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19节-撸官神器
    黑封皮软面抄的解密过程并不完全都是在李白提供给周雪雁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

    尽管现在的个人电脑计算能力十分强大,但是对于解密项目来说,依然还是远远不够。

    因此笔记本电脑和挂在门口的全网通移动无线路由器在女学霸周雪雁手里只能算作是一个桥梁,她动用自己的关系借用了大洋彼岸的另一端,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的校用超算。

    第三次工业革命正本归源,互相网是军方的,计算机是数学家的。

    约翰·诺曼超级计算机究中心的超级计算机哪怕九牛一毛的算力也比李白那台笔记本强大不知多少倍。

    学生们往往都是皮的,有人用超算闲余资源挖矿,有人顺便做点儿cg小黄片什么的卖钱,有人在计算泡妞的成功概率,这些都是世间真理,教授们往往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超算不止一台,闲着也省不了几个电,而且开关机老麻烦,所以超算一开机就直接用到报废。

    比起校外小超市里那些连心算都不会的普通人,老师们足以老怀大慰。

    华夏的白天正好是美国的黑夜,人会休息,超算却不会关机,周雪雁借用微不足道的一点儿计算资源用来解密,自然无可厚非。

    设定好程序和参数,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含量,完全是最野蛮粗暴的穷举法,每天可以检索比对十万本至三百万本中文资料,范围限定在历史,法律,社会,政治和教育等范围内。

    得益于古典文献的数字化保管,检索引擎很容易就能从庞大繁杂的资料库里找到相关的信息。

    第一天便检索到了符合5%以上的文章十七篇,第二天符合11%以上的文章四篇,第三天符合17%的有两篇,虽然没有突破到两位数,但是这些数字依然在缓慢的增加。

    周雪雁不止是采用比对法,而且还将那些数字当成为一种新的语言进行验算,按照汉语规律,从中解析出“的”、“我”、“你”、“他”、“她”、“是”、“有”等高频率常用字和词,虽然存在一定误差,却大大加快了破译速度。

    超算的性能强大毫无疑问,因为夜间自动分配的空闲资源较多,让周雪雁多次得到了数分钟的超算100%算力,在最近一次中,由古至今检索到近现代的传统文学时,突然有了重大突破,意外得到了一篇符合率达到75%的文档。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古典文学的言简意骸,字数精简,使得检索比对效率非常高。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女学霸周雪雁而言就变得容易许多,她只要修正公式,所有的秘密就像薄薄的窗户纸一样,被轻轻捅破。

    那些数字密文的对照“密码表”为1792年刊印的《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这是超算的功劳。

    李大魔头将黑封皮软面抄内的数字密码全部转译成文字以后,里面的内容让他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特么的烫手山芋,绝对会有人为了它铤而走险。

    对于李白这么一个小小的心理医生而言,不啻于招灾惹祸的根源。

    难怪接触它的人都会迫不及待的躲远。

    不过其中一段文字却引起了李白的注意,他看到了“王平康”这个有些眼熟的名字。

    要不是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王平安王老头带着自己去湖西市西郊监狱探望过这个人,恐怕李白绝不会对这个名字有印像。

    王平康是王老头的弟弟,而且还是王老头大义灭亲,亲自将其抓进去的,给判了十年。

    以王平康年纪,能不能活着出狱都不知道,所以十年跟无期没有什么分别。

    不过华夏人口众多,同名同姓的多了,此王平康未必就是彼王平康,可是关于这个王平康的事情在网络上稍稍一比对,李白就发现两者完全是同一个人。

    这件事情涉及到王老头,便不得不慎重对待。

    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将这个牛皮纸包扔掉,最好是销毁,要么就是找到合适的渠道,将其上交。

    周雪雁是威震普林斯顿数学系一届的学霸,李白也不是笨蛋,他好歹是正儿八经的硕士,自然能够分析出更多的东西。

    当初姚家走私大案涉及到钱江省内的大老虎,尽管现在已经结案,但是最终结果如何,老虎有没有被打死,还是多方暂时妥协,下次再战,李白对此一无所知,即便他去问老张或者是在省公安厅工作的郭文凯,他们也未必会告诉自己。

