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76节-解毒
    李大魔头这个天坑不止坑对手,还会不小心顺带着坑到自己人。

    现在你瞧!苗家大巫师已经被坑到开始怀疑人生了。

    “不用,麻溜就好!”

    李白从口袋里掏了掏。

    先是手机,再是两枚一元硬币,最后摸出一条青蛇来。

    天气热,穿着短袖,没办法让清瑶妖女变成蛇镯戴在手腕上,只好随手塞进裤兜里。

    至少他还穿着一条口袋比较多的工装裤。

    李大魔头老是嫌弃妖女爱咬人,这不是自找的么?

    没直接一口吃了他就已经算是客气了,难道自己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蛇?”

    刘九会长吓了一大跳。

    老陈头瞅了一眼,倒是没有太惊讶,只有些疑惑地说道:“你还带着这玩意儿出来?”

    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老头们都认得这条青蛇,是李白养的宠物。

    “什么品种?毒蛇?你这是想要以毒攻毒?”

    刘九会长一时间脑洞大开,他又开始担心起来,万一蛇毒攻不了痋毒,那可就是毒上加毒,杨律可是死定了啊!

    “可以试试!这是竹叶青?看起来又有点儿不太像。”

    原本打算放弃请李白出手帮忙,准备另想办法的苗寨老巫师龙老先生点了点头,认为这也是个剑走偏锋的办法,总比一愁莫展要强。

    以毒入药,走奇险之路,在苗家的方子里面如同家常便饭一样常见

    与蛇虫鼠蚁打交道,别说是巫师,就算是苗家的娃子都是行家里手。

    “是青蛟!”

    老陈头不屑一顾,一条长虫罢了,居然也敢叫蛟,你得多大的脸!

    掏出来以后,软趴趴的像根面条,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养的,连条蛇都养不好,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

    刘九会长也是差点儿被惊到了,好大脸,好大脸……

    “听起来倒像是个异种,等等,先让我准备准备。”

    老巫师倒是没觉得多奇怪,蛇类取名叫龙的都有,叫蛟算什么。

    就像有叫猪笼草的玩意儿,居然有胆敢在名字里带个“猪笼”二字,除了苍蝇蚊子之类的小虫子,连只蛤蟆都关不了,更不用说关猪了。

    老巫师在自己的四号药箱里摸索起来,很快拿出一只带刻度的玻璃量杯和几支试管,看样子打算协助李白取蛇毒。

    谁说苗家巫术就只有原始落后的东西,没看见箱底还放着一台高倍光学显微镜和一只水银柱血压计吗?

    “嗯!好了!”

    老巫师刚转回身来,就看到李白捻着手指把手机、硬币、钥匙还有青蛇揣回兜里。

    完事了?!

    龙老先生眨巴着眼睛,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刘九会长和老陈头都是一脸呆滞,他俩看到李白拿起青蛟,用它的尖牙刺破指尖,往杨胖子和阿彩姑娘口中各挤了一滴血,然后就没了?

    别的催眠术大师拥有的是精神领域,李大魔头的却是降智光环。

    降智打击比降维打击可怕多了,伤人于无形,刘九和老陈头两位瞬间智商降低两百五。

    青蛟呢?

    你不用它,还拿出来干什么?

    不是有毒吗?戳自己干嘛!

    ……mmp!这货该不是疯了吧?

    完全理解不能!!!

    “你们看我干什么?好了啊!”

    李白看到竹床边摆着的瓷碗里还剩些清水,便分别给中了痋毒的两人喂了下去。

    他临时改了主意。

    让青蛟妖王抽取痋毒完全是屠龙刀宰蚂蚁,说不定她还不乐意。

    李白突然想起自己的血也是百毒不侵,自然也能够解百毒,一人一毫升的指尖心血,足以解决问题,不用妖女出手,还能省下解毒的丹药。

    至于把清瑶妖女掏出来,只不过是找不到小刀,正好借毒牙一用。

    蛟毒要是能够伤到自己,李大魔头早就完犊子了。

    猩红色小舌头一舔,还能迅速恢复伤口。

    当三位大佬满肚子mmp的时候,杨胖子的脸上青灰色开始渐渐退去,重新了恢复血色和正常肤色。

    “阿彩!”

    苗家汉子阿力也很快发现自己的婆娘脸色也在恢复正常。

    “龙老先生,快看,快看,杨律他……”察觉到异状的老陈头叫唤了起来。

    “嗯!让我先看看。”

    老巫师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一齐压在杨胖子的脖子上,随后又压了压阿彩的同样位置。

    “怎么样?”

    刘九会长一颗心拎了起来。

    “没有危险了!”

    老巫师检查完毕,脸上露出心中一块大石落地的轻松笑容。

    “太好了,阿彩,阿彩!”

    苗家汉子阿力是个痴情种子,抱着婆娘不断喊。

    “阿力,你瞎喊什么?”

