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319节-这里是……
    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就算是罗马尼亚村庄里那些只会用草叉的农民也比这些垃圾强!

    话说穿着一身寻常刀剑难伤的全身重铠对付一群手里只有棍棒的小混混,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耍流氓。 小 说

    张肆等人勇气可嘉,但是无奈装备比不上对方,至少也得穿着步人甲或者明光铠,或许能够多撑三四个回合。

    作为刺杀了奥斯曼帝国苏丹穆拉德一世的传奇刺客米洛什奥贝利奇后代子孙,罗伊奥贝利奇也是这一代龙骑士团的副团长,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把满地哀嚎的混混们放在眼里,像这样的垃圾在哪儿都有。

    罗伊拧着手腕,向李白望去。

    当他的目光落在李白那边,罗伊和身侧的同伴一时间哑然失声。

    几个倒霉孩子站在那里傻乎乎的互拍耳光,口中还念念有词,至于原来手里的棍子,横七竖八的全扔在了地上。

    “你拍一,我拍一,一群小孩打飞机,你拍二,我拍二……”

    这什么情况?人呢!

    不过两个龙骑士团的现代成员很快把目光放到贴着“1901”数字的防盗门上。

    只要有心,想要打探李白住在哪一个房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张肆等小混混知道,罗伊奥贝利奇两人也同样能够知道。

    不知何时,对方居然进了屋,大门一关,将所有人拒之门外。

    “get-out!(滚出去!)”

    罗伊又一次重踏大喝。

    一个个鼻青脸肿,险些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肆等人在听到大学生小弟的翻译后,立刻如逢大赦般连滚带爬的跑向楼梯间,甚至连电梯都等不急。

    今天风头不顺,居然会遇上两个什么狗屁龙骑士团,落得好生凄惨的张肆当然不肯咽下这口气。

    打电话,喊人,带锤子。

    穿铠甲开挂是吧?

    十公斤的八角水泥锤问你怕不怕?电警棍问你怕不怕?

    一群灰头土脸的家伙们在楼下各自打着电话。

    狐朋狗友嘛!遇到事情有人怂了开溜,有人讲义气拍胸脯来。

    乌合之众打打顺风仗还行,一旦碰到硬碴子,立刻纷纷现了原形。

    平日里嘴炮放得比谁都响的家伙,往往是怂得最快的,只是不知过了今天以后,张四哥身旁还会剩下几个好兄弟?

    叮咚!

    罗伊奥贝利奇阻止了自己兄弟伊万诺维奇砸门的举动,而是十分绅士的按了下门铃。

    咔嚓!

    门开了!

    “李白医生,我是罗伊,这位是我的兄弟,伊万诺维奇!”

    尽管被面甲遮住脸,为让对方感受到诚意,罗伊依然还是十分真诚的笑了笑,主动为自己和身边的人做了介绍。

    “请进!”

    李白拉开了门,客厅里的餐桌上摆着三杯热气腾腾的绿茶。

    “请稍等!”

    罗伊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拍了拍手。

    走廊两侧的房间里立刻涌出一大群人,围住两位现代龙骑士,七手八脚的在两人身上摸索,飞快卸下了做工精美的铠甲,分别收入一个个衬个黑天鹅绒的盒子。

    铠甲之下是紧身便装,披上外套后,再加上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隐隐带着几分贵族气质。

    欧洲的骑士从来就不是单打独斗的战斗职业,而是代表了一个分工明确的完整战斗团队,有相当数量的作战辅助与后勤人员。

    可以想像一下,欧洲中世纪小王国的国战,十几个大老爷们儿在农田里傻乎乎的策马奔腾,如果这也配叫骑士战争的话,那么欧洲人未免也太傻了。

    但是老外肯定不傻,尤其是贵族。

    骑士重甲既是战斗装备,同样也是昂贵的艺术品,装完逼自然就得收藏起来,况且一身重甲,也没办法坐下来和这间屋子的主人喝茶。

    喝茶是贵族礼仪之一,茶会是正经的交际沙龙,只不过欧洲人依然遵循着华夏最古老的饮茶方式,红茶、黑茶、绿茶和花茶都有,加奶,加盐,加糖,加香料,加各种料。

    具体加什么,看地方习俗,欧洲至今依然有不少地区保持着用茶来招待客人的民俗习惯。

    李白在桌上摆出三杯绿茶,依然坚持古老骑士精神的两位现代龙骑士秒懂。

    继续喊打喊杀肯定是不行的,自然是卸甲作客,这是基本的礼貌。

    从各个搬空的房间里出来的那些人都是骑士侍从,只不过现代的分工更加精细而已,有协助战斗,有负责采购,有管理和保养装备,有与人交涉。

    伊万诺维奇奥贝利奇吹了吹热气,轻啜了一口除了茶叶和开水,什么都没有放的茶汤,试着问道:“龙井?”

    “径山茶!”

