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91节-不信邪
    李白的回答就像老油子一样滴水不漏,让人难以抓到任何把柄,甚至连生气的机会都没有。

    程栩不由再次苦笑,不得不承认绝不能用年龄和外表来判断这位李白医生的社会经验。

    仅仅几句话,他就有一种跟四五十岁的老社会在打交道的错觉。

    “何必呢?简简单单多好!哪来那么多的挖空心思,我对王婆婆的位置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不要来招惹我,否则……你懂的!”

    尽管程栩碰了一鼻子灰,但是李白却觉得跟这种心机男打交道很心累,干脆直接挑明自己的想法。

    想要破局的方法有很多,他却选择了最蛮不讲理的那种。

    这句话也就只能现在说,如果放到之前或者之后,能够起到的效果恐怕得大打折扣。

    毕竟能够混到现在的位置,不轻易相信人是最大的优点。

    李白没有穷追猛打,趁机发作,已经是给足了诚意。

    所以李大魔头还是喜欢跟妖怪打交道。

    像清瑶妖女这样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吃人就吃人,想咬人就咬人,简简单单,快快乐乐。

    就算是妖王,李白也能够毫无顾忌的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如果哪天妖女要吃他,一定会提前煮上一大锅开水,绝不遮遮掩掩。

    李白要炖了妖女也是一样,揪住小尾巴直接丢进锅里,一点儿都不客气。

    虽然不知道程栩在听了李白的警告后,究竟有没有放进心里,但是可以肯定,他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任何小动作。

    尽管李白没有继续去找沈松的麻烦,倒是王婆婆要主动给他一个交代。

    “皮一下很开心?”

    李白在住院部闹出来的这些动静,王副院长全都看在眼里,大概周大院长早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现在才找他谈话。

    “不知道王副院长指的是哪个?”

    从李白的表情和语气上,很难分辨出他是装傻还是真傻。

    “哼,才来几天就弄出这么多事,当我老婆子是眼瞎吗?”王婆婆冷哼一声。

    李白试探着问道:“难道是402病房的那件事?”

    “你说呢?”

    王婆婆在住院部积威多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表情细节都气势十足,让人不敢有任何违背和反对。

    这就是催眠术大师的个人领域,没有一两手绝活儿,怎么可能坐镇住院部这么多年。

    专业技能到极致的领域影响力,对于李大魔头而言,却仿佛春风拂面,丝毫没有任何感觉。

    差点儿忘了,这孙子也是大师!

    大师对大师,彼此的专业领域作用变得有限。

    李大魔头的降智光环对王婆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效果。

    李白可不敢小觑这位住院部说一不二的大佬,干笑着说道:“呵呵,请客吃饭不算违反医院规章制度吧!”

    这个还真没毛病!

    无论当医生还是当护士,除了治病救人以外,就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而不是来当散财童子的。

    第七人民医院的规章制度在制定之初,压根儿就没考虑到李白这样的任性存在。

    要是真加入这么一条,医疗界同行该拿什么眼光来看待第七人民医院?

    大概就和学校食堂里的西红柿炒月饼一样出名吧!

    “在我老太婆面前,就别再玩什么心机,说说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果换成旁人,王副院长可不会这么客气,这还是看在李白和自己同样都是催眠术大师的份上,才容许他这么胡作非为。

    三大得力干将这么快就被收拾了一个,另一个尽管还没有动手,却在无形的压力下已经惶惶不安,渐渐有怂的倾向。

    这可不是王婆婆想要的继任者,要是真的全让李白给收拾了,她的一番苦心恐怕会付诸流水。

    “我不想成为棋子,我有资格下棋!”

    李白干脆不再玩什么玄机,直接把话题层次拉高。

    他察觉到了王副院长有意无意释放出来的那一丝影响力,差点儿就被带节奏了。

    “哼!年纪轻轻,走过的路还没有我老太婆走过的桥多,你确信自己能下这盘棋?会下这盘棋?”

    王婆婆笑了起来,会点儿催眠术就膨胀的不知天高地厚,将来第七人民医院这座小庙,哪里还能容得下这尊“大佛”。

    老实说,她确实动了把李白留下来的心思,只不过这小子太过于滑头,总是不肯按照剧本来,一个意外接着一个意外,让人措手不及。

    尽管王婆婆打算敲打敲打这个年轻人,但她还是小觑了李大魔头。

    曾在异界的时候,李白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宗门,成为名震东土的天宫之主,座下宗门中人过万,所指之处,剑光纵横,术士武者无不奋勇当先,与那些老牌术道宗门丝毫不让,论起驭下能力,完全不是那些楞头青能够相比的。

    “我会下五子棋,还总是赢!”

