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30节-撩拨的代价
    “这样,这样就成了?”

    “西溪”一脸难以置信。

    就见李白一堆毫无人性的威胁恐吓后,突然打了个响指,平头青年的眼睛立刻发直,表情也变得呆滞,就像突然失去了魂魄。

    要不是胸口还在微微起伏的呼吸,让人差点儿以为这家伙已经死了。

    “嗯,成了!你们随便问吧?只要是他知道的,一定老实交待。”

    李白抱着胳膊,准备让这些审讯人员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

    毕竟审讯问话,如何切入重点,抽丝剥茧,这些人才是专业的。

    换成李白自己,就算问出些什么,恐怕也会漏掉大量有用的信息,甚至要多费周折,这便是专业与不专业的差别。

    “龙泉”试探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尽管依旧是一副丢了三魂七魄的模样,平头青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叫熊任意!”

    审讯人员们彼此对视一眼,立刻兴奋起来,之前近十八个小时,他们连对方的名字都没能问出来,而假冒安全局工作证上的名字完全不足以取信。

    “熊任意”这个名字与假冒安全局工作证上的名字完全不一样,代表着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的审讯工作应该会变得轻松许多。

    “你的身份证号?”

    审讯人员们完全接手了审问工作,他们想要知道更多。

    “……”

    一问一答出人意料的十分顺利。

    “厉害!厉害!”

    “西溪”彻底服气的无声鼓掌,他亲眼目睹了国家注册一级乙等催眠术大师的厉害,果然不同寻常。

    别人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千方百计,使出浑身解数,各种手段。

    这位倒好,前一刻还在不着调的东拉西扯,下一刻就突然毫无征兆的破防了,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太好了!还有谁不敢老实交待!”

    “把那些死活不肯开口的家伙统统拖出来,这个世界将不存在任何秘密!”

    “这活儿太好干了!高手出手,就是不一样啊!”

    审讯人员们压低了嗓子不断欢呼,格外小心的互相击掌,生怕惊醒了那个被催眠的平头青年。

    “抓紧时间审问,李医生不可能在这里待太久。”

    “龙泉”出声提醒审讯室里的人们,不要白白浪费时间,上级还等着审讯报告。

    那些审讯人员立刻收拾起激动的心情,开始不断发问和记录口供。

    李白接着又进了另外两间审讯室,挨个儿如法炮制。

    另两个平头青年甚至更加不堪,一分钟不到,就被轻而易举的攻破心防,变成了痴痴傻傻的自动应答机。

    三个中了催眠术的家伙为三组审讯人员节省下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审讯进程一下子进入了快车道。

    恐怕要不了一个小时,就能把他们知道的东西全部掏得一干二净。

    熊任意,男,现年26岁,陇右省户口,孤儿,唐君物业的保安,刚在唐君物业干了半年。

    吴伊,男,现年24岁,岭南省户口,孤儿,九龙中介的业务员,工作四年。

    韩智,男,现年25岁,钱江省户口,孤儿,14岁缀学后不知所踪,现为某建筑工地的力工。

    三个平头青年从他们的个人资料上看,都是普通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种,扔到人海里面,甚至不需要一刻钟,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无父无母的孤儿,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分别在滇南省和蜀川省接受过一段时间的特殊培训,其中就有反审讯和反侦察训练,而且加入了自称是“华夏暗卫”的特殊机构,以为自己在为zhèngfu效力,专门负责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某种意义上,这些人属于被洗了脑的炮灰,没有被抓就继续利用,被抓了就抛弃。

    别人或许会被“华夏暗卫”这个名头给唬住,但是真正负责华夏秘密战线的国家安全部却一查就知道这个机构完全是子虚乌有,是专门用于控制底层行动人员所专门编造出来的虚假存在。

    华夏国家安全部的前身,zhongyāng特科建立之初,就有大佬严格规定,不许用金钱收买、美色引诱和手枪恫吓等方式来获取情报和发展关系,以免这把双刃剑伤及自身。

    所以华夏从来没有克格勃的“燕子”和“乌鸦”,像“华夏暗卫”这样的玩意儿根本没有存在的基础,只有叛徒才会享受到暗杀这个特殊的内部福利。

    国家机器一旦开始发动,爆发出来的可怕力量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在李白离开休闲山庄之前,关于“华夏暗卫”的资料就已经反馈到了“龙泉”和“西溪”手里。

