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86节-后宫奇葩多
    以倒贴价接下九溪十八涧市政工程项目的马本良一听说李白从外省归来,再次兴冲冲的赶来第七人民医院,想要当面致谢才能显得自己有诚意。

    这个时候已经没人腹诽马老板三顾茅厕,话说第七人民医院的厕所已经被他光顾了不止三次,就算是三顾茅庐的刘备刘皇叔都没有这么勤快。

    可是马本良依然扑了个空,因为李白已经轮岗住院部,在精神科怎么可能找到人?

    然而他想继续追到住院部,却被拦了下来。

    不是病人,也不是家属,怎能随随便便的出入住院部,保安们死活不肯放行。

    无论是被精神病人打了,还是打了精神病人,保安人员第一时间就逃脱不了直接责任。

    更何况还有禁地一般的重症看护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精神病患者杀人是不犯法,但是监护责任人却得吃官司坐牢,即使不用抵命,这辈子也是完了。

    精神科的护士们倒是好心,替马老板联系了在住院部的李白,告之有人拜访。

    可是李白医生却没有兴趣接待这位土老板,按照他的话来说,叫作双方缘份已尽。

    残留着史前文明遗迹的远古秘境已经被收入小红鲤的璃珠空间内,这才是九溪十八涧地下最有价值的东西,他根本不在乎马老板那里的什么感谢酬劳。

    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交集之处,多说一句话都嫌累。更何况前两天刚刚被周大院长和王老头批评过,李大魔头哪里还敢重蹈复辙的不务正业,再往枪口上撞。

    帮人看风水,看相转运什么的扮所谓高人,真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李白自始至终都没有给马老板留自己的手机号码,因此双方之间的联系一直都是单向的。

    尽管以马老板的人脉和社会关系,想要得到李白的手机号码并不费事,但是对方没有主动留给自己,自己却贸贸然地拨打,或许会显得莽撞,甚至是自作主张。

    从护士那里得知李白依然拒绝见面后,最终还是没能见到人的马本良带着一脸遗憾,悻悻然离去。

    他身边的女秘书倒是真的服了气。

    什么要求都没提,一分钱好处也没要,如今更是干脆,连见面都拒绝,显然是真的没打算图谋什么。

    没想到湖西市的地界居然还真有高人,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市。

    难怪老板会毫不犹豫的一口咬定对方就是高人。

    光是这份常人难及的眼光,之所以能够成为人上人的大佬,显然并不是侥幸-

    部门小会结束后,王副院长便让住院部三位骨干之一,最年轻的沈松陪同李白进行查房。

    深入基层实地去看去问,是能够尽快熟悉住院部的最好方式,等同于把所有的流程都摆在李白的眼前,矛盾也好,问题也罢,只要有足够敏锐的眼光,都能够纤毫毕现的全部发掘出来。

    作为轮岗的粉嫩小鲜肉,李白不止受到住院部医生和护士们的欢迎,在到岗第一天也同样被患者们及家属们迅速接受。

    被李白亲手送进住院部的患者不少,当然不是那种故意坑进来,为医院搞创收的那种倒霉鬼,基本上都是为了治病和稳定病情。

    有些患者每年春季都会预约住院,一方面是为了观察和监控病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突然发病时能够及时得到治疗,避免发生意外。

    “李,李公子,啊不,李医生,您怎么来了?到我这儿坐坐?吃个苹果!”

    被李公子一指宽的条子给吓到的郑屠当前气色和状态看上去不错,当看到与沈松一起来查房的李白时,在稍稍惊讶后,便十分高兴的打起招呼。

    在正常状态下,郑屠对李白充满了感激,对方及时制止了自己的失控行为,险些酿成大祸。

    他的情况比入院时已经好了很多,最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病,家人有些后悔没有早些将郑屠送进第七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归根到底还是讳疾忌医的偏见,总以为家里的环境更好,更能够照顾全面。

    “镇关西,看起来气色不错,再多观察一段时间,等确认稳定了,你又可以去卖肉了,记得给我打折。”

