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97节-辅助睡眠
    来华夏碰运气的撒摩斯家族管家劳伦斯并不止是自己一个人过来,除了随行人员以外,还带来了一位家族成员,现任家主约翰·撒摩斯的二儿子,小托马斯·撒摩斯。

    虽然国际精神卫生学术交流会几乎包场了整座酒店,但是依旧有一些空余客房,撒摩斯家族的人恰好住进了这些剩余房间。

    跟着劳伦斯管家来到26楼的2608,这是两室一厅的商务套房。

    劳伦斯对刚刚开门的女仆说道:“贝丝,托马斯怎么样?”

    他在二楼自助餐厅门口与世界各地的精神专科医生套近乎的时候,这间套房里留有两个女仆和两个保镖,另外还有一个随从和另两个保镖在休息待命。

    “托马斯少爷刚刚睡下,你们小声些。”

    贝丝的后半句话是对李白等人说的,客房里十分安静,连根针落下都能够听到。

    劳伦斯管家往主卧内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拉上门,转过头压低了声音对李白、朱利安和凯瑟琳说道:“真是抱歉!睡眠是撒摩斯家族最珍贵的宝物,三位可以稍等一会儿,但是请不要大声说话。”

    同时躬身打了个手势,引着三人来到阳台。

    李白刚坐下,劳伦斯管家小声问道:“想喝点儿什么?”

    “咖啡!”

    李白选择了咖啡,刚刚吃过午餐,血液流向胃部,容易犯困,正好提提神。

    “红茶”

    朱利安像是一个传统的英国人,饭后红茶,或者说是下午茶。

    “绿茶,谢谢!”

    东方文化小迷妹凯瑟琳在昨晚的东来顺火锅大快朵颐后,恨不得全身心融入到华夏里面,绿茶倒是必须的。

    俩洋鬼子喝茶,正经的华夏人反倒喝咖啡,三人组来了个反串。

    生怕李白误解客人到访,主人却在呼呼大睡,送上茶与咖啡后,劳伦斯管家向李白致歉道:“李白先生,请不要误会,撒摩斯家族的完整睡眠时间通常不会超过半小时,托马斯少爷很快就会醒来。”

    “好的,没关系!”

    李白楞了楞,没想到这个家族的遗传性精神病居然还会影响到睡眠时长。

    人可以三天不吃饭,不喝水,但是三天不睡觉,这就折磨人了,甚至有刑罚让人不准睡觉,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难怪对方会说睡眠是最珍贵的宝物,如果能够多睡一分钟,自然是好的。

    时间仅仅过去约一刻钟,就听到主卧里面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李白顺着朱利安和凯瑟琳的目光望向紧闭的主卧房门,就见候在门口的劳伦斯管家轻轻推门而入,不止是他,连女仆和保镖都神情淡定,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里面很快传出说话声。

    “托马斯少爷,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朱利安医生和凯瑟琳医生,还有一位华夏的医生前来拜访。”

    “他们等多久了,快请他们进来。”

    “好的,我的少爷。”

    劳伦斯管家从卧室内走了出来,欠了欠身,对站起身来的三人说道:“托马斯少爷已经请了,三位请进来吧!”

    李白跟着朱利安和凯瑟琳来到主卧室,看到一个身材干瘦的年轻人正在下床,身上穿着黑色的丝绸睡袍,胸前还挂着一支银色的十字架,整个人看上去没精打彩,面色苍白,甚至还有一些浮肿。

    “朱利安,凯瑟琳,非常感谢你们来看我!现在纽约长老会医院对我们家族的‘诅咒’有新进展了吗?”

    顶着一对黑眼圈的小托马斯·撒摩斯的目光又移到李白身上,微笑着说道:“真是抱歉,撒摩斯家族一直深受‘诅咒’的困扰,不得不珍惜每一点睡眠时间,欢迎您,华夏医生,请问该怎么称呼。”

    尽管被欧美医学界定义为遗传性精神病,但是撒摩斯家族却宁可称其为诅咒,挥之不去的梦魇。

    历代家族成员都有些怨恨那位娶了德古拉家族女性的祖先,老祖宗是爽了,后代子孙却是遭了大罪,时至今日,家族成员没有一个能够活过五十岁,光是跨过四十岁这道大坎,都已经是谢天谢地。

    作为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常客,朱利安抱以十分歉意地说道:“真是抱歉,托马斯先生,纽约长老会医院并没有新的进展,这次我们只是带一位新朋友过来看看您的情况。”

    小托马斯听到朱利安的话,顿时一脸难以掩饰的失望,他以为只要有进展,哪怕一点点。

    “李白!你可以叫我李白!这样就不用担心东西方的姓氏前后差异。”

    李白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阴冷,湿腻,在中医学上表示元阳亏耗,不过眼前这位显然并不是因为酒色掏空了身体,但是体质虚弱却是不争的事实。

    “好的,李白先生,我真心希望您能够帮助我,上帝啊!撒摩斯家族‘诅咒’已经五百年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小托马斯眼睛有些微红,上帝赐予了撒摩斯家族财富,却同样赐予了诅咒。

    “托马斯先生,你似乎经常受伤?”

