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69节-云顶接头
    酒店里的赌场对于李白等人来说,等同于禁地,无论如何都不能踏入。

    不仅仅是因为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尤其是一抬头,多的足以把人吓出密集恐惧症,这个世界上除了摄像头生产厂家外,就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赌场拥有更多的摄像头。

    赌场的许多工作人员拥有认脸的天赋,只要看过一眼就能过目不忘,哪怕隔着许多年,照样能够把人给认出来,这样可以阻止一些老千、赌术高手和好赌的数学家进入。

    而且进场还得刷护照,光是这三道门槛就足以将需要低调,隐匿身份的特殊人群拦在外面。

    对于需要隐藏身份的行动小队来说,跑到赌场露一小脸儿和自投罗网没什么分别。

    李白原本倒是跃跃欲试,想要去见见世面,在听了警告后,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能光顾着自己一个人浪,而让整个行动小队陷入危险。

    学007大战皇家赌场,一边搂着大洋马,一边数着堆成小山的筹码,又把任务轻松完成,纯属作死呢!-

    槟城,一座普普通通的小院里,桌面上摆着几样水果和几碗叻沙(米粉)。

    屋内烟雾缭绕,似有人在大声吟颂,还有女子的喘息声,还有叮叮当当的敲击声。

    吟颂声越急,女子令人心猿意马的喘息声越发高亢,渐渐趋于尖叫,数分钟后吟颂声与女子喘息声一齐达到高hao,同时戛然而止。

    几分钟后之后,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衣衫略有些凌乱,依然留有满脸潮红的年轻女子脚步踉跄的跟着一个花白胡子的黑袍老人走了出来。

    黑袍老人回头看了一眼,挥了挥手,院子里几个戴着墨镜的男子之一,拿出一叠现金往那女子手上一塞,领着她离开了院子。

    被院内众人隐隐护卫在中央的一个干瘦中年人盘腿坐在矮桌旁,并未起身,冲着花白胡子的黑袍老人微笑着说道:“杜力卜法师,辛苦了!”

    桌面上的水果和叻沙分毫未动,显然正等着这位老者。

    作为中南半岛的性力派**师,拥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格赢得吴福生的尊敬。

    “刚刚的法事总算有了结果,此行有惊无险,你尽管可以放心。”

    与女子**完,敞开的胸口依然大汗淋漓,残留着**的气息,性力派**师杜力卜却不以为意,随便抹了把腥膻的臭汗,往边上一甩,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捧起一碗叻沙,拿起筷子往嘴里猛倒。

    一连吃了三碗,依然意犹未尽。

    别看他的个子不大,比吴福生还矮了整整一头,身形更加瘦小,但是胃口却大的吓人。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次来的是新客,可不敢大意!”

    吴福生虽然自称人在缅甸,实际上他却躲在马来西亚的槟城,不仅仅是狡兔三窟,而且还是声东击西,难怪能够游走于东南亚的各个势力之间,安然无恙的进退自如。

    他做的买卖不止是情报,偶尔还会客串军火商,赚上一笔外快。

    这位依靠xxoo获取法力的性力派**师是吴福生的供奉,除了干着求神问卜,预测吉凶的活儿,还兼着狗头军师的活计。

    在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吴福生的合伙人,共同分润利益。

    杜力卜**师与吴福生的合作一直十分尽心,察觉到后者的担心,便淡定地从容说道:“我陪你一起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

    “鸡蛋不应该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师最好还是留在槟城,我一个人就够了。”

    吴福生摇了摇头,情报交易终究是见不得光,如果不小心的话,随时都有可能把性命丢掉。

    他向来仰慕华夏文化,从中学到了不少道理,十分清楚如果两人被一网打尽,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和金钱都会随之烟消云散。

    情报贩子在各个国家眼里,既有需要又十分忌惮,如果有机会的话,绝对不会介意顺手铲除掉,因此在对待每一笔生意和每一个客户时都会十分小心,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毫不迟疑的逃之夭夭。

    小心谨慎,是情报贩子生存的不二法则。

    “放心,我会在暗中观察,要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也能随时支援。”

    杜力卜**师的手又伸向第四碗叻沙。

    一明一暗似乎可行,吴福生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师务必多加小心。”

    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东南亚各国都在重点打击情报交易、走私、军火和毒品交易等非法行当,尤其是他当前拿在手上的那几个情报,若是被关联国家或组织知道,恐怕自己和**师立刻就会性命之忧。

    “你也一样!”

