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49节-王老头的感谢
    床头监护记录上的内容证实了老陈头的话,李白松了一口气,三级监护,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王老头手背上挂的是葡萄糖水,没有加料的那种,估计好好休息一阵子,应该就能缓过来。

    “小李,金书ji给你的名片让我看一下。”

    不知为何,邹学平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白。

    老陈头没好气地说道:“金书ji的名片?不都一样吗?”

    “是啊?”

    李白摸出纪委金书ji的名片,却有些发楞,似乎与给老陈头和邹学平的名片真有些不太一样。

    “果然是了!”

    邹学平拿出自己手上的名片,两张名片凑到一起,立刻呈现出不同来。

    虽然都是一样的白卡纸,邹学平和老陈头手上的名片都是正经的工作名片,姓名,职务,单位,手机,固定电话,传真,电子邮箱,地址等信息,而李白手上这张名片,除了姓名,就只有手机和电子邮箱,而且与另外两张名片上的联系信息并不一致。

    老陈头看出了玄机后,笑着说道:“呵!私人名片,小李,去考公务员吧!有金书ji罩着,你这辈子都妥了!”

    金书ji给老陈头和邹学平的是工作名片,最多只能联系到办公室和秘书,而李白手上这张是私人名片,上面的联系方式却能够直接联系到金书ji本人,对他的重视程度与对两位退休老干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要不是已经退下来,老陈头和邹学平都会生出嫉妒的心思。

    在某种意义上,这张名片意味着简在帝心,不用整日战战兢兢的担心被人抓小辫子,若是给公务员,等同于一张护身符,但是给李白,却有些白白浪费了。

    一个群众身份拿着纪委书ji的私人名片有个蛋用?

    举报某个不争气的公务员,纯属是杀鸡用牛刀。

    “不去!”

    李白嗤之以鼻。

    当公务猿,等着被大佬抓去下酒么?

    当然是做人民群众更适合他,没看到很多大佬的茶缸子上印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他就喜欢这样被人服务,很有一种当大爷的感觉。

    要是披上一身官衣,特么的说错话都有可能会被请喝茶。

    没有为人民服务的决心,最好别想着升官发财的事情。

    将金万开的名片收好,李白再去看躺在床上的王老头,拉着凳子坐在床边,三尺范围的琉璃心立刻笼罩了过去。

    “放心!老王没什么事,就是给累的,估计过了夜里十二点才能醒来,想要跟他说上话,起码得明天!”

    邹学平是从卫生局退下来的,118这边也是他给打的招呼,找来专家仔细看过,了解了一些情况。

    军医比地方医院的医生牛逼多了,资深的老专家甚至能够一言断生死,说几点醒来就几点醒来,一个钟头都不会差。

    “我就看看!”

    李白凭空划起了符文,聚灵为符,即使在异界术道,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熟练掌握。

    一丝丝淡淡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会过来,因为天地规则限制,原本凝滞呆板的灵气渐渐松动,依照心神牵引,变得越来越灵动。

    这个世界的灵气还需要多一道炼化的手续,否则难以像在异界时那样如指臂使。

    118医院被青松翠柏环绕,里面随处可见参天大树,远离城市喧嚣,空气极为清新。单以环境而言,湖西市其他医院远远无法与其相比。

    良好的自然环境,使得引聚灵气的过程比在其他地方更加容易许多。

    “咦?小李,你在干嘛呢?”

    邹学平瞪大眼睛,看着李白伸手平空“鬼画符”,弄不明白这小子究竟在干什么?

    “别乱来!”

    老陈头瞅了一眼,便知道李白想要干什么,多半又是祝由术的那些把戏。

    三湘之地的那些巫师最喜欢玩这些东西,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

    “放心,王老头马上就能醒来!”

    李白的手势终于停了下来,食指点向王老头的胸口,空气中隐约可以听到微弱的裂帛之音。

    邹学平依然一头雾水,不过他发现老陈头却是见怪不怪的淡定表情,不禁疑惑地问道:“老陈,小李在搞什么名堂?”

    “祝由术,要不就是巫术!谁知道呢!”

    老陈头始终无法理解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在三湘之地,他已经见得够多了,如果事事都得打破砂锅问到底,非得全部弄个明白,人都干脆不用活了,所以想不明白干脆就不去想,免得过于纠结而少活两年。

    “……”

    祝由术?巫术?邹学平表示理解不能。

    他们可是反封建迷信协会,捣鼓这些东西不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么?

    李白这小子难道是打入我党的叛徒?

    老邹无力吐槽,他看着李白的食指点中老王的胸口,白色被单在一瞬间仿佛激起一圈涟漪,猛然一涨,从点中处向四面八方扩散。

    与此同时,邹学平与老陈头二人感觉到微风扑面,眼前这一幕无比神奇。

    这个世界上的千奇百怪太多,所有人早已经练就了钢铁般见怪不怪的强韧神经。

    在潇湘省的龙头寨巫师大聚会上,驱蛊、赶尸还有降头,样样齐全,普通人也没被吓得鸡飞狗跳,而是看得津津有味,神经大条到无以复加,甚至还对那些肥硕的蝎子,蜈蚣,蜘蛛什么的产生了兴趣。

    李大魔头以身作责,一锅炸蝎子证明了只要是能吃的,统统都不是威胁。

    华夏人(食)才(材)遍地出,还会被一口吃的给吓到?那才真是笑话了!

