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04节-收拾
    姜到底是老的辣,王婆婆敢这么说,自然也不怕媒体们事后与她对质。

    一是热度早已经过去,媒体们就算有所察觉,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再来对质也是浪费力气;二是警方肯定不会承认自己从来没有锁定过两人。

    这些话都是人老成精的套路罢了!

    结合视频的基本情况直述事实上已经涵盖了媒体们大多数想要问的问题。

    在王婆婆讲述的时候,现场基本上鸦雀无声,只有笔记本电脑和速录机的键盘疾速敲击声,整个发布会现场的节奏都被第七人民医院牢牢掌握着。

    因为有前车之鉴,没有人敢贸贸然吱声,给现场的保安们驱逐出会场的借口。

    “好了,现在进入现场提问环节!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直接提问!”

    王婆婆的一颗心又拎了起来,她之前回答了二十几个网络提问。

    因为是经过专门挑选的,既能够切入重点,说明问题,也不会太过于刁钻,所以现场并没有多少异议。

    但是现在,该轮到她与现场这些无冕之王们真刀真枪交手的时候了。

    “请问,这位是谁?是医院的打手吗?”

    刚刚举手得到发言权的那位记者突然指向李白,丝毫不留任何情面的当场发难,言辞十分犀利。

    在新闻发布会刚开始的时候,李白直接抓住那个不守会场规矩的媒体人员,粗暴无比的将其丢出会场那一幕,深深刺激到了在场的所有媒体人员。

    尽管噤若寒蝉,却不免兔死狐悲。

    记者们被称为无冕之王,接受采访的对象哪个不是战战兢兢,小心应付,怎能像死狗一样被人残暴的扔出去。

    一直憋了一口气的那个记者终于逮到机会,许多摄像机,照像机纷纷对准了李白,无所畏惧!

    这就是媒体人的骨气,哪怕是法西斯,哪怕是枪林弹雨,也依然能够傲然面对。

    李白人畜无害的笑了笑,招了招手。

    “麦克风!”

    当即有人把无线麦克风递了过去。

    王婆婆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李白。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与那三个不中用的家伙相比,似乎这个从精神科临时调来住院部轮岗的年轻医生更符合她对继任者的要求,总是能够在最恰当的时间,做最恰当的事情,哪怕有时候看起来行为不羁,冒失莽撞,但总是能够恰到好处的解决问题,不留任何后遗症,就像黑旋风李逹疯狂挥动板斧,看着吓人,却举重若轻的削出一头非常潮气的飞机头。

    王婆婆并不在意李白的方式手段,只要达到最终的预期结果,无论使用什么样的方法都可以,自古史书是为胜利者书写,只有那些食古不化的庸物才会死守教条,吹毛求疵。

    但是唯一让王副院长感到不满的,这家伙竟公然宣称自己对住院部负责人的位置毫无兴趣,并且借此将她的三个得力干将耍弄的疲于奔命,显然不是对手。

    李白根本不在乎这些怒视自己的目光,淡淡地一笑,说道:“我是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主治医师,李白,本人硕士学历,有谁不服气,尽管过来打我啊!”

    淡定从容的阳光笑容,却偏偏说着混帐至极的话语,强烈的冲突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特么的不服气来打他,这里一人一拳,就算是头牛也得被打倒吧?

    现场没人敢动,君子动手不动手嘛!

    更何况刚才看这个医生就像抓小鸡一样,拎住那个倒霉鬼的脖子,就知道他的武力值绝对超过普通人。

    不少人心里掂量了一下,按兵不动,你不动我不动,你若动,我还是不动。

    无冕之王怎能跟粗人一样,动手动脚,简直是有**份。

    “你真的是医生吗?你刚才那么粗爆,我看就是流氓!难道你们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是这样的人吗?救死扶伤的医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将矛头对准李白的那个记者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为了博个大新闻大热点,他有舍身饲虎的决心。

    李白淡定地说道:“现场提问时间,请不要说与发布会无关的话题,否则请出去,还有本人是精神科医生,不负责救死扶伤,那是其他科医生的职责,这里划重点,请不要搞错。”

    他却看到那个记者依然是一脸不服,正要说什么,心中冷笑一声,根本不给对方这个机会,抢先继续说道:“如果你一再坚持的话,我怀疑你可能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请务必到本院精神科挂号,我可以安排相关人员协助你就诊。”

    语气中毫不掩饰威胁之意。

    那个记者还要开口,却被身旁的人猛然捂住嘴,同时抢走麦克风,在他耳边低喝道:“你疯啦!人家就是专治你这号的!”