    李白有些奇怪的打量着对方,大多集中在头部,还有不少皮肤的颜色不太正常,呈斑点状黑色素沉积,恰好与白癜风相反,也有不少淤青块存在。

    小托马斯有些尴尬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撒摩斯家族的人很难自行入睡,需要辅助才能入睡。”

    辅助入睡?

    李白不解其意,倒是朱利安主动为他解释道:“就是通过击打,电击等方式协助进入睡眠状态。”

    “击打?电击?”

    李白瞪大了眼睛,琉璃心笼罩对方全身上下,发现了许多软组织挫伤痕迹,大部分集中在头部,身体其他各部位也有少量分布。

    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天被挨揍呢!

    事实上他的猜测已经无限接近真相。

    “其实不能被称为睡眠,应该叫作昏迷才对。”

    凯瑟琳十分同情地望着小托马斯,被打到失去知觉来代替入睡,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昏迷是最基本的人体自我保护机制,撒摩斯家族为了获得宝贵的睡眠,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虽然很无奈,但是不得不承认,凯瑟琳医生所说的确实是如此。”

    小托马斯苦笑着摊开手。

    辅助睡眠倒不如说是强制睡眠,他每天至少需要接受十次以上的辅助睡眠,否则精神很有可能会崩溃掉。

    “能够详细聊聊病情吗?”

    李白便开门见山的单刀直入。

    “非常乐意,到客厅里坐下聊吧!”

    小托马斯领着李白三人重新回到了客厅。

    刚坐定,女仆为小托马斯送来了咖啡和一小瓶药。

    “李白医生,撒摩斯家族因为德古拉家族血脉引发的‘诅咒’,五百年前的真相如何,现在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我们家族却一直被其困扰终生,无论男女,从14岁以后,‘诅咒’被渐渐引发,正常睡眠时间便开始越来越短,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可怕的噩梦和幻觉……”小托马斯紧紧捏着胸前的银十字架,神色肃穆地说道:“不仅仅是我,整个撒摩斯家族是最虔诚的基督徒,但是虔诚的信仰却依然无法抵御这些恶念的侵袭,家族一直以来试图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很可惜都是徒劳无功。”

    在某种意义上,撒摩斯家族如今只剩下听天由命,不过他们也并未完全放弃,重金投入人体基因组检测计划,希望能够找出人类基因序列中潜藏的秘密,彻底解决笼罩了家族五百多年的“诅咒”阴影。

    想要解开人类基因的全部秘密,恐怕需要至少一百年的时间,投入无数的金钱和人力物力。

    “很顽固的遗传病啊!”

    李白掂着下巴,与朱利安、凯瑟琳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便知道还真让自己说中了,堪比柯基一样顽强的遗传病啊。

    饱受“诅咒”之苦的小托马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请问华夏这边有没有办法?撒摩斯家族的酬劳一定会让您满意。”

    “这不是钱的问题,嗯,先让我试试看吧!”

    李白伸出手,在对方眼前打了个响指。

    啪!

    朱利安和凯瑟琳立刻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李白,作为同行,两人十分清楚这个响指意味着什么。

    瞬间催眠术能够以一个响指作为暗示媒介,他俩几乎没见过多少人拥有这样的能力。

    “嗯?怎么了?”

    小托马斯的目光迷离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清明。

    大魔头无往不利的催眠术极为难得一见的未能建功,换作以往,这一响指起码能瞬间放倒十几条汉子。

    “催眠术,没成功!”

    李白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抱歉,托马斯先生,我要失礼了。”

    “请便!”

    小托马斯耸了耸肩膀,习以为常。

    以前也有人对撒摩斯家族的人使用催眠术,但是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李白伸出食指,在小托马斯的头顶轻轻一点。

    这一次,小托马斯眼睛一翻,整个人便软软的向前倾去,还没等撞到面前的矮桌,便被李白托住,推回到座椅上。

    “成功了?”

    在一旁的劳伦斯猛然瞪大了眼睛,声音发颤。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