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363节-市侩
    “……是他,是他,就是他,少年英雄,小哪吒……”

    杜森哼着邪门小调跟着李白走出游客中心,整个破案过程让他大失所望。

    跟精神病似的一句话问到底,然后凶手就自己蹦出来了,特么唬谁呢?

    要不是真的死了人,是一桩真的人命案子,老杜多半会以为是这在演戏。

    至于死者,尼玛,忘了看了!

    直到走出游客中心,杜森才记起来自己光顾着看李白和那个法医主任的破案二人转,他都没有看清楚死者究竟长什么模样。

    一定是被小白给带了节奏,一定是的,这家伙有蛊惑人心的本事,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歪门邪道。

    在所有的老同学里面,像李白那样能够摸到催眠术边的,屈指可数。

    毕竟催眠术这种技术活儿,没天赋玩不转。

    “李白,杜森,你们刚才干嘛去了?”

    二人刚走出人群,江慧雪就带着人围住了他俩。

    有同学调侃道:“该不会惹上人命官司,被警察喊去问话了吧?”

    如果不是看着李白和杜森两人像没事人一样走出来,他也不会这么开玩笑,如果有同学被戴上铐子还说风凉话,哪里还有什么同学情份,估计别人也会对说这样话的人敬而远之。

    杜森顺杆爬的回道:“嗯嗯,被喊去问话了!”

    “不是犯了事吧?老杜,你有这个嫌疑哦?”

    抬杠同学更加欢乐了。

    “屁的犯事!就是问话,怎么个问法儿,自己理解!”

    杜森洋洋得意的卖着关子。

    “怎么,给人家当专家?”

    江慧雪能够做到行长,这份眼力劲儿还是有的,当然不会被其他同学带节奏,她知道李白与公安局的关系不一般。

    就像不久前,班长同学还在担心流氓混混找李白的麻烦,却没想到老同学早就把对方整个儿连锅端,逮到局子里去撸串,如此霹雳雷霆的手段,哪里是一个普通门诊医生应该有的能力。

    “嗯,帮熟人一个小忙!”

    李白一脸神色如常,他不像开了眼的老杜那样反应夸张,毕竟有个公安老爹,对这些事情早就习以为常。

    “到底什么情况?”

    江慧雪冲着游客中心大厅门口挑了挑下巴。

    恰好几个警察押着一个脑袋被衣服罩住,反铐双手的人走了出来,围观的人群一片骚动,显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抓到了凶手。

    “是情杀,冲动是魔鬼啊!老杜,不准乱说。”

    李白目光一转,制止了杜森眉飞色舞,正准备详说案情的举动

    附近的围观群众也有聚拢过来偷听一耳朵的倾向,毕竟他们是亲眼看到李白和杜森从游客中心大厅里走出来的,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人应该是最清楚的。

    在法院正式宣判前,任何泄漏消息的行为都是给自己找麻烦,不止是受到舆论压力的警方,无孔不入的记者,还有死者和凶手家属呢?

    尤其是凶手家属,在要偿命的关口,谁特么还在乎讲不讲道理,救命稻草抓到一根就是一根,浮不起来就拉着一块儿沉下去。

    谁知道这些家属们会不会头脑发热,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因此李白同学的警告也恰好正是时候。

    “呃!好吧,无可奉告!”

    被李白同学一瞪,老杜张了张口,沮丧的摊开双手,来了个官方口吻。

    “切!装什么神秘!”

    “杜大炮变哑炮了!”

    “还以为能听到什么内幕呢!”

    不止是同学们失望,连那些想要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有些不满意,甚至口不择言。

    “尼玛,装什么装!”

    “特么什么都不知道,撒逼!”

    杜森一听恼了,喝道:“怎么说话呢?”

    眼见着现场情绪就要失控,李白拍了拍手,朗声道:“公安局大酬宾,谁先动手,免费赠送银手镯一对,立等可取!”

    话虽然说的风趣,却充满了警告意味,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就不会继续抬杠。

    许多围观者是来休闲娱乐的,不是来给自己找麻烦的,之前就有不少人曾看到李白二人跟着公安局的人一起进了被临时封锁的游客中心,以为双方有点儿关系,说了几句抱怨的话,便作鸟兽散。

    一场风波立刻消于无形。

    “老杜,你少说几句!”

