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29节-人心多变
    接李白的红色别克凯越是一辆网约车,也是销量极大的大路货,开在马路上毫不起眼,司机除了把他送到地方外,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李白下了车,山庄大门口早已经得到通知的保安,立刻将他接了进去,大门口的安检设备真的可以刷脸。

    昨晚上门拜访的两个年轻人都在,他俩也不嫌天热,依然还是那身西装革履,只不过一人胳膊底下夹着一只公文包,另一人手上拿着一只透明的塑料文件袋,看上去与写字楼里上班的年轻白领没有任何分别,属于丢到人堆里都不起眼的那种小透明。

    看到二人,李白便直奔主题。

    “还没问出来吗?”

    “有很丰富的反侦察经验,至少需要七十二小时才能打开他们的嘴。”

    系着斑点领带和藏青色西服的年轻人参与了审讯过程,他接着说道:“对了,我的代号叫‘龙泉’,他是‘西溪’,以后便于联系!”

    之前并没有想到双方还会再次打交道,毕竟只是一次委托性拜访,牵涉到的具体行动会有另外人负责接头,他俩只是传个话而已,所以并没有留下姓名或都代号什么的,至于行动计划的内容也毫无所知。

    只不过这次因为三个自投罗网的假李鬼,双方之间的联系便自然而然的建立起来,为了便于联络,两个年轻人便将自己的代号告诉给了李白。

    “嗯,‘龙泉’,‘西溪’,很有文艺范儿,重新认识一下,我的代号‘大魔头’!”

    要不是怕挨打,李白很愿意给自己取个“主席”、“书ji”这类比较牛逼的代号,所以只好像开玩笑似的给自己取了个如此耿直的代号,也算是凑个热闹。

    瞎说什么大实话!

    “‘大魔头’?确实很特别!哈哈哈!”

    系着斑点领带“龙泉”的眉毛扬了扬,笑了起来,他觉得李白是个十分有趣的人。

    熟悉大魔头的人都知道,这家伙不是十分有趣,而是非同寻常的皮,偶尔手贱一下,就是天下大乱。

    这会儿湖西市,甚至钱江省的官场就已经因为他,开始鸡飞狗跳起来。

    穿着斜灰条西服,系着宝蓝领带的“西溪”倒是觉得李白用“巫师”这个代号更为合适一些。

    无论取什么代号,对于李白这个非行动人员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实用意义,两个年轻人都知道,这个“大魔王”完全是个玩笑。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三个家伙,李医生,这次就拜托你了。”

    “龙泉”在前面领路,他很期待李白的表现,想要看看国家注册一级乙等催眠术大师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那样神奇,能够轻而易举的攻破心防,予取予求般把所有秘密都掏出来。

    在双方打交道的过程中,李白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两个年轻人显然是以“龙泉”为首,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与自己交谈,另一位就稍显沉默,这不是性格使然,而是藏拙。

    两位年轻人里面,“龙泉”显然要比“西溪”更加成熟稳重一些,后者便只好藏起自己的弱点,从前者身上默默的汲取经验。

    独立的一排审讯室周围,是一片无遮无拦的草地。

    作为特殊的业务单位,除了食宿休闲娱乐外,这座郊区山庄里建有专门的审讯室,不用的时候还能当作仓库,堆上百十箱啤酒饮料什么的。

    眼下大部分都是毫不起眼的小仓库,只有四五间审讯室还在使用。

    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分别安排在三间审讯室内,由三组专业审讯人员同时审问,便于随时验证口供的真伪和有效性。

    “你!”

    看到李白走了进来,一个中山装平头青年猛然瞪大眼睛,浑身一颤。

    他不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哟,警惕性还挺高的嘛!”

    李白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这个人正是昨晚三人当中领头的那个,只是还没比划两下,就被愤怒的青蛇勒住脖子,差点儿没给活活勒死,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一台价值不到2000块钱的32寸液晶电视机。

    对方眼睛在瞪大后,随即眯了起来,呼吸被强制压慢,种种微表情微动作表明,这个人的心理防线依然十分坚强。

    “西溪”说道:“已经从昨晚轰炸到现在,快十八个小时了。”

    “明白,明白,交给我,最多半小时。”

    这个平头青年的警惕性虽高,寻常催眠术难以攻破他的心防,但李白有的是办法。

    “你是来审问我的吗?呵呵,李白,你以为是在过家家吗?”

