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24节-老乡开门呐!我们是八路军
    (⊙ o ⊙)卧槽!

    国家安全部的二大爷?

    谁给你那么大脸!

    站出来!

    自觉点!

    保证不打死你!

    李大魔头半天没敢吭声,敢情下午打自己电话的不是骗子,是真的国家安全部。

    敢自称是安全部的二大爷,差不多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歪了吧?

    “喂?喂?honey,喂?听的到吗?这手机是不是坏的,信号不好?等我先挂断了再拨一遍。”

    通话中断!

    还没等戴安娜再次拨打,李白的动作飞快,直接关机。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他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接,坚决不接!半小时以后再开机!

    (^_^)/

    ……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thesubsriberyoudialedispoweredoff……”

    找人借了个手机,戴安娜才确认不是自己的新手机问题,也不是信号不好,而是对方的手机真的联系不上。

    她以为李白的手机脱离了信号服务区,要不就是没电,丝毫没有往主动关机这方面去想。

    等了一会儿,再打依然还是关机,戴安娜只好拨出另一个号码。

    “喂,纪处长,我是戴安娜,我现在联系不上他,要不你们的人上门走一趟……好吧,我想他应该会答应的。”

    结束通话后,戴安娜摇了摇头,她感觉四处的人恐怕不会太顺利-

    晚上九点多钟,李白将洗衣机里最后一批洗净甩干的衣物挂到阳台上,准备带上一批干净的衣物去医院值班。

    将近一整个月的时间里,除了回家换洗衣物和补充生活用品,李白一直都住在住院部,直到有人能够替他顶班。

    王婆婆年纪摆在哪儿,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连轴转,原本负责重症看护区的付至毅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强撑着也起不了床,完全有心无力,显然恢复的并不太好,起码还得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帮上李白的忙。

    在此之前,李白只能一个人全程管着重症看护区,没办法离开太长的时间。

    笃笃笃!

    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谁?”

    李白还在收拾衣物,准备丢进旅行背包。

    门外的人说道:“公安局的!李白住在这儿吗?”

    公安局的?

    公安有事找自己不应该先打个电话吗?

    至少也应该是小王来敲门才对。

    放下手上的衣物,李白从卧室里走出来,在路过书房门口时,向门内打了个手势。

    青光流转,一涨一收。

    正在网络论坛里跟人撕逼大战的清瑶妖女转眼间变回了蛇身,却依旧死赖在笔记本电脑前。

    战事仍未结束,妖女岂肯罢休,今日把非这帮孙子给喷到抱头鼠窜不可。

    倒是小红鲤最乖巧,一直呆在鱼缸里镇宅,不像清瑶那般花样繁多。

    李白拉开门,却见到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在门前,一无警徽,二无警服,怎么看都不像是公安人员的样子。

    “警察?骗谁呢?”

    嘭!李白果断关上了房门,让你们局长来跟我说话,否则决不开门。

    “喂,喂,李白,你误会了,我们是安全局的。”

    门外的两个年轻人拍着门。

    “再不滚,小心我喊一嗓子,让人把你们两个揍得半身不遂。”

    李白在门里面说道。

    这话还真不是唬人!

    19楼里住的大多是永凌武道健身馆的教练,俗话说双拳不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李白真要是一嗓子把人都喊出来,这两个年轻人被横着送进医院的概率并不低。

    事实上走廊里一些房间的门已经悄然开了一条缝,那些在家休息的教练们随时准备冲出来,就等着李白这一嗓子。

    左边的年轻人不再拍门,无可奈何地对同伴说道:“你吓到他了!”

    “要是一开始就说我们是安全局的,他会信吗?”

    右边的年轻人叹了口气,他也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我再试试!”

    左边的年轻人拍了拍门,大声道:“李白,我们有证件。”

    “别扯了!连身份证都有假的,什么不能造假?前段时间我还碰到四个国际刑警,也拿证件唬人,还带枪呢,照样是假的!下回想好了借口再来骗人!骗人也是有技术含量的,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

    李白死活不开门,反正就是不相信门外那两个家伙。

    不知出于何种用意,将黑封皮软面抄丢在第七人民医院的转院患者盛建设死得十分蹊跷,李白拥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幕后黑手哪怕一时半会儿不能拿王老头怎么样,却一定会找到自己这里来。

    王老头在没有找出内鬼和解密有重大突破之前,李白这里也难以太平,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麻烦却无可避免。

    大魔头不怕敌人有多强,就是怕麻烦!

