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63节-星城
    青蛟压根儿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见小红鲤就算炼化了龙珠空间也依然是个包子,立刻又神气活现的抖了起来。

    竟把龙珠空间当成了度假村,迫不及待地冲进去撒欢儿,神马青龙镇宅,大吉大利,早就忘到不知哪个爪哇岛去了,要不是小红鲤在家,什么时候进贼都不知道。

    与外界不同,除了没有太多的灵气,龙珠空间内的规则与异界几乎没有太大的分别,各种法术和妖术都不受限制。

    或许是一直被天地规则给压制的狠了,清瑶一进入龙珠空间后,就立刻化为人形,肆意的使用妖术,还逮了一条大鱼,准备犒劳一下自己。

    当李白进入的时候,这条大鱼已经烤的外焦里嫩,正准备最后撒椒盐调味。

    “这是晚饭吗?一盆装满,我带走!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许偷吃!”

    不好好在家做晚饭,却跑到这里来吃独食,小样儿想的挺美,李白一点儿也没客气,甩出一个不锈钢大盆,至少能弄走三分之一,吃不完还可以放进储物纳戒里囤着。

    可以想像的到,要是不管着点儿,龙珠空间里的鱼迟早会被这妖女偷吃的一干二净。

    妖女一脸不乐意,她可以欺负老实本份的洪璃,在李大魔头这里却过不了关。

    别看刚才还在龙珠空间里逍遥自在,只要大魔头的一句话,这个空间立刻就会变成关押她的监狱。

    没办法,小红鲤就是个死脑筋,只听李白一个人的。

    无论清瑶使出混身解数,百般诱惑,也没有办法让洪璃在这方面产生出哪怕一丝的迟疑和动摇。

    一阵急促的尖锐啸叫席卷过烤鱼,锋利的风刃切下一片片厚薄均匀的鱼肉,噼里啪啦装满了李白拿出来的不锈钢大盆。

    将一大盆烤鱼肉收入储物纳戒后,李白说道:“洪璃,带我出去!”

    眼前一花,他又重新回到90的客厅里,依然站在原来的地方,仿佛从未移动过位置。

    将龙珠祭炼为本命空间法器后,洪璃的意志便是内部空间的主宰,开启关闭只需要一念之间。

    “等那吃货把烤鱼吃完,就把她弄出来,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要把她放进去。”

    李白摸了摸洪璃的少女发髻。

    清瑶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天地规则镇压更好些,免得一不小心又膨胀了,不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成天琢磨着鹊巢鸠占的鬼主意。

    “公子,我知道了!”

    小红鲤露出开心的笑容,随即用力点了点头。

    “你这件本命法器已经不单单是龙珠,不如取名叫‘璃珠’?”

    李白将洪璃的这件特殊空间法器与其他龙珠区分开来,以免将来重名。

    毕竟还有一个清瑶妖女,未必没有再次化龙的可能,到时候又会有一颗龙珠出现。

    “璃珠?好啊!好啊!”

    无论李白说什么,洪璃都是无条件的认同和支持,她拍着手十分欣喜。

    璃珠,洪璃的珠子,既形像也好听。

    “璃珠?探璃得珠,咦,奴家怎么出来了?”

    霎的人影一闪,清瑶妖女左右张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客厅里,恰好听到小红鲤的话。

    一条烤鱼而已,架不住变回原形的青蛟直接一口吞,前脚刚入肚,她就被洪璃从璃珠空间内给赶了出来。

    李白的话在洪璃这里,执行率向来是百分之一百,一点儿折扣都不打。

    “麻烦你世界杯盘口一下,多读读成语词典,是探骊得珠,是宝马的马和华丽的丽拼起来,不是琉璃的璃,不许打璃珠的主意。”

    李白!