    对方的真身是一个户外拓展训练公司,在全国至少有六个训练基地,不仅有户外训练项目,还有激光模拟对战游戏。

    从明面上看,完全是一家正规运营的合法企业,从无偷税漏税,但是里面有多少见不得光的浑水,就不得而知。

    但是像“华夏暗卫”这样的非法存在已经触及到了国家安全的底线,在确认资料的第一时间,安全部门就展开了抓捕行动。

    滇南省、蜀川省、岭东省、中原省和乌江省五个训练基地负责人无一漏网,但是钱江省婺州州的训练基地负责人却在办公室里自杀身亡,使用的自杀工具是一支shè钉枪。

    一根三寸长的钢钉直接shè入太阳穴,脑浆混合着血水汩汩而出,当抓捕人员破门而入的时候,人早已经凉凉了。

    很显然在抓捕行动开始前,有人通风报信,让这个训练基地的负责人选择了最决绝的方式让自己这条线彻底中断。

    尽管追寻的线索在这里戛然而止,但是安全局却并未就此放弃,通过拘捕到的其他人和掌控的信息,进一步梳理,试图将更多的内幕和秘密发掘出来。

    这些最新进展以短信的形式,源源不断发到李白的手机上。

    他与湖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龙泉”达成了情报共享约定,凡是涉及到他的信息,都会在第一时间发过来,供他参考。

    无论是王老头,还是那些豺狼虎豹,恐怕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小白兔般人畜无害的年轻精神科医生,背后居然会显现出国家安全局这么个庞然大物。

    无论换作谁都会慌得一逼,实在是太吓人了好不好?

    借那些豺狼虎豹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再来撩拨李大魔头,谁知道还会不会冒出其他可怕的玩意儿(老爹李卫:emmmmmm!谁动了我家的崽儿?自己站出来!)。

    刚刚结束了网络在线直播节目的清瑶妖女再次大获成功。

    毕竟她那张媚惑苍生的妖精脸摆在那里,比任何广告都更有说服力。

    在这次的节目里,妖女直播间突然涌入大批女性观众,对清瑶卖弄的那些小方子,糊糊粉粉什么的产生了极大兴趣,看样子不惜掏腰包,订购几样尝试一下。

    尽管对这笔外快十分心动,但是清瑶妖女却并没有擅自作主,她还得请示公子,因此精心准备了一顿美味晚餐有意讨好。

    从鱼缸里随便抓出一条鲤鱼,看也不看就往菜板上一丢,直接拿菜刀剁。

    剁不动的是洪璃,扔回去再换一条,剁得动的就继续。

    小红鲤也表示很无奈,清瑶姐姐就是这样简单粗暴不解释。

    “公子,奴家开个淘宝店可好?”

    妖女糯糯的声音很容易让人心神摇曳的不由自主答应下来。

    噗!

    一口香浓的鲜鱼汤差点儿喷出来。

    李白瞠目结舌的望着妖女,这货祸祸完外卖小哥,又要开始祸祸快递小哥了吗?

    大魔头是什么人,青蛟妖王这点儿小伎俩根本动摇不了他的心神。

    “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嘛!”

    清瑶妖女可怜巴巴的食指对点着,好像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一般。

    蛇性本贪,哪怕化了蛟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李白就算把银行存款全给她,这妖女也照样能够在二十四小时内败得一干二净。

    “你打算卖什么?”

    李白一下午都在郊区的休闲山庄里忙着安全局的那档子事情,并不知道清瑶的妖女直播间在线观众数量一度突破到了五万,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三流小主播,而那些坛坛罐罐的“糊墙”材料出乎意料的大受欢迎,有些人甚至产生了购买兴趣。

    “那些化妆品啦!好多人都想要!”

    清瑶妖女如今看到网络直播间统计出来的在线观众数量,就像在看一堆堆触手可及的人民币现金。

    “先等等,过段时间再说!”

    妖女的信息量略大,李白觉得自己得多消化一会儿。

    好端端的网络主播不是玩得挺好吗?

    怎么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想开店当老板娘?

    接下来是不是想要竞争一下美国总统,华夏书记什么的?

    “过段时间,那些人就全跑啦!”

    清瑶妖女不舍得这段时间的热度自然平息,想要趁胜追击。

    搞了几天网络直播,她已经摸出了一些门道。

    “最近有点儿麻烦,暂时低调,你想要搞什么化妆品?”

    李白摇了摇头,还是不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