    有的人不理解,却有的人听出了李白的言下之意,吓得亡魂大冒。

    mmp,一言不合就当成精神病抓捕就诊,这种事情在上访传闻里不知发生了多少次。

    铁打的汉子进去,最后变成鼻涕虫一样的怂货出来,家属们不仅得感恩戴德,还得送一面妙手仁医的锦旗。

    你说这让人上哪儿说理去?

    这套路虽然公开的一个都没有,但是架不住这些媒体人员往深处联想,一时间吓住了不少人。

    李白见现场气氛再次被控制住,没人敢出来炸刺,便将无线麦克风送了回去。

    王婆婆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瞧瞧把这些媒体记者们给吓成什么样了。

    她说道:“李医生是在突发情况发生后,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值班医生,如果当时王继杰遇到他,绝对没那么容易逃走,甚至会当场就擒。”

    王婆婆直接给李白贴金,免得那些无良记者在发布会后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

    现场一片哗然,造成这次住院部重症看护区突发事件的罪魁祸首,27号病房患者王继杰实力有目共睹,两个值班医生直接被轻描淡写的打倒在地,厚厚的木门板和钢化玻璃说破碎就破碎,就像纸糊的一般。

    你一个精神科的年轻医生能有什么用?

    就算练过几手,也就比别人多扛两下子吧?

    王继杰在现场媒体人员眼中,已经不啻于怪物一般的存在,连特种兵出身的保安都被放倒了十一个,有七个都是重伤,普通人想要上前阻止,根本就是找死。

    要不是这个武疯子还知道手下留情,恐怕许多人现在不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被盖了块白布躺在冰冷的停尸柜里,边上老的小的已经哭作一团。

    王婆婆没有理会这些记者们究竟是怎么想的,她依旧自顾自地说道:“下一个,每个人只能问两个问题,随机选择!”

    这一下,没人再去考虑医生和患者,谁更能打,现场高举的手臂如树林般密集。

    “请问,根据这次突发事件,第七人民医院将对住院部的工作进行什么样的改进,尤其是针对像王继杰这样的高度危险***倾向患者。”

    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们就像一头不听话的小驴,总是想按照自己的意图撒泼自行其事。

    但是在王婆婆和李白的联手敲打下,终于找到了方向,老老实实地在限定范围内听话行动,使发布会的最后一个项目终于走上了正轨。

    坐在办公室里,一直看着新闻发布会现场的网络直播,周大院长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被慑服的媒体们尽管还有些不服气,却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

    第七人民医院根本不需要这些记者们的好感,只要能够有所顾忌,多多少少也是好的。

    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脸上笑嘻嘻,不是好东西的玩意儿多了。

    尤其是李白那句“我可以安排相关人员协助你就诊”简直是恰到好处,不服气的尽管放马过来的态度一表明,效果立竿见影。

    只要李白敢送,周大院长就敢收,特么的谁敢阻止医院创收,谁就是七院的敌人,就是跟所有医生的奖金过不去,全院上下在这一点上都是毫无疑问的一条心。

    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顺利结束,各家媒体的记者们带着第七人民医院的小礼品交头接耳的走出了会议室。

    在酒店大门口,有人就像大马猴一样气急败坏地上窜下跳。

    两名身材魁梧的医院保安联手拦着,始终不让他踏入门内半步。

    这就是之前无视王婆婆颁布会场规则的那个倒霉鬼,被李白掐着脖子丢出会场后,就被一路架到了酒店大门外。

    此时见其他人陆续走了出来,便知道自己彻底错过了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他几乎快要气疯了。

    “我抗议!我要抗议!你们这是掩盖真相,歪曲事实,违反新闻自由……”

    许多人侧目望去,甚至有些摄像机和照相机对准了这个媒体人员。

    “这家伙还在?”

    王婆婆看那人的目光就像在看一泡臭狗屎。

    “我来收拾他!”

    李白冷冷一笑,抬起手。

    啪!

    “┗`o′┛嗷吼!嗷吼!”

    既然这么喜欢大马猴,那就当一个大马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