    李白顺口扯淡,让病房里响起一片笑声。

    镇关西郑屠在住院部如今是大名鼎鼎,这个笑话又让人想起了古代**黑社会小说《水浒传》。

    笑声是拉进彼此关系的催化剂,即使是对李白不熟悉的患者也因为这句调侃,对他生出了极好的印像。

    一个谈吐风趣,平易近人的医生,总是很容易受到欢迎。

    “嘿嘿!我可不卖肉,我卖的是苹果笔记本电脑,你要是买电脑的话,可以来找我,保证出厂价,而且发病的时候也换台词了。”

    郑屠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

    家人脸上也带着笑容,郑屠的情况比以前好了很多。

    发病的时候不再是镇关西找鲁提辖拼命,而是改人设了,自认为是陆虞侯,要捉拿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虞侯作为国家公务人员(应该算协警之类的合同工吧),得依法办案,文明执法。o……武疯子是没有了,变成了文疯子,也算是一大进步,但是宋代的虞侯满口大明律是怎么回事?

    这又是谁的本子?还有没有王法了?

    病情有没有好转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发作的时候胆儿更肥了,二指宽条子也未必会有效果,估计得来个“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才会好使。

    “好好,等我哪天换笔记本电脑,一定来找你。”

    李白笑着点了点头,大概也算是意外的收获,这个还真可以有。

    住院部的患者们大神云集,不止是换了人设的镇关西,还有十来岁高仿版《斗破苍穹》的萧炎,口头禅“莫其少年穷”,四十多岁“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大妈版聂小倩,擅长广场霹雳舞,喜欢总是“沉吟片刻”拿话隔应人的干巴老头吕小树,好为人师却怕老婆的图书馆管理员张悬,还有发病时就喊“出来吧,我的巨龙!”,自以为是龙骑士的静寺僧人……第七人民医院后宫历来奇葩多,妄想型精神分裂症一直是住院部的主力患者,其次是抑郁症。

    实际上抑郁症患者数量更多,只不过大多可以用药物控制,不需要住院治病,所以住院部里能够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这些自带剧本的家伙,相对来说也容易对症下药,比较好控制。

    在住院部内,认识李白的患者自然不止一个,走了几个病房,便能见到一两个熟识的患者,而且大多能叫出名字,还能记得他们的病症。

    如今能够看到李白医生到住院部轮岗,这些患者自然十分欢迎。

    主要还是因为李白在接诊过程中认真细致负责,患者和家属们看在眼里,却记在心里,所以他哪怕不在住院部,这里依然有他的传说。

    “李医生,你有熟悉的患者就更好了,我可以把他们归到你这里负责,正好可以持续跟进。”

    带领着李白初次查房的沈松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李医生跟这些患者的关系这么好,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正好可以顺水推舟,也不用担心跟别人争权,出现矛盾。

    自己接诊的病人再继续跟进住院治疗,完全符合医院流程,更何况李白刚刚考出了主治医师的中级职称,恰好有资格担任住院部医生。

    “可以可以!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不麻烦的话!”

    李白也乐得接受对方的提议,即使沈松不说,他也会找机会提出来。

    相对来说,自己熟悉的病人,也更容易上手跟进。

    正因为有这些患者存在,让李白在住院部的融入过程变得十分顺利。

    王副院长原本以为需要至少三四天的时间,才能让他正式适应住院部的工作流程和环境,却没有想到,仅仅是跟着查房混了一圈脸熟,无论是医生护士,还是患者及家属都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这位新来轮岗的医生。

    第一天走遍常规看护区的所有病房,第二天,李白又跟着王婆婆的另一位得力干将付至毅医生进入后宫的冷宫,重症看护区。

    几乎所有病情严重的武疯子都被关在这里,监管程度甚至堪比监狱,围墙上拉着钢丝网,严阵以待的摄像头无处不在。

    整个医院的保安力量有三分之一都集中在这里,还配备了泰瑟电击枪,催泪瓦斯,闪光弹等失能武器。

    谁也不敢想像,万一让里面发病的患者跑出来,将会是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恐怕整个第七人民医院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情况远远比老虎从动物园笼子里跑出来更加严重的多。

    重症看护区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纪最大的有七十多岁,年纪最小的也有二十多岁,资历最老的待在这里快有五十年,比王婆婆的工作时间还要长,对社会的记忆依然停留在文攻武斗的年代,想必当初也是一个热血革命小将,都属于疯起来不要命的那种。

    冷宫并没有李白亲手送进来的患者,如果说是间接送进来的,倒是有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