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76节-罪魁祸首
    “你有带万能解毒血清?”

    赵汉丞不知道李白的这个谜之自信究竟从哪里来,但是他却不敢拿自己人的性命来开玩笑。

    “国家机密,不要多问。”

    李白开着车,淡淡地回道。

    国家机密这个借口实在是太好使了。

    此话一出,赵汉丞面色一凛,便不再多问。

    即使在任务中有过生死之交,但是关于更多的个人信息,只有安排人选的主管负责人才能知道,其他人都不通话互相打探,彼此所知道的身份和名字往往都是假的,就怕被敌对势力顺藤摸瓜,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后果会非常严重。

    李白的这个警告完全符合规矩。

    其实什么解毒血清都没有,只需要现采一滴血。

    被清瑶妖女每天咬啊咬啊,大魔头就渐渐变成了唐僧肉,只要毒性比不上妖王级别的蛟毒,一滴血足矣!

    离开了乌鲁加里山区,丰田面包车的车速依然很快,更加上凌晨时分路况比较好,车辆也少,只用了二十分钟,赵汉丞、何纳和李白三人就赶到了位于吉隆坡区郊的3号安全屋。

    选择安全屋的标准是周围环境复杂,交通便利,有暗门可以离开,最好邻里关系冷漠,不会有那种好奇的热心人来敲门。

    赵汉丞等人赶到的时候,恰好时凌晨时分,楼道里没什么人。

    安全屋在五楼,同时也是顶楼,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还能够从楼顶转移。

    叮咚。

    赵汉丞按了一下门铃。

    “谁?”

    门后当即有人压低了嗓子在问。

    “秘书!”

    赵汉丞声音刚落下,门便开了一条缝,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情况怎么样?”

    赵汉丞三人当即鱼贯而入。

    “不是很好,给吃了退烧药和抗组胺药物,没什么效果,但是找到被咬的位置了。”

    守门的是杨俊,另外两位保镖正在不断给徐云博和郑睿先擦身降温,已经做过了一些措施。

    房间里空调把温度打的极低,还有电风扇呼呼的吹着,即便如此,高烧不退的二人与正在进行物理降温的两个保镖依然是满头大汗。

    要不是赵汉丞有交待,恐怕他们就得想办法联系大使馆找医生了,毕竟是四级行动,还没有到被抛弃的程度。

    “李医生,就交给你了!”

    赵汉丞点了点头,窗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引擎轰鸣,他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窗边往外望去,看到停在楼下的丰田面包车被人开走了。

    在使用过一次后,这辆车将接受特殊处理,除了换牌改漆,还要把内部彻底清理一遍,将赵汉丞等人留下的生物痕迹完全处理掉,即使被人找到,也不会提取到有价值的线索。

    “被虫子咬了,很厉害的虫子!”

    李白来到床边,看到徐云博和郑睿先的脖子后面各鼓起一个鲜红的肿包,足以鸡蛋般大小。

    琉璃心扫过,很快发现肿包内似乎还藏着在微微活动的异物,皮肤表面缓缓起伏。

    自古南亚多邪术,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数不胜数,以中南半岛为最多。

    “什么虫子,这么厉害?”

    与李白同样看到肿包的赵汉丞倒吸了一口冷气。

    “蛊!还不能贸贸然切开肿包!大马的民族主要是巫族,正常!”

    李白打开一直拎着的药箱,拿出一支手术刀。

    诶?不是说不能贸贸然切开吗?

    你拿手术刀什么意思?

    却见李白用手术刀在自己指尖轻轻一按,很快一粒血珠冒了出来。

    巫族用巫蛊,没毛病,可以肯定是被人下了黑手,而不是招惹到天生地养的毒虫,云顶高原要是这么危险,哪里还敢搞旅游业,连相距五十多公里的吉隆坡也不会安全。

    分别往昏迷不醒的徐云博和郑睿先口中点了点,随手撕了块创口贴,把手指包住。

    又拿了支吸管,从矿泉水瓶里吸了点水,分别往二人嘴里滴了半管,帮助把血珠润化下去。

    放好吸管后,从药箱内取出针线,纱布,消毒消炎药物等待用,却是不再动手。

    “好了?”

    李白的这番操作让赵汉丞等人难以理解,连针都没打,只滴了两滴指尖血。

    总感觉哪里不对,这到底是什么手法?

    “好了!”

    李白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下,就见徐云博和郑睿先二人突然浑身剧烈抽搐起来,几个保镖见状,连忙想要按住他们,继续降温处理。

    李白一摆手,说道:“把他们翻侧身,按住就行,不需要再降温。”

    “小李,你这样……”

    赵汉丞十分担心,他怕两人的毒伤进一步恶化。

    “没事,开始起反应了,看清楚他们脖子后面的那个包,要是有东西出来,千万不要伸手去碰。”

    李白递过来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又提醒一句。

    脖子后面的包里有东西出来?赵汉丞与何纳等人彼此面面相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们死死的盯着那两个越发肿胀,起伏波动越来越大的肿包,短短片刻的功夫,足以拳头那么大。

    噗嗤!