    显而易见,清瑶妖女在最近学到的东西非常不均衡,就像狗啃过一般参差不齐。

    还号称吃鸡小能手,百战连胜的女妖王。

    不爱学习,光顾着玩了!-

    自从李白离开后,九溪十八涧景区似乎彻底平静了下来。

    地震局的专家和技术人员带着专业设备当晚就入驻了工地。

    如今已经有七八个科研单位驻点,横跨多个专业领域,给“大蓝洞”布下了天罗地网,这个形容相当准确,上百条粗细不一的数据线一直延伸入水中,有监听声呐,有电解质分析,有气体捕捉,有微生物采样,零零总总,看上去有些触目心惊。

    连续监测了七十二小时,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动。

    仿佛所有的异常都随着高人李医生往“大蓝洞”内扔下一只带有奇异字符的瓷盘给统统镇压了。

    “大蓝洞”的水温已经变得冰凉,也不再往外涌水,连盐份浓度都在渐渐变淡。

    根据专家的分析判断,原本密封住远古海水层的岩体破裂后,古老的咸水正在被其他地下水侵蚀混合,要不了多久就会与湖西市的地下水层融为一体,水中的盐份也在一点点被冲淡。

    在此期间,第一台线控无人潜水器冒着白白损失的风险深入“大蓝洞”深处,结果除了发现一些古老的藻类和死去的贝类以外,连一条鱼都没有看到,所有人都空欢喜了一场。

    似乎那条从水下冲上岸的邓氏鱼是“大蓝洞”内的远古海水层唯一幸存者。

    尽管计划损失的潜水器完好无损,省下了一百多万的经费,但是这个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

    屁股后面放出一根长长光纤数据线的潜水器很快找到了尽头,在地下一千五百多米深处,只有大面积的崩塌痕迹,完全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倒是意外找到了丢下水的那只瓷盘,差点儿被当作史前遗物给捞上来。

    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盘底印章状的“景德镇制”四个字差点儿没把操控潜水器的技术人员鼻子给气歪了。

    这人得多手贱,非得要往这么重要的地方扔盘子,不晓得应该扔垃圾桶吗?

    一直在现场关注的马老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高人李医生成功镇压住了地下的魑魅魍魉,不会再窜出什么闹心的怪物。

    他对什么史前生物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些东西无论死活,统统归国有,连片骨头渣子都落不到个人手上,关注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原本对李白嗤之以鼻的女秘书却开始惊疑不定。

    难道那个年轻的精神科医生并不是江湖骗子,而是真的有神通,可以镇压住那些邪性的东西?

    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大蓝洞刚出现那会儿,水面上漂满了死鱼,捞了好几次都没能捞干净,还窜出一条三米长的邓氏鱼,差点儿没把林助理砸死。

    可是现如今,“大蓝洞”深处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专家们在此之前推断的神秘地下生态圈,仿佛那些鱼是有人恶作剧般偷偷扔进去的。

    可是除了老天爷以外,谁会吃饱了撑的干这种事?!

    然而用科学都无法解释地底深处究竟有什么,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现今人类除了用钻井机提取样本外,完全没有办法再投入更多的视线。

    空荡荡的“大蓝洞”底部让马本良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当他再次来到第七人民医院,准备二顾精神科,向李医生当面表示感谢时,却看到门诊室的大门紧闭。

    精神科的护士告之李白医生请假一周,下个星期才会回来。

    “高人,高人风范!”

    站在走廊里,马本良喃喃自语,路过的病人和家属无不贴墙而走,直把他当成精神病来看。

    神马高人?又一个疯得不轻的。

    随行的女秘书头一次没有腹诽,她彻底呆了。

    在湖西市只要稍稍打听,就能知道董事长一向出手大方,指缝里随便漏点儿,足以让普通人吃一辈子,要是矜持些,能够得到的绝对更多。

    但是这位李医生却自始至终什么要求都没提,什么好处都没要,不仅连饭都没吃一顿,还倒请了自己和董事长等人一顿,在事了之后更是自顾自的出去浪,再也没有联系董事长,似乎已经把这档子事给忘的一干二净。

    这个家伙到底在不在意金钱?