    一巴掌拍死多好,哪儿那么多鸡零狗碎的玩意儿。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

    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互相对视一眼,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与自己一样的郁闷表情。

    特么的假国际刑警,谁啊?这么缺德!

    让他们俩连证件都不好使。

    站在门外抓耳挠腮,其中一个年轻人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你女朋友让我们来找你的。”

    门内沉默半晌,响起李白的声音。

    “哪一个?”

    噗!

    还敢哪一个?

    难道女朋友有很多吗?

    门外二人面面相觑,冷不丁被强塞一嘴狗粮,实在是让人猝不及防,好心塞!

    他们俩好想冲进去,把里面这货拖出来一顿好打。

    安静了好半天,要不是琉璃心,李白都差点儿以为门外两人已经自觉离开了。

    “戴安娜!”

    咔嚓!

    一直紧闭的防盗门终于开启。

    得其门而难入的两个年轻人满脸苦笑,里面这家伙的戒心真是高的让人佩服。

    “进来吧!”

    李白侧身,终于把门让开。

    既然知道戴安娜,那应该是差不离。

    接到国产毛妹的电话,虽然没有答话,但他还是听出了一些信息。

    国家安全局的人真的在找自己。

    “你这门可真难进!”

    两个年轻人里面一个系着宝蓝领带和斜灰条西服的年轻人在进门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们可以选择不进来!”

    李白头也没回的走向厨房,冰箱里放着清瑶妖女囤的饮料,品种有好几样。

    因为没多少人来做客,他这里自然也没什么准备。

    “真是不好意思,你的电话太难打,所以只好登门拜访。”

    另一个系着斑点领带和藏青色西服的年轻人在反手关门的同时,瞪了同伴一眼

    进门时那句话真是没话找话,好不容易才进来,又要起什么妖蛾子。

    见到两个年轻人进了1901,那些门缝微开的房间又悄然关上了门。

    李白打开了冰箱门,在厨房里问道:“想喝什么,冰红茶,可乐,还是冰咖啡。”

    “随便!”

    两个安全局的年轻人不挑剔。

    李白还真就从冰箱的冷冻层里拿出了两支“随变”雪糕。

    望着包装纸上的“随变”那两个大字,两位客人默然无语,下次别这么耿直,会没朋友的。

    拿两支雪糕就够了,李白照样喝自己的凉白开。

    只好撕开包装,望着手上这支斑马纹外表的雪糕发了一会儿楞,系斑点领带的年轻人终于开口道:“有个任务,需要你帮忙!”

    “我是医生,而且还是一位精神科的医生!能帮你们做什么?”

    李白捧着不锈钢的大茶缸子,从餐桌那里拉过来一张椅子,就在沙发对面坐下。

    禁不住诱惑,咬了一口雪糕后,系斑点领带年轻人再次开口说道:“我们准备抓捕一伙间谍,必须得有一位精神病医生配合。”

    “是精神科医生,不是精神病医生!”

    李白十分严肃的指出对方的错误。

    你这样说话是要挨打的,知道不?

    “嗯,嗯,精神科医生,抱歉!我对这方面不太了解。”

    系斑点领带年轻人有些汗然,自己方才的话里确实有歧义。

    “为什么要找我?不止是钱江省,就算是在湖西市,也有不少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他们的专业能力都不会比我差。”

    王老头刚刚提醒过自己,不要往外面乱跑,李白也是一个怕麻烦的,打算接受对方的提醒,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待在医院,与家里两点成一线,不到外面乱跑。

    他这话里已经隐隐有几分拒绝之意。

    另一个宝蓝领带的年轻人已经三两口吃完了手上的雪糕,一边找垃圾桶,一边说道:“因为比你能打的,不会医术,会医术的又没你能打!”

    李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理由。

    还,还真是好有道理!李大魔头无言以对。

    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医生跨界威震湖西市武术界的故事,显然已经被国家安全部知道了。

    自古就有“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说法,武术界历来与军队、政府部门关系密切,消息互通,否则光是“侠以武犯禁”这一条,官府就足以将武林门派以恐怖组织的名义统统剿杀。

    这事情历史上没少发生,一句天下武功出少林,结果少林寺没少遭兵灾。

    “我最近很忙的。”

    李白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找了个借口。

    “不急,我们还在计划中,没那么快开始!”

    系斑点领带年轻人仿佛认准了李白,丝毫不在意对方忙的不着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