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95节-唐朝的床
    看到烧着通红木炭的紫铜火锅,新奇不已的凯瑟琳兴奋地拿筷子当当当一通乱敲,居然当作为乐器,想要找到蕴藏的音阶。

    已经成为老物件的火锅表面那些斑驳坑洼痕迹,多半就是这些好奇宝宝给捣鼓出来的。

    “朱利安,凯瑟琳,你们会用筷子吗?”

    李白制止了凯瑟琳的举动,在餐桌上玩筷子是很失礼的举动,不过无知者无罪,他有义务提醒对方,以免将来在其他场合被人笑话。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耸了耸肩膀。

    “那么,先从夹花生米开始,学我的动作,多来几遍!”

    李白喊来一碟子炒花生米,然后手把手的教朱利安和凯瑟琳用筷子,想吃涮羊肉不用筷子是不行的。

    要是放在五六十年前公用大锅涮羊肉的时候,手笨点儿,羊肉脱了筷子,转眼就被别人捞走,得哭死,那时候可是一口锅多用人,aa制。

    两人都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方餐具,捣鼓了半天,朱利安稍稍有些模样,但是凯瑟琳依然笨手笨脚的,差点儿把筷子飞到旁桌的锅里,屡次尝试皆宣告失败后,气恼地说道:“这个筷子太原始了,为什么不能像刀叉一样好用。”

    “不不不,筷子才是先进的,在华夏,刀叉很早就被淘汰了。”

    李白摇了摇手指。

    “华夏有刀叉?”

    朱利安和凯瑟琳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随即齐齐望向李白。

    “刀叉的起源地是华夏,餐刀和饭勺源自于7000年前,而餐叉则起源于4000年前,而筷子则出现在商朝,西方使用刀叉才1000年历史。”

    李白要不是查阅过关于湖西市九溪十八涧地下远古秘境的历史,顺带着看过这些资料,否则还不好说清楚。

    至于西方的刀叉,拢共也就一千多年的历史,至于7000年前恐怕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的。

    “oh,my-god!原来我们落后了几千年!”

    凯瑟琳瞪大了眼睛,她又郑重其事的抓起筷子,学着李白的手势,努力去夹那几颗滑不留手的花生豆。

    筷子就是与时俱进,洋妹子可不想落后时代,本来差距就那么大了,再下去就变成史前了。

    看着俩老外艰难地使唤着两根细长的合金筷子,周大院长没好气地说道:“你还知道的挺多嘛!难不成你还穿越过?”

    坏了,院长大人还在气着呢!

    李白陪着笑说道:“偶尔穿越一下,散散心!”

    他可不敢硬顶,万一扣自己的奖金可怎么办,指望着养活两个妖女呢!

    今天这锅背得实在冤枉,谁知道好死不死的突然断电,院长大人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这下可好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唐朝也有个叫李白的,不会是你吧?来念首诗来听听!”

    周院长显然不愿意就这么便宜的放过这小子,诚心拿他逗乐子,故意用英语说的这句话。

    “呀!李白,唐朝诗人李白,我听说过!李白作首诗来听听,要用英文的,不然我们听不懂!”

    花生豆也不夹了,凯瑟琳这丫头大概是天生拱火的高手,张口就点名,看来对东方文化了解不少,还知道著名的诗仙。

    “好吧,那我就吟诗一首,听好了,‘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用英语和中文分别念了一次这首《静夜思》。

    嗯,作者:李白!

    大魔头还是这么不要脸。

    英文版是这样的: o-bright-a-gleam-on-the-foot-of-my-

    could-there-have-been-a-frost-already?

    lifting-myself-to-look,i-found-that-it-was- inking-bak-again,i-thought-suddenly-of-

    “好诗好诗!”

    不明觉厉的凯瑟琳用力的鼓着掌,汉语有汉语诗,英语有英语诗,结构和用词完全不一样,但是作为拥有悠久历史的华夏古诗词,洋妹子还是给予了非常高的敬意。

    “意境很美!”

    朱利安不得不承认,华夏诗词在翻译成英文后会出现意义变化,也会失去原有的韵律,但是意境依然存在,原版的汉语虽然听不懂,但是抑扬顿挫的韵律仿佛带有某种奇异的美感,就像十四行诗一样。

    “那是古人的诗句,不是你的,此李白非李白,一点诚意都没有,我看你是不想要年终奖了。”

    周真人冷笑,看着李白恬不知耻的拿着唐朝诗人的诗句当成自己的作品。

    “谁说是古人的,明明是我的!”

    李白却出乎意料的一口咬定。

    咦?!

    周大院长瞪大眼睛,这小子可以啊!居然敢抢占古人的诗词,不怕被人笑话吗?

