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353节-接站
    志愿者依旧是撒摩斯家族最年长的艾瑞克·撒摩斯和最年轻的安妮·撒摩斯,两个不同发病阶段的样本最具有经典性。

    艾瑞克和安妮一老一小的脑袋都已经被剃的精光,这是苏眉的杰作,一根毛茬子都没有,只剩下发青的头皮。

    有时候会因为手术的需要,护士们会协助医生将病人剃成光猪,嗯,就是所有地方的毛都有可能会被剃到,在医学术语上,叫作“备皮”。

    嗯!( ̄︶ ̄)↗你可以皮一下试试?

    “准备加载驱动,连上试试!”

    打量完手上的高科技后,李白将头盔递还给一直心惊肉跳的程栩博士。

    重症看护区准备了计算性能较强的小型机,还请来了计算机中心的技术人员提供技术支持。

    李白打打字,或者玩玩游戏还行,再专业一点的工作,就得由专业人员来做了。

    技术人员也能看懂英文说明书,麻利的给两只头盔接上手指粗细的光缆。

    因为数据流量比较大,需要由十几根光纤组成的光缆才能接收完整的数据流,如果再加上强弱电线,整个头盔的重量立刻增加了一倍不止,长时间戴在脖子上肯定不成,所以随着头盔一块儿过来的,还有两张人体工学折叠椅,可以调节高度挂住头盔,让使用者舒舒服服的坐着,也能够放平躺下来,美美睡上一觉。

    这一千万美元还真是没白花,制作方连这一点细节都考虑到了。

    另外还附送了一些的附件添头,像台灯,插座之类溜边缝,惠而不费的小东西,反正是一口大箱子,可劲儿装,比起一千万美元的成本完全不值一提。

    搞科研就是烧钱,尤其是医疗行业。

    想要在撒摩斯家族遗传性精神病的研究和治疗上有大的进展,与国外顶尖一流医院相比,即使是成本低廉的华夏市级公共医院,动辄千把万美元灰飞烟灭也在所难免,这还是李白用点穴手法“镇魂指”和琉璃心协助开挂的情况下,不然烧钱烧得更凶。

    能够维持住当前相对稳定的睡眠质量,已经让撒摩斯家族的成员们为之无比满意,这意味着他们能够突破五十岁的大限,获得更长的生存周期和更好的生存质量。

    “已经好了,一个先来,还是两个一起?”

    操作计算机的技术人员向李白望来,他已经接好了所有的线缆,控制程序装在两块容量为2tb固态硬盘里面,早已经初始化预置完毕,把硬盘装进小型机就可以直接使用。

    拥有四路64核处理器的小型机很快将主控程序加载完毕,成功对接上两只头盔内置的子客户端。

    这两只头盔大概是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唯一能够超过国外同行的杀手锏,毕竟技术始终都在进步,设备不断更新,第七人民医院拿到的也是代表了全世界最尖端的高科技,这钱还真没白花。

    李白看了看神情淡定的两位光头志愿者,说道:“一起吧!”

    两位志愿者早已经习惯了各种设备的体验。

    单价五百万美元的高科技头盔逼格满满,几乎是第七人民医院里面最贵昂的医疗设备,要不是其他患者也能够用上,医疗领导们差点儿就不批。

    这不是有钱没钱的事情,甚至与摩斯斯家族自己掏腰包无关,要不是其他患者和其他科室也能够用到,医院领导们差点儿就不给审批。

    再有钱也不能买来用过几次后就当成摆设,丢到角落里吃灰,尤其是这么昂贵的设备器材。

    撒摩斯家族无所谓,但是医院领导却不能这么干。

    在苏眉护士的协助下,安妮和艾瑞克两人坐上了配套的椅子,装上支架的头盔代替了头枕,缓缓套住两人的脑袋,头盔各个部位相继贴合头型,再加上同样设计风格的椅子,看上去极具科幻的视觉冲击。

    当椅子横置时,头盔就会变成枕头,托住后颈和整个脑袋。

    “好了!”