    杜力卜抹了抹嘴,甩着油腻腻的袍袖,大踏步的离开了小院。

    狗有狗道,猫有猫路,那些性力派信徒们都是他的耳目口舌,吴福生有几次陷入危险,还是因为得到那些信徒的帮助,才堪堪化险为夷-

    高悬了一整天的太阳渐渐西斜,乌鲁加里山被原始森林的湿润云雾包裹,站在凉意袭人的金马仑高原放眼远眺,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茫茫云海,这便是云顶高原的由来,站在云上方的高原,而不是原来就叫作云顶高原。

    来自印尼的商人何纳带着自己的秘书等一行人在第一大酒店办理了退房,便乘坐两辆租来的面包车顺着蜿蜒山道来到位于半山腰的清水岩庙。

    作为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拥有两个出入口,既可以上山,也可以下山,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对,还可以通过险峻的地形遁入乌鲁加里山的原始森林中。

    李白带着自己的医药箱,里面装着各种应急药物和简单的医疗器械,嗯,还有一口被高目细水砂打磨得锃明瓦亮的不锈钢平底锅,

    打杂跑腿儿的小徐对不锈钢材质了解并不多,他没买到符合李白要求的18-10不锈钢平底锅,改买了316l三层不锈钢平底锅,与304相比强度没什么区别,但是抗腐蚀性却提升了一大截,作为船用钢材质之一,用来做锅就稍稍显得大材小用了。

    不过在行动小队的其他成员眼里,这口锅可以当作奇门兵器来看。

    如果手劲儿够大的话,近战时可劈可挡,可攻可守,再锋利的匕首都很难讨到便宜,对手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都未必顶得住,必要时还可以甩手飞锅,挨上一下的那画面……美的狠!

    熟悉李大魔头的同学们都知道,这货擅长甩得一手好锅。

    万一发生紧急情况,需要躲进原始森林,那么这口锅的用处就大了,无论是处理食物,还是烧水,简直就是野外生存利器。

    “待会儿小徐负责验证技术资料,我和老何跟对方打交道,李医生盯着对方的反应,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尽快给我们暗示,杨俊,你们多留个心,做好随时干仗的准备。”

    秘书赵汉丞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提醒众人的各自分工。

    在这次行动的策划者“王妃”给他的资料里面,李白不仅仅是一个能打的医生,而且还精通心理学,可以在交易过程中窥知对方是否存在恶意。

    “没问题!”

    李白打了个ok的手势,特么的那个什么吴福生要是敢炸刺,抽不死他丫的。

    就像同一棵大树上的分叉,两个世界的老李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传统,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比放狠的,哪个世界的老李都不会怂。

    太阳距离地平线越来越近,目力极尽之处的云海被渲染上了绚丽的色彩,位于乌鲁加里山山腰的清水岩寺庙内游客锐减,许多人会选择前往云顶高原投宿,或者乘车返回山脚。

    在进入依照山势而建的清水寺庙时,赵汉丞就与人对过了眼神,对方在轻轻一颌首后,当即掉头就走,他与扮成印尼建筑商人的何纳小声低语,然后带着李白等人看似随意的在寺庙里游逛,最后停在了万佛塔下方。

    “我就是吴福生,听说你们找我?”

    一个身形健壮,扎着满头脏辫的年轻人突然拦在了何纳与赵汉丞的前方。

    附近突然冒出十来个恶形恶状的汉子,松松散散的围住了万佛塔,随便往那里一站,就吓的其他游客不敢靠近。

    “按照规矩……”

    赵汉丞这个秘书扮得十分称职,尽管对方现身的很突然,他也没有被带节奏,贸贸然直入主题。

    “小心不是坏事。”

    自称是吴福生的年轻人拿出一张厚厚的金属卡片,冲着何纳与赵汉丞亮了亮。

    这张卡片只有半张信用卡那么大,一边还是不规则的锯齿状。

    “没错!”

    赵汉丞表示赞同,他也拿出了一张金属卡片,同样是带有不规则锯齿的半张信用卡大小。

    两者严丝合缝的对在了一起。

    昨日还是干瘦中年人,今日却变成了一个精壮年轻人的吴福生将两张合到一起的卡片按进一只黑色的仪器里。

    嘀!一颗绿灯亮起!

    液晶屏上显示“pass!143”这几个词。

    两张卡片各含有一块芯片,锯齿上又藏有数据引线,光靠外表形状伪造是没有用的,高科技接头方式可以协助确认对的人,而不是怼的人。

    “原来是大头鲨介绍的客人。”

    看到液晶屏上的信息,吴福生露出了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