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46节-日常接诊
    第七人民医院,李白的门诊室接诊了一位特殊的患者。

    对方一进门就自报是武术界的。

    “你们是来搞事情的?”

    李白面色不善的打量着明显是师徒的二人。

    特么的自己刚向周真人拍胸脯保证武术界不敢来搞事情,居然这么快就有人来给他上眼药。

    好想把他们打发到市六的妇产科去……李大魔头心怀不轨的想到。

    “不不不,李医生,您误会了。”

    师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李白的表情不愉让他忐忑不安。

    这位李医生虽然不是武术界的,可是当日亲手放倒四十条好汉,硬扛何老宗师的“百步神拳”而不落下风,如今已经威震武林。

    不过也没人敢笑话湖西市武术界被一个精神科医生给收拾了,不服气的尽管来单挑四十多位武林好汉,能够不跪着唱《征服》就可以随便笑话。

    “李,李医生,我们没有恶意的。”

    徒弟比李白年纪还大一些,吓得浑身直哆嗦。

    “到底什么情况?”

    听到不是来搞事情的,李白语气放和缓了许多。

    “上次交流会结束,协会下达普查染色体的通知,我这个徒弟也是xyy染色体,李医生,您帮着给看看,如果治不好,我就清理门户了。”

    有何老宗师的弟子作为前车之鉴,这位师傅也是胆战心惊。

    xyy染色体把湖西市乃至整个钱江省武术界给吓得够呛,毫不迟疑展开普查自检,以免重蹈复辙。

    结果还真发现了第二例xyy染色体,同样是个徒弟,当师傅的哪里敢捂盖子,直接押着来第七人民医院,找李白给看看还有没有救。

    “不要乱来,有检测报告没?”

    李白这才放下心来。

    “有有!”师傅连忙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报告,不止有染色体的鉴定报告,还有基因缺陷等方面的报告。

    显然在发现徒弟的遗传异常后,便拉着去做了更为深入的检查。

    “平时性格怎么样?有暴躁,冲动,或者抑郁等症状吗?”

    李白直接问师傅。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武术界的师徒传承和各行各业的传统师承并没有任何区别,师傅教会徒弟一切,并且对徒弟的未来负责,所以对徒弟最了解的不是家人,而是师傅。

    “师傅!”

    徒弟可怜巴巴的望着师傅,要是李医生认为他无可救药,自己就完了。

    师傅略沉吟了一下,摇头道:“没有,我这徒弟倒是老实的很,胆子还有点小,嗯,有点笨,要不是还算刻苦,知道以勤补拙,我早就把他逐出师门去了,李医生,这个xyy染色体是不是真的天生罪犯,我问过了,心理扭曲的变态杀人狂几乎都是xyy染色体。”

    徒弟感激的看着师傅,自己得到的评价还算是中肯。

    放下厚厚的报告,李白心里已经有了数,说道:“知道了,我们再做几个小测试看看。”

    染色体突变带来的影响并不是绝对,在现实中,不止有47个染色体,甚至连44个染色体都有,但是染色体数量多少,并不会把人类变成怪物,或者成为另一个物种,关键在于所包含的基因序列。

    比猩猩少两个染色体的人类,如果再少两个染色体,依然不会变成其他物种的主要原因在于,染色体只是一种容器,无论多还是少,依然由包含的基因序列来决定物种本源,序列中许多看似毫无意义的编码,实际上起到稳定的冗余量,实现一定范围的容错率或个体不同的细微变化,以通过小规模容错匹配比对的方式实现较为温和的种族进化。

    不过现今人类已经进化了几百万年,染色体内的基因序列相对比较稳定,如果出现较大的变化,基本上都是坏的居多。

    依照心理学诊疗手段做了详细的测试,又问了十几个问题,在徒弟忐忑不安的目光中,李白说道:“状态还比较稳定,偏良性,有轻微的抑郁症,药就不开了,长期观察,每隔半年到我这里来复诊一次。”

    精神类药物大多作用于脑组织,副作用不小,李白也不会真的为了创收,随便给病人开药,那样性质就太恶劣了。

    当然,抓几个不服气的倒霉鬼丢到住院部吃玉米粉丸子,那是另一回事,反正安慰剂也吃不死人,打官司也不怕。

    “李医生,我还真的有救?”