    平头青年显然对李大魔头了解不多,他嘴角浮起了冷笑,一个精神科医生,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么?

    “过家家?嗯,也没错,像你这种小儿科,分分钟搞定。”

    李白摸了摸鼻子,来到他的面前。

    平头青年闭上了嘴,准备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对方说什么,他依然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你有家人吗?”李白问完这句话,随即又再次问道:“听说过毛球修剪器吗?往人皮肤上一摁,立刻削掉一层皮,密密麻麻的伤口,把全身摁一遍,一粒粒黄豆般大小的伤口,成片成片,还流出脓水和血水,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没有密集恐惧症的话?”

    对于第一个问题,尽管平头青年在下意识里是拒绝的,不合作的,但是他不由自主的微表情反应却给了李白想要的答案,对方没有家人,完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用家人来打开突破口,显然是无用功。

    李白当即毫不犹豫的改变了策略,反正方法有很多,挨个儿轮着来就是了。

    平头青年脸色微微一变,咬紧了嘴唇,李白身后的那些人却已经是个个寒毛直竖,毛球修剪器这种家用电器之前听起来还是人畜无害,怎么现在想想反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你再不交待的话,我会弄几条哈士奇,跟你关在同一个房间里。”

    哈,哈士奇?二哈?

    平头青年有些发懞!给个宠物玩,这是什么意思?

    “不要以为是那种傻乎乎的货色,哈士奇到底是有西伯利亚狼的血统,有极少数个体保留了狼的性情,甚至更加残暴,攻击性极强,你如果不明白的话,到时候可以体会一下。”

    放狗咬?犬决?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这个会不会太不人道了?

    “西溪”刚想要开口,“龙泉”却用眼色制止了他。

    平头青年用嘲笑的语气说道:“你不会这么做的,他们不会同意。”

    这个医生简直是异想天开,一旦曝露出去,恐怕立刻就会变成万夫所指,只为一时之快,这么做完全得不偿失。

    李白却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什么不同意的,你是间谍,没有人权,又没有亲朋好友替你出头,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在这个世界上是可有可无,死了也没人在乎,我不说,他们不说,随便给你套个服毒自杀什么的就算结案了,以往找不到人背的黑锅都可以往你头上扣,根本不费事,公家嘛,官司两个口,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于一个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卖国贼相比,任何一种死法都是可以理解的,你们有三个人,可以来个现场表演,只要有一个肯开口的就足够了,另外两个都是多余,想不想试试?我现在就可以安排,刚好知道上哪儿找那种残暴种的二哈。”

    大魔头身后的那些人一脸黑线,到底谁是两张口,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是体制内的,却这样信口开河,真的好么?

    “你?”

    平头青年不想自己的性命就这样被随意轻贱,当即怒从心头起。

    “啪!”

    李白突然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

    搞定!

    冲动是魔鬼啊!

    七情六欲是人的本性,也是心灵与外界交流的渠道。

    仅仅一个怒,就让平头青年心神瞬间失守。

    从一开始,便是一环扣着一环的话术套路,李白信手拈来的给对方挖坑。

    哪怕第一个坑没有起到作用,但也不是毫无意义,对方若是一时大意,说不定避开了眼前的坑,又会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刚刚躲开的坑正等着自己。

    无牵无挂固然难以在亲情友情上突破,但是同样的,这样的孤立关系也很容易让别人肆无忌惮。

    李白的话就像重锤一样,一下又一下狠狠砸在平头青年的心头,尽管接受过专业的反侦察训练,自恃可以应会各种严刑拷打,但是哪里遇到过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乱锤。

    人有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原本想当个守口如瓶的石头,却因为李白的那些话,平头青年却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怒,恐和惊三种情绪,一直严丝合缝的心理防线立刻就变成了大漏勺。

    世间最诡异多变之物莫过于人心,想要守住本心,纯属痴心妄想。

    如果是清瑶妖女在这里,根本不需要费这些功夫,碎金色双瞳一瞪,换作谁都得跪。

    “好了!轮到你们了!”

    李白身后的人早已经目瞪口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