    李白摇了摇头。

    湖西市哪里有什么龙井茶,还没采摘前就被全国和全世界给包了,除非有亲戚在那里,一般人根本买不到,买到也是假的,而且还死贵。

    还是本地另一款茶叶经济又实惠,可以当作口粮茶,不会因为添两次水而被泡的没了滋味。

    和兄弟伊万诺维奇一起尝了尝茶水后,罗伊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李白医生,我代表龙骑士团,请你拒绝那些罪人!”

    李白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反而说道:“这里是华夏!”

    “撒摩斯家族背叛了神圣的龙骑士团,他们必须一代又一代的为此赎罪!医生,请不要违背上帝的旨意!”

    罗伊的语气毋庸置疑。

    尽管在表示不满和抗议,但是他和伊万诺维奇却从未想过用暴力威胁

    作为骑士中的骑士,龙骑士可不是两人刚刚揍过的那些混混无赖,动手殴打华夏医生,除非他们不想离开华夏了。

    龙骑士团要是这么暴戾,恐怕也不会长期监视撒摩斯家族六百多年,直接干掉这些罪人,岂不是更加容易,而且一劳永逸。

    “这里是华夏!”

    李白依旧不紧不慢的再次重申。

    “你什么意思?”

    同为奥贝利奇家族的成员,满脸大胡子的伊万诺维奇可没有像罗伊那么好的耐心和脾气。

    他想要拍桌子表示自己的愤怒,又担心这张餐桌不结实,蒲扇似的大手即将落在桌面上时,突然硬生生刹住,此时的掌面距离桌面不到十电磁炉。

    仿佛没有看到伊万诺维奇眼中的怒火,李白握着茶杯轻描淡写地说道:“两位还听不明白吗?这里是华夏,是东方,不是上帝的地盘,这里由三清道尊说了算!”

    “你!”

    龙骑士团的誓言包括了消灭异端,一句“三清道尊”让伊万诺维奇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

    罪人是起码也是信仰上帝的,但是道统之争,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态度都是一样的。

    “住手,我的兄弟!”

    罗伊却紧紧扯住伊万诺维奇,不让他乱来。

    咔咔咔……一阵细碎的声音从李白手上的杯子里传来,随着杯体晃动的茶水迅速凝固,散发出淡淡的雾气。

    扑面而来的凉意让罗伊和伊万诺维奇二人情不自禁的脸色微变,和之前袅袅升起的水蒸汽(不是水蒸气)完全不动,这是寒雾。

    两人完全没想到,一杯滚烫的茶水竟然会在眨眼之间冻结,就像时间停止一样,碧绿的茶叶连同细碎的气泡一起被固定在晶莹剔透的杯体内。

    “幻觉?”

    伊万诺维奇有些不敢相信的与罗伊互相对视一眼。

    “不清楚!”

    罗伊微微摇了摇头,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们俩遇到的恐怕并不是寻常的精神科医生,这是来之前并未预料到的。

    “撒摩斯家族在上帝那里也许是罪人,但是三清道尊这里,却不是!这里是华夏!”

    李白同学要是不搬个三清道尊出来,恐怕对方立刻会误解为巫术、邪术什么的,反正都是不好的胡猜瞎想。

    毕竟神秘的东方嘛,什么都能装里头装。

    罗伊和伊万诺维奇终于听懂了李白为什么一直在重申“这里是华夏”。

    这里不是西方,他们说了不算!

    “李白医生,我也不愿意看到双方发生误会,我们愿意为此作出补偿。”

    在来华夏之前,罗伊还是做了一些功课,对于华夏人的风俗习惯,性格和交际规则有所了解,他以为李白在暗示这是一笔交易。

    谈钱好嘛,谈钱不伤感情,用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问题吗?

    那就开个价好了嘛!

    撒摩斯家族有钱,龙骑士们的家族也不穷啊!

    不过聪明的罗伊功课显然没有做到家,李白出乎两人意料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契约精神,我已经答应了为撒摩斯家族治疗,就不会随便反悔。”

    事实上也不止是诚信问题,朱利安背叛了与李白的友谊,还给周大院长的房间里留下恐吓纸条和子弹,所以李白根本不会在乎罗伊和伊万诺维奇兄弟二人,甚至是当今龙骑士团的任何想法。

    犯我七院者,虽远必诛!

    罗伊皱起眉头,他站起身,微微一躬身,说道:“谢谢您的茶水,打搅了!”

    说完,便拉着伊万诺维奇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离开了李白的家。

    默不作声的乘坐电梯来到一楼,伊万诺维奇再也忍不住,打破两人之间的安静,不甘心地说道:“罗伊,就这样算了?我们可以找他的领导!”

    “伊万……”

    罗伊刚开口,他突然怔怔地望着前方。

    乌泱乌泱的人群站在同时连着电梯间与楼梯间的大门外。

    领着一百多号弟兄的张四哥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冷笑了一声。

    “这里是华夏!给我上!”

    “杀!”

    ……

    十几辆大小警车几乎前后脚杀到,提着防暴盾牌和警用器械的特勤们列队冲了过来。

    小王警官从警车中钻出,冷笑了一声。

    “妈蛋!这里是nan湖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