    跟李大魔头混久了,神马董家千金的癔症,三清观的科学道法,潇湘省的巫术,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这些退休老干部们也是开了眼界,不会一惊一乍-

    引聚而来的些许灵气没入王老头的身体没多久,他突然哼了一声,身体一挺,在床上打了个呵欠。

    呵欠还没打完,却嘶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握拳伸懒腰的时候,王老头无可避免地触动了手背上的吊水针,给扎了一下。

    针尾的透明细输液管里稍稍有点儿回血,很快又被顶了回去,老头儿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哎!醒了?”

    邹学平瞪大眼睛,不是说好的夜里十二点以后吗?怎么说醒就醒了。

    他看了李白一眼,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一下子就把老王给捣鼓醒了。

    那一指点在膻中穴位置,膻中为心包络经气聚集之处,是任脉、足太阴、足少阴、手太阳、手少阳经的交会穴,又是宗气聚会之处,能理气活血通络,宽胸理气,止咳平喘。

    所以应该不是祝由术或巫术,而是点穴术才对,拿根银针也能办到,何必装神弄鬼的多此一举。

    在卫生局任职的时候虽然只负责医疗器械这一块,但是邹学平对各种医学知识了解的并不少,对于李白露的这一手,他有自己的见解。

    “咦?我这是在哪儿?”

    王老头睁开眼睛后,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还摸到了左手背上的吊针和输液管,随后又看到了李白、陈永和邹学平三人,自己似乎躺在病床上。

    老陈头没好气地说道:“你在118医院!”

    接着又继续说道:“老王!你最近在忙什么?都弄到要喊120,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就不要再这么拼!”

    老陈头和邹学平一样,并不知道王老头参与了纪委解密黑封皮软面抄的项目,而且还涉及了那么凶险的斗争。

    “呵呵,还不是为了这小子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差点儿没要了我这条老命。”

    王老头恢复清醒后,嘿嘿一笑,被人用枪口指着的时候,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那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也是心存忌惮,不敢真的乱来,否则政府的专政铁拳可不是吃素的,涉及的关联人员很有可能会因此罪加一等。

    有期判无期,无期判枪毙,死缓判立即执行。

    当时要是一勾扳机,呯一声响,血溅五步,赶明儿刑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特么死一个王老头,就得有一大堆人替他陪葬。

    所谓祸不及家人只要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没看到那些老赖的子女们连大学都不给上,贷款也不批,无论做什么都处处被限制,照样被牵连到,正所谓一人犯法,全家倒霉。

    “您完全可以不要啊!我拿去卖钱,十辈子都够花了。”

    李白翻了个大白眼,这老家伙完全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终于能够有机会把曾经在任时留下的豺狼虎豹扫荡一空,估计这会儿正念头通达呢!

    “你敢!”

    王老头一瞪眼,皱眉、瞪眼、乱弹琴,老干部的套路就这三板斧。

    李白要是敢拿去卖钱,他真敢跟这小子急!

    以前光顾着抓公务猿,今天也得逮个老百姓尝尝鲜。

    不过王老头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财帛要是真能动这小子的心,对方银行帐户里也不会只有两千多万在那里躺尸,说不定会变成三个亿,甚至更多。

    王老头最终还是悻悻然地说道:“这次还是谢谢你了。”

    谢的不止是因为那些豺狼虎豹难逃法网,自己念头通达,再无遗憾,还有关于王平康,这一声谢他是欠李白这小子的。

    当初亲自把弟弟送进大牢,虽然是大义灭亲,但要说王老头心里没有刺,那是没可能的。

    如今黑封皮软面抄里的内容,却给了王平康一线翻案改判的希望。

    尽管是被人设计与陷害,但是行贿行为终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前面蹲的那几年班房也算是罪有应得,王老头并不觉得有多少冤枉。

    只是现在,终于不用担心弟弟王平康会老死在西郊监狱,而能够在有生之年重见天日。

    外人眼里向来冷血无情的铁面书ji王平安终究不是铁石心肠。

    李白脸上笑嘻嘻的说道:“呵呵,您开心就好!”

    他只是顺水推舟的把东西交给正确的人。

    人在做,天在看。

    有些人,有些事情,终究是逃不掉的。

    “开心!嗯,真的很开心!哈哈,哈哈哈!”

    王老头心情愉快地大笑了起来,他正在享受胜利,这是自己应得的。

    “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

    听了李白和老王互相打着哑谜,老陈头和邹学平原本就一头雾水未散,现在反而变得更加糊涂了。

    为了小李的事情忙到趴下,却又要感谢小李,到底谁在帮谁啊?

    “没事没事!咦?还插着针呢!”

    王老头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背上还插着吊针,想要拔又不敢觉着碍事,叫嚷起来:“喊个护士来,把针拔了!”

    “老王,你还是躺着吧!多休息休息!”

    看到王老头醒来后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老陈头就觉得李白这小子真是吃饱了撑的多事。

    外面的天都黑了,你把老王捣鼓起来干嘛?

    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就能缓过劲儿来不就挺好嘛,非得要多此一举!

    “休息?不用不用,我感觉好的很,118的药水不错嘛!”

    那一缕精纯的灵气效果立竿见影,王老头丝毫不觉得疲惫,感觉像是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他抬头看了看还剩一小半儿的吊水瓶,觉得还是挂完再说,免得浪费了,说不定这里头的药水挺贵的。

    邹学平翻了个大白眼儿,什么好药水,就是不加料的葡萄糖水,十几块钱一大瓶的便宜货。

    要是真有这么神奇的效果,他也天天来挂-

    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