    苏眉向技术人员打了个手势,那边就开始照着说明书指示操作起来。

    一只头盔对接一台小型机,然后衍生出四五个显示屏,有控制屏,有分数据显示屏,便于不同的专业人员

    那边就开始照着说明书指示操作起来。

    要不是用这两个头盔,需要先将自己的脑袋剔成秃瓢,李白也想体验一下价值五百万美元的头盔究竟是啥滋味。

    很快,安妮和艾瑞克两人的三维脑部模型被勾勒出来,一个个生物电闪光此起彼伏,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明灭不定。

    安装在小型机上的主控制程序各个模块十分友好,功能一目了然。

    制作实验室原本就专精于脑部医学领域,所以各个方面细节做的十分用心。

    两位志愿者脑部的生物电反应并不相同,因为缺少其他更多的样本,即使是像李白这样的专业人员,看了一会儿后,也会觉得枯燥无聊,毕竟人不是机器人,对于充满复杂性和机械性的事物无法长时间保持稳定关注。

    “先记录下来,技术人员四小时换一班,医生八小时一班。”

    李白交待了交错式轮班制度。

    研究治疗小组人多,与计算机中心的技术人员搭班,做几天三四班倒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是价值千万美元的设备,这种具有基础性质的持续观察和记录还是很有必要,可以获得大量的参考分析信息。

    这还是刚刚开始,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比对出所需要的核心数据。

    所有人都得轮班,也包括了李白。

    不过作为组长,李白还是假公济私的把自己轮班时间错开到周六前后,因为他还有同学会需要参加。

    江慧雪班长组织的同学会恰好有几位同学出差到湖西市或者钱江省内其他城市,坐汽车还是坐火车也就两三个小时的事情,至于别的同学,正好是双休日,也能够抽出时间,不是飞机就是火车,基本上都能在三个小时内抵达湖西市。

    而出差的这几位刚好在三小时圈以外的地方,要不江慧雪同学怎么能够当上班长呢?

    这样的统筹规划能力完全不容小觑,或许她就是凭着这一手,脱颖而出,成为一家支行的行长正职。

    江班长预定的聚集地点交通十分方便,也是她的银行客户关系,在定好地方后,便将交通方式发给了参加这次同学会的所有同学。

    平日里鸦雀无声的微信群里面立刻变得热闹起来,连李白的外号“小白”也被人翻了出来,小白小白的喊着。

    李白不以为意,任由他们叫着,现在是小白,再过几年就该变成中白,甚至是老白了,趁着年轻,多叫叫还能怀念一下逝去的青春。

    周六一早,李白的桑塔纳2000就停在了火车东站附近。

    作为地头蛇,他的老古董桑塔纳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接站公车,因为来的人不少,除了自己坐车或者打的以外,这辆桑塔纳2000起码得来回跑三趟。

    出门在外,能省一点是一点。

    虽然可以花点钱包辆更大的车能够一次性运走,但是不赶趟儿,还不如小车一趟趟的捣腾更方便些。

    “小白,我阿杜啊,已经出站了,你在哪儿?”

    一口子陕腔的汉子声音从李白的手机上响起。

    现在是周六清晨五点半,对方不是第一个到的,还有更早的坐飞机提前一天就到了。

    “在几号出站口?”

    李白发动了桑塔纳,刺溜一下子窜了出去。

    火车东站的接站口是个椭圆形的圈儿,接站的车一辆辆进去跑圈,把人接走就跑,不能停,所以人先定位,他才能过去接。

    “一楼5a,我站着不动,等你哈!”

    来自陕西的杜森背了个大包,扇着帽檐,从北方抵达湖西市,第一个感觉就是热,哪怕此时此刻的气温明明不高,只有二十一二摄氏度,比开冷空调还凉些。

    “等着,几分钟就到,早饭吃过了没。”

    李白转着方向盘,很快驶上了火车东站的二层高架,参与到转圈的车队当中。

    这个时候的车辆并不多,基本上都是出租车,或者是网约车,不过曾经销量极大的桑塔纳2000现如今已经变成了稀罕物,反倒变得格外显眼,没一会儿功夫便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汉子冲着黑色桑塔纳2000直挥手。

    李白立刻靠了过去。

    “哎呀,你们这儿可正热,我这一头汗啊!帮我开一下后箱。”

    杜森的陕味儿普通话极有特色,把自己的大背包往桑塔纳2000的后货箱里一丢,然后直接钻进了副驾驶座。

    “热?你们那儿现在几度?”

    李白扯了几张餐巾纸递过去,供对方擦汗。

    这个陕西汉子一上车,车厢里就炸开了浓浓的汗味儿,还好他把正副驾驶座的车窗都提前摇下去了,不然这股味儿能把人冲得待不下去。

    车子一开,冲进来的气流很快把汗味儿卷走了大半,迎面而来的凉风也让杜森脸上露出了舒坦的表情,说道:“我们那儿现在最高才26度,不过早晚温差大,晚上冷的很,瞧我这汗,哗哗的,止都止不住。”

    一身大长袖单薄t恤全是湿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