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70节-苗寨里的大巫师
    “这里是我们湘西最古老的苗寨之一,里面还有真正的老巫师!”

    直到那支赶尸队远去,再也听不到摄魂铃的声音,驾驶电动观光车的司机这才再次开口。

    有外地的嘉宾好奇地问道:“那些尸体是真的吗?”

    “嘿嘿!”

    老司机笑而不语,卖起了关子。

    “弄的还挺像回事!”

    人精似的老陈头虽然没有看出来那支赶尸队伍是真是假,却从司机的表情上发现了端倪。

    听到陈永这么说,电动观光车上的其他人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说实在的,他们刚才也是被吓到了。

    只是一时间没有往苗家山寨有意弄出来的下马威之方面去想。

    “小李,你有没有被吓到?湘西赶尸可是天下闻名,我们居然有机会能够看到,运气真是不错!”

    老陈头想要看李白被吓得脸青唇白的模样,只是这小子一直没有吭声,让人猜不透心思。

    “呵呵!”

    对于老陈头的调侃,李白勉强挤了个应付式的笑容。

    你开心就好!

    特么的,李大魔头在异界连尸山血海都见过,还怕什么赶尸?

    尽管夜幕降临,光线昏暗,让人看不表楚,但是以他蜕凡境武道修为的目力,足以将那支赶尸队伍看得清清楚楚。

    五个大活人手脚绑在对应的竹竿上,同手同脚的行动,看上去傻里傻气,也就不说破了。

    如果换成尸体,那么只有最中间的那人,或者是前后两端的两人才是真正的赶尸匠,利用毛竹带动尸体,就像线控玩偶一样,难怪赶尸要求长得丑和身材高大强壮。

    丑人胆子大,高大强壮才能带动尸体。

    前面摇着摄魂铃,打灯笼的人是负责探路,为赶尸匠选择一条好走的路,以免耽误时间和浪费力气。

    所以赶尸通常是二人组,至于在后面撒纸钱的,那是预备队员,万一中间的扛不动了,正好可以换休息,如果扔个纸钱都要费力气,还不如趁早死球得了。

    电动观光车又开动了起来,直接驶入寨子里。

    古老的苗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个年头,一块块形状不一的大小石头堆砌而成的围墙已经坍塌了一小部分,石块上和墙上布满了厚厚的青苔,缝隙里野草丛生,甚至能够看到一些稀有草药的身影。

    或许这些珍贵的药材在张家界这个自然环境优美的区域里皆属寻常。

    丰富的中草药资源造就了中医学的重要分支之一,苗医。

    从观光车上刚下来,苗寨的第二个下马威接踵而至。

    一群赤膊光鸡甩着脖子上的血口子满地乱跑。

    这些鸡分明被抹了脖子,还被拔光毛,原本应该都是一动不动的死鸡,等着下锅,却个个生龙活虎,让人看着毛骨悚然,它们应该算是丧尸鸡,简直太可怕了。

    “这些鸡……”

    有人吓得发不出声来,脸色发白,两腿战战。

    “这些鸡是死的,还是活的?”

    杨胖子帮那人把话说全了,他也是面无人色。

    “你不是潇湘省的人,怎么也吓成这样?”

    老陈头乐了,他没从李白身上找到的幸灾乐祸,正好用在了杨胖子身上。

    湘西的鬼把戏,作为本地人,难道自己也不知道吗?

    这一身肉哆嗦给谁看呢!

    666……

    “我,我也没见过啊!”

    杨胖子都快哭出声来,这些鸡简直太瘆人了,快把他给吓晕过去。

    死鸡复活是湘西有名的巫术,虽然知道的人不少,可是亲眼看到的人却极少,即使是潇湘省本土的人也同样难得一见。

    并不是所有的巫师都会这种神秘的巫术,只有最高明的大巫师才能掌握。

    意味着这座苗寨里有一位难得一见的大巫师。

    刘九会长把反封建迷信协会的活动转移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旦惹怒那位大巫师,所有人恐怕都吃不了也得兜着走。

    想到这里,杨胖子不免担心起来。

    李白倒是胆大,走上前几步,逮住一只没头没脑乱窜的活死鸡,也不嫌血腥,揪住鸡脖子摇晃了几下。

    还在乱跑的鸡当场完犊子了,蔫头搭脑,彻底死翘翘。

    琉璃心很轻易的解析了鸡身体内的每一寸角落,死鸡复活的秘密完全展现出来。

    有人用极为巧妙的手法,让鸡处于将死未死之间,虽然生命危在旦夕,却并不影响到活动能力,这才造成了死鸡乱跑的诡异场面。

    即使不去理会,最多十分钟,耗尽最后一分生命潜力的这些鸡就会变成真正的死鸡。

    至于巫术,那是不存在的,反倒更像是一种医术,甚至可以用在人的身上,准确的说,可以看作是苗医用于动物实验的小技巧。

    要不是华夏一直缺乏系统性分类和整理经验,再加上老是被外族打断,否则各种珍贵的先进知识早已经构成完整体系,中医也不会任由西医大行其道。

    看到李白捉到一只鸡,刚拎上手就死了,老陈头不解地问道:“咦,怎么死了?你手上有毒?”

    “回光返照的鸡!没什么好看的,而且烧了吃也味道不好。”

    李白对手里的鸡没有太大的兴趣。

    回光返照消耗的是atp(三磷酸腺苷),其实又可以被称为生命潜能,失去潜能的肉质基本上等于失去了能量,就是彻彻底底的死肉,味道和营养价值会大大减少。

    “李医生,这是巫术,只有大巫师才能掌握的巫术,你不知道,可不要乱说。”

    杨胖子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触怒那个大巫师。

    巫师们向来十分神秘,天晓得是不是一个暴脾气,万一给人下降头,你说找公安局报警,警察们会立案吗?

    难道在报告上写,某某某死于降头巫术,凶手为谁谁谁,这不是扯淡嘛!法医肯定头一个不干。

    子不语怪力乱神,虽是儒家的套路,却依然被现在的唯物主义理论继承了下来。

    “什么巫术?来来,我给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巫术!”

    李白说完,重重一跺脚。

    嘭!

    一声并不大的闷响,寨子乱跑的赤膊活死鸡齐齐扑街,这一回是彻底死了。

    “啊!”

    杨胖子吓了一大跳,瞪着眼睛,张大了口,久久没能合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倒吸了口冷气,咧了咧嘴,说道:“都死了?你,你也是巫师?”

    “这又是什么名堂?”

    老陈头皱起眉,他有些看不懂了。

    满地乱跑的赤膊活死鸡已经够奇怪了,偏偏李白却能够用一跺脚,把这些鸡全部“震”死,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我当然是货真价实的巫师,非洲中部地区,好几个国家,三十几个部落共同承认的巫师,老牛逼了。”

    李白又在吹牛,说不定再用力一些,苗寨里就没牛了,都在天上飞呢!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

    “有远方的巫师前来作客,本寨不胜荣幸!”

    李白嘀咕着,这谁啊?耳朵倒是挺灵!

    一个拄杖老者从附近一间土坯小屋内走了出来。

    村寨里的村民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杨胖子直接跪了!

    完犊子了!完犊子了!

    终于把人家的大巫师给惹出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