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07节-没人要的软面抄
    郑老爷子的心理疾病突然意外痊愈,是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发生患者暴力出逃的重大事件后唯一的好消息。

    郑家人十分高兴的继续陪护着老爷子,等候观察期结束。

    如果能够持续一个月都没有发病,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带着老爷子前往美国与亲人们团聚,再也不用担心周围的人不会背太祖语录而让老爷子发病。

    毕竟这毛病实在是太扎心。

    要是在过美国海关的时候,你让美国海关人员怎么整?⊙﹏⊙‖i°

    喊一句***万岁!?

    然后恭喜过关?!

    fbi们的表情一定会变成酱紫:(⊙_⊙;)

    真特么的!-

    “李医生,我们在9号病房的床垫背面发现了这个!”

    一位护士带着一个保洁人员突然找到李白,递给他一本用暗黄色牛皮纸厚厚包裹的东西。

    如今大的小的,鸡零狗碎的事情都会找到他,这让李大魔头感到神烦,重症看护区的集权方式虽然可以一言而决,效率很高,但是很容易把人累成狗,难怪付至毅已经有了地中海式(四周有头发,中央光溜溜)的半秃发型。

    重症看护区9号病房的患者被王继杰生生打断了两条腿,在第七人民医院完成接骨治疗后没多久,就被家人用轮椅接走转院。

    转院和出院是不一样的,即使离开了第七人民医院,也必须在其他心理专科医院继续治疗,不允许随随便便带回家。

    只不过是因为两腿不便的缘故,比较容易办理转院手续。

    没想到人刚走没多久,就在病房里发现了出人意料的东西。

    “床垫背面?说说情况!”

    李白掂了掂手中之物,大概一两斤重的样子,像是卷了好几层牛皮纸,非常严实。

    琉璃心瞬间扫过,里面的东西被感知了个通透。

    牛皮纸一面过了蜡,才呈现出暗黄色,一面封了膜,将里面的东西层层包住,其中还有保鲜膜,就算将这件东西丢进水里,也休想渗透,显然用了不少心思,保护的很好。

    里面装着一本黑封皮的软面抄,每一页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像是某种密语,也有可能是精神病患者的无意义所为。

    不善言辞的保洁人员干脆拿出手机,将找到牛皮纸密封物的现场照片展示给李白看。

    就在床垫的背面,最外层的封布被有意扯开,然后掏空了浅浅一层海棉,这件东西曾经就塞在里面,又不知道用了什么工具,扯开线的封布重新缝合。

    不过可以通过一些残留的缝合痕迹看出来,欲盖弥章的手艺十分粗糙,针脚零乱,远远无法与整齐一致的机械工艺相比。

    要不是清洁工准备把床垫翻出去晾晒杀菌消毒时,发现有地方不对,伸手一摸,就觉察到了异常,这才把这个用牛皮纸包翻了出来。

    “东西先放在我这儿,把照片和视频发给我。”

    李白打算先把这本记录了奇怪数字的软面抄放在自己这里保管,待会儿联系上患者的家属,再把这本软面抄寄过去,物归原主。

    二十分钟后,李白表情有些古怪的放下了手机。

    他联系上了9号病房的患者家属,可是对方却否认有这么一本牛皮纸包裹。

    这并不是让他感到最奇怪的。

    在办理转院手续的时候,住院帐单已经结清,区区一块床垫也值不了多少钱,患者家属也不像是差钱的样子,难道还怕医院就一块床垫敲诈患者家属不成?!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如此斤斤计较只会让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成为业内的笑话。

    不过是开个线,被撕去一小片海棉,找个手艺巧的人就能重新填充好并且缝补妥贴。

    医院又不是宾馆,没有那么多讲究,处理好的床垫只要消毒干净,还是能够继续用的。

    李白这个电话只是为了方便物归原主,要不是他有琉璃心,知道里面放着一本软面抄,如果里面放的是钱呢?

