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90节-东西方文化
    对于朱利安的吐槽,李白的解释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需要人口去填补,如果没有人的话,很容易被外人给占了。”

    这话没毛病,要不是喜马拉雅山脉难以翻越,阿三们早就想这么干了。

    凯瑟琳好奇地问道:“还没有问,你是华夏哪一家医院的?”

    以前她曾经和导师来过一次华夏,也参加了类似的交流会,却从未见过像李白这样有趣的家伙。

    “钱江省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

    李白自报了家门。

    对于西方人来说,这个名字挺难记。

    “是市级医院?我们也是市级医院!”

    朱利安开始学着东方式的幽默,因为美国的教育模式,凡是精英人才,哪怕是醉心于学术研究的学者,也很少不擅于言辞和交际。

    一个是湖西市,一个是纽约市,但是在美国的精神专科领域,纽约长老会医院却能够排进前三,无论是业务素质,还是坐拥世界第四的2800万人口基数,都在第七人民医院之上。

    位于华夏东南沿海的省会城市湖西市与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相比,人口仅有对方的三分之一,面积比对方大二十倍,属于相对意义上的“地广人稀”。

    来自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朱利安惊叹华夏人口多,一方面是因为总人口数量,另一方面还是因为城镇人口的密集度,不像美国的人口大多环绕着cbd商圈,看着繁华,实际上连城乡结合部都没有,一出城就荒凉的像鬼域一样,许多地方手机都不好使,要像华夏一样在荒郊野外上网看电影发微博,纯属是想多了!

    而且纽约的众多别称之一叫gotham哥谭市,蝙蝠侠所有的背景城市,特产小丑、小丑女和企鹅人等一堆反派人物,电影影射现实,由此可见纽约长老会医院拥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再加上全美顶级医疗资源的集中倾斜,医疗水平想低都难。

    “哈哈,我们应该多多交流!”

    李白再次与朱利安握手,如果能够学到一些富贵的经验,那是再好不过了。

    洋鬼子都会用成语了,朱利安笑着说道:“没问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精神科不像其他医学专科,用药向来十分谨慎,不论哪个国家,都对精神类药物的使用与抗生素类药物同样严格控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沟通交流成为了精神科医生的主要手段,甚至发展出非常神奇的催眠术,这种近乎于法术或巫术的技艺是其他专科所没有的。

    由于精神病成因的复杂性,更多更广泛的交流有利于获取具有针对性治疗的宝贵经验,参加交流会的专业人士基本上都不会有留一手的想法,况且每一个人都拥有火眼金睛的能力,隐瞒和说谎完全没有意义,双方之间的交流更加坦诚的多。

    朱利安所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倒是一句大实话。

    三人的聊天吸引了周围其他同行的兴趣,不少人支楞起耳朵倾听,偶尔还会插上一句,使得一个小小的交流圈子就这样在不经意间隐隐成形。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没有情绪的叫作低级生物或干脆就是死物,这意味着人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波动中,受自身因素和外界影响而发生各种变化,即使当前处于精神健康的正常状态,也有可能随时会逆转。

    也就是说,人一直在精神病和精神正常之间不断徘徊,所以偶尔会有一些莫名其妙,事后自觉无比愚蠢的举动,而精神病患者则是陷入阴影,无法自拔的那群人。

    当交流大会正式宣布开幕的时候,李白已经与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朱利安、凯瑟琳交换了四五个案例,双方都有不少的收获。

    交流会上午的会议安排是大佬们轮流发言,挑了五位国内外的知名专家上台,每人半小时,其中还会抛出一两个高级研究课题,内容包含了大量专业名词。

    外行连热闹都看不了,只会听得头晕眼花,而内行们却个个聚精会神,听得津津有味,从中发掘出对自己有价值的,偶尔作恍然大悟状,或者频频点头赞同,台上讲到精彩之处,台下掌声频频。

    有时候,一些专业性的东西就隔着薄薄的窗户纸,找准方向,一捅就破,在医疗行业也是一样。

    都说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但是有的病却偏偏需要靠吃砒霜才能活命,一个宝贵的经验往往能够活人无数。

    大佬们在台上发言,小圈子的聊天立刻变得低调起来,说话声只有他们身边两三个人才能听见。

    活泼的珍妮偷偷问道:“李白,你的辅修课程是什么?”

    “辅修课程?”