    不过从专案组成员们联手将李白从这件走私大案里摘出去的举动中便可以看出来,他们这么做,决不是为了抢功,而是一种暗中保护。

    所以李白知道,大老虎还在,只是证据不充分,打虎的准备还不够,如果不能一下子打死,必然会遭到猛烈反扑,后果如何,恐怕谁都难以预料。

    他还是没有打开牛皮纸包裹,而是用了两本软面抄,一本抄满了那些数字密码,另一本抄写上解密后的文字,顺便还做了一份名单。

    **才真的成为了**。

    在抄录完毕后,李白便将这两本软面抄收入自己的储物纳戒。

    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其取出,也是世间最安全的所在。

    至于这只已经不是唯一证据的牛皮纸包,李白颇有些头痛。

    老实说他并不想让这份足以引起钱江省政府高层鸡飞狗跳的东西化作一堆灰烬,或者丢在犄角旮旯里,永远埋没。

    让大老虎继续逍遥法外也不是李白愿意看到的,他好歹也是纳税人,交了那么多税,宁可养个猫玩,也不愿意养虎为患,免得哪天被咬上一口,岂不是冤的慌。

    大老虎还是得打,但是不能由着李白自己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游戏规则,李白也好,普通人也好,大老虎也好,都是生活在规则当中,守法是遵循规则,违法是利用规则。

    没有这些规则,天下立刻就会大乱。

    李白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王老头的电话。

    毕竟自己想的再多也是瞎想,从纪委书ji位置上退下来的王老头才是这方面的真正专家。

    “小李,又有什么坏消息,说来让我听听。”

    “……”

    真特么的!这是什么鬼?

    自己给对方打电话就没有好事?

    好吧!让王老头说中了,还真就没有好事。

    “有个东西,挺重要的,如果你还在位置上,说不定会感兴趣。”

    李白没有把话说明白,不过相信王老头应该能够听懂。

    还能是什么位置,当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公务猿见了缩尾巴的纪委书ji呗!

    “有多重要?”

    王老头的语气没变,但是李白却能听了崃,这老家伙的耳朵支楞起来了。

    “弄趴下您这样的,百八十个都没有问题!”

    李白的脸上带着笑意。

    谁让王老头总喜欢吓唬人,这一回总算有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过。

    “胡扯!”

    王老头虽然退下来了,却依然是猛兽卧于石,气势不减当年,他没有迟疑地追问道:“东西在哪儿?”

    “我手里!”

    “等着!”

    王老头却出乎李白意料的突然挂断了电话。

    且不说李白在大半夜的突然打电话过来,神神秘秘的自称手上有撸官神器,光是让他能够找到那种在职时的感觉,就足以让老头子为之兴奋了。

    王老头都能够听到自己骨子里那种磨牙霍霍的声音。

    李白却一头雾水,您这是想要呢?

    还是不想要呢?

    断电话算几个意思?

    不过在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王老头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用修炼替代了睡眠的李白第一时间接了起来。

    “到三公园这里来,带上东西。”

    王老头那边传来关门声。

    卧槽!大清早的您老想干嘛?

    这个时候正处于黎明前夕,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线,天色昏昏沉沉,路灯依然亮着,马路上十分空旷。

    白日里熙熙攘攘的三公园内此时人影全无,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睡不着的老人早早过来健身晨练,给这个不收门票的公园增添了几分人气。

    在袅袅忽聚忽散的晨雾间,李白东张西望,王老头一大早就把自己叫过来,弄得就像特务接头一般。

    “小李,这边!”

    还在寻觅中,李白听到有人叫自己,恰好看到不远处的大树底下,一个老头正在慢吞吞的打着太极拳,不知道这西瓜分到哪一瓣了。

    “王会长,您在健身呢?”

    李白一溜小跑直奔过去。

    “这里监控看不到,方便说话,东西呢?”

    王老头看到李白两手空空,连个袋子都没有。

    难道是u盘或光盘什么的?

    早知道就让他发个网盘什么的,王老头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作了,电子版的证据效力显然不及实物。

    “当然在我这儿,看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我变!”

    一个大牛皮纸平空出现在李白的手上。

    “……”

    王老头无语的看着这小子,真特么的皮!

    “你没拆开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你不止是会变魔术,还有透视眼吧?”

    望着密封严实的牛皮纸包,王老头一脸怀疑。

    “以党的名义发誓,我绝对没有透视眼!是交给我的人告诉我的。”

    李白直接喊起了冤,转院的9号病房患者是很好的背锅侠,所以还是物归原主吧,就不收麻烦增值税了。

    王老头没有怀疑错,他是真的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