    江慧雪班长也有些头痛的瞪了杜森一眼。

    这个时候,一具遮头蒙脸的裹尸袋被抬了出来,稍稍散开的围观者一阵骚动,目送着警察们开始撤离,游客中心再次恢复开放。

    “李医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又有案子,我得赶紧走,有空一起吃饭啊!”

    收拾完手尾的法医主任戴帆与徒弟小柳最后走了出来,与李白握了握手。

    “好的,戴主任,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李白也不再挽留,司法鉴定的工作可不止是看尸体,还有现场痕迹,证物鉴定,以湖西市的省会人口基数,不可能天天守在办公室里数豆芽,自然是忙得一踏糊涂。

    “小白就是牛逼哈,黑道白道都能吃的开,大家以后要是在湖西市犯了事,别找我,找他就行了。”

    载着法医戴帆等人的全顺面包车远去,江慧雪开起了玩笑。

    老同学们一阵嘻嘻哈哈,有人当作玩笑,却有人听了进去。

    能够在当地公检法里面认识人,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个小地头蛇了-

    突如其来的命案让农家乐山庄游客中心停摆了半天,员工们人心惶惶,午饭完全没有办法供应,一边安抚员工,让所有人恢复正常工作的老板,还一边联系当地的村子,发动了多家农户,提供了一些免费饭菜,虽然不精致,量也不大,但是依然让游客们吃的津津有味

    当然了,不要钱嘛,自然是好吃的。

    一鸡死,一鸡鸣,关起门来,哪儿管人家洪水涛天。

    虽然发生了人命案子,但是农家乐山庄并未停止运营,到了下午,游客们又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照样吃喝玩乐。

    只有农家乐老板一脸忧心忡忡的蹲在游客中心大门口附近,独自一人默默的抽着烟。

    “舒老板,在担心什么呢?”

    江慧雪突然出现在农家乐老板的身旁。

    “江行长,玩的还开心吗?今天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了,我给你打八折压压惊,不,五折。”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勉强笑了笑,出了人命官司,做老板的免不了破财消散,横竖都要卖银行一个好,也不差这点儿小钱钱。

    整个山庄的运营缺少不了银行的贷款支持,无负债经营虽然是所有老板最希望的,但也是最不合理的,企业需要合理负债,自然也需要贷款。

    “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同学跟公安部门熟的很,刚才他还跟法医一块儿把案子给破了,让他打个招呼,你这儿说不定能少点儿麻烦。”

    市侩的江行长一转眼就把老同学给卖了。

    上嘴皮碰下嘴皮,这种最没成本的许诺其实也就起个安慰作用,如果当真的话,总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推托。

    不过经营农家乐山庄的舒老板却是个实在人,他从员工那里听说了江行长带来的老同学里面有两个参与了破案过程,甚至还是主力,立刻对江慧雪的话不由多信了几分,激动的站了起来。

    “江行长,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你们在这里吃喝玩乐全算我的。”

    很难说是顺竿儿爬的卖好,还是真心实意的感激,又或是习惯性的虚伪面具,至少从农家乐山庄老板此时此刻的表情语气既诚恳又真切。

    以诚意对诚意,舒老板也愿意大方一次。

    “舒老板,有没有想法化不利为有利,我认识几个记者,咱们可以运作一下……”

    江慧雪在真心实意的为老客户着想,农家乐山庄有地皮,有房产,有员工,是一笔优质资产,如果不能更多贷点儿款,简直是没天理!

    她的年底奖金还指望着贷款收益和存款激励,至于同学会那点儿开销,双方都没看得上。

    人命案子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既有危险,又有机遇,农家乐山庄因此有了扩张知名度的机会,如果运作的好,化腐朽为神奇,说不定反而能给舒老板扩大客源,赚到更多的钱。

    江慧雪能够坐到银行支行长的位置,绝对是有真材实料的,信手拈来便是一次双赢的机会,不由农家乐山庄的舒老板不动心。

    有谁还能想到,居然还有曲线救国这种主意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