    不知何时,阿彩醒了过来,有气无力的抗议。

    “你没事就好!”

    阿力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终于转忧为喜。

    他大步来到李白面前,双腿一弯,正要跪下去,然而膝盖还没有碰到地面,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稳稳的托住,再也跪不下去。

    “好好说话,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一言不合就下跪。”

    李白没打算让这个恩怨分明的苗家汉子真个儿跪自己。

    过分消费这种恩德,实属不智。

    “血能解毒?不简单啊!不简单啊!”

    老巫师上下打量着李白,一脸难以置信,他只想到排毒的可行性,可是没料到对方一滴血下去,竟然将痋毒化于无形,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这就不同寻常了。

    痋毒之厉,非极为高明的巫术不能解,可是能够轻易以血化之,任何一位会用痋术的巫师见到这样的人,恐怕都会躲着走吧?

    巫师服食百草,用于强身健体或者修习巫术,有人血液带毒,也有人血液可以解毒。

    很显然李白的血就是后者,可以划分为白巫术,而他经常拿来忽悠人的祝由术,便是白巫术之一。

    心术不正的人绝对不会修炼白巫术,因此老巫师对李白的印像更好了。

    “血居然能解毒?”

    听到老巫师的话,老陈头眼睛都直了。

    这小子的血居然与其他人不一样,可以解毒?简直是不可思议,多喝两口不晓得会不会升仙?

    “嗯,好东西吃多了!”

    李白笑着耸了耸肩膀,瞎说什么大实话!要是让人知道他的血肉堪比唐僧肉,恐怕神马妖魔鬼怪都会蹦出来。

    降智光环一出,四方皆服。

    老巫师立刻感受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无形影响力,如潮水般不断冲刷着自己的神智。

    这种技近于道的水准,让人敬畏不已。

    “李医生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向我苗寨提,只要能办到,一定不遗余力。”

    老巫师不想任由苗寨欠对方的人情,极为难得的做出了允诺。

    对于一诺千金的苗家古寨来说,这意味着是最大的诚意。

    要是李白想要砍谁,苗家汉子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拔刀冲过去。

    “我要……”

    李白挠了挠脑袋,眼睛忽然一亮,说道:“我要两百只蛊蝎,要大个儿的,油炸了吃!”

    “噗!”

    老陈头和刚刚回过魂儿的杨胖子目瞪口呆,这小子真敢想!

    蛊蝎又不是小龙虾,可以随便炸着吃的,也不怕吃多了中毒。

    等等!这家伙貌似不怕毒,难怪这么肆无忌惮。

    老巫师龙老先生亲手饲养的蛊蝎是村寨里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每一只的市价至少400元起步。

    如果不是有这些蝎子和其他药材,光凭苗寨捣腾的那点儿山货,根本置办不出山间那条狭窄的水泥路和六辆电动观光车。

    “可以!”

    老巫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两百只成蝎相当于大半年的收成,再加上已经入夏,村寨里的蝎舍今年是别想再有成蝎上市了。

    李白一张口就要了苗寨大半年的买卖,不是拿去炼蛊,也不是制药,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如果是换作平时,老巫师绝对不会轻易应下,此时此刻没有半点儿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对他来说,只要能够保住苗寨平安,200只蛊蝎根本算不了什么。

    巫师吃几只蝎子没什么可奇怪,老巫师也不认为对方是为了打牙祭,图吃个新鲜,说不定是为了修习白巫术(他还真高估了李大魔头的节操)。

    刘九会长瞠目结舌的看着这笔匪夷所思的交易达成,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大部分外出的苗民和客人都回到了苗寨,却依然还是有人中了痋术之毒,足有五人之多。

    那个邪恶的巫师所做所为简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不过这一次,老巫师却可以从容不迫的应对痋毒。

    他从李白那里得到了20毫升的血液,用于配制解毒药丸。

    原本一毫升一次,只能解救20次痋毒的血液与其他草药一起,被做成了100颗药丸,虽然效力发挥慢了些,但是最后依然能够把痋毒化解干净。

    200只拳头大小的蛊蝎到底没有一次性全部炸完,而是活洗干净后,用盐水浸杀。

    150只放到冰箱里速冻保存,另外50只裹上蛋浆面糊,在大油锅里炸得外酥里脆,异香扑鼻。

    椒盐碟儿,蒜泥碟儿,韭菜花碟儿,十几种蘸料任由李白选用。

    全寨上下独一无二的加菜吸引了不少苗家娃子,李白并不是第一个吃到炸蝎子的人,那些孩子没少偷过嘴,如今眼馋的很,直勾勾的盯着他,希望也能分到一只。

    可是李白却没有再次大方,他相信自己只要敢松这个口,盆子里的炸蝎转眼间就会无影无踪,他最后连条蝎子尾巴都吃不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