    徒弟感到有些难以置信,方才自己被贴得满头带着电线的贴片,这小心肝儿是扑通扑通的。

    “依照目前的情况看,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平时多练练毛笔字,读读佛经,练练太极拳,只要保持心境平和,就不会恶化。”

    李白点了点头,对方额外去做的基因检测给他的诊断提供了不少的参考。

    与另一位xyy染色体的王继杰相比,眼前这位同样是xyy染色体的个体显然要稳定的多。

    染色体异常彼此差异很大,所以诊断和治疗往往因人而异。

    “这就太好了,混小子,今天起,每天给我写一千个大字,师傅我也算是佛门俗家弟子,你正好与佛有缘,回头给你剃度,出家当和尚去吧!”

    没想到这个师傅更加激进,打算把徒弟剃成秃瓢,给丢进庙里。

    “师傅,你当写网络小说呢?一天一万个大字!我,我不要当和尚,我要吃肉,我还单身呢!”

    徒弟一脸绝望,宁可被师傅清理门户,也不要被丢进深山老林的寺庙里当一辈子光棍和尚,听说那些庙里别说手机信号了,就连电都没有,完全是真正的与世隔绝。

    “别废话!走了!”

    师傅哪管这三七二十一,把病历和诊断资料往文件袋里一丢,拖着病人就往外面走。

    “不要啊!”

    徒弟哪里是师傅的对手,三两下撂翻在地,直接被拖着走了,引起走廊上的病人们一阵侧目。

    李白笑着直摇头,移动鼠标,在电脑屏幕上点了点,走廊上的休息区内电子屏开始呼叫下一位就诊病人。

    一对老夫妻硬推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姑娘走了进来。

    姑娘显然不情不愿,却被父母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十分无可奈何。

    “医生,您给看看,我女儿是同性恋!整个儿就一变态,您给治治……”

    刚进门,作父亲的就冲着李白哭诉。

    带着一对熊猫眼烟熏妆的姑娘十分不满地说道:“什么同性恋,什么变态,这是爱情好不好,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我又没神经病,看什么医生,你这老思想要与时俱进。”

    “说的没错,同性恋不是精神病,出门左拐,重新挂心理咨询科,两位也一块儿挂个号。”

    李白提示出门往左拐,他虽然赞同于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但是仅限于女同。

    顺带着甩锅给心理咨询科,这个科室的耍嘴皮子专业能力与精神科不相上下。

    “呀,医生,你说的太对了,我爱死你了!”

    年轻姑娘一脸惊喜,没想到这位医生竟然支持自己,失态的扑上来想要狠狠亲上一下表示感谢。

    然而她的动作没有李白快,人是扑到了,嘴巴却是亲到了对方的手掌心。

    “燕子,你在搞什么呢?还不快向人家医生道歉!”

    老脸被丢得一干二净的老夫妻连忙把女儿拖了回来。

    “没事没事!去另外挂个号吧!”

    李白扯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沾着紫色口红印的手掌。

    他坐的位置避无可避,又不好使用罡气和灵气阻挡,只好任由对方扑上来。

    “爸,你看人家医生多好,多专业,你又不是医生,要多听医生的话。”

    心花怒放的姑娘完全忘了自己在来时的路上,还一个劲儿的数落医生都是光知道骗钱,根本没有正经医术的骗子,这会儿完全判若两人。

    “……”

    爹妈两个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的女儿一定是在路上被人掉包了。

    女儿拖着父母去挂号,对于李白的提议她深以为然,凭什么就自己一个人看医生,要看大家一起看,有病一块儿治。

    “这医生到底靠谱不靠谱?”

    母亲出门的时候还在一个劲儿的嘀咕。

    “燕子刚才要亲那个男医生,你没看见?”

    父亲却有些心不在焉。

    “要亲人家医生怎么了?又没亲上,亲上了又不犯法,难道还要以流氓罪把咱家的燕子抓起来?你真是老糊涂了!”

    老妻数落着丈夫胡思乱想,不管正经事。

    “燕子不是只喜欢女人吗?那医生是男的……”

    “是呀,诶,燕子怎么又喜欢男人了?”

    “爸,妈,你们两个在胡说八道什么呀!我才不喜欢臭男人呢!”

    一家三口嘀嘀咕咕的渐行渐远。

    李白正准备叫下一个门诊号,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李医生,喂,老张,你别抢啊!”

    “让开,你说不清楚,喂,李医生!”

    刚接通,前面是小王的声音,随即又变成了老张的声音。

    “老张,有事?”

    李白有些不明白小王和老张怎么又凑到一块儿给自己打电话。

    “王继杰给逮到了,往深挖了挖,有十一个前科,现关在拘留所,待会儿给你送过来,还是怎么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