    徐云博脖子后面的肿包突然破裂,一股脓血喷涌而出,片刻之后,郑睿先的肿包也崩裂,同样是混杂着不知什么东西的黑红色脓血,房间里立刻弥漫开令人作呕的腥臭。

    脓血落在床单上,很快浸透一大片,一条条寸许长的蛆虫拼命扭动着身子,显然数量不少,让赵汉丞等人看得遍体生寒。

    保镖黄跃颤声道:“这些是什么东西?这么多蛆?”

    好在他们并没有贸贸然去动那两个肿包,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徐云博和郑睿先二人当时被什么东西咬到,说不定就是被注入了这些蛆卵,只是没想到它们以血肉为食,还成长的这么快。

    “蛊,某种寄生虫?看上去还挺厉害的?”

    李白没去管那些在脓血里翻滚的蛆虫,他用大瓶生理盐水冲洗爆开的肿包,又用摄子夹出几只恋栈不去的蛆虫,然后继续冲洗,摘除腐肉,原本肿胀到拳头般大小的肿包完全平复了下去,甚至还有些凹陷。

    伤口不断冒出的黑血渐渐变成了鲜红色,这才开始上药缝合。

    当李白缝好徐云博和郑睿先的肿包,两人高烧不退的体温完全降了下云,连呼吸也恢复了平稳。

    房间里的窗户被打开,淤积不散的腥臭和血腥气被放了出去,沾染脓血和几十条蛆虫的床单肯定是没法儿要了,保镖们拿来大塑料袋准备将其装进去,找机会丢弃时,赵汉丞却拦住了他们,从李白的药箱里拿了一支试剂管,挑出几只蛆虫装了进去。

    他十分好奇这些蛆虫是什么来路,竟然有资格被称为蛊。

    “好了,差不多天亮就能醒!”

    李白洗了个手,打了个呵欠,一屁股坐在木沙发上,很快打起了呼噜。

    老司机一言不合的飚了一夜车,如今心神放松下来,便顺其自然的犯起了困。

    对于赵汉丞等人,他完全放心的很,更何况还有清瑶妖女和小红鲤,大小妖女也不是吃素的。

    徐云博和郑睿先的状态终于稳定下来,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安排了一下,赵汉丞也有些架不住如潮水般袭来的疲惫之意,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来。

    不仅仅是他,所有刚刚经历过生死逃亡的人都同样困倦已极。

    浓浓汗臭弥漫的房间里,呼噜声很快此起彼伏-

    布城,又被称为太子城,从吉隆坡到布城,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距离布城不到十五分钟的一个小村子里。

    满脸疲惫的吴福生从接应他(她)的轿车上走了下来,恰好看到**师杜力卜从院子里走出来。

    “法师,你这是?”

    吴福生的目光落在对方胳膊上,瞪大了眼睛,露出讶色。

    **师杜力卜左手消失不见,只剩下纱布包裹的手腕,依然有鲜血渗出来,染红了一片,整个人被热带阳光晒黑的皮肤竟有些泛白,呈现出失血过多的米白色。

    “福生,看到你能够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你看,我还活着,其他的只是小事情。”

    杜力卜不以为意地举了举光秃秃的手腕,依旧一脸笑容。

    相比起那些伤亡惨重的信众,他能够在ia武装人员的反击下幸存,确实运气不赖。

    “这一笔买卖,我们做的亏了。”

    尽管**师的信众并不需要太多的抚恤,东南亚的人命也不值钱,但是在吴福生看来,完全是一笔额外支出。

    “人活着,总会有一些意外和惊喜,活着就已经足够了,况且我已经收回了一些利息。”

    **师却毫不在意,给了吴福生一个安慰般的拥抱。

    闻到对方身上那种刺鼻的腥膻,情报贩子却没来由的生出一股踏实感和安全感。

    **师杜力卜能够成为吴福生的合伙人,除了阴差阳错的巧合外,也并不完全是对金钱的渴求,甚至有些时候吴福生怀疑,对方与自己合伙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位性力派**师确实是一位值得依靠的好伙伴。

    “收回利息?”

    吴福生一怔,为了救他脱身,自己带的手下和**师的信众付出了伤亡惨重的代价。

    “跟你做交易的那伙人居然敢设局埋伏你,我已经要了其中两人的性命,哼,我这只手可不是白丢的。”

    杜力卜冷冷一笑。

    “……”

    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对?

    情报贩子:w(?Д?)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