    女秘书这会儿倒是真的有点儿相信,这位年轻的精神科医生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

    就算再怎么装,能够拿到的报酬也是有限的,不可能狮子大开口,董事长虽然大方,却并不是笨蛋,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继续装模作样下去-

    坐在火车车厢内,两列火车陡然交会时的空气激流让车厢微微一震。

    从窗外闪电般掠过的另一列高铁列车上收回目光,李白望向坐在对面的老陈头,说道:“陈副会长,为什么不坐飞机呢?一转眼就到了,而且票价也差不了几个钱。”

    想到从湖西市一路火车坐到潇湘省的省会星城,三个半小时的路程让李大魔头有些惆怅。

    他订的还算是比较快的车次,途中停靠站只有两个,换成其他的车次,四五个小时都算快的,票价便宜的慢车更是得跑上一整个白天。

    反封建迷信协会副会长陈永捧着不锈钢保温杯,看了李白一眼,淡然说道:“飞机虽然快,但是两边的机场距离市区都远,途中不论打车还是地铁,时间加起来,还是高铁更快一些。”

    到底是湖西市前组织部的老司机,对庶务工作门儿清,选择了最合适的出行方式。

    像李白这个二傻子,说不定多花钱,还没得快和方便。

    “能快多久?”

    李白有些不太相信。

    地上跑的能超过天上飞的,那还建什么机场?

    陈副会长滋溜喝了口热水,笑着说道:“至少能快一小时,放心听我的,星城我都来了好几次,高铁坐过,飞机也坐过。”

    乘坐火车对于李白来说颇为无趣,途中既不能修炼,也不能把青蛟拖出来戏弄一会儿,只能傻乎乎的就这么干坐着。

    坐着坐着,他的脑袋渐渐偏倒在双层玻璃窗上。

    犯困ing……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白突然睁开眼睛,恰好看到老陈头正向自己伸出手。

    “到了,准备下车!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陈副会长有些惊讶李白的警醒,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的琉璃心即使睡着了,也能对身周的风吹草动产生反应。

    更何况李白身边还有另一重保护,恍若死物一般的青蛟随时会暴起。

    被破劫境妖王给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差点儿就真睡着了。”

    李白揉了揉眼睛,火车开始进站,速度越来越慢,不少心急的乘客纷纷站了起来,取下自己的行李,往出入口挤过去。

    陈副会长倒是一点儿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整理着东西,李白也不急,他只背了个旅行背包,虽然从表面上看,行囊十分简单,但是大部分东西都在手上的储物纳戒内。

    火车站没有人来接,只能自己赶到酒店。

    星城经济条件不差,丝毫不逊色于湖西市,从火车站出来后,交通也方便。

    李白干脆招了辆出租车,在半小时后,他和老陈头就抵达了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筹办成立大会所在的酒店。

    “吆喝,潇湘省的协会挺有钱嘛!”

    老陈头拖着行李箱,看到酒店门口拉出来的横幅。

    与湖西市协会需要苦哈哈的自筹经费相比,潇湘省协会显然要财大气粗一些,成立大会放在湘江边的一座五星级酒店里,从酒店里面往外眺望,可以遥望茫茫湘江。

    “老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可不能这么说,这可是在拉仇恨啊!不是我们有钱,是刚好有热心人赞助了一笔。”

    一个站在门口抽烟的光头胖子认出了老陈头,连忙扔掉烟头,迎了上来。

    老陈头以前没少来潇湘省的星城,与本地的一些人相识也并不奇怪。

    “哟!杨律,你怎么在这儿?你现在也加入了这个协会?”

    陈永上下打量着这个大腹便便的胖子,都说胖子老的慢,除了脸上多些皱纹和斑点,看上去依然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

    “退啦退啦,都退啦,干部年轻化,咱们这些老家伙赶紧把位置让出来,你看看我这身板,指不定就给当贪官污吏给打了。”

    杨律摸着自己光脑袋,自嘲般指指自己大腹便便的肚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