    所以对方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尽管在电话里直截了当的否认,但是李白却知道对方在说谎。

    将这么一件东西花费心机的郑重其事藏入床垫,换成任何人都不可能随随便便忘记。

    更何况软面抄上残留的指纹痕迹正是患者本人,在转院手续的文件上面很容易找到相关指纹作为印证。

    纤毫无漏的琉璃心感知下,肉眼难以察觉的指纹就像摩天大楼一样清晰可见。

    已经转院的9号病房患者和其家属的反应,在察觉到那些异常的人眼里,简直是破绽百出。

    在结束通话后,李白皱起了眉头。

    牛皮纸密封的黑色软面抄应该藏着大秘密,但是对于患者而言,反而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恨不得扔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看到。

    这就耐人寻味了,却不知是什么样的秘密,会让一个人如此忌惮。

    因此在解开那些秘密之前,李白打算先收好这本黑色封皮的软面抄,甚至连包裹它的牛皮纸都没打算拆开。

    反正琉璃心可以“看”到软面抄里每一页的内容,拆不拆开倒是没什么分别。

    至于如何解密,李白心里已经有了人选。

    等把那个普林斯顿女学霸逮到,就让她干这个活儿。

    成天想着报仇报仇,不如找点正经的事情做做,辣么高的智商,别被药物给吃傻了。

    不过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药物最多只降低了她的两三个点智商,否则警察们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抓到两人-

    “阿嚏!”

    在一辆卖遍华夏大江南北的银灰色微型面包车内,突然响起一声大大的喷嚏,整个车身随之微微摇晃了一下。

    “肯定是有人在惦记我,马上转移!”

    周雪雁将手上的4g无线路由器断电,合上银灰色的超薄笔记本电脑。

    “哦哦!”

    一直楞楞的王继杰收回目光,连忙发动面包车,往前方的三岔口左侧岔道驶去。

    这里是三县交界之地,往往也是三不管地带,就算被人察觉到,也很难调动当地的公安局出警。

    周雪雁俨然成为了二人组之中的狗头军师,负责出谋划策,而王继杰则言听计从,负责执行。

    明明是个性格不稳定的xyy染色体综合征者,被这女疯子指使得让他撵鸡,就绝不打狗,顺从的像只小猫小狗,完全没有任何脾气,大概这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如此高智商的女学霸将警方耍得团团转,大大增加了抓捕难度。

    她甚至弄到了笔记本电脑和网络设备,联系上在外国的同学和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侵入了公安系统和通信公司的内部系统,设下关键词监听程序,因此总是能够在警方到来之前,逃之夭夭。

    别以为数学家们只是一群埋头案首,张口公式猜想的书呆子,在他们眼里世界的一切都是由数学构成,数学才是世间永恒不变的真理,自然也可以用数学来演化和解释一切。

    数学家可以成为最高明的金融大鳄,数学家可以成为让赌场跪怂的赌神,数学家可以成为无孔不入,没有孔也能生生凿出孔的黑客,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人,所有的程序员都是数学家,这是毫无疑问的。

    将理论导入现实之后,手持数学利器便可以征战天下,无往不利。

    曾经有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然而却被一群蠢才庸才当作为笑话,实际上它却是一句含金量十足的至理名言。

    恐怕正在追捕周雪雁和王继杰的警察们都不知道,二人已经拥有了入侵公安通信系统的能力,监听到涉及两人的大部分通话。

    甚至连李白与小王警官的通话都没有漏过。

    恐怕李大魔头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电话竟然会被那个女学霸监听。

    正在开车的王继杰近几日恍若在作梦,他亲眼目睹了周雪雁在看了几集化妆课程后,便成功将两人改头换面。

    仅仅是修了修眉,画了几笔眼线,再打个粉底什么的,王继杰都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自己,而周雪雁却将她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糙汉子,浓眉大眼,胡子拉碴,有些焦黄的皮肤,连水洗都不会露出破绽,只要不开口,谁都认不出她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女子。

    开口也很容易,含个小石子,粗着嗓子就完全天衣无缝了。

    望着这么一个“糙汉子”,王继杰始终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对于周雪雁的吩咐,更加不敢大意。

    “大后天,那个渣男就会转狱,我们在半路上拦截,就在北通到咸城的路上,可以制造一起大货车侧翻,完全把路堵上,对于一二级公路,五轴大货最合适,实在不行,四轴货车也勉强凑和。”

    关闭笔记本电脑后,周雪雁打量着面前的一张地图,用铅笔点点划划,还拿起科学计算器不断推算着什么。

    尽管时不时换一辆同款的微型面包车,她总是会对车厢进行改造,可以作为一处临时办公场所,不仅有无线上网设备,还有笔记本电话和打印机,用于谋划的参考。

    劫警察?

    王继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正在跑路中好不好,躲警察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贸贸然主动去招惹警察,还是狱警,活腻歪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