    李白借物喻己般打了个比方,反正他不喜欢被王婆婆丢进住院部摆弄来摆弄去,一会儿客串胡子鲶,一会儿又冒充红皇后,像疯狗一样追着那三个倒霉孩子。

    如同大学生被迫在做两位数以下的加减法,实在是无聊的很。

    “那我老太婆就拭目以待。”

    王婆婆在李白这里碰了个不硬不软的钉子,也不计较于一时,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自以为是的瞎碰乱撞,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

    李白像是想起了什么,直截了当地说道:“四楼护士长这个人我不要。”

    没有担当,因私废公,光是这两条就足以将她拿下了,李白也没打算给对方改变立场的机会,直接踢出四楼的护理圈子,留下来迟早是害群之马。

    “行,明天起,我把她调到二楼,当个普通护士。”

    王婆婆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下来,就算李白不提,她也会做出处理。

    对辖下的人事管理一言而决,足见王副院长在住院部的威望无人能比。

    四楼护士长甘梅与二楼护士长历来不对付,如今被发配到对头的手底下当小兵,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

    如果明智的话,自己主动辞职是最好的选择。

    李白倒是没啥意见,好心地提醒道:“那三位如果不开眼的话,可别怪我不小心!“

    不小心什么?李白没有把话说明白,王婆婆却一清二楚,她说道:“你先顾好自己,不要最后弄得灰头土脸,哭着回精神科,那三个家伙要真是废物,我老太婆也认了。”

    “有您老这句话就好,我先去开工了。”

    李白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与王婆婆手下三位得力干将之间的战争将从暗底下的小动作,完全浮到水面上来。

    双方将以规章制度作为游戏规则,在这个范围内不断给对手添堵,制造各种麻烦,直到有一方应接不暇,自动出局。

    有了王婆婆的默许,刚刚服软的程栩将死灰复燃,惶惶不安的沈松也会得到一颗定心丸,而李白将面临一个,甚至三人联手的局面。

    不过他并不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并不是毫无优势。

    前几日不惜破财白请的一顿大餐,让李白在短时间内收拢了不少人心。

    别以为一顿饭就可以收买人,但是收买几句话还是可以的,不过光是这几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就看李白如何打好手中这几张底牌,这是他的临时基本盘,如果操作的好,说不定就能够稳固下来,动摇另外三人的根基。

    尽管程栩、沈松和付至毅愿不愿意,李白一旦建立起自己的小圈子,便意味着他在住院部真正站稳脚跟,有资格也有实力与他们一较高下。

    “沈医生,咱们聊一下。”

    李白前脚刚离开王婆婆那里,后脚就找到了埋头于案牍之间的沈松。

    他可没有兴趣摆明车马阵势对决,趁机打个时间差能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便宜。

    402病房的派药纠纷(误会)尽管已经有程栩接手,多多少少有点儿牵连的沈松有些担心李白跟自己翻脸,他忐忑不安地说道:“李医生,您有事?”

    “我支持你接任王婆婆的位置。”

    李白的话就像是打开了潘朵拉的魔盒,根本不在乎里面跑出来的是厄运还是希望。

    “我,我,你说什么?”

    沈松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李白竟然这么干脆直接,难道不应该寒暄几句让自己先有个心理准备,再说这样的话吗?

    “我对王婆婆的位置没什么兴趣,也不喜欢被你们当成猎物一样算计来算计去,不如挑选一个合我胃口,助一臂之力,帮忙推上位,沈医生,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自己没有这个想法。”

    李白在沈松面前摆着手指,就像一个正在诱惑意志不坚定者的魔鬼。

    “我……”

    沈松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犹豫了片刻说道:“你,为什么选我?”

    王婆婆的位置对他来说几乎就是一步登天,充满了无穷的诱惑,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如果只能苦熬资历的话,熬上三十年也未必会轮到他。

    “很简单啊!你我年龄相近,有共同语言嘛!而且你记忆力又好,可以继续学习进步,正是当领导的料子,而我自己嘛,当然还是门诊部更适合我。”

    李白谆谆以诱的将沈松往他设定好的路上领。

    这样的话,他可以漫不在乎的改头换面后,再对另外两个人说。

    既然王婆婆不信这个邪,那么李大魔头也再无顾忌,放开手脚便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