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95节-手尾
    王婆婆手下的三位得力干将,最难对付,最狡滑的便是付至毅,否则也不会委以重任,独自负责重症看护区。

    付至毅并没有像程栩和沈松一样因为李白打算支持谁而陷入六神无主或者意志动摇,尽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别有用心的诱惑,却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在李白身上连续判断失误,以至于将一个大大的把柄送入对方手中。

    这让王婆婆也很难办,她发现自己有些低估了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后宫一颗大地雷正欲爆未爆,而拉弦就在眼前这个一脸微笑,实则满肚子坏水的年轻人手里。

    真特么的!

    归根到底,还是王婆婆不信邪,非得想要见识一下,李白与她的三位得力干将孰强孰弱。

    或者是她很想看到不自量力的李白同学灰头土脸的狼狈返回门诊部,在住院部轮岗失败,留下一个笑话。

    “那三位如果不开眼的话,可别怪我不小心!”

    李白的这句话再回想起来,变得格外刺耳。

    真是不小心就给收拾了,还是付至毅自己一头撞上去的。

    怪谁来着?

    蠢货!

    王婆婆想都没多想,在心里直接把付至毅踢出了候选人名单。

    小事精明,大事糊涂,临机应对失当,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执掌住院部。

    “这件事就交给你来解决,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许闹大!”

    王婆婆在打定主意后,就将皮球踢回给了李白,多多少少有些认赌服输的意味在里面。

    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引狼入室,想要平息这件事,就只能让李白来解决。

    核心还是没变,和稀泥,捂盖子。

    换作旁人,王婆婆也不放心,就怕节外生枝。

    “好吧!那么另外两位?”

    李白只想安安分分的在住院部轮岗,不想成为谁的棋子,随随便便摆弄来摆弄去,哪个想要上位的家伙都能过来踩两脚。

    “我会跟他们打招呼,不会再来烦你了。”

    王婆婆没好气地挥挥手,捏着自己的眉心。

    好心塞!

    好端端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就这么邪门。

    她原本并不在乎三个得力干将会不会全栽在李白手里,可是这闹出来的动静太吓人了,弄不好整个医院的社会形象都会被抹黑。

    “那就谢谢王婆婆了。”

    李白一时得意忘形,将王副院长的绰号叫了出来。

    “什么王婆婆,喊王奶奶!臭小子,我这里可没有潘金莲给你!”

    王副院长倒是一点儿也不生气,她早就知道下面那些人给自己取的外号。

    不止是她,医院里其他领导也有各自的外号。

    像李白这样胆大包天敢当面叫的却没几个。

    大魔头自知失言,直接开溜了。

    被挂上一瓶葡萄糖水的付至毅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惨然道:“气煞哉!”

    他是会稽人,刚醒过来,一句方言土音脱口而出。

    “付医生,你终于醒了!”

    负责这间病房的护士连忙走过来查看情况。

    “李,李白呢?”

    付至毅左右看了看,身边没有其他人。

    一想到李白和重症看护区4号房的周雪雁,即使有葡萄糖吊水的直接补充,他的脸色依然不住的一阵阵发白,冷汗就像黄豆一样冒出来。

    护士见状,连忙按下了床头的紧急呼叫按钮。

    “不不,我没事!我没事!”

    付至毅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十分诡异,他喘着粗气,依然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不过还是有医生赶了过来。

    秦医生一眼就看出付至毅是劳心过度造成的精力不济,劝道:“付医生,你现在需要休息,不要想太多。”

    “我知道,可是这心静不下来啊!”

    付至毅心如乱麻,杂念丛生,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姓李的实在是太毒了,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付医生,我帮您通知李医生。”

    按下呼叫按钮的护士往房间外走去,方才就听到付医生念叨李白,她准备主动帮这个忙。

    “不,不要!别叫他!”

    付至毅此时此刻看到李白就会头大,把对方叫过来,难道是来看自己的笑话吗?

    护士终于停下了脚步。

    可是没过多久,他不想见的人,还是来了。

    “付医生,你醒了吗?”

    李白提了一篮水果,敲了敲门框,便自顾自走了进来。

    医院门口的小卖部是关系户,水果篮子价格比别处贵一倍,这个黑了心肝的价格只针对患者和家属,医生护士想要拿东西,依然还是成本价。

    他提的这一手看上去要两三百的样子,实际上只要三四十块钱,这还是算是藤编篮子的价钱。

    “你是来看笑话的吗?顺你者昌,逆你者亡,这下该满意了吧?”

    付至毅憋了一肚子的火,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栽到对方手里。

    “付医生,这可不能怪我!”

    李白笑眯眯的把水果篮放到床头。

    不论怎么样,都是他把对方给气晕过去的,又是老前辈,总归要过来看看,不然要被人戳脊梁骨,说成刻薄冷血。

    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公平,但这就是小圈子的潜规则,不然就融入不进去,处处都会碰钉子。

    这是资历的特权,放在哪里都是一样。

    “需要这么赶尽杀绝吗?”

    付至毅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这事儿是自己挑起来的,无论放到哪里去说,理都不在他这儿。

    如此恼火的原因主要还是在于气不过,老前辈栽在小年轻手里倒也罢了,却栽的如此丢人。

    打人不打脸,但这耳刮子却是被抽的啪啪响。

    “如果让你得手了,你会放过我吗?”

    李白从水果篮子里拿出一只苹果,在手上把弄似的转着,突然一扯,一整条完整的苹果皮被扯了下来。

    付至毅却因为李白这句话而陷入了沉默,茫然接过这颗没有用刀子削,皮却自动脱离的苹果。

    他会放过李白吗?

    设身处地,恐怕只会洋洋得意的痛打落水狗吧!哪里谈得上什么放过不放过,又不是三岁孩子玩过家家,虽然不是你死我活,却也关东多了。

    李白却是趁着付至毅发楞,悄然起身,准备离开。

    人情已经尽到了,该说的话也说了,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他也就是提个水果篮子走个过场,免得给别人留下话柄。

    “王副院长那里怎么说?”

    李白已经半只脚踏出门外,付至毅突然回过神来,死死的盯着他。

    “她说,你好好歇着吧!”

    李白转回头一笑。

    王婆婆虽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句假传圣旨的话却是很婉转地传达了王婆婆的态度。

    圆滑无比的付至毅应该能够猜到其中的意思。

    “好好歇着?好好歇着?”

    付至毅喃喃自语的不断重复,正如李白所料,他已经渐渐琢磨出味道来。

    王婆婆让他歇着,住院部负责人的位置恐怕就不要多想了。

    想到这里,付至毅顿时心念俱灰。

    门口的李白却已经人影皆无。

    或许是已经得到王婆婆的警告,再加上付至毅这个倒霉孩子做榜样。

    程栩和沈松二人看李白的目光里总是有点儿不由自主的怂。

    和王婆婆所担心的一样,付至毅栽就栽了,可是栽的也未免太狠了,程栩和沈松二人根本玩不起。

    之前三人互相竞争,哪怕失败了,起码还能保住饭碗。

    这位半道儿上杀出来的选手可不是这么想,简直要把人往死里整啊,一个不小心就要吃官司坐牢。

    王婆婆也怕这家伙一时想不开,把住院部给闹个底朝天。

    付至毅提前出局,另外两人变得畏畏缩缩,李白在住院部的轮岗工作终于摆脱了任人拿捏的棋子身份。

    他也信守承诺,把这件事给摁下去。

    至于普林斯顿的女学霸周雪雁,被关在4号病房里,除了拍拍门以外,什么都干不了。

    没有李白配合,之前那些威胁都是空谈。

    一时间,整个住院部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