    李白不解。

    “我和朱利安都是辅修哲学,是导师要求的,特别痛苦。”

    珍妮想起枯燥,不,变态的哲学课程,便是一脸心有余悸,差点儿没能坚持过来,现在再让她捧起课本,多半是要活不成了。

    “呵呵!”

    朱利安也是面无人色的惨笑。

    李白明白过来对方的导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学生辅修哲学。

    心理学源自于哲学,精神科走的便是理论联系实际的路子,哲学相当于总纲或内功心法,心理学则代表着应用或招式。

    李白颇有优越感的说道:“我辅修玄学!”

    作为心理学专业的硕士,哲学是肯定学过的,不过现在全部还给了老师,你让李大魔头再来聊这个话题,他肯定是一脸懵逼。

    “玄学?”

    这轮回到俩洋鬼子一脸懵逼,metaphysis这个单词有点儿特别,但是它也属于哲学范畴。

    除了玄学,它的另一个意思是形而上学,是哲学的一个分支,鬼知道华夏的翻译家是怎么把它们联系起来的。

    “东方意义的玄学,有神秘学的背景,包括了法术、巫术。”

    李白的扯淡功力见涨,唬得朱利安和珍妮二人一楞一楞,将玄学换成神秘学,西方人更容易理解一些。

    附近的华夏同行捂嘴想笑又不敢笑,特么谁家大学还辅修这种玄学的,自己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不,多半会被自己的导师给先打死。

    但是没人主动站出来揭穿。

    “啊!法术?巫术?像周易?太极?八卦?”

    珍妮的眼睛瞪得溜圆,古老而神秘的东方,竟然藏着这么多的未知和秘密,难怪会有人说华夏卧虎藏龙。

    “差不多的意思!”

    李白点了点头。

    唬人就要唬到家,如果不把这两位纽约长老会医院的精英同行给唬住,就没有办法从对方口中掏出更多有价值的案例,这些可是用金钱都无法衡量的宝贵经验。

    “这不科学!”

    朱利安表现的更为心志坚定,没有被轻易套路。

    能够在美国精神科专业排名前茅的顶级医院工作,自然不会是任人糊弄的傻小子。

    “我打个比方,在东方的古老文化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四,四生五,五生六,六生七,七生八,八生九,九是极数,变化无穷,这个你们听说过吧?”

    想要说服对方,得往沟里带,李白挖坑专用的小工兵铲挥舞地飞快。

    “听说过!”

    朱利安缓缓点了点头,来华夏前,他做了一番功课,知道这个数字推衍的规律。

    事实上美国一些好莱坞大片里面就有这样的内容,而且对东方文化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

    “是周易,一是元始之数,二是阴阳,三是天地人三才……”

    鼻子附近散布着小雀斑的珍妮兴高采烈地将自己知道的数出来。

    “但这不是科学,嗯,只是一种古老的,朴素的哲学理论。”

    朱利安皱着眉头,他觉得周易不应该归于哲学,更应该算作东方巫术的一种。

    至于西方的巫术,好吧,压根儿就没人把他们当作哲学来看,而周易只是占了历史和东方文化影响力的便宜,毕竟在清帝国之前,华夏就一直是世界霸主,几千年的单极世界,许多国家跪舔了几千年,认定了华夏人连放个屁都是香的。

    “什么才是科学?中医就不科学?用发展了两三百年的西医来衡量发展了五千年的中医?小学生来评鉴博士生?”

    李白反问了一句。

    用西医来衡量中医,本身就是最大的不科学。

    “可是玄学和中医太过于复杂,没有足够的理论去证明!”

    朱利安有些涨红了脸,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事实上他对玄学和中医了解并不多,只浮于表面的字词,至于更深层的含义和内容完全一无所知。

    “那是因为西方的发展层次低,不足以理解更高级的中医,只会四则运算的小学生怎么可能看得懂微积分,甚至是像拉格朗日乘子法这样的高等数学。”

    李白耸了耸肩膀,东方文化就吃亏在缺乏严谨的梳理和分类,不然早就把西方文明给虐的连渣渣都不胜,哪儿有崛起的机会。

    “我,我无法理解,除非你能证明!”

    朱利安直摇头,他不会被轻易说服。

    “啊,对,眼见为实!”

    虽然对东方文化十分好奇,但是珍妮想要看看李白的嘴炮如何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

    当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能让一方接受另一方的理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