何?”金袍男子又问道。

    “整个天鬼宗在此事之后,门人弟子行事变得十分低调,丝毫没有透露出半点不满,或是想要报复的样子。”紫袍道士想了想说道。

    “那两个老鬼的脾性我还不知道?都是睚眦必报之辈,绝不会就这么忍气吞声的,静观其变就是。”金袍男子嗤笑一声,显然有些不信。

    “那借用聚星台之事……”紫袍道士迟疑问道。

    “既然对方有大乘级的实力,自然不便交恶,姑且先答应下来吧。”金袍男子沉默了一下后,说道。

    紫袍道士眉头紧蹙,犹豫片刻后,说道:

    “不瞒大长老,观内几位太上长老对此有些担忧,生怕此人进入聚星台修炼一番之后,实力会再上一层楼,到时候我们境元观就要被冷焰宗也压下一头了。另外,开启聚星台对浣星石的消耗实在不小,我们用来培养观中精锐弟子本就要精打细算,若是浪费在外人身上,实在有些可惜……”

    “笑话,到了大乘层次,实力提升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他既然要使用,那么所需的消耗自然不能由我们负担,全部由他们冷焰宗加倍补偿好了。”金袍男子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是!”紫袍道士恭敬应道。

    ……

    两个月之后,境元观。

    一片山势连绵的青翠山脉间,千峰竞秀,流云飘渺,空中不时有仙鹤灵禽飞越,呈现出一派仙山福地的气势。

    群峰正当中处,有一巍峨巨峰高耸入云,远超周围其他山峰。

    峰顶之上巨石累叠,灵气弥漫,却无太多植被覆盖,正当中处有一个九层高台,状如圆塔,通体莹白,仿佛美玉雕砌而成。

    高台四周,各有一名褐袍老者双目紧闭,盘膝枯坐。

    临近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斜撒而下,直照得山顶岩石上散发出橘红色的柔光,映在白玉高台之上,折射出一片令人心醉的奇异霞光。

    这时,远处高空之中,忽然有两道虹光联袂疾驰而至,落在了白玉高台下方,露出一胖一瘦两道人影。

    原本枯坐在高台四周的褐袍老者,纷纷起身,来到两人身旁,冲其中那名胖如肉山的金袍男子,神色恭谨地施了一礼,齐声叫道:

    “参见太上大长老。”

    说罢,几人目光微移,上下打量了一下金袍男子身旁的那名陌生青年。

    此人身材高大,容貌普通,自然正是前来借用聚星台的韩立。

    金袍男子摆了摆蒲扇般的大手,并未说话。

    那四人立即会意,不再言语的退了下去,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韩道友,他们四人是这聚星台的镇守之人,虽然只有一名合体修士,其余三人都是炼虚,但彼此之间配合多年,心有灵犀,有他们为道友你护法,可保万无一失。”金袍男子声音洪亮,微笑说道。

    韩立心中自然是不希望有境元观之人从旁护法,但也知道这是无法拒绝之事,脸上笑意不减,说道:“那就多谢阖山道友了。”

    “夜幕将至,就不耽搁韩道友修炼了。若有其他需要,尽管向那几人开口。”金袍男子抬头望了一眼天色,如此说道。

    说罢,其向韩立略一拱手,便转身化作飞虹离去,转瞬间消失无踪。

    韩立目送对方离去后,目光四下一扫后,转身来到聚星台的阶梯前,并未急着登阶而上。

    高台四周的几人,则已经飞快掐起法诀,口中也传来阵阵吟诵之声。

    随着四人身下一圈圈隐秘符文亮起,一道遮蔽了整个聚星台的金色光幕凭空浮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个一人高的狭窄入口,也出现在了韩立身前。

    他眼中蓝芒一闪而逝,发觉眼前的光幕虽然灵力波动不弱,但也只是防护一类法阵后,大步一跨,走了进去。

    韩立方一进入,那道光幕入口随即闭合,继而融入空气中,消失不见。

    踏上台阶,一股奇异的灵力波动,立即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

    韩立心中微异,目光四下望去。

    只见脚下石阶与周围地面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细小的坑洼,若不仔细去看,根本不会注意到。

    他以灵目凝视片刻,就发现那些坑洼底部有微弱银光闪动,竟是常年累月沐浴在星辰之力中所留下的痕迹。

    在聚星台的地面之上,则还镌刻有许多圆圈和线条链接起来的图案,有的三五个一连极其简单,有的则十数个一连,造型复杂,还有的则连接构成一个“井”字……

    韩立一路向上走去,看过一幅幅刻图,逐渐明白过来,这些图案全都是与天上群星相应对的星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