    他却没有客气,说道:“证据呢?谁都知道《静夜思》是唐朝诗人李白的作品,可不是你这个冒牌货,虽然你也叫李白,同名同姓的多了,现代叫李白的也多了。”

    周院长可一点儿都没客气,揪住这个小辫子,穷追猛打,还堵上了李大魔头有可能会突围的缺口。

    “是啊是啊!《静夜思》是1300年前的作品。”

    凯瑟琳挥舞着自己的手机,表示自己即时在线搜索验证了周院长的话。

    朱利安疑惑不解的看着李白,不知道他为什么卖这么大一个破绽,这不合常理。

    之前两人斗嘴交锋的时候,可没有这样傻乎乎的主动去撞枪口。

    “证据,很简单,唐朝有床吗?”

    李白微微一笑。

    《静夜思》诗句的第一个字就是破绽。

    唐朝的床?周院长微微一怔,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个,有吗?没有吗?

    他也学着凯瑟琳拿起手机搜索答案。

    “唐朝是没有床的!”

    凯瑟琳在搜到这个答案后,一脸惊讶地望向李白。

    最接近的胡床其实是板凳,深更半夜的肯定不是坐板凳,而是躺在床上睡觉才对,但是……唐朝没有床!

    只有榻!

    照这么说,应该是榻前明月光才对,可事实上偏偏不是!

    “李白,是你!”

    朱利安张大的嘴,细思极恐。

    难道那个唐朝诗人李白是后人穿越的?

    厉害了!我的同行!

    “为什么会没有床?”

    周大院长也有些震惊。

    这不科学!

    “你看此李白就是彼李白!”

    李白摊开双手,一副你奈我何的欠收拾模样。

    妥妥的颠倒黑白!

    周大院长险些气歪了鼻子,又被这小子给糊弄的,而且天衣无缝,谁知道为什么唐朝没有床,这不是扯淡吗?

    无论周真人愿不愿间承认,唐朝就只有名叫胡床的小板凳,或者与现代“床”同义的榻,你说这玩意儿坑人不坑人!

    尼玛!真是好气人!

    李白念完这首诗后见好就收,继续指导朱利安和凯瑟琳使用筷子。

    要是学不会,这涮羊肉还真的挺麻烦!

    练习了快半小时,两人才勉强稍稍有了些模样,能够堪堪夹住一颗比较大的花生,但是稍一走神就会失手跌落,甚至连筷子都会脱手而出,但是用来夹羊肉卷却是足够了。

    当第一次夹住羊肉卷在沸腾的汤汁里烫熟,又成功夹出锅放进自己面前调好蘸料的碗里,朱利安和凯瑟琳这才发出充满喜悦的欢呼。

    千变万化的蘸料让俩老外吃的险些连自己的舌头都要吞下去,这一顿是相当酣畅淋漓。

    周大院长本想着这一顿吃哭李白同学,却发现自己的战斗力还不及那个洋妹子凯瑟琳,只好徒呼奈何的看着三个年轻人风卷残云般扫空一盘盘牛羊肉。

    李白开着车返回酒店的时候,凯瑟琳和朱利安直喊慢点开,生怕开快了,吃下去的东西从嗓子眼里冒出来,难得的一顿东方美食,让他们吃的相当过瘾,难怪说了解东方文化先从吃开始,什么时候全部吃过一遍,也就了解的差不多了。

    第二天的会议是大佬们挨个儿上台讲经典案例。

    比起昨天开幕会议时,李白和朱利安、凯瑟琳三人之间窃窃私语的案例交流相比,这些案例内容更加严谨完整,从理论到治疗方案再到副作用,方方面面讲的十分详细透彻,可以供同行们深入的了解这些案例的治疗思路。

    这样的案例交流将占据整个交流会的大部分时间段,国内外许多专业人士都会上台各抒己见。

    中午自助餐的时候,一个白发苍苍,却梳理十分整齐的白人老者站在餐厅门口,不时拉住出来的人小声询问。

    有人摇摇头,自顾自离去时,白人老者显得有些沮丧,当有人点头时,他又会激动和高兴,同时递出一张小卡片。

    “撒摩斯家族的人,他们怎么来这儿了?”

    端着盛有食物的餐盘,与李白坐在同一桌的朱利安看到了餐厅门口的那位老者。

    “那个诅咒家族?他们还没有放弃?”

    凯瑟琳好奇的看了一眼,随即收回目光。

    “诅咒家族?你们在说什么?”

    李白像是在秀优越感一般,用筷子夹着九分熟的牛排,厚厚的牛排浇上黑胡椒酱汁,这样吃才过瘾。

    “撒摩斯家族的诅咒就像血友病一样,是一种流传了五百多年的遗传病,不过表现在精神上,就是做噩梦,难以分清梦境和现实,找了很多家医院,包括我们纽约长老会医院,但是……”

    凯瑟琳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无解!专家们诊断应该是基因缺陷造成的,很难治。” -

    华表说

    静夜思的床,指的是井栏